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教授:為了學生 英語四六級考試須立即停擺

京港台:2019-12-12 05:47| 來源:中國科學報 | 評論( 24 )  | 我來說幾句

復旦教授:為了學生 英語四六級考試須立即停擺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沒有一個國家的學生外語水平和外語教學是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提高的,沒有什麼比浪費大學生的青春年華更悲劇。

  近日,教育部印發《關於加強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命題工作的意見》,提出取消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按照教育部基教司司長的說法,「要按照課程標準進行教學,學什麼、考什麼,而不是考什麼、教什麼、學什麼」。

  在筆者看來,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大綱的取消,意味著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停擺已經進入倒計時。

  今年是四、六級考試實施30周年(四級是1987年第一次,六級是1989年第一次)。客觀地說,這個全國統一考試對於促進我國大學英語教學、提升大學生英語水平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筆者認為,弊大於利。

  不妨思考幾個問題:這個考試能促進學生學習英語的積極性嗎?能促進大學英語教學發展嗎?能提高大學生的英語水平嗎?

  要回答這幾個問題,我們必須了解四、六級考試的性質。

  第一,它是一個標準化的考試,即命題、分數轉化與解釋的標準化。標準化考試不是直接考查被試能力,而是首先確立常模,個體學生成績按照此常模折算出來,這類似雅思、托福等考試。

  第二,它是一個全國統一的考試,即不管是哪個省市,不管是重點還是普通高校、一本還是二本高校、綜合還是特色高校,都使用同一套卷子,這也類似雅思、托福等考試。

  無論什麼考試,只要是標準化、統一的考試就必然帶來考試的副作用。一般情況下,這種副作用是可控的。但如果這個標準化統一考試是強制性而非自願性的,那就為害無窮。雅思、托福等考試是後者,參加不參加是個人的事情,成績是報告給個人,因此對教學沒有影響。但四、六級考試是一個由教育部門(如省市教育廳、學校教務處)組織和實施的考試,成績同時報告各高校教務處。

  教育部在實施四、六級統考時規定,大學生完成大學英語學習后必須參加並組織檢查。因此,絕大多數學校把考試與畢業、學位掛鉤,以促使學生重視考試,同時也是衡量教學質量的一個標準(當時四、六級考委每次都公布各校考試通過率排名)。這種掛鉤造成公共英語全國性的應試教學,學生本科四年平均50%的學習時間花在應對考試和不斷刷分上。教育部後來注意到這種情況,三令五申高校要脫鉤,但沒有宣布與考試中心脫鉤。只要考試是由教育部門組織,成績是報告給教務處的,每年通過率就必然給外語學院帶來無形的壓力,就必然給公共英語教學帶來極大的影響。

  第一,當命題要求是統一的,大學生英語水平無法突破。

  日本高校大學生辭彙量平均為13200個,中國大學生平均辭彙量是4500個;英語文章有效閱讀速度是每分鐘250個詞,中國學生平均速度是每分鐘70個詞。不是中國大學生英語學習能力差,而是四級考試只要求4700個辭彙和每分鐘70~100個詞。當大學英語教材出版商為了擴大市場,在教材編寫體裁、辭彙與練習和考試題型保持一致;當公共英語教師有意或無意在規定的辭彙和閱讀長度中不斷應試訓練,大學生的英語水平能有突破嗎?

  第二,當考試是全國統一的,公共英語教學無法突破。

  統一命題,試卷並不考慮教育發達和欠發達地區的差異,或一本高校和二本高校在生源英語、教學資源等方面的差別。後者只能把所有的公共英語學分用於幫助學生通過四級考試的教學中,而前者因為教學考核指標是四級和六級優秀率,因此,應試教學還是無法根除的,與中小學同質化的通用英語教學還是無法改變的,開展幫助學生用英語進行專業學習和科研的專門用途英語還是無法實現的。這樣,我國大學生就永遠無法學會用外語熟練地汲取他們各自領域的國際前沿信息、交流科研成果。

  第三,當考試是標準化的,學生的語言應用能力是無法提高的。

  四、六級考試的題型和分值是聽力35%、閱讀35%、寫作和翻譯各15%,聽力是新聞和日常對話,翻譯是中國傳統文化介紹。這種「一刀切」的做法意味著民航學院學生關於駕駛員必須聽懂的駕駛員與駕駛員之間的交流,或駕駛員和指揮塔之間的對話的訓練只能放棄,而去專攻他們今後工作根本不需要的BBC 或VOA新聞。這意味著理工科院校學生關於讀(專業期刊的信息汲取)和寫(科研成果的交流)的能力訓練只能減少,不得不花35%的精力去訓練新聞聽力,花15%的精力去翻譯中國傳統文化。

  第四,當命題主要是客觀題時,犧牲的只能是學生獨立分析和批判性思辨能力。

  四選一命題形式是在所提供的信息正確與錯誤之間選擇,但卻無法測試所提供信息的可靠性、合理性和科學性,無法測試評價和綜述信息的能力,而這些正是當今大學生應該具備的信息素養和學術素養。短文寫作考查的是語法和用詞的正確,鼓勵的是什麼保險寫什麼,鼓勵的是沒有真實思想的空話假話大話;養成的是I think、I believe這樣不需提供任何文獻引用和數據支撐的違反學術規範的話語風格;培養的是「因為……所以……」這樣不考慮其他變數因素的簡單、幼稚甚至違反邏輯的推理。

  教育部最近提出金課高階性、創新性、挑戰度的要求,以期建設兩萬門一流本科課程。但是從事教育的人都知道,課程內容歸根結底是受考試製約的。考試是指揮棒,有什麼樣的考試就有什麼樣的課程。只要四、六級考試沒有高階性、創新性、挑戰度,那麼一流本科課程就無法實現。

  沒有一個國家的學生外語水平和外語教學是通過一個全國統一的教學考試提高的,沒有什麼比浪費大學生的青春年華更悲劇。30年來,我們麻木了。就如機場安檢,儘管現代機器完全可以檢測箱子里的電腦和雨傘是否安全,但照樣規定拿出來檢查。儘管四、六級考試滿身是病,但每年照樣運轉擺動。

  該醒醒了!為了學生,為了國家,四、六級考試必須立即停擺:1.考試從教育部門脫鉤,學校教務處不再組織;2.考試轉變為類似托福雅思類的社會化考試,成績只報告學生本人;3.考試不能改頭換面以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新面孔出現,後者必須停止開發。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5 04: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