中南海真急了!中央經濟會透露出信號令人生畏

京港台:2019-12-14 22:28| 來源:博訊 張傑 | 評論( 84 )  | 我來說幾句

中南海真急了!中央經濟會透露出信號令人生畏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國經濟的衰退是不爭的事實。2019年一季度GDP增長6.4%,二季度增長6.2%,三季度增長6.0%。但經濟學家向松祚教授還認為中國的GDP數據被嚴重高估了。他說,即使按照官方數據,今年5月至9月全國財政收入一直是負增長,企業利潤增速大幅下降和負增長,居民收入也沒有快速增長,個稅收入前三季度下降近30%,這些加起來就是GDP。這幾項都是低速增長或負增長,加起來的GDP怎麼還增長6%?

  

  還有幾項重要的經濟數據值得關注。2019年1至8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1.7%;8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2.0%。經濟發達地區的工業企業利潤出現兩位數下降:北京下降14.4%、河北下降11.2%,山東下降13%。中國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的上海則下降19.6%。江蘇、廣東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海關總署12月8日公布,中國11月出口年減1.1%至2,217.4億美元。這樣的結果表示中國出口已經連續第4個月萎縮。12月10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同比漲4.5%(其中畜肉類價格上漲74.5%),與此同時,11月代表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的PPI(生產者價格指數)同比下降1.4%,預期降1.5%,前值降1.6%。綜合上述數據,我們可以認為中國經濟已經進入結構性通脹時代。

  面對嚴峻的經濟形勢,中南海急了,不再自信了。習近平明白共產黨與中國人的關係是靠金錢維繫的,一旦經濟出大問題,香港反送中的星星之火就會蔓延到大陸,變為熊熊的火焰,紅色江山就會搖搖欲墜。12月10日至12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從1994年開始,中共每年年底都舉行高規格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會議一般為期3天。會議由中共總書記主持,國務院總理作部署。會議主要議程是分析一年來的經濟形勢,制定下一年經濟發展規劃和宏觀經濟政策。今年的經濟工作會議是近四年來開得最早的一次,上次出現類似情況是2014年,當時經濟下行壓力是那些年最大的一次。

  2020年對於中共具有重要意義,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中南海如何迎接自己的2020年大考?通過分析剛剛公布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公報,我認為,主要有六個方面的信息值得關註:

  第一,經濟維穩是重心

  會議公報開篇就強調「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的複雜局面」,指出「實現明年預期目標,要堅持穩字當頭,堅持宏觀政策要穩、微觀政策要活、社會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框架,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針對性、有效性。」在12月4日與「黨外人士」座談時,習近平就稱中國發展面臨著「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的複雜局面」,在12月6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又重複了這個觀點。2019年年初,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就告誡各省大員「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等七大風險。就經濟風險而言,對內有經濟下行、房地產泡沫、通貨膨脹以及系統性金融風險;對外有全球經濟的放緩、中美貿易戰以及香港因反送中運動而帶來的經濟衰退。在如此嚴重的內憂外患形勢下,經濟維穩將是2020年中國經濟工作的重心。

  

  第二,經濟增長目標將下調

  會議提出「保持經濟運行合理區間」,預計2020中國經濟增長目標可能會從「6%左右」下調到「5.5-6%」。2016年經濟增長目標是「6.5-7%」,2017和2018年都是「6.5%左右」,2019年目標是「6-6.5%」。但如果我們剔除統計的水分,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實際將處於負增長狀態。

  經濟缺乏增長動力。會議首次提出「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中國外貿出口受阻,外資企業會進一步撤離中國。目前幾乎所有知名外資服裝品牌和運動品牌包括阿迪達斯、耐克和優衣庫均已關停國內的直屬工廠,代工企業都在紛紛撤離中國。而消費領域,幾乎所有的外資零售企業都在逐步離開中國。更令人不安的是,電子信息製造業龍頭外企三星和富士康也在加速撤離中國。雖然外資企業佔全國企業不足3%,但創造了一半的對外貿易、30%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30%的稅收收入。2020年,中國經濟將不得不通過對內挖掘消費潛力,刺激經濟增長。

  第三,通貨膨脹難以抑制

  會議強調「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目前中國貨幣超發嚴重,一個直接的後果就是通貨膨脹。到2019年9月,中國的貨幣M2發行量已經超過195.23萬億。在1990年的時候,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也就是我們常說的M2發行量是1.53萬億,截止到2018年3月,中國的貨幣M2發行量達到173.99萬億元,這意味著28年的時間,人民幣的發行量增加了100多倍!而中國的GDP和國民人均收入卻遠遠沒有達到這個驚人的增長水平。如果按匯率來折算,人民幣廣義貨幣供應量(M2)是27.67萬億美元,這個數字已相當於「美元+歐元」M2總量。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乏力,政府將會繼續靠印鈔刺激經濟,通貨膨脹率將會進一步升高。

  第四,房地產市場鬆綁難

  多年來,很多人都期待房地產鬆綁,但這次會議表述和去年幾乎沒有變化,還首提「三穩」(地價、房價、預期),定調還是打擊炒房投機,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2020年不會出現全國性的房地產政策放鬆,但個別區域會有微調,類似今年的深圳、長沙、成都。

  第五,用行政手段提升就業率

  會議提出「確保零就業家庭動態清零」,也就是要保證每個家庭都至少有一份工作,其目的在於應對當前嚴重的失業潮。近年來,外資和民營企業撤離直接影響數以億計的百姓就業問題。按照官方估算的數據,中國全部外商投資企業吸納的直接就業人數超過了4500萬。國內還存在大批依靠外資生存的供應商、上下游企業,粗略估計受影響的人數應該是數以億計。另外,民營企業因政策恐懼和經營環境惡化而撤資關閉,也使中國失業率大幅攀升。習近平真正擔憂的並非民生問題,而是由此帶來的社會動蕩。所以,2020年,中國政府將會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提高城鎮人口就業率,從而進一步惡化企業經營環境。

  第六,對外開放難以挽回信心

  會議要求「對外開放要繼續往更大範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方向走,加強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繼續縮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推動對外貿易穩中提質,引導企業開拓多元化出口市場。要降低關稅總水平。」2019年,中國金融業已經加大了開放力度,外資拿到了一些過去拿不到的牌照。說習近平想讓中國回到閉關自守的毛澤東時代是誤解。習近平不過是想用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混合經濟制度超越毛澤東和鄧小平。習近平沒有關閉中國對外開放的大門,但問題是他的極權主義路線與市場經濟背道而馳,實際上對外開放的門越關越小。舉例說,地方政府行政權力的任性和沒有獨立的司法,使資本不敢流入,沒有投資人願意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向松祚教授指出,企業家信心不足是經濟加速下行的關鍵原因。如何讓民營企業家安心,順心,放心,願意長期投資,不想移民,不想轉移資產?這個必須從法治制度上真正妥善保障私有產權,保重民營企業家各項權利才能實現。

  通過以上對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簡要分析,我認為目前中國經濟已經面臨嚴峻的形勢。但這只是剛剛開始。如果說,2019年中國經濟進入了冬季,2020年則將會遭遇嚴酷的寒潮。儘管中央經濟會議提出了一些應對措施,但弔詭的是,中國經濟的困境正是習近平逆市場化政策造成的。不放棄黨管經濟的錯誤路線,經濟維穩只能是飲鴆止渴。難怪有分析指出,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裡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裡最好的一年。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財經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09: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