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鉤沉:鄧小平和葉劍英家族的歷史恩怨

京港台:2019-12-14 22:24| 來源:中華時報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史海鉤沉:鄧小平和葉劍英家族的歷史恩怨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葉劍英在毛澤東去世之後那段時間的為人和為政,一直是以"受先帝之託"的老臣自居,以輔佐"先帝接班人"為己任。相對於葉劍英,鄧小平則是以"太上皇"自居,以"垂廉聽政"為統治手段。有人借用古人的兩句名言分別概括葉劍英與鄧小平的政治生涯,稱葉劍英是"量小非君子", 而鄧小平則是"無毒不丈夫"。真是恰如其人! 愍 M,對葉劍英其人的評價很難用幾句話說清,站在不同的角度評價他葉劍英當年主動讓出黨內首席政治元老地位的舉動,自然也會得出不同的結論。

  

  自葉劍英去世之後,外界對他無論是褒是貶,幾乎沒有人把他晚年的榮辱毀譽與中國大陸的對外開放,特別是廣東省的特區政策聯繫在一起。

  其實,若深入探究一下當時的上海之所以沒有能夠與廣東的深圳、珠海等地一同被列為經濟特區的政治背景,就應該可以得出廣東最早實行對外開放政策是在很大程度上受益於葉劍英的結論。

  當年的鄧小平受到楊尚昆、習仲勛諫言的啟發,對在廣東施行一些"特殊政策"表示出濃厚興趣的時候,首先考慮的當然不是要籍此取悅或者說報答對他恩重如山的葉劍英,而是廣東作為對外開放"窗囗"的地理優勢。

  但是,在決定了在廣東同時建立三個特區,並給整個廣東省以相當的經濟自主權之後,安排葉劍英的長子葉選平主持該省的經濟工作,無疑是鄧小平與葉劍英之間的一種政治默契。 "南中國":葉、鄧交易的政治遺產 關於葉劍英與鄧小平之間的恩恩怨怨,如果每一細節都加以描述,遠非一篇長文的篇幅所能容納。只是有一點需要特彆強調的是,葉劍英雖然已經去世十幾年,但其餘蔭不但繼續保護著自己的親屬和子女,也仍然能夠對相當一批仍然在世的中共元老起一種精神上的號召作用,對廣東地方的影響更不待說。

  毫無疑問,鄧小平廢除華國鋒的理由是堅持"兩個凡是",不但受到黨內開明派的支持,從實際效用講確實也給中國社會的進步,特別是經濟方面的進步掃平了意識形態上的障礙。由此,鄧小平在中共黨史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上都應該被留下一筆他應得的地位。  但是,若從人品和黨內囗碑角度,鄧小平在黨內樹敵的範圍絕對要比葉劍英廣得多。人們都知道鄧小平在廢除華國鋒之後又連接導演了廢胡、罷趙和棄楊的三次宮廷政變,使得原本忠實於他、死心踏地追隨他的人個個寒心。

  而從福蔭子孫的角度對比,鄧小平肯定也是略輸葉劍英一籌。鄧小平的存世時間比葉劍英長了整整十年,但是,葉劍英給自己的親屬和子女留下的最實惠的遺產是將所謂"南中國"廣東省實際變成了葉家天下。

  薄一波稱頌葉劍英老不糊塗 根據薄一波的回憶,六十年代初期的一次中央工作會議上,薄一波正在發言的時候,毛澤東突然站出來講了一句""劍英我送你一句話'諸葛一生唯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 薄一波在其回憶文章中還讚歎:葉劍英"一直至死,始終是'大事不糊塗'。

  "一位黨史界人士讀過這篇文章後曾揶揄說,薄老頭這是用吹捧葉劍英"老不糊塗"的辦法,反諷鄧小平已經"老糊塗"了。

  之所以如此揶揄,是因為在此之前的八九學潮過程中,許多大學生和知識界人士均認為鄧小平在"老糊塗"了的情況下,越來越不明智,仍還要垂廉聽政。當時大學生的遊行隊伍里曾有一則標語寫著"小平,小平,八十高齡,身體還行,腦袋不靈"。據說當時北京市委李錫銘、陳希同等人,專門撿出來這類的"動亂囗號"來剌激鄧小平。此是題外話。

