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彈琴: 又一大國亂了 這是一場生與死的改革考驗

京港台:2019-12-9 10:24| 來源:牛彈琴 | 評論( 28 )  | 我來說幾句

牛彈琴: 又一大國亂了 這是一場生與死的改革考驗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一)

  英國人忙著脫歐,美國人忙著彈劾,法國人忙著罷工。

  過去幾天,又一個大國亂了。這個國家,就是法國。

  全國性的大罷工,在這個寒冷的冬天,高鐵停運,地鐵關門,學校關閉,商家打烊,百萬人都走上街頭,發泄著心中對政府的不滿。

  當然,如果一定要看到亮點,也是有的。正如一些朋友指出的:法國人罷工是專業的。

  所以,我們看到,一隻又一隻泰迪熊將地鐵圍起來了,你想乘坐地鐵,沒門!

  

  

  

  

  在法國,抗議也是常態,有一種說法就是,法國人是一個「春天工作、夏天度假、秋天罷工、冬天過節」的民族。

  去年爆發的黃馬甲運動,抗議都集中在周六,周一到周五要工作,周六抗議完休息一天再去工作,這種抗議也很法國。

  但這一次,還不是黃馬甲那麼簡單。

  記得整整一年前,黃馬甲運動最高潮時,《華盛頓郵報》一篇文章的標題,就是「生病之國(The sick repubic)」。圖面中央,是籠罩在催淚瓦斯中的凱旋門,一大群身穿黃馬甲的抗議者,正在和法國警方激戰。

  

  這一次,病情略好一些,但惡化的苗頭卻已呈現。在不少地方,還是發生了縱火、衝突,警方釋放催淚彈,並進行了逮捕。很多人受傷,其中包括一名土耳其記者。弄得本就不爽的土耳其政府,痛批法國人太不重視人權。

  但這還只是剛剛開始。

  畢竟,這次不是干六天歇一天,而是「無限期大罷工」。

  鬥爭一旦展開,往往會脫軌進行。從過去的經驗看,完全可以預料,很多法國城市將發生暴力,很多商鋪被燒毀,很多汽車被砸爛,也將肯定會有一些人喪生……

  反正,中國大使館也已經向華人華僑發出警告,還是千萬要注意安全。

  這是一個無奈而悲哀的現實。

  42歲的馬克龍,面臨著執政以來最嚴峻的挑戰。

  

  (二)

  法國病了,病得還真不輕。

  馬克龍拿起了手術刀,但哪知道,卻幾乎要把自己送上了斷頭台。

  難啊!

  還是簡單談一下自己的粗淺看法吧,總覺得這不是簡單的抗議,暴露出法國這個老牌資本主義的治國軟肋,大致四個方面教訓吧:

  教訓一,高福利已經難以為繼,但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

  這一次的導火索,是馬克龍想對養老制度動刀。

  動刀的原因,是這個制度已經是不可持續了。

  按照法國官方數據,法國的養老金支出,已佔GDP14%,幾乎超過所有歐洲國家;如果再這樣搞下去,到2015年,法國養老金赤字將達到190億歐元。

  以後,就是誰來為法國人養老的問題了。

  那就必須改革,比如,將退休年齡提高到62歲;還有,引入積分制度,誰工作年限長,誰養老金多一些,打破以前不同職業退休待遇不同的問題,這也顯示社會公平。

  但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這一次大罷工,公共服務部門最積極,就是因為改革動了這些人的乳酪。比如,貨車司機52歲就可退休,退休金也比較高,但改革后,獲得感大幅降低了。

  於是,憤怒,大罷工。

  高福利是好,但高福利也養懶了很多人,高福利更在透支著明天。

  不改革,對法國來說,真就是死路一條。

  

  教訓二,一遇抗議就退縮,執政者缺乏遠見和擔當。

  每次重大改革,必然遭到強烈反彈,但一些執政者,缺乏遠見和擔當,最終是將自己逼進了牆角。

  去年,黃馬甲運動,導火索是燃油稅上調。出發點應該也是好的,用馬克龍政府的解釋,是為了履行《巴黎氣候協定》,鼓勵使用清潔能源,發展低碳經濟,等等。

  而且,加稅真不算多。從2019年1月1日起,汽油每升提高0.029歐元,柴油每升提高0.065歐元。折算下來,每升也就漲三四毛人民幣。

  但結果,就是一周又一周的黃馬甲抗議。在民眾的壓力下,馬克龍政府立刻180度大轉彎,撤銷上調,向民意屈服。

  這不由讓人想起1995年冬天,當時的薩科齊政府也大刀闊斧,希望啟動一場歷史性的退休制度改革,引發了歷時三周的全國性大罷工,最終,薩科齊全面讓步,改革不了了之。薩科齊也民望大跌,最後黯然退出歷史舞台。

