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國企高管、財務主管來美之後的真實生活

京港台:2019-12-10 22:03| 來源:喻書琴 | 評論( 9 )  | 我來說幾句

上市國企高管、財務主管來美之後的真實生活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14年3月20日,阿誠在論壇發出這樣一則貼子:

  「十餘年汽車行業經驗,懂車,誠心服務,提供二手車車況和價值評估,代您看車試車,帶您親臨拍賣會現場拍車!過程透明公開,驚喜刺激!所有手續拍賣行代辦,當天提車……」

  很快,有人回帖,有人來信,有人通過朋友推薦,求購二手車者紛至沓來,阿誠乾脆建立了一個買車的微信號,加他的人數達到了1000人以上。

  畢竟,洛杉磯是車輪上的城市,沒有車,超市、學校、銀行……哪裡都去不了。可是,買車也是一門大學問,初到異國他鄉,大多數華人新移民都會精打細算,買二手車作為過渡,但洛杉磯的二手車市場魚龍混雜,如何選購到稱心如意的二手車,找對經紀人非常重要。

  阿誠是一位專業且敬業的經紀人,很多顧客買到稱心如意的車后,看著他風塵僕僕、鞍前馬後的樣子,難免會問上一句:「你在國內也是跑汽車銷售吧?」

  阿誠往往笑而不答。

  沒有人知道,離開中國之前,阿誠曾是一家國企上市公司的職業經理人,阿誠太太曾任一家即將上市的高科技企業的財務主管。

  01. 在本田工作的那七年

  2000年,阿誠畢業於南京某大學機械電子系,此後,在汽車製造業領域兢兢業業工作了13年。談起職場生涯,他坦稱自己的故事完全可以寫成一本書。

  「最開始,在廣州的獨資企業卡西歐公司工作了3年,算是職業生涯的開端。日本人做事相當認真踏實,跟他們做事,我受到潛移默化,慢慢養成一種工作的素養。」

  「然後,去本田汽車中國有限公司工作,開始更嚴格的職業訓練。本田當時是中國唯一一家由外方控股的汽車整車廠,我們做的是由國務院特批的項目,本田佔了65%股份,也是中國唯一一家全出口的企業。這個項目是9月份成立的,有1年半的籌建時間,籌建期間,我負責總裝工廠的品質管理。」

  「本田派了大量專家,整整用了兩年半時間,每天8個小時一對一手把手的輔導我們。從量產一天一兩台到五台十台,到一百台,產線是新的,人是新的,我先是負責質量體系,後來又負責總裝工廠的檢測線, 整個工藝線包括衝壓、焊接、塗裝、總裝、整車檢驗,運到港口。因為是做出口,審查非常嚴格,先是由日本專家審核,再由歐洲汽車協會審核,達到歐盟認證,才可以出口,所以生產管理體繫上非常嚴格。」

  「我需要負責很多協調和生產的細節,開始是他們幫著我做,後來是他們看著我做。嚴師出高徒,開始一兩年,我是被罵最多的,但老闆也最信任我,讓我很感恩。可以說,我最受益的就是在本田工作的那7年,學到做事和做人。」

  02. 在上市國企的日子

  7年後,阿誠的上級人事發生變動,他也主動辭職離開了本田。很快,獵頭找到他,告知湖南某上市車企在尋找一位優秀的職業經理人,覺得他正是合適人選。但阿誠擔心對方是異地國企,打交道會比較棘手,便婉言謝絕。隨後他進了廣州某上市車企,成為其市場品質科的經理。

  「在本田的時候,是中日合資,一個企業有兩種文化。股東代表是國企文化,希望你聽話、站隊,但日企文化就是做事、務實。我是不太吃國企那套,也容易得罪人,好在本田是日企主導,我還是能學到很多東西,做事也不太受干擾。但來到廣州這家國企后,發現裡面各種派系鬥爭,人事很複雜,我不會很圓滑的處理一些人際關係,做得很辛苦,心累。壓力是無形的。我一直猶豫要不要離開。」

