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回國: 風聲正緊莫談國事 言論控制非常高科技

京港台:2019-12-8 05:34| 來源:馬黑的博客 | 評論( 105 )  | 我來說幾句

2019回國: 風聲正緊莫談國事 言論控制非常高科技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國內政治近幾年控制不斷收緊,回國時非常小心謹慎。

  從今年4月開始我的微信使用就受限制。在洛杉磯建立的朋友群里沒有受到任何限制,一切如常,我的發言大家都可以看見。但我在國內親友參加的群里發言卻被屏蔽,屏蔽有區別,只屏蔽國內親友,並不涉及海外的親友,也就是說,國內親友看不到我發言,海外的親友可以看到。這個屏蔽是單向的,國內親友看不到我發言,我可以看到他們發言,用形象的話語來說就是:國內親友可以自由講話,你可以自由聆聽,但你講話時,他們的耳朵就被堵上了或者說眼睛被蒙上了。另外,我在微信里對所有國內親友的一對一通信沒有被屏蔽,一對一交流暢通無阻。

  國內網路言論控制科技含量非常高,已經達到非常細緻的水平。它的控制重點是隔絕限制海外與國內親友在群里的交流。有個新詞:中國科技極權主義。

  我知道微信在國內控制言論的方法,是直接封微信號,被封者不能在微信里有任何活動。為什麼沒有用國內方法封號,而只是限制我的微信活動空間呢?我猜想他們是不是有法律上的顧慮,比如在美國,有憲法第一修正案對言論自由的保護,微信如果想全球化,它不能不考慮海外可能引起的法律問題,所以它有兩套言論審查處理制度,一套對國內,另一套對海外。對國內審查處理都比較嚴格,海外則相對靈活,不完全封死你,你在海外隨便說,但在群里,則嚴格控制海外與國內群里的交流,不讓國內親友聽到你的聲音。

  為什麼我的微信會被屏蔽?我在微信里非常謹慎,從不發表政治話題的文章,轉發的一些政論文章也多是一對一轉發,而且這些文章大多也是來自國內。我估計這是我四月建立的那個叫做「土耳其四月工程」群的名字惹得禍,新疆土耳其在國內都是高度敏感詞。我的這個估計,被這次回國入境時的經歷有所證實。

  從瀋陽入境時,邊境審查員是個小姑娘,看見我的護照上有今年四月到過土耳其的記錄,非常警惕,馬上問我:你去過土耳其啊?你到土耳其是旅遊嗎?我回答說,一方面是旅遊,另一方面是去參加兒子婚禮。簡要向她大致彙報了去土耳其參加婚禮的緣由。她聽完后,自己不敢做主,把她的直接領導一個30歲以上年齡的男性官員叫過來,該官員問小姑娘,有洛杉磯領事館的簽證嗎?小姑娘說有,然後他看了一下我的護照,看了看我,一擺手,才讓我過關。這是我以前歷次回國入境從沒有遇到過的事。據我所知,美籍華人入關時,都會被要求在入境卡上填寫以前的中文名字。我設想如果我填寫的中文名字不是馬黑,而是維吾爾族名字什麼買買提阿凡提之類的,或者我的長相像維族,入境可能會有大麻煩。我在洛杉磯認識一個新疆維族,他在洛杉磯某高科技公司工作,加入美國國籍多年,他每年都會出差去國內一家工廠,檢驗那個工廠為他們公司生產的晶元是否符合技術要求,但是從去年開始,他進入中國的工作簽證被拒簽了,很明顯這與他入籍以前是中國維族有關。

  國內機場幾次轉機,到了安檢,都要把臉對著一個鏡頭,我的影像一出來,跟著馬上就是我的航班登機口和航班起飛時間信息顯示在我的影像下。這是不是人臉識別技術的結果,我不知道。

  四方台行,因為我的外國人身份,擔心會不會有什麼問題,需不需要履行什麼特別手續。任大哥說外國人到四方台沒有問題。外國人不能去的地方是鰲太線,就是從秦嶺第二高峰鰲山穿越到秦嶺第一高峰太白山最高點拔仙台的路線。鰲太線是秦嶺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被稱為中華龍脊。那一帶地區有軍事要地,外國人不得進入。

