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反興奮劑組織對美網開一面?華春瑩:醜陋骯髒

京港台:2019-12-12 01:01| 來源:央視新聞/VOA/觀察者 | 評論( 48 )  | 我來說幾句

國際反興奮劑組織對美網開一面?華春瑩:醜陋骯髒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2月11日外交部例行記者會,有記者向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提問:據報道,美國國會眾議院的文件最新數據顯示,美國政府2018年捐贈232萬美元,是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最大的贊助人。另有報道稱,國際反興奮劑組織一直對美國運動員網開一面。2015年,美國以「因病服藥」的名義申請豁免的運動員高達653人,通過申請的有402人,而同年俄羅斯只有20人通過。聯想到近期中國運動員的遭遇,你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回應,我不了解你提到的具體情況。如果報道屬實,那這背後隱藏的醜陋與骯髒的確令人感到厭惡和警覺。

  中方在反興奮劑問題上的立場是非常明確的,我們一直對使用興奮劑採取「零容忍」態度,同時堅決反對將體育賽事「政治化」。各國乾淨運動員的合法權益必須得到保護,國際體育運動的公正、公平與純潔必須得到維護。

  興奮劑:美國努力擺脫「黑歷史」

  興奮劑問題一直籠罩著里約夏季奧運會。在奧運開幕前,俄羅斯被曝系統性給運動員使用興奮劑。賽場上,包括美國游泳選手在內的多位西方運動員公開挑戰有過禁藥記錄的競爭對手,尤其是中俄選手。一名中國游泳選手葯檢呈陽性以及中國其他游泳選手在後來的比賽中「因小恙」無緣決賽,不禁讓人有所聯想。不過,一些美國媒體在報道這些事件的同時,也不忘提醒美國人:美國並不比其他國家佔據更高的道德高地,美國也有自己的「黑歷史」。但是,從賽場上那些美國運動員對他們所稱的「嗑藥騙子」的不屑來看,美國正在努力擺脫曾經那段不光彩的歷史。

  在奧運泳池,選手們激起的不僅是水花,還有「論戰」。

  19歲的美國游泳選手莉莉·金(Lilly King)在100米蛙泳決賽中擊敗俄羅斯選手愛芬莫娃(Yulia Efimova)獲得金牌后,毫不掩飾對曾經因使用違禁藥物而被禁賽16個月的愛芬莫娃的鄙視。莉莉·金在賽后說:「這就證明,在所有的付出之後,你能夠乾淨比賽,而且仍然奪冠。」她還聲稱,本就不應該允許愛芬莫娃參賽。

  在奧運開始前,一項調查發現,在索契冬奧會上,俄羅斯運動員普遍在政府支持下使用違禁藥物。但是國際奧委會最終的決定是,沒有使用興奮劑的運動員仍被允許代表俄羅斯參賽。愛芬莫娃就是其中之一。

  在早些時候的游泳比賽中,澳大利亞游泳運動員霍頓稱中國游泳名將孫楊為「嗑藥作弊者」(drug cheater)。他還說,他在400米自由泳中擊敗孫楊奪冠是為「好人」(good guys)而取得的勝利。2014年,孫楊葯檢呈陽性受到禁賽三個月的處分。中國方面稱,孫楊是誤服心臟病治療藥物而導致葯檢呈陽性。

  對於此次奧運會中的這些興奮劑風波,一些美國媒體也指出,雖然美國沒有像俄羅斯那樣的國家支持的系統性興奮劑違規,但是美國自己的歷史也並非清清白白。

  《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說,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美國在奧運會項目上使用興奮劑也非常普遍:葯檢結果不翼而飛,服過興奮劑的運動員在田徑和游泳項目上摘金奪銀,美國奧組委領導人、企業贊助商和一些媒體對興奮劑問題視而不見或充耳不聞。

  在1988年漢城奧運會的男子100米決賽中,美國選手卡爾·路易斯獲得金牌,而原本第一的加拿大選手本·約翰遜(Ben Johnson)因在奪冠后不久的葯檢呈陽性,從而被取消成績。但是問題是,路易斯原本就無資格參加奧運會。路易斯在2003年承認,他在美國隊的選拔賽期間的三次葯檢都沒有通過,但是美國奧組委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富勒頓分校人體運動學系教授約翰·格里維斯(John Gleaves)說:

