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赴美留學生人數近天花板 去年增長10餘年最低

京港台:2019-12-13 01:18| 來源:瞭望 | 評論( 11 )  | 我來說幾句

中國赴美留學生人數近天花板 去年增長10餘年最低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不僅僅是美國,與美國比較接近的加拿大也出現了類似的現象。加拿大一直是中國留學生的主要目的國,中國也長期位居加拿大第一生源國,但在2017~2018學年,中國學生增長乏力,被印度超越,已經下降至第二位,增長僅有1.8%,凈增長2000人。

  2018年赴美中國留學生近37萬,佔美國國際留學生的33.7%,但同比增長僅有1.7%,創下10餘年最低紀錄

  佔據赴美留學主力位置的本科生在本年度增長僅有0.2%,增長基本停滯

  中國赴美留學人數,一直佔據中國留學人數1/3以上,赴美留學增長乏力,從一個側面預示了出國留學市場即將到達山頂,天花板已近

  赴美留學生人數增長後續乏力,原因有哪些?請看分析

  文/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

  美國門戶報告日前發布數據:2018年各國赴美留學人數109.5萬人,創歷史新高,但增速僅為0.5%,為近年新低。其中最核心影響因素,源於中國赴美留學人數增速放緩後續乏力。2018年赴美中國留學生近37萬,佔美國國際留學生的33.7%,雖仍在增長,但同比僅增1.7%,為十幾年來最低增速。

  中國赴美留學人數,一直佔據中國留學人數1/3以上,赴美留學增長乏力,從一個側面預示了出國留學市場即將到達山頂,天花板已近。

  梳理近10年的發展,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出,赴美留學增長比例持續下降。已從2009~2010最高峰時的29.92%,下降至今年的1.70%。雖然說有基數大的因素,但持續的增長率顯著下降,已經足以說明增長乏力。即便從絕對增長人數看,最近6年也呈現直線下降的趨勢。2012~2013學年,赴美年凈增長40000餘人,此後連續下降,今年凈增長人數僅有6207人,已經不足一萬人,創下歷史新低。

  

  

  赴美留學生主要是兩個群體,一個是本科生,一個是研究生。根據最新的門戶開放報告,佔據赴美留學主力位置的本科生在本年度增長僅有0.2%,增長基本停滯。研究生增長雖然是2%,但後勁乏力。根據美國研究生院相關組織去年披露的數字,2017~2018學年申請量增長是0%。最近6年,赴美研究生申請量全面下跌,除2015~2016學年出現一次正增長外,其餘年份全部是負增長。顯然,申請量的負增長顯示研究生的增長也後繼乏力。

  

  不僅僅是美國,與美國比較接近的加拿大也出現了類似的現象。加拿大一直是中國留學生的主要目的國,中國也長期位居加拿大第一生源國,但在2017~2018學年,中國學生增長乏力,被印度超越,已經下降至第二位,增長僅有1.8%,凈增長2000人。

  

  赴美留學一直是中國留學市場的主力,常年佔據出國留學市場的1/3以上,遠遠超過其他國家留學生市場。如果再加上加拿大這一主要市場,等於超過一半份額的市場均出現了這一現象,值得關注。

  為什麼會出現這一現象?

  有分析認為留學生下降與特朗普收緊相關簽證有關。但中國赴美留學生下降這一趨勢至少已6~7年,也就是說,特朗普上台前就已經出現,所以很難將目前原因歸結為特朗普。

  有關特朗普政府簽證政策的影響,今年上半年教育部相關負責人披露的數字顯示:第一季度影響人數不足200人。弗吉尼亞大學相關負責人也披露,因為相關簽證拿不到而受影響的人,不足學校錄取人數的1%,幾乎可以忽略。美國目前簽證政策影響的主要對象是:1、博士生、訪問學者;2、公派;3、敏感專業。從這個角度看,對於主力是因私留學,本科與碩士階段的學生來說,其影響幾乎可以忽略。

  這一現象的真實原因,更多的是中國發展階段使然。

  對比日本出國留學,我們幾乎可以發現類似現象。

  

  上世紀80年代,伴隨日本經濟在全球的崛起,日本出國留學開始進入快速增長階段,在大幅增長20年後,在本世紀初,上個世紀末,日本出國留學人數達到接近8萬人水平后,開始出現瓶頸期,增長乏力,2003年開始出現緩慢下滑。從2003年至今,日本出國留學人數持續緩慢下滑,至今在5萬人左右徘徊。

