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又亂了:曾有180多次政變 6位總統被暗殺

京港台:2019-12-10 10:51| 來源:瞭望智庫 | 評論( 1 )  | 我來說幾句

這個國家又亂了:曾有180多次政變 6位總統被暗殺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繼智利之後,又一個南美國家陷入動蕩。

  分裂,是貧困之源。

  在這場似乎看不到盡頭的爭奪與內耗之中,誰能給窮人帶來希望?

  11月24日,玻利維亞臨時總統珍尼娜·阿涅斯簽署並頒布了一項新選舉法案,以儘快舉行新的選舉,並承諾新選舉將是「乾淨、公正和透明的」。

  此前,在國內示威抗議的浪潮中,剛剛贏得大選連任的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宣布辭職,結束了近14年的執政生涯。

  莫拉萊斯飛往墨西哥政治避難,然而,玻利維亞混亂的局勢並沒有隨之消緩,暴力衝突愈演愈烈。

  

  (參加抗議活動的莫拉萊斯的支持者)

  這個深居南美腹地、自然稟賦豐厚的國家怎麼了?

  這是老問題?還是新情況?

  誰能讓這些守著「金礦」的窮人們過上好日子?

  要講明白這個問題,得從玻利維亞的自然資源和民族分佈說起。

  1

  坐在「金礦」上的玻利維亞人

  位於南美洲大陸腹地的玻利維亞,得名於拉丁美洲獨立戰爭的著名領袖玻利瓦爾。

  地勢由西至東呈階梯狀分佈,把這個國家自然地「分」成了3塊:

  

  (玻利維亞地形)

  *西部:聳立的安第斯山地區。

  兩條山脈架起一片高原,山峰海拔最高可達6400米以上,玻利維亞因此有「南美洲屋脊」之稱,行政首都拉巴斯就在該區域。

  這裡有著名的「玻利維亞安第斯金屬地帶」——沿山脈分佈著儲量豐富的銀、錫、鎢、鉍、鉛和貴金屬礦藏。坐落於西南角的賽里科礦山,曾是全球產量最大的銀礦;20世紀中期,政府超過60%的財政收入都來源於錫礦。

  此外,高原上還有200多個鹽湖和鹽沼,富含鉀石鹽、硼砂等非金屬礦藏。

  全國85%的原住民祖祖輩輩在此定居,以艾馬拉族和克丘亞族這兩個多數民族為主,大多數都是農民。

  

  (玻利維亞城市奧魯羅的居民慶祝安第斯人狂歡節)

  *中部:狹長的次安第斯山地區。

  此區域海拔從500米到5000米不等,各地區溫度和降水情況差異很大。無論是喜冷耐旱的旱芹、馬鈴薯,還是耐熱耐濕的古柯、檸檬,都能在這裡生存。因此,這一地區的農業相對發達。

  值得一提的是,這裡有一片地域遼闊的碳氫化合物沉積盆地,盛產石油和天然氣。截至2005年,玻利維亞已經發現61個油氣田。

  不過,這些資源分佈得很不均勻。聖克魯斯省就佔了34個,塔里哈省有17個,剩下的分別在丘基薩卡省、科恰班巴省和潘多省境內。

  

  (玻利維亞行政區劃)

  *東部:廣闊的平原地帶。

  該區域約佔全國面積的60%,平均海拔不超過300米。

  這裡蘊含豐富的金礦,以及鐵、錳、錫、白金、鈾等珍貴礦藏。

  這裡生活著除土著民族以外的兩大族群——歐洲殖民者的後代和梅斯蒂索人(即混血人種)。不同的是,歐裔白人大多集中在東部的城市和村鎮,後者則相對均勻地分佈於城鎮和農村。梅斯蒂索人人口規模不斷擴大,一些生活在東部地區的土著民族已經被完全取代。如今,僅有15%的土著居民還生活在東部平原地區。

  

  (玻利維亞東部城市聖克魯斯街景)

  照理說,先天條件如此好,哪怕「靠礦吃礦」,玻利維亞人也應該過上了富裕的生活。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下圖是過去半個世紀里南美洲主要國家的GDP增長情況,那條平緩到幾乎與坐標軸重合的藍色曲線,就是玻利維亞。

  

  (1960-2018年南美洲主要國家GDP增長情況對比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世界銀行統計數據顯示,2002年,該國貧困人口比例仍高達63.3%!到2018年,這一比例縮至35%左右。這種貧困程度,在地球上實屬罕見,即便在並不那麼富裕的南美洲,玻利維亞也是最窮的國家之一。

  2

  窮病,誰能醫?