  改革是需要謀略,但同時也需要擔當,還要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勇氣。但有些法國政客,談談戀愛可以,真刀真槍干,確實有點難;一遇挑戰就掉頭,更為後續改革製造了困難。

  所以,去年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我就寫文章,真的要感謝中國的改革者。沒有改革開放殺出一條血路,哪有中國的今天。儘管接下來的改革,觸及大量既得利益者,依然不是一條平坦的路。

  教訓三,也要顧及民眾的關切,決策不能太超前民眾的覺悟。

  出發點是好的,最後一地雞毛的結果,這個世界也真不少見。

  這就尤其需要決策者,哪怕在進行必要的改革前,也要充分顧及民眾的關切,不能太超前民眾的覺悟。

  坦率地說,作為大國領袖最年輕的一個,馬克龍執政兩年來,將「變革」作為執政口號,一些動作可圈可點,包括對美國民粹主義堅決說不,甚至和特朗普多次過招。

  但在國內,還是那麼大反對聲音,為什麼?

  政治家要理解民生疾苦,要和普通民眾保持一致。燃油稅出發點是好的,幾毛錢其實真不多,但普通民眾感覺就不一樣,怎麼老是加稅加稅加稅。你是動了他們的乳酪了。

  養老制度改革,也是必須進行的改革,為的是國家和民族的未來。但不同利益階層,感覺也是不一樣的。尤其對一些高退休者來說,你摧毀了他們對未來的預期,人家會跟你拚命的。

  記得去年黃馬甲運動時,《世界報》就引用了一位示威者這樣的話:馬克龍總是「談論世界末日」,我們面對的是怎麼「渡過這個月末」。

  馬克龍啊馬克龍,你也得等一等你的人民。他們的覺悟,可能還真不高,這需要一點時間,需要政策更深入更有藝術性和獲得感一些。

  教訓四,法國社會在撕裂,特朗普主義在積極輸出。

  去年發黃馬甲運動,被認為是50年來法國最嚴重的抗議示威;最近的無限期罷工,被認為是25年來最大規模的全國性示威。

  這都還是比較中性的表達。如果參照西方某些人的標準,可以說是法國爆發了「抗議革命」了。

  革命的背後,那就是法國社會的撕裂。馬克龍代表的,別認為是精英階層,很多法國人現在稱他是「富人總統」,因為馬克龍的一些政策,包括降低房地產稅等做法,被認為是對富人有關。

  對富人,各種利好;對窮人,毫不客氣。

  這未必符合事實,但在社交媒體上,不斷發酵就成了主流民意。這種精英階層和普通民眾的對立,在現在很多國家都存在,也不僅僅在美國德國英國,也包括泰國菲律賓等很多發展中國家。

  讓馬克龍更焦頭爛額的是,還有一個特殊的因素,那就是特朗普主義向歐洲輸出。

  因為價值觀等問題,特朗普和馬克龍幾乎公開決裂。在去年紀念一戰百年活動中,當著特朗普的面,馬克龍警告:要警惕狹隘的民族主義,因為「民族主義是對愛國主義的背叛」。

  馬克龍說得很藝術,也沒有點名道姓。但誰都知道,「美國第一」是特朗普的口號;而且,特朗普還公開宣稱,我就是一個民族主義者。

  

  所以,馬克龍落難,特朗普自然不忘送上「特殊關懷」。他曾在推特上說:我很高興,我的朋友馬克龍,巴黎抗議群眾同意我以前所作的結論……

  所以,前兩天北約峰會,特朗普又調侃馬克龍:你的問題真不少啊,黃馬甲運動等等。

  本來這是法國內政,特朗普就是熬不住,還要奚落一下馬克龍。未來幾年,特朗普主義的輸出,將可能是一個世界性問題,尤其是對老歐洲來說。

  

  (三)

  這幾天很忙,不想多說什麼,最後再提供幾點思考吧:

  1,歷史,並沒有終點。美國前幾年茶黨風暴,英國近來脫歐鬧劇,現在又是法國罷工事件。說明歷史並沒有終點。這個世界,沒有一個完美的社會,都需要不斷痛苦改革,不改革那就是死路一條。

  2,笨蛋,最大的問題是經濟。當年柯林頓最有名的一句競選口號就是:笨蛋,問題是經濟。發展是硬道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陷入經濟發展停滯,口號哪怕再動人,遲早是要出大問題的。

  3,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真的如此,這就要求決策者必須要有遠見,還要有謀略,有時,可能還不得不有所妥協。再想大刀闊斧,也不能太超前民眾的覺悟。另外,無原則妥協,必定會後患無窮。

  4,民生,是最大的政治。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啊!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9 10: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