  有一天,他去理髮,突然發現兩鬢多了好些白髮,令他震驚不已,從理髮店出來的那一刻,他下定了辭職的決心。

  「走的時候,大家都勸我不要走,因為以後有不少股權,但我不後悔。離開那邊之後,心情輕鬆很多,頭髮就又慢慢變黑了。」

  「然後,我給獵頭打電話,說我辭職了,現在可以去了。不過,因為在上一家國企的教訓,我提出一個要求,必須放權,有完全讓我自主發揮的空間來做事。」

  這家湖南國企的副總馬上飛機趕來與阿誠見面,相談甚歡,阿誠也被其禮賢下士之心感動,便去往湖南,做了一年半的職業經理人。

  「那一年半,算是我事業的頂峰期,把整個公司質量體系翻了一番,把流程重整了一遍,老總很賞識我,給了我很多福利上的優待,也給了我很大的自主權,我和上下屬關係也相處的很好。」

  「國企裡面是有很多複雜利害關係的,但我一直強調,我這個人性格直,不講政治,只講做事,我來不是搞關係的,是來做實事的。不管你多大的來頭,做不好,請走人。」

  「比如,我管理很多供應商的品質。有個別供應商,公關能力很強,在湖南當地很有影響力,想拉攏我,許諾說只要我聽他的話,要什麼有什麼。我不吃這套,也不去他請的飯局,我不想搞官場那套。我在日企和合資企業學到很多東西,就是希望在國企做的時候,把學到的東西運用到實踐里,幫助企業成長。這也是職業經理人的使命。」

  03. 買了學區房,進不了學區

  然而,孩子上學難的遭遇,成為他決定離開的導火索。

  「2013年,剛生完老二,老大也到了要上小學的年紀,我們在廣州某小區剛買了一套二手房,戶口也剛轉進房子里。小區有配套小學,據說教育質量不錯,也算學區房吧。我們去給老大報名,居委會要求我們出具婦檢證明。

  「我在體制內上班,當時二胎還沒放開,計劃生育各種限制,我太太沒敢定期進行婦檢,所以,開不出婦檢證明,居委會管招生審核的人就以證件不全為理由拒絕我們,不給入學。我太太跟他們好說歹說,都沒有用。我的下屬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人,手頭有些『關係』,說這點小事他來幫我搞定,就託人打電話給居委會主任。很快,居委會就開了證明,讓人哭笑不得。」

  「但事還沒完,居委會放行了,學校又不肯放行,說我們買的房子學位指標被佔用了。我去找原來的房主,房主說:『我已經交過擇校費了。』我又去找學校招生辦主任,主任說:『你說你交過,那你拿證明來呀!』我一下火了,明明是你收了別人的錢,讓我拿證明來,什麼邏輯?!我反問:『你這裡沒有證明嗎?』他說:『我有,但我的檔案館在裝修。』總之,各種折騰刁難,就是進不了學校,讓我很鬱悶。身邊同事告訴我:『他們其實就是變相要好處費,你給他塞一萬塊錢,馬上可以進學校了。』我非常氣憤,我說我決不妥協,決不受他們的要挾!幾天後,我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離開這種地方!」

  「當時沒考慮其他國家,就決定去美國。因為我太太有不少親戚多年在美國,回來探親,感覺他們好像物質上也不怎麼豐富,但精神氣色很好,很傻很天真,沒心眼,人際關係非常簡單,我很嚮往這種生活方式。」

  就這樣,阿誠毅然放棄了學區,也放棄了工作,甚至放棄了樓價正在蹭蹭往上漲的房子。

  「我去辭職,老闆力勸我不要辭,跟我談了三天。最後一天,我才跟他講,我們一家準備去美國。老闆這才明白過來:『你應該早說,早說我就不那麼費心思勸你了。你去吧,像你這種性格,的確更適合美國。』」

  「短短兩周之內,我就把房子賣掉,把所有東西處理完。我太太為人也很豁達,非常支持我的決定。我們都想得開,去美國,能適應就適應,不能適應,就當休息調整一兩年。把錢花完了,再回來,再找工作,重新來過。」

  04. 我不在乎做無業遊民

  2013年年初,阿誠一家來到美國,選擇了陽光明媚、文化多元的洛杉磯作為落腳點。

  「來到美國后,很多人問我:『你準備做什麼。』我說:『沒考慮,我就想休息半年。』他們都覺得我腦子有問題,放著賺錢的機會都不去賺!」

  「但我沒有期待發財,也不在乎做無業遊民。相反,我慢慢意識到,自己在國內的狀態還是太浮躁,可能整個社會都是那種快節奏、高強度的氛圍,個人也難免受影響,著急出成果,欲速不達,反而做不出好東西。我覺得現在需要慢下來,對以前的人生有所反思。」