  捧著「金飯碗」的玻利維亞,為何卻陷入了持久的貧窮困局?

  這個原因,從庫叔這個表格里,大家大概可以窺見一斑。

  

  從1825年獨立到20世紀80年代,在這一百多年裡,玻利維亞人不僅經歷了對外戰爭失敗和數次領土割讓,還發生了180多次政變,6位總統死於暗殺……革命時期的比利亞羅埃爾總統,在一次奪權暴動中被擊斃,屍首被直接掛在總統府廣場的路燈上。

  

  (比利亞羅埃爾的屍體被掛在路燈上)

  政局如此長期持續動蕩,經濟發展必然深受影響。

  軍人和礦業主都沒能治好的玻利維亞「窮病」,到了軍政府執政末期,玻利維亞人均收入就已在拉美名落孫山。1982年軍政府倒台時,其經濟增長率跌至-4.4%,通貨膨脹指數超過100%,外債高達36億美元!

  這一年,玻利維亞恢複選舉制度,權力的「接力棒」被交到了左派代表西萊斯手裡。他本想通過提高出口稅、實行非美元化等手段扭轉經濟危機,但卻適得其反——玻利維亞通脹率飆上8000%,出口銳減,甚至出現比索搶換美元的狂潮。

  國內形勢進一步惡化,西萊斯療法無效,黯然下台。埃斯登索羅接下了這塊「燙手山芋」,他給玻利維亞開了一劑新「藥方」——西方新自由主義的改革路徑,先「穩」后「調」。

  

  (埃斯登索羅)

  「穩」,就是匯率貶值,減少財政支出、增加財政收入,並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商談貸款協議,從而緩解外債壓力;

  「調」,指改革稅收體制、擴大稅基,取消商品價格管制,應美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要求,關閉低效國有企業、實行私有化,並降低關稅、推動貿易自由化。

  很快,新政策見效了。稅收改革擴大了財政收入,玻利維亞財政赤字由改革前的24%下降到4%,經濟增長也逐年回升,1987年,通脹率急降至3%。

  此後兩屆政府繼續推行埃斯登索羅的改革政策,到20世紀90年代,玻利維亞的GDP年均增長率上升到4.2%,成為同時期拉美國家中的佼佼者。

  然而,90年代末,玻利維亞的經濟形勢又再度惡化,1998年到2000年,玻利維亞的GDP絕對值明顯下降,人均GDP連續4年負增長,到2005年時,已跌至拉美主要國家最低水平。

  同時,「民主化」推升了工人和農民的政治參與度,而推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政黨卻因難挽狂瀾而日漸衰弱。

  更要命的是,私有化改革使國家能源產業幾乎全被外資控制!大批玻利維亞礦工被解僱,原住民印第安人失去土地,賴以生存的古柯作物也被銷毀……

  要知道,僅占玻利維亞人口20%的莊園主、地產者佔有了全國97%的土地,而占人口總數的80%的土著農民卻只擁有3%的土地,新政策拉大了貧富差距,工人沒有工作,農民沒有土地,老百姓沒有政治發言權。

  經濟惡化激化了矛盾,於是,他們選擇抱團取暖,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反對政府的遊行示威和封鎖道路等行列當中。

  

  (玻利維亞政府軍武力鎮壓罷工)

  2003年9月,玻利維亞爆發大規模群眾抗議,反對通過智利港口向美國和墨西哥出口天然氣的計劃。這場風波導致德洛薩達總統辭職。兩年後,繼任的梅薩也因同樣的問題下台。

  很顯然,新自由主義也沒能醫好玻利維亞的「窮病」。

  3

  「土著」總統莫拉萊斯雄起

  誰能代表人民,誰就能贏得勝利。

  在2005年把前總統梅薩趕下台的,是「爭取社會主義運動」,一個代表玻利維亞下層民眾利益的政黨。半年後,其領袖莫拉萊斯贏得大選,成為玻利維亞建國以來首位印第安人總統。