  「一名運動員確實是渴望跳得更高、跑得更快的,要實現這個,他也許就會想試試那些違禁的物質。如果運動員認為服用興奮劑是普遍的,而且他們不得不這樣做來讓比賽公平時,就讓這個問題變得更加複雜了。」

  但是,與過去那種容忍態度不同的是,美國現在一直在努力推動清潔體育(clean sports)。

  美國冬季兩項代表隊主席麥克斯·科博(Max Cobb)是積極的推動者之一。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美國在興奮劑問題上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變,這在很大程度上得歸功於美國反禁藥組織(US Anti-Doping Agency,簡稱USADA),它營造了一種環境,讓運動員真正相信清潔體育,相信服用興奮劑是錯的。」

  USADA成立於2001年,是獨立的非政府機構,對美國運動員進行嚴格的賽內和賽外興奮劑檢測。

  科博說,就冬季兩項運動來說,在世界排名前20的美國運動員每年都要接受10到12次的尿檢或血檢,此外還有國際賽事期間的興奮劑檢測。他表示,在興奮劑檢測方面,最重要的是,USADA的工作人員是在不事先通知運動員的情況下對其進行檢測的,也就是說,任何一天的任何時間他們都能要求運動員提供尿液或血液樣本。

  科博說:「USADA是個無畏的倡導者,它讓年輕一代的運動員在成長過程中相信,除了清潔體育之外的其他任何東西都是作弊。」

  1997年出生的、在第一次參加奧運會便得到金牌並且對有服用禁藥歷史的對手投去不屑目光的美國游泳選手莉莉·金正是屬於這年輕一代。

  她還表示,在本次男子100米短跑比賽中奪得銀牌的美國田徑選手賈斯汀·蓋特林(Justin Gatlin)也不應當參加里約奧運會。蓋特林曾在 2006年葯檢呈陽性,遭到禁賽四年的處分,但是他否認自己是在知情的情況下服用類固醇違禁藥物的。

  「我是否認為被逮到過使用興奮劑的人應該代表美國隊?」莉莉·金曾對媒體說:「他們不應該。但不幸的是,我們不得不看到這一幕。」

  但是也並非所有的美國體育界人士都和她持一樣的看法。奧林匹克運動會上高爾夫排名最高的美國高爾夫球手布巴·沃森(Bubba Watson)對《時代周刊》說,蓋特林有權參加比賽,因為他現在是清白的。

  對於那些曾經服用過興奮劑的運動員是否應當被允許重返賽場,仍是個充滿爭議的問題。但是在里約賽場上,相比博爾特,美國人給予蓋特林的關注顯然要比以往冷淡許多,而且美國媒體在報道中總會提到他曾經的禁賽歷史。

  有人認為,競技體育中強調更好更強以及對這種卓越的獎勵,總會促使一些運動員為利益所動而冒險嘗試違禁藥物。在USADA的網站上,我們仍然能夠看到,還有一些運動員使用違禁興奮劑並且因此遭受處罰。

  科博認為,嚴格的葯檢以及舉報使用違禁藥物可以對運動員產生重要的威懾作用。

  科博說:「當然,總有運動員試圖欺騙系統,但是如果有個嚴格的葯檢系統,我們能夠確保那些僥倖使用禁藥的運動員有利可圖的空間變得非常小。」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富勒頓分校的格里維斯教授認為,通過教育、文化和反興奮劑方面的措施,能夠管控好興奮劑問題。

  不過也有人主張,如果美國要解決興奮劑問題,以及在這個問題上批評他人時更加有理,則需要對那些被證實使用過違禁藥物的運動員實行終身禁賽。

  抓住了是興奮劑,抓不住是高科技

  關於運動員服用禁藥的問題,作為老一輩體育新聞工作者,三叔認為,大是大非問題不容含糊,必須旗幟鮮明地表明立場:葯還是要吃的,但是不要吃禁藥清單上的葯。

  為什麼呢?