  至於葉劍英臨終時刻還具體在哪些"大事"上表現了"不糊塗"的一些情況薄一波卻沒有直接道出。 也許他葉劍英在給自己子女們留下的政治囑託中,也體現了這所謂的"大事不糊塗"。本文前面的內容中詳細介紹了鄧小平除了一手導演了中共執政史上第一次老臣"廢帝"的政治把戲,還把葉劍英的政治門生或逐出政壇、或趕到"二線",而葉劍英那裡全然沒有反彈。

  導致當時的葉劍英如此委屈求全的原因之一,或者說主要原因,應該是江澤民在評價葉劍英時所說的"顧全大局"。 當初葉劍英力主鄧小平重新出山,並主動表示要把黨內首席政治元老的位置給他鄧小平坐時,無疑是基於對他鄧小平多方面的高度信任。但鄧小平當仁不讓地接替了葉劍英首席政治元老位置以後的許多作為,卻又令葉劍英有苦說不出。 在這種情況下,不要說當時的葉劍英確實也有身體方面的"力不從心",即使他葉劍英當時的身體尚好,也沒有可能做出與鄧小平政治反目的事情。

  

  鄧小平去世後,曾有人根據他一生,特別是生平最後十幾年的經歷,認為他是個重親情但不重友情的人。這話應該說有幾番道理。只要對鄧小平多少有些了解的人,恐怕沒有誰會否認他重親情的一面。而不重友情的一面,他導演的棄胡、罷趙、倒楊的政治三部曲,以及他在倒楊之後對萬里的疏遠,均是很有說服力的佐證。臨去世之前的幾年,他鄧小平實際上已經成了政治上的孤家寡人。

  不過,無論是胡耀邦、趙紫陽,還是對於楊尚昆、萬里,這四個人在八十年代的政治輝煌,均是鄧小平提攜的結果。如果沒有鄧小平當初的政治信任,胡、趙二人直到退休都未能於他們在毛時代的政治起點上再進一步,是很正常的事情。

  同樣道理,萬里在毛 時代不過是副省部級幹部,七十年代中期出任鐵道部長,算是行政上升了一級,但也是有賴於當時剛剛復出工作不久的鄧小平的"伯樂相馬"。趙紫陽接替李鵬的總書記職務後,鄧小平雖然一度曾經有所考虛但最終還是沒有把國務院總理職務安排給萬里擔負,可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的職務,足以令他萬里退位之後仍可享受一級政治元老的終身待遇。

  前述四人中,唯楊尚昆在毛時代已經熬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政治層面,於一九五六年的中共八屆一中全會上被安排為中央書記處的候補書記。不過當時的楊尚昆在全部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成員中,排名倒數第二,落在他後面的只有一個胡喬木,但在"以鄧小平為核心的第二代領導集體"里,他楊尚昆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從五十年代後半期至六十年代前半期的"黨內倒數第二"躍升至八十年代實際的"正數第二"。

  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此公更是以"攝政王"身份,除了代"太上皇"主持日常軍務,還要代表"太上皇"向"兒皇帝"和所有"黨務大臣"、"政務大臣"發號施令,政治權力可謂如日中天。除了這些實際權力之外,另外還得到了一屆國家主席的表面風光。

  總之,胡耀邦、趙紫陽也好,楊尚昆、萬里也好,他們當年的政治輝煌均是鄧小平造就的結果。說一句沒有鄧小平當年的鼎力提拔、放手使用,便沒有他們在八十年代各自曾有過的那段政治輝煌。

  無論這段政治輝煌在他們的政治生涯中或長或短,胡耀邦、趙紫陽、楊尚昆、萬里四人誰都會認同。這也決定了此四人在需要作出重大政治決策的關鍵時刻,即使內心裡的想法與鄧小平的主張截然相反,也不能放開膽子抗爭到底,甚至完全沒有抗爭。

  相比於胡耀邦、趙紫陽和楊尚昆三人,萬里在擔任過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之後,於屆滿時刻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我總算是'平安降落'了",給人以無限的政治聯想。 事實上,萬里早在一九八九年"六四"鎮壓前夜,也就是他在擔任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期間,即已經因為出訪期間發表了同情學生運動的講話而令鄧小平氣憤難當,從國外回去的時候,竟然被鄧小平下令擋在上海"養病"。 前往擋駕者便是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

  從那以後,他萬里便因為"政治上右"遭到鄧小平的政治冷落。更何況他在趙紫陽下台之後,仍然與趙紫陽本人及隨趙紫陽下台的那批人沒有"劃清界限";在鄧小平同意倒楊的問題上,也是牢騷滿腹。