  在昆明時與三個老同學吃飯見面。三個老同學,兩個體制內退休,一個體制外退休,體制內退休的同學一聊到政治話題就非常謹慎,完全保持沉默,一句話也不說,而體制外退休的同學則比較少有顧忌。

  體制外退休同學給我講了一個他最近被約談的故事。

  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自稱是某公安分局國保幹員,說有事要與他會面談話。會面地點就約在同學家所在地區管轄的派出所。雙方按照約定在派出所里見了面,對方兩個人,年齡較大的一個大約40-50歲的樣子。他們一開始就問,你是否在微信里加入過一個叫XXX的群,同學回答是啊。同學說最近那個群發現有點不對勁,幾乎沒有人發言活動了,原來是被國保盯上了。對方再問,你在群里講過什麼話?同學一聽此話就發火了說:你這不是套供嗎?你年齡也不小了,不知道你這是對我套供?你既然知道我加入了那個群,今天又找到我談話,說明你們有我在群里發言的全部記錄,你看記錄不就知道我說什麼了。他們解釋說,我們這是公事公辦,請不要難為我們。他們要求同學做的一件事就是退群,朋友當著他們面退出該群,此事就了結了。這個群最後等於是被強制解散掉。同學告訴我估計國保的行動與群里最近討論一個叫劉仲敬的歷史學家的觀點有關。我不知道這個歷史學家的觀點是什麼,聽起來不但黨中央不能妄議,歷史也不能妄議。最近華為李洪元事件發生后,國內網上大量刪除有關華為的帖子,華為也不能妄議了。我還想到這樣一點:過去以為網路上都是機器人刪帖控制言論,從同學經歷的這個列子看,真實的人國保網警等對網路言論的監控也是有的。

  我前幾年回國聽昆明一個朋友也講過他與國保打交道的故事。當時昆明因為安寧化工廠的環保問題,不少受影響的民眾上街遊行抗議。我這個朋友給抗議民眾出點子,告訴他們根據環保法政府此舉有什麼問題,從法律角度如何更好表達自己的訴求等等。朋友並沒有參加抗議,但是因為他比較懂法律,有點給抗議民眾當法律顧問的意思,就被國保盯上了。國保對他非常客氣,先找上門通知他,今後一段時間他們要跟隨他行動,請理解配合。每天他一出門,門外就兩個國保站著等他,他到哪裡國保跟到哪裡。一直跟到他晚上回家,整整跟了一個多月。他感嘆地說,現在知道中國龐大維穩經費是怎麼花掉的了。

  根據同學的說法,國保一點也不可怕,因為他們與你個人之間沒有仇恨,無非是執行公務而已。在國內最可怕的事,是你掌握了某國企高管或某政府要員貪腐的秘密,或者擋人財路,他們怕你揭發,恨你擋了財路,雇凶來殺你,那才是最可怕的事。這話說得有道理。湖南新晃那個殺人掩埋學校操場16年的事件不就是這樣發生的嗎。

  同學還說,他屬於體制外,所以不在乎,微信里也敢說話。體制內的人即使退休了,一旦不小心轉發了什麼帖子,或者發言被定為妄議什麼什麼,有可能受到降級降職處分,這個處分直接影響後半輩子的生活,主要是影響退休待遇。比如是正廳級退休待遇,受到處分,有可能變成科極待遇,經濟上損失很大。所以體制內退休的人都會非常小心謹慎不敢隨意發表看法。

  我在國內期間使用兩隻手機。一隻是美國號碼的手機。美國號碼手機最大好處是沒有網路封鎖,美國電話公司與中國移動有協議,對美國手機號碼使用者在中國大陸提供漫遊的Data服務,對美國手機的使用者,中國移動當然不能用長城防火牆攔截其上美國的網。但如果把美國手機連到國內的WIFI上去,就不能上美國網了。用美國手機在中國上美國網的缺點是比在美國上網慢很多。我的另外一隻手機是中國號碼手機,這隻手機主要是用於微信付款和打電話。 出門總是帶上兩隻手機,包里鼓囊囊的,很不方便。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09: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