  「我真的是完完全全休息了半年,就是陪伴太太和孩子。我覺得只要太太和孩子能適應成功,我就成功了。美國這邊不用買學區房,只要租房子,拿著租房合同和水電合同就馬上能就近上學,比國內流程簡單很多。孩子們也很喜歡這邊的學校,所以適應很快。我也很高興有時間陪他們慢慢成長。」

  阿誠出國前,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和車打交道,甚至打算扔掉大學畢業證書,沒想到,出國半年後,因一次偶然契機,再次與車結下不解之緣。

  「來美半年後,我一個大學同學也來了,托我給她買輛二手車,我上網找了很多車,都不滿意,因為那些車行的價格偏高。在美國,很多車行的車都是從拍賣行過來,所以我就直接去拍賣行幫她拍,終於拍到一輛好車,性價比不錯。她很高興,就建議我發揮專長,幫別人代購二手車。」

  「我最初還拒絕了這個建議,後來覺得她說的有道理,畢竟我摸車比一般人多很多,愛專研,會分析,會比較,也懂點英文,的確能幫別人買到好車。美國二手車市場魚龍混雜,不是內行不懂鑒別。我就去網上發了帖子,如果有人想去拍賣行淘車,可以聯繫我。」

  據說,拍賣行是加州所有車行購買二手車的主要來源,平均車價根據車型比市場便宜1000至3000美金不等,於是,阿誠上網發了一則代理拍賣行淘車的小廣告,算是開啟他來美后的第一份「自由職業」。

  「不斷有人找上門來。我專門幫別人做諮詢,也就是個性化淘車,對方的需求是什麼,預算有多少,然後我分門別類去淘,帶對方試車,幫對方還價、驗車、過戶,我只收一點傭金。」

  「幫人去拍賣行淘車,洛杉磯地區華人裡面我可能是第一個。當時拍賣行里沒有一個華人,全是白人。舉牌人的語速非常快,很考驗英語水平和反應能力,你舉中了,車就是你的。停車場有上百多台車,有些是捐獻的,有些是破產處理的,我得逐台帶顧客去看,看中的車就做好編號,預估價格,過了流水線拍的時候就得趕快舉手,爭分奪秒。這種公眾拍賣每周都有,我是常客,我把那裡當做練習英語的最佳環境。」

  

  ▲ 阿誠經常光顧的一家拍賣行(作者供圖)

  「後來,我的經營模式也在不斷演變。不只限於去拍賣行淘車,我自己也上網從外國人那裡收車,然後轉手賣掉,價錢也開得低,別人覺得我值得信賴,就介紹各自的朋友來。我不打廣告,完全靠口碑相傳,沒有信任就免談。有些客人經濟上有困難,我也不止一次免費或象徵性收點費用,我和一些人還成為朋友,互相幫助,我從沒有把它當個賺錢的職業。」

  

  ▲ 阿誠經常光顧的一家二手淘車網站(作者供圖)

  05. 淘車有點像探險

  從那以後,有5年的時間,阿誠都在做二手車經紀人。三教九流的人際接觸,讓他的視野不斷被開闊。

  「買車的群體是不同背景的中國新移民。賣車的群體是不同族裔的外國人,讓我增長了很多見識。好人壞人都打交道過,好事壞事都經歷過,整個南加州,沒有我沒去過的地方。哪個區域住什麼人,環境復不複雜,我都清楚的很。」

  但是,做這一行,看似自由,但收入不穩,且風險不小。

  「從私人那裡淘車其實是高危職業。印象最深的一次,有一個外國人,他在網上賣車的價格低於市場價很多。我白天聯繫他,他不回復,等到晚上天黑了,就主動和我約時間見面,要我帶1萬美金的現金過去。」

  「為了打消我的警惕,他說:『你不用怕,這是我們的家庭用車,我家裡兩個小孩,就約在家裡看車,你還擔心什麼?』我在地圖上查了一下見面地點,覺得治安還算好,才敢去。一路上,他不斷打電話問我到哪裡了,然後跟蹤我的行車路線,我察覺到不對,還有5分鐘快到的時候,我故意說,還有20分鐘才能到。因為我需要提前去踩點探探真假。」