  

  (莫拉萊斯手持新憲法文本發表演講)

  他出身於安第斯山區的奧盧羅省,那裡土地貧瘠、常年乾旱,為了謀生,村民們只能種植古柯,或者到礦場做工。莫拉萊斯在極端貧困中長大,放過羊駝、當過礦工,後來成為玻利維亞全國古柯農組織領袖。

  在他看來,當務之急是建立起一個「為社群集體謀利益,而非為少數有權人謀特權」的制度。

  第一,進行軍政改革,給印第安人以應有權利。

  首先,為了穩定執政基礎,莫拉萊斯晉陞了許多印第安人軍官,在軍隊高層實行定期輪換,打破了歐裔白人長期壟斷中高級軍職的局面。

  其次,進行土地改革。2006年6月,他啟動「土地革命」,宣布在東部聖克魯斯市將第一批土地分給貧窮農民;隨後,又宣布將200萬公頃的國家土地分配給農民;頒布新土改法,國家有權徵收莊園主的閑置土地並分配給無地印第安農民。

  另外,通過制定新憲法來消除殖民化陰影,將來自西方的「新自由主義」連根拔起。2009年1月,公民投票中通過新憲法,其中詳細闡述了玻利維亞公民、尤其是印第安人所享有的權利。此後,印第安人不僅能夠參與國家的立法和司法過程,還可以在傳統居留地上自主決定社群事務。

  第二,進行經濟改革,強化國家對經濟的干預。

  一方面,推動國有化。當然,莫拉萊斯沒有採取沒收資本或驅逐外企的激進辦法,只是收回了資源控制權,允許外企保留生產和經營份額。此舉給國家帶來了巨額收入。2014年,玻利維亞油氣行業總收益達到55.99億美元,是2005年的8倍!

  另一方面,實施穩健的財政政策,取消國有部門額外開支,擴大稅源並強化稅收管理。到了2014年,玻利維亞稅收總額達到71.4億美元,達到2005年的3.3倍。

  莫拉萊斯就任以來,玻利維亞通脹率保持在6%的可控範圍內,2017年降至2.7%。

  當然,除了佔據「地利」「人和」,莫拉萊斯還趕上了「天時」。他執政期間正值中國等新興經濟體快速增長,國際市場對與能源、礦產等初級產品的需求持續增加。在此背景下,玻利維亞出口規模不斷擴大,從2006年開始,連續保持了8年的貿易順差,現與世界80多個國家和地區保持著貿易關係。

  

  (莫拉萊斯宣布將對天然氣工業實行國有化)

  第三,進行社會改革,強調社會公正和分配製度改革。

  財政狀況的改善使政府得以大幅增加公共投資。2015年,玻利維亞公共預算投資達61.79億美元,是2005年的10倍之多。

  為應對日益嚴重的貧困與貧富分化,政府推出了一系列傾向於貧困人口(其中多為原住民)的政策,不僅為學生和孕婦提供助學金和社會津貼,還設立創業基金、提供小額信貸來擴大就業。玻利維亞城市登記失業率從8.5%降至4.02%,全國最低月工資增長近4倍。到2018年,玻利維亞貧困率下降近30%,降幅居拉美國家之首。

  總的來說,莫拉萊斯的改革「療效」顯著,在拉美經濟整體下行之下,玻利維亞保持了經濟的高速增長,年均增速可達5%以上,超過地區平均水平。

  不止如此,莫拉萊斯為玻利維亞創造了多個「第一」:

  第一次選舉產生了「土著」總統;

  第一次建立了一個原住民當家作主的國家;

  第一次摘掉了最貧窮國家的帽子,晉級為中等收入國家……

  然而,治標容易治本難。

  4

  分裂,貧困之源

  玻利維亞的局面,莫拉萊斯也掌控不住了。

  玻利維亞經濟和財政收入嚴重依靠資源。然而,我們在第一部分就提到過玻利維亞的資源和主要族群人口分布。

  該國油氣資源主要分佈在東部省份,由此造成地區發展差異巨大,聖克魯斯、貝尼、潘多和塔里哈4個東部省份較富,印第安原住民集中的其他地區相對貧窮。

  

  (遭遇山體滑坡的玻利維亞西部貧民區)