  國際體壇歷來有一句黑話,叫抓住了是興奮劑,抓不住是高科技。

  哪個國家的科技水平最高呢?那當然美國。美國科技水平高,實在是高!這主要體現在:美國體育健兒總能吃到禁藥清單之外的葯。

  那是為什麼呢?道理很簡單,世界反興奮劑協會禁藥清單,是美國的製藥公司手把手開列的。譬如說吧,美國的一些短跑、拳擊和自行車運動員在比賽前經常拿偉哥當瓜子磕,搞得比賽之後到處找天上人間去敗火,但從不犯禁。

  那是為什麼呢?道理也很簡單,偉哥是輝瑞公司的招牌菜。輝瑞公司創建於1849年,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以研發為基礎的生物製藥公司卓越的研發和生產能力處於全球領先地位。當然最重要的是,輝瑞公司是美國的,所以斷斷是要禁止「禁止」的。

  世界反興奮劑協會,看上去很聽美國的話。沒錯,世界反興奮劑協會就是美國家養的。不但世界反興奮劑協會,連國際奧委會也是美國家養的。

  插句題外話,國際足聯本來也是美國家養的,未曾想2010年,老流氓布拉特手一滑,把2018年世界盃主辦權抓給了俄羅斯,於是被足(美)聯(國)道(聯)德(邦)委(調)員(查)會(局)清理門戶,險些去吃牢飯。

  好,回歸主題。美國人把持的世界反興奮劑協會會拿誰開刀?顯然是不聽美國話的。目前來說,誰最不聽話?用尿壺想想也明白,普京大帝。

  

  從這個角度展開,世界反興奮劑協會最近提交的那份97頁的《麥克拉倫報告》就不難理解了。不是俄羅斯人在索契吃禁藥,所以要處罰他們;而是要處罰俄羅斯人,所以發現了俄羅斯人在索契吃禁藥。

  根據三叔對體育圈有限的了解,俄羅斯人不但在索契吃禁藥,他們很早就吃禁藥。不僅俄羅斯人吃禁藥,世界上很多國家的人都吃禁藥,包括那些把偉哥當瓜子磕的美國體育健兒。

  那為什麼獨獨要找俄羅斯的茬?還是那句話,因為不聽話的大帝。試想一下,如果普京像布萊爾一樣乖,莎拉波娃因誤服米屈肼(保護心臟,俄羅斯常用藥)而被禁賽的事絕對不會發生,哪怕莎拉波娃吃藥把自己吃成莎拉波夫,她(他)也不會被禁賽。

  可笑的是,哪怕是戰鬥民族,哪怕是莎拉波夫出馬,還是搞不過威廉姆斯。據說,威廉姆斯的肌肉強度超過了李小龍。她是怎麼練出來的呢?是不是得問問輝瑞?

  瞎說些實話,貌似向著俄羅斯噴美國。錯怪我了。三叔認為,美國人所言未必都是錯的,甚至對的居多;俄羅斯所為未必都是對的,甚至錯的居多。三叔相信,加拿大人麥克拉倫拋出的那個報告,基本屬實。但三叔不能容忍的,是美國人把持著規則制定權和道德制高點,拿體育做幌子來玩政治把戲。說白了,關於禁藥問題一切的一切,不就是為了剝奪俄羅斯參加奧運會和俄羅斯舉辦世界盃這兩個資格嗎?

  這叫將體育政治化,再透徹些,叫將政治問題家長化,叫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玩的那點伎倆,就是在尿瓶子里做文章。其實,就像三叔起頭說的,哪個國家的運動員不吃藥?區別是乖的藥罐子和不乖的藥罐子。

  藏在這背後的,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不僅是體育上的雙重標準,更是其他領域的雙重標準。俄羅斯人吃藥是興奮劑,聽話的吃藥是高科技;俄羅斯球迷打架是組織化的暴力集團,英國球迷打架是喝高了;尼斯巴黎布魯塞爾發生的事是反人類的恐怖襲擊,而車臣喀山莫斯科烏魯木齊昆明火車站發生的事就是「被壓迫人民的反抗」!

  上述評判還端著個普世真理的架子,去你娘的。

  論普世價值,美國人是信奉自由主義的。什麼是自由主義,三叔淺陋,就是你沒有強迫我與你一致的權力。換言之,我有不聽你話的權利。但在國際政治領域,美國遵循這一條了嗎?我們看到的往往是,你不乖,我就要把你搞倒搞臭,譬如俄羅斯的下場。

  其實,俄羅斯國力早就倒了,名聲也早就臭了,他們的GDP甚至不如印尼,他們的體育也早就失去了1980年奧運會上的榮光。

  不讓參加奧運會能怎樣,不主辦世界盃又怎樣?滿載10萬噸的烏里揚諾夫斯克號航母都被拆了當廢鐵賣了,它總比金牌值錢吧?這個龐然大物開建時,俄羅斯還是另一個國家,憑他們當時的科技水平,研製出來的興奮劑,真查不出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07: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