  「到了約定地點一看,那個地方是個U型的死胡同,沒有出口,而天已經黑了,我就知道是個陷阱,得趕快逃。他的電話又響了,我根本不敢接,一接他會知道我就在附近,謀財害命都有可能。我悄悄繞道上了高速,他還是不停的打,我就發了條信息給他:『等一下警察會來找你。』然後趕快關機。最後等我開回我家樓下,居然看到一輛一模一樣的車,我還以為他跟蹤過來了,嚇壞了。直到查明車牌的確是小區里的車,我才敢把1萬塊現金帶回家。所以,面對複雜形勢的時候,一定要有勇有謀,否則很危險。」

  提起這件事來,阿誠仍然心有餘悸,不過,他認為這只是小概率事件。

  「其實,我遇到的大多數車主都不錯。我記得遇到過一位很善良的白人老叔,並不富裕,但收養了3個中國棄嬰。我交易時開門見山問他:『能不能把價格寫低點,這樣可以少交點稅。』他說:『不可以。我是基督徒,要忠於我的信仰,很抱歉,不能幫你。』但等我把車錢給他,他突然從裡面抽出兩百美金退給我說:『這樣吧,這200美金算我幫你交稅。』我說:『不用,我自己交好了。』但臨走的時候,我把車窗降下來跟他告別,他還是堅持把200美金扔到車窗里,說:『你拿去洗車吧!』我又下車把錢還給他說:『車不臟,我自己洗。』但我很感動。這才是真正的美國人。」

  「幫別人淘車賺的錢也就剛剛夠維持生活。我不刻意賺錢,天天睡到自然醒,很多時間陪家人、去教會,有多的精力就去淘車。當然,淘車也很費腦筋,是個細心加技術活,但可以結識不同的朋友。我也很享受這種生活,有點像探險。我從來沒有覺得匱乏過,哪怕工作沒有,哪怕下一個月的房租沒有,我也不會很擔心,我相信上帝恩典夠用。」

  「但我爸不贊成我出來,覺得我在國內那麼好的一份工作,丟了可惜,又聽說我在美國沒有正經職業,沒有穩定收入,就覺得我肯定過的很苦,催著讓我回去。我說一點都不苦啊,我淘車做得挺開心的。」

  

  

  ▲ 阿誠為汽車收藏愛好者淘到的1929年福特與1956年勞斯萊斯(受訪者供圖)

  06. 美國工廠的中國主管

  2018年,阿誠遇到一位買車的留學生,攀談中,對方得知阿誠在國內的職場經歷,認為他做二手車經紀人實在是大材小用,便告訴他,洛杉磯其實也有汽車廠,不妨去試試身手。

  阿誠覺得很好奇,便開了2個半小時的車,來到坐落在洛杉磯以北的D公司工廠,應聘品質工程師職位。

  

  ▲ 阿誠前去應聘的D公司(受訪者供圖)

  「D公司在全世界的電動汽車行業中產量第一。它的電池技術出自中國,非常成熟,世界領先。公司總部在中國某市,市裡3萬多台電動車全部都是他們生產,美國這家公司屬於子公司,公司750人左右,只有研發部門和售後部門有小部分中國人,也就二三十人,工人全是美國人。雖然這是一個中資公司,但我去的時候,一個中國人都不認識。」

  「去了工廠3周后,我被提拔為部門主管。有個美國白人,是廠里的研發部門工程師,當面問我:『為什麼我來這麼久,還沒當主管,你剛來,就能當主管?』我就跟他們解釋,不是因為我是中國人才提拔,我有那麼多年的職場積累,在中國經手過的業務也比這裡複雜得多,我完全可以勝任這份工作。」

  「我在這裡工作,看中的不是待遇或職位。我現在一年年薪6萬美金,還不如我幾年前在國內的年薪。而且,在國內時還有各種福利,住房補貼、交通補貼之類,沒法比。」

  「我選擇這裡,一是我很喜歡自己的本行工作,能真正發揮一點作用;二是能夠不斷鍛煉自己的外語水平,我的強項是業務能力與品質管理,弱點就是英文表達,特別是用英文和美國人深入討論一個特別細微的技術問題,如果沒有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還是很難。三是增加自己的閱歷,豐富自己的人生,在職場上了解美國人的做事方式。以前都是看書看電視知道一點,現在身臨其境,還是很不一樣。」