  資源國有化政策實施后,莫拉萊斯政府把資源稅收歸中央政府,主張重新分配國內財富,讓東部援助印第安人聚居的貧困地區。

  然而,東部富裕省份並不想背上這個沉重的「包袱」,要求從出口收入中得到更多的「分成」,或者實現立法和能源稅收的自治。

  這種與總統執政理念背道而馳的要求自然得不到回應。

  此後,富裕省份分離傾向日益高漲,並試圖以威脅獨立的方式來阻止政府施政。2008年,聖克魯斯省不顧中央政府的強烈反對,就地區自治問題舉行公投;隨後,另3個富裕省份相繼效仿,投票結果均是贊成自治佔壓倒性多數。

  莫拉萊斯政府不得不宣布建立拉普拉塔綜合指揮部,以應對「東部邊境的分裂分子」。時至今日,東部省份的分離傾向依然是威脅莫拉萊斯政權穩定的重要因素。

  

  (要求自治公投的示威者在集會現場焚燒輪胎)

  地方政府的分離傾向與族群的身份標籤緊密相連。自西方殖民者踏上玻利維亞國土之日起,原住民印第安人在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中就始終處於被邊緣化的境地。

  莫拉萊斯的保障印第安人權利的政策,必然動了既得利益者的「乳酪」。

  而且,彌合民族/族群分歧是一個長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改革雖然提升了印第安人的社會地位,卻沒能增加族群間的和解,反而激化了矛盾,導致鬥爭愈演愈烈。

  莫拉萊斯執政期間,代表各方的政治勢力針鋒相對,成為政府施政的一大阻力。

  其實,早在他上任之初,國內反對派政黨就在新憲法制定問題上對其發難。議會投票之日,玻利維亞第二大黨社會民主力量黨的制憲代表缺席投票,並在蘇克雷市組織大規模反政府示威。從籌備制憲大會到最終通過新憲法,莫拉萊斯花費了近3年的時間。

  在後來的土地改革和地區自治問題上,反對黨亦充當了既得利益集團的代言人,鼓動東部省份的分離運動,阻撓土地改革和資源國有化政策的推進。

  

  (玻利維亞防暴警察在科恰班巴逮捕抗議示威者)

  在敵對政黨的鼓吹下,玻利維亞的各類遊行示威和抗議活動不斷,時常演變為暴力流血事件……

  在2015年中期選舉中,首都拉巴斯和阿爾托、科恰班巴、聖克魯斯等重要城市的市長職位已經被反對派佔據;同年,又爆出「印第安人基金」腐敗案,總計約680萬美元的資金從國家的基金賬戶里流向私人賬戶,莫拉萊斯政府形象受到重挫。

  脆弱的政局無法保障對國家經濟發展有利的政策順利進行,貧窮還未被根除,國家治理再次失效,反對派趁機坐大,社會動蕩加劇。

  5

  古柯,「良藥」還是「罪惡之花」?

  對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兩千多年的印第安人來說,古柯意義重大:

  在祈禱和婚喪嫁娶儀式中,他們會用到古柯葉;

  在日常生活中,他們也會咀嚼古柯葉或製作古柯茶來提神甚至治病;

  最重要的是,古柯,是印第安人的主要收入來源。

  

  (一家人在古柯地中勞作)

  古柯葉是製造可卡因的主要原料。上世紀90年代,一批歐美毒販將這裡的古柯葉製成可卡因,轉售至西方各國,從而賺取豐厚利潤。

  註:世界三大古柯葉種植區為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和秘魯。

  由此,玻利維亞被拉入了拉美毒品生產的「銀三角」,成為歐洲可卡因的主要貨源地。

  

  (查帕雷的古柯葉交易市場)

  莫拉萊斯與古柯的緣分很早就已經開始。他曾經創建了一個以古柯農、墾殖農和小農為主體的「人民主權政治工具組織」,後來還曾長期擔任古柯農組織領袖。

  2003年,在美國的反毒品政策壓力下,玻利維亞大規模銷毀古柯作物,莫拉萊斯參與了反對政府暴力壓迫的農民運動,並獲得了廣大印第安農民的支持。

  2006年執政后,他仍與古柯農組織保持緊密聯繫,並推出一系列保護古柯種植的政策,得到印第安人的支持。

  實際上,莫拉萊斯政府的改革目標中明確指出:

  「擺脫貧困的唯一途徑就是發展可再生自然資源,古柯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種資源。」

  他主張實行「零可卡因」政策,嚴厲打擊操縱權力和錢財的販毒分子;同時,明確反對「零古柯」的做法。不僅如此,玻利維亞政府還多次提出古柯合法化,極大地刺激了毒品的種植和生產。

  據該國官方統計,2000年到2010年,玻利維亞的古柯種植量翻了一倍多,達31200公頃;全國約有50萬農民從事古柯種植和加工;以古柯葉販運和貿易為生的不少於10萬人,每年的外銷入近10億美元。

  

  (2003年至2013年古柯種植情況)

  古柯的大規模種植導致玻利維亞自然環境嚴重惡化。

  按傳統種植方法,古柯與其他作物間種在山坡的梯田上,需要使用大量的殺蟲劑和化肥,被農藥污染了的土壤污染了河流。

  更要命的是,在聖克魯斯的熱帶雨林里,隱藏著不少可卡因製造廠,附近的平坦地帶就成了販毒集團運毒飛機的「天然機場」。要知道,可卡因的提煉過程需要大量化學品——生產3公斤可卡因足以毀掉5公頃熱帶森林!

  此外,由於沒能從源頭上制止毒品生產,玻利維亞的毒品問題在莫拉萊斯執政期內尤為突出。根據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的統計,玻利維亞不僅是世界上三大毒品生產國之一,也是秘魯等國重要的可卡因中轉地。

  

  (全球可卡因主要販運流程)

  在跨國販毒集團的控制下,秘魯與玻利維亞邊境地區的的的喀喀湖成為了運送可卡因的黃金水道。巴西方面表示,進入其境內的可卡因中有80%到90%是經由玻利維亞入境的。這些可卡因不僅滿足巴西本地的消費,還會向大西洋東岸轉運,最後提供給歐洲市場。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美國對玻利維亞的關注點從政治經濟問題轉移至毒品。玻利維亞就此成為美國「毒品戰爭」的重要地區之一。

  為了不讓可卡因流入自己境內,美國要求玻利維亞政府協助銷毀古柯種植、圍剿販毒集團。

  玻利維亞的配合給自己帶來了每年6億多美元的經濟損失,大批古柯農喪失收入來源,社會衝突日趨激烈,反美情緒高漲。莫拉萊斯應時而動,在印第安人和古柯農的支持下獲取政權。

  因此,有美國學者認為,莫拉萊斯政府正是「美國反毒戰爭創造出的作品」。

  6

  支持反政府勢力,誰是「幕後黑手」?

  玻利維亞之亂,還不僅僅「亂」在自己人身上,從16世紀的西班牙殖民者開始,此地之事,向來不乏境外勢力參與。

  首當其衝的自然是致力於「雄霸天下」的美國。

  錫礦資源對於美國工業和國防均意義重大,玻利維亞的兩大錫礦公司都在美國資本的控制之下。由於被抓住了經濟命脈,在獨立后的一個多世紀里,玻利維亞在對美關係中均處於劣勢。

  冷戰中,為了「拉攏」玻利維亞,僅在1972年到1976年間,美國就給出了4700萬美元軍事援助的價碼,足夠玻利維亞裝備5個軍團!

  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此後,奧萬、托雷斯等人治下的玻利維亞也曾企圖擺脫美國影響,然而,自己的問題沒解決好,拿什麼跟超級大國談條件呢?

  

  (手持古柯葉飲料的莫拉萊斯)

  莫拉萊斯上台後,結束美國贊助的剷除古柯種植業計劃,承諾古柯種植合法化,並反對美國軍隊和警察的干涉。

  2006年,他在接受德國《明鏡》周刊採訪時就曾表示,「美國打算在反毒品戰

  爭的借口下加大對拉丁美洲的控制」。

  此外,莫拉萊斯還堅決反對與美國簽署自貿協定,並將其視為「美洲自由貿易區的複製品」。2006年,玻利維亞與古巴和委內瑞拉簽署了「人民間貿易條約」,共同抵制美國支持的美洲自由貿易協定,維護當地小生產者和農民合作社的利益。