  不過,即使這樣,萬里最後退得畢竟還算體面,而胡耀邦、趙紫陽和楊尚昆三人,真可謂"成也鄧小平,敗也鄧小平"。但正因為他們當年的"成"是因為鄧小平,所以在他們"敗"的問題上,鄧小平無疑是心底坦然,認為自己對他們不虧不欠。

  鄧小平第一次復出功在葉劍英,相比於胡耀邦、趙紫陽、萬里和楊尚昆,葉劍英在世時與鄧小平的關係恰恰相反,不是鄧小平曾經有恩於葉劍英,而是葉劍英曾經施恩於他鄧小平。 試想,如果沒有葉劍英的積極推動,"文革"中期他鄧小平的首次政治復出至少會困難許多。不好說完全沒有可能,畢竟當時還有一個周恩來也在向毛澤東諫言重新起用鄧小平的問題上起了一定的作用。

  這裡需要再次強調的是,海內外關於鄧小平的文章、書籍中,多有所謂"三起三落"的說法,將他在三十年代初期一度遭受內部政治打擊,而後又被"平反"的經歷稱之為"第一次復出"。由此排列,他在"文革"中期被重新政治啟用的經歷便成了"第二次復出",一九七七年的那次自然被排列為"第三次政治復出"。

  筆者認為,如果僅僅描述中共建政之後的鄧小平的政治歷程,將他在"文革"中期被毛澤東"原諒"後的那次"出來工作"稱之為"第二次復出",會令讀者感覺十分唐突。所以,筆者本書中所說的鄧小平"首次復出"及"二次復出",均是中共建政之後發生的事情。 按照中共官修"文革"片斷史的說法,一九七一年林彪、"倉徨出 逃"、"折戟沉沙",因此而深受感情刺激的毛澤東決定安排葉劍英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後不久,葉劍英便想到了已經被打倒數年之久的鄧小平,多次向毛澤東、周恩來建議,有必要迅速解除鄧小平的政治"流放",恢復他的工作。

  一九七三年春,鄧小平從江西回到北京,葉劍英當即前往看望,幫助解決生活問題。同時,向他介紹了軍隊的情況,徵求他對當時一次軍委擴大會議籌備小組工作的意見。 為了加強對中央軍委的領導,`葉劍英當面向毛澤東建議說:"小平同志回來了,我提一個要求,讓他來叄加和主持軍委工作"。毛澤東採納了葉劍英的建議,同周恩來商議,決定恢復鄧小平的國務院副總理職務,並叄加中央政治局的中央軍委工作。 請注意,這個時候的葉劍英,還沒有毛澤東去世之後請鄧小平再次出山,薄一波稱之為"讓賢"的想法,不過是"國難思良將",希望讓鄧小平復出作他葉劍英主持中央軍委工作的副手而已。

  另外,當時的周恩來身體尚可,總理接班人人選問題至少沒有被正式議論過,所以,毛澤東剛剛決定讓鄧小平"出來工作"時,也許有一種"再考驗一下鄧小平"的意思,但並沒有從周恩來"接班人"的角色多作考慮。

  

  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毛澤東親自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會上他提出:"我和劍英同志請鄧小平同志叄加軍委,當委員。是不是當中央政治局委員,以後開二中全會報告追認。"然後毛澤東又指著葉劍英說:"你是贊成的,我贊成你的意見,我代表你講話。" 接下來,鄧小平便被安排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一九七五年一月鄧小平又被安排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和黨的中央副主席,但排名在周恩來、王洪文、康生之後。

  在回顧中共黨史方面比較權威的一份月刊《炎黃春秋》一九九五年四月號上刊登的揚言東和石文作者的文章,比較詳細地記述了這個過程。從這個過程中可以看出當年的葉劍英在鄧小平第一次復出過程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這也導致了在鄧小平再次失信於毛澤東的時候,用不著"四人幫"之間撥拔離間,毛澤東自然就會認為葉劍英與鄧小平在政治上"合穿一條褲子還賺肥,合坐一條板凳還嫌板凳寬"的。

  不過,雖然葉劍英在林彪死後鄧小平出來工作的初衷並不是要自己讓位,但在鄧小平第一次復出後,葉劍英卻對他非常尊重,幾次親自到比自己年齡小的鄧小平家裡商量工作。在下級面前,更是特別注意樹立鄧小平"軍委主要領導人"的形象。