  在D公司,阿誠自言最大的變化就是顛覆了他對美國人的認識。

  「來之前,我以為美國人素質都是很高的;來之後,我的看法發生翻轉,美國人也是形形色色良莠不齊。當地靠近沙漠,比較貧窮落後,員工教育程度不高,文化素質差一點,工資基本都是在美國最低工資標準線上。」

  「另外,有些美國人很張揚,很會表現,不像中國人那樣含蓄謙虛。舉個例子,有個別主管是土生土長的白人,明明在有些事情上是外行,還在那裡指手畫腳。我給他一些建議,比如整個體系流程上可以如何做一些變動,他根本不聽,他覺得自己很懂行,很厲害,一心惦記的就是升職漲工資。老闆對他印象也不好,甚至兩次跟我講過,讓我接手他的部門。我搖頭說不要,我也不想讓別人失去飯碗,我只是想幫忙,如果那個主管謙虛一點,我願意毫無保留的幫他。」

  

  ▲ 阿誠在公司的辦公桌(受訪者供圖)

  2019年,講述中國汽車玻璃大王曹德旺在美開廠四年的紀錄片《美國工廠》上映,也引發不小熱議。作為行業人士,阿誠覺得,中資公司的美國工廠之路,依然任重道遠:

  「短短几年,我們公司總經理換了好幾位,現任總經理來了一年多,已經是任期最長的一位總經理。他是國內非常出色的專家級人才,母公司派他過來,也顯示出對美國項目的重視程度。不過,我直接跟總經理講:這個體制下,誰做都很困難。因為需要革新整個管理體制,明確部門職責架構。從國內派人這種方式比較困難,作為國際化的企業,必須要請職業經理人,要英文非常好,要懂管理,還要了解中美文化差異,了解企業目標,了解當地人和當地文化,的確不好找。」

  「中美管理上有很大文化差異,在中國企業中一些很有效的管理方法,尤其是威權主義那一套,在美國不容易獲得成功。比如,在中國,上司說的話,下屬應該無條件服從,在美國,員工不接受這套價值,你哪怕是總經理,要有不對,他們也不會執行,上司口氣重了點,下屬就會覺得你很不尊重他;再比如,在中國,上司對下屬拍桌子發脾氣習以為常,家長制意識比較強;但在美國,下屬甚至可以坐在上司辦公桌的桌子上跟你講話,權威意識比較弱。此外,加班文化、工會文化也不同。」

  「這種從中國傳承過來的家長制管理模式一直持續,時間長了,美國員工對中國管理團隊就有一種偏見。我作為主管,能做的就是消除偏見,注意溝通方式,盡量傾聽、了解、尊重人,不居高臨下,讓他們感到我們是平等的。員工有什麼需要和高層溝通的,比如抱怨工資低,或者與其他部門發生糾紛,我會替他們著想,積極處理。我不知道能在這裡做多久,但在一天,就認認真真服務一天。」

  

  ▲ 阿誠所在的美國工廠車間(受訪者供圖)

  如今,阿誠周間駐紮在車廠,周五下班后開車100英里,回到他在哈仙達崗(Hacienda Heights)租的房子,盡心儘力陪伴太太和孩子,他說他很享受現在的生活方式。

  當阿誠在美國車廠開始做品質工程師時,阿誠留在國內的同事們(本田當年培養的其他幾位年輕技術骨幹)大都已經升至各大上市國企的副總,但他對此顯得很淡然。

  「從職業發展角度而言,人脈、資源、語言、文化……在國內的上升空間肯定大於在國外中場換跑道。但我是比較隨性的人,沒有多大事業心,也沒指望陞官發財。我從小就喜歡和車打交道,在中國,一直在車廠這個行業,真沒想到,來到美國,不用轉行,還能繼續靠懂車養活一家子,非常感恩!」

  「我現在看重的,一個是家庭,一個是自由。我們一家人能在一起,能有飯吃,能有價值選擇的自由,我很知足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7 16: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