  不僅如此,莫拉萊斯的國有化、土地改革等措施在保護土著印第安人權益的同時,也打擊到了美國跨國公司。

  

  (莫拉萊斯和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

  莫拉萊斯執政期間,兩國關係迅速惡化。眼看著玻利維亞漸漸「失控」,美國自然不會坐視不管,他們看中了玻利維亞的反政府勢力,參與其反政府活動並在背後予以加持。

  2008年,莫拉萊斯以煽動反政府抗議、干涉內政為由驅逐了美駐玻大使和美國毒品管制局駐玻利維亞人員,美國隨後也將玻駐美大使驅逐出境。

  美國依舊霸道,「鄰居」們也沒有「很閑」。

  深居南美大陸腹地的玻利維亞,幾乎同每個鄰國都發生過戰爭,並且,一次次地戰敗、一次次地失去領土——獨立初期,玻利維亞曾擁有20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如今卻只剩下不到110萬。

  

  (1825年獨立時和現代玻利維亞的疆域)

  1883年,玻利維亞在南美太平洋戰爭中敗於智利,臨海的阿塔卡馬省被割讓給了智利。自此,玻利維亞失去了唯一的出海口,成為一個內陸國家。

  此後一百多年,玻利維亞與智利始終因出海口問題而關係緊張。2013年,莫拉萊斯政府向荷蘭海牙國際法院上訴,要求與智利談判出海口問題,至今無果。

  3年後,因兩國邊境地區的水資源使用問題,玻利維亞再次將智利告上國際法庭,兩國關係持續緊張。

  另外,近年來,因資源開發、邊境移民等問題,玻利維亞與其他鄰國的矛盾也時有發生,處境不太妙。

  7

  大廈再次將傾?

  2019年10月20日,玻利維亞大選拉開此輪亂局的帷幕。

  根據官方公布的投票結果,莫拉萊斯得票47.08%,高於主要競爭對手、反對派候選人梅薩10多個百分點。不出意外的話,莫拉萊斯將獲得連任。

  

  (玻利維亞前總統梅薩)

  然而,以梅薩為首的反對派質疑此次投票結果,指責莫拉萊斯計票「欺詐」。在美洲國家組織的支持下,玻利維亞的反對派政黨發動了全國性抗議。

  隨後,莫拉萊斯的支持者們也走上街頭,雙方爆發嚴重衝突,拉巴斯等主要城市均發生嚴重暴力行動,至今,已造成數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

  為了平息衝突,莫拉萊斯同意重新進行大選。隨後,軍方和警方都相繼倒戈、支持反對派,武裝部隊總司令卡里曼和警察總長馬里斯卡爾甚至公開呼籲莫拉萊斯下台。

  最終,莫拉萊斯被迫辭去總統職務,麾下副總統、參議院議長、眾議院議長3人及數名立法機構成員相繼辭職。

  玻利維亞隨後成立臨時政府,由玻利維亞議會副議長阿涅斯任臨時政府總統。

  

  (玻利維亞警方和莫拉萊斯的支持者發生衝突)

  始自10月的動亂,看似一出新戲,在台上「表演」的仍是些老面孔:

  聲稱選舉結果有詐的反對派領袖,正是14年前被群眾遊行趕下台的前總統梅薩;

  組織示威遊行的美洲國家組織,背後站著的是美國;

  目前代行職權的阿涅斯,也是美國在玻利維亞扶植的代理人。

  11月,臨時政府任命了新的駐美大使,這是玻利維亞時隔11年再次任命駐美大使。

  

  (阿涅斯宣布就任玻利維亞臨時總統)

  莫拉萊斯被迫辭職后,古巴、委內瑞拉、墨西哥紛紛站出來為莫拉萊斯聲援,智利的態度則相對模糊,只是呼籲玻利維亞儘快在憲法框架下找到「和平民主」的解決方案。

  當前,玻利維亞的新一輪大選仍在延期中,國際刑警組織卻對流亡墨西哥的莫拉萊斯發出了「藍色」通緝令。

  玻利維亞的下一位「醫生」是誰,尚不得而知。

  不過,有一點很明朗:只要分裂之勢未變、境外長手尚存,玻利維亞上空的陰霾就難以散去。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02: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