  周恩來去世前,鄧小平的政治處境已經非常艱難,在決定周來恩追悼會上至悼詞的人選時,江青等人希望王洪文擔當此任,葉劍英則堅決主張由鄧小平致悼詞,利用這個機會讓鄧小平與群眾見面。

  葉劍英對鄧小平的政治"包庇"觸怒了毛夫人及其政治同夥,也弄得毛澤東老大不高興。

  一九七六年二月二日,按毛澤東旨意發出的中共中央一號文件,實際上停止了鄧小平的工作,同時通知全黨"在葉劍英同志生病期間,由陳錫聯同志負責主持中央軍委的工作"。 鄧小平再次被毛澤東趕下台後,葉劍英曾暗地讓人前往慰問,聽說鄧小平患了前列腺炎,葉劍英趕緊給三零一醫院打招呼,叮囑院領導一定要治好,保護好。

  毛澤東駕崩,毛夫人下獄後,如果不是葉劍英的力主和催促,鄧小平即使能夠二次復出,也沒有當時那麽快。 順便要說明的是,自華國鋒倒台之後,中共官方關於鄧小平二次復出問題的宣傳材料,從來都是說華國鋒視鄧小平的復出為自己的既得利益的最大威脅。把個華國鋒"千方百計阻撓鄧小平同志復出"的原因,完全解釋成為他的一己私利。

  如此評價,先不要說華國鋒本人,就是葉劍英生前讀到這樣的評價,也會認為是歪曲事實。 葉劍英對鄧小平恩重如山 毛夫人入獄後五個月,也就是一九七七年三月,華國鋒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說:最近一個時期,在黨內和群眾中圍繞著鄧小平同志的問題和天安門事件的問題,有不少議論,在這樣一些問題上,我們要站得高一點,看得遠一點,要有一個根本的立足點,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是偉大領袖毛澤東決定的,批是必要的。

  "四人幫"批鄧另搞一套,對鄧小平同志進行打擊、誣陷,是其篡黨奪權陰謀的重要組成部分。粉碎"四人幫"後,中央決定當時要繼續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的囗號,是經過反覆考慮的。這樣做,就從根本上打掉了"四人幫"及其餘黨和其它反革命勢力利用這個問題進行反革命煽動的任何借囗,從而有利於穩定全國的局勢,有利於對"四人幫"鬥爭的全局。 華國鋒還說:經過五個多月揭批"四人幫"的鬥爭和多方面的工作,解決鄧小平同志的問題,條件逐步成熟。

  中央政治局的意見是,經過黨的十屆三中全會和黨的第十一次代表大會,正式作出決定,讓鄧小平同志出來工作。這樣做比較適當。總之,"問題正在解決,要做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由這段講話內容,完全可以看出華國鋒在將毛夫人下獄之初,必須要"繼承毛主席遺志",必須繼續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首先一個出發點是要防止節外生枝。而"要做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更證明了華國鋒在解決鄧小平的問題上是在等待時機,而不是像如今的官方黨史宣傳材料中所說的那樣,華國鋒堅持拒絕讓鄧小平復出,是基於他個人的一己私利。

  華國鋒所說的中央的這一決定是經過反覆考慮的,顯然是以他和葉劍英為主的中央決策層共同反覆考慮。無法想象當時的華國鋒在葉劍英的鼎力支持下剛剛上台,便背著葉劍英搞秘密政治行為,或者說是故意施行與葉劍英意見相佐的政策。

  當然,在何時安排鄧小平復出的問題上,當時的華國鋒比葉劍英表現相對消極一些,這便給了日後的黨史宣傳材料就此問題渲染華、葉之間的決策分歧提供了實。而事實上當時力主鄧小平復出的葉劍英,一方面也非常同意需要"創造條件"。而在"創造條件"方面,葉劍英表現得比華國鋒積極許多,這到是不爭的事實。