  這一發展曲線平移20年,幾乎就是中國出國留學的一條發展曲線。2000年前後,伴隨中國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人均收入的提高,中國出國留學進入一個快速發展的20年內。但經過20年的高速發展,近年非常明顯出現了增長放緩,甚至進入接近零增長的態勢。赴美留學幾乎就在重演這一發展曲線。

  這一發展趨勢顯然有著必然因素,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中外社會發展差距顯著縮小,留學意願下降。

  國際間學生流動,第一原因不是教育,而是社會發展水平的高低,這也是美國長期作為第一留學生輸入國最根本的原因。但伴隨中國的快速發展,大量00後為代表的留學生對出國留學意願大幅下降。

  對比30多年前,中國與美國等發達國家差距較大,對於很多留學生來講,出國留學就是邁入現代化。無論學生還是家長,留學意願強烈。但伴隨中國的快速發展,社會發展水平快速提升,這種差距迅速縮小,甚至在一些地方,中國在一些硬體上的發達程度已經超越了發達國家。同時,作為獨生子女的一代,在父母的呵護下,很多人養尊處優,一旦一個人在外留學,獨自面臨更多的壓力與挑戰,尤其是語言與文化、生活的便利性等方面,直接抑制了留學衝動。對於一部分孩子來說,出國不是享福,是受罪去了。

  二、

  赴美留學持續增長數年後,留學生含金量下降,甚至出現海待現象,直接影響了出國留學的吸引力。

  早期出國留學者大多成績優異,很多是拿著美國大學全獎出國的,學成歸國后,多為各方爭搶的人才,待遇往往非常優厚。國家為吸引留學生回國,也給了戶籍等各種政策性優惠,那時的很多留學生,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落戶並不難。但伴隨大規模留學潮興起,出國留學常態化后,這些優惠政策開始調整,只有部分優秀的留學生才能留在北京,上海。與此同時,大量留學生也不再物以稀為貴,回歸常態,起薪低廉,甚至遇到就業困難,出現所謂「海待」現象,留學生含金量大幅下挫,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挫傷了部分人留學的積極性。

  

  大約15年前,基本出國3人,回國1人,但在5/6年前,就變為出去1.2人,回國1人。

  三、中國的少子化現象

  ,也直接影響到留學生生源基本供給。

  生源是留學生增長的基礎,但伴隨計劃生育政策的實施,近20年我們的新生兒大幅下降。20年前每年小學一年級入學新生大約在2500萬人,但近10餘年一直徘徊在1700人上下,近年才略有反彈。2015年二胎政策出台,對人口並沒有起到拉動作用。2016年,積攢了多年的二胎紅利讓新生兒出現一次顯著增長,但從2017年開始,新生兒再次下降,2018年竟然下降至1523萬人,是進入21世紀以來最少的一年。根據人口學家的預測,未來10餘年,我們的新生兒將進入新的快速下降周期,最低將降至1100萬人。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從這一角度看,留學生增長下降幾乎是一個必然現象。

  

  

  四、中國高教質量的提升,部分減弱了出國留學動力。

  近20餘年以來,伴隨中國的快速發展,中國高等教育質量顯著提升,在世界各個領域的影響力大幅攀升,部分學科甚至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比如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在各種排名中一直處於領先地位,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出國留學生的動力。

  五、中國高等教育進入化時代,提供了充分的高等教育機會。

  在留學熱興起的初期,相當一部分是因為中國高等教育無法滿足充分的就讀條件,不得不選擇出國。1998年,全國高校招生僅有108萬。但是1999年大擴招徹底改變了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的軌跡。2019年全國高校招生近900萬,毛入學率肯定突破50%,其中僅本科生就招收450萬左右,中國提前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全國31個省市實際錄取比例大多都超過了90%,考不上大學變成一件很困難的事情。2019年高職大擴招目前仍然在最最後的努力,以保證完成全年招生任務,足見其中的艱難。

  六、媒體相關報道,也影響到一些家長的判斷與積極性。

  因為媒體的傳播效應,導致很多家長覺得美國人民幾乎生活在"槍林彈雨"中,對於孩子出國留學有諸多安全方面的顧慮與擔憂。

  上述諸多原因,使中國留學市場越來越呈現出即將抵達山頂的徵兆,也就是說天花板已近,零增長甚至拐點不遠。但是,這並不等於我國的國際化教育也將停滯,而是很可能其重點轉入國內的國際化教育,比如越來越多的世界知名高校來華合資辦學等,這既是一個必然,也從一個側面也反映了中國的進步。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留學教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09: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