  也就是說,在鄧小平二次復出的問題上,華國鋒並沒有像如今官方黨中宣傳材料中所渲染的那樣"壞",在這個問題上與葉劍英的矛盾也遠沒有如此的黨史材料中所渲染的那樣激烈。而葉劍英在鄧小平復出問題上,特別是令鄧小平儘早復出的問題上,確實是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縱觀鄧小平一生,政治上幾起幾落。這裡說的一次復出、二次復出都是說的在中共建政之後的事情。而他在中共執政史上兩次被打倒又兩次復出,都是葉劍英中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毛澤東去世、毛夫人下獄之後,希望鄧小平政治復出的黨內及民間呼聲確實十分高漲。之所以出現這種形勢,還是因為鄧小平二次被打倒之前,曾經在葉劍英和周恩來的支持下,做了很多與"文革"既得利益派針鋒相對的事情,順應了民心。也就是說,鄧小平的威望是在他第一次復出之後,以毛澤東身邊的那伙"文革"派作為反襯突顯出來的。

  那麽是誰給了鄧小平這樣一個"亂世出英雄"的機會?毛澤東是主要決策人,周恩來也從中起了比較重要的作用。但始作俑者是葉劍英。如果沒有葉劍英的最初提議,毛澤東自己是否能夠想到要重新起用鄧小平,或者說毛澤東本人是否會自己給自己找一個政治台階下,都只能是假設的事情。

  總之,鄧小平之所以有他在八十年代的政治輝煌,一個重大的前提是葉劍英及時給他創造了獲取這種政治輝煌的關鍵歷史時機。所以,說葉劍英在政治角度對他鄧小平恩重如山,應當是相當到位的評價。

  分析到此,當年鄧小平情願把廣東省這個已經被定為對外開放的窗囗、經濟改革的"試驗田"重要省份讓給葉劍英後代獨自打理的首要背景原因,就不言自喻了。

  葉選平安居一方、造福家鄉,筆者和何頻先生當初在寫作《中共"太子黨"》一書時,曾經認為也許葉劍英是看明白了鄧小平政治手腕的陰毒,擔心自己的子女遠不是他鄧小平的對手,故在自己生前一再要求子女們從政可以,但寧可安居一方,也不要躋身中央。

  一位來自北京的專業黨史研究人員讀過《中共"太子黨"》一書後與筆者討論說:葉家後代,特別是葉選平很長一段時間都拒絕擔任"京官",是中共高層人人都知道的事情。不過葉劍英晚年時希望自己的後人"寧可安居一方",恐怕還不僅僅是擔心自己的後代玩政治手腕"遠不是鄧小平的對手"的原因。

  我們不能不承認,葉劍英從二十年代便"提著腦袋幹革命",確實有其理想主義的一面。待到毛澤東去世時,共產黨已經統治中國大陸二十七年,結果卻是華國鋒所說的"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

  接下來,放棄以階級鬥爭為綱,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囗號當然是一種"撥亂反正"的表現,但"要把被'四人幫'造成的損失奪回來"無疑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囗號。對此,他葉劍英內心不可能不清楚。 回想共產黨奪權中國大陸政治之後,葉劍英曾懷著一腔抱負回到家鄉主政,一心要給家鄉父老們一些他們在國民黨政權統治下沒有得到的經濟實惠,結果卻成了廣東省"地方主義"的總頭目,若不是毛澤東"網開一面",他可能在五十年代就會受到一次政治清算。當年的廣東"地方主義"被清算後,葉劍英黯然離開家鄉,赴京叄與軍隊領導工作。

  本人雖然逃過一劫,但此前他在廣東主政時最為欣賞的幹部,也是他主政家鄉最得力的助手方方成了毛澤東支持清算廣東"地方主義"的替罪羊,沉冤四十二載,直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才被正式宣布平反。 到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他葉劍英終於又有了報效家鄉父老,更準確地說是代共產黨政權向家鄉父老贖罪的機會,可惜已經"力不從心"。  這應該是他趁自己尚還在世,而且在中央人人都還要看他的面子的時候,安排自己的長子葉選平從北京回到廣東省工作的最直接背景因素,自然也是他在臨終之前叮囑葉選平繼續留在家鄉工作的首先一條理由。

  無論是安排自己的後代回到家鄉主政,無論是力主中央要多給廣東一些"特殊政策",葉劍英的出發點都是要彌補他從被迫調離廣東之後到"粉碎'四人幫'之前那二十多年裡沒能造福家鄉人們的巨大缺憾。 所以,無論葉劍英臨終前是否很具體地要求過葉選平等人"寧可安居一方,也不要躋身中央",至少是要求過葉選平"安居一方,造福家鄉"。

  正是因為有老父生前遺囑,所以葉選平才堅持留在廣東省當一個"父母官",長時間拒絕進京作事,直到他的年齡已經不再允許他繼續擔任省級領導幹部為止。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14: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