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 :一場與中國的新冷戰已經開始

京港台:2019-12-4 21:56| 來源:紐約時報 | 評論( 84 )  | 我來說幾句

紐約時報 :一場與中國的新冷戰已經開始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轉折點: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在2019年加劇,使全球市場陷入不確定狀態。 

  

  中國安徽省,一家工廠的工人為川普總統2020年的連任競選縫製橫幅

  第二次冷戰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未來的歷史學家會說是2019年。

  一些人會堅持認為,2014年莫斯科向烏克蘭派兵時,一場與俄羅斯的新冷戰已經開始。但是,與過去幾年來不斷升級的中美對抗相比,俄美關係的惡化相形見絀。儘管美國和中國大概能避免一場熱戰,但第二次冷戰的前景依然令人生畏。

  迂腐的學者可能會說,新的冷戰實際上始於2016年11月唐納德·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或始於2018年1月川普首次對進口洗衣機和太陽能組件(其中許多是中國製造的)徵收關稅。其他人可能會提議把新冷戰的合理起點定在2018年10月初,當時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譴責了北京用「政治、經濟、軍事,以及宣傳的手段來推進自己的影響力」。

  然而,直到2019年,川普政府對中國的對抗做法才得到了兩黨政策精英成員的有效支持。川普的敵意以引人注目的速度,從一種個人外交政策癖好變成了大多數人的看法。甚至連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也開始呼籲對北京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公眾輿論也發生了類似的轉變。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項調查顯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的美國人比例從2018年的47%躍升至2019年的60%。只有26%的美國人對中國有好感。

  其他事情也在2019年發生了變化。中美衝突以貿易戰開始,雙方在關稅問題上針鋒相對,同時對美國的貿易逆差和中國的知識產權盜竊問題爭論不休,如今迅速演變為一系列其他方面的衝突。

  美國和中國很快發現,它們捲入了一場技術戰,涉及到中國公司華為在5G電信網路的全球主導地位問題;以及一場意識形態對抗,事關中國虐待新疆地區維吾爾族穆斯林少數民族;此外還有經典的超級大國對科學技術霸權的爭奪。一場圍繞人民幣匯率的貨幣戰威脅也迫在眉睫,中國央行已允許下調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

  年紀大點的讀者可能會認為,再打一場冷戰是個壞主意。他們對冷戰的記憶可能包括接近世界末日的體驗,比如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以及在好幾個國家的常規戰爭,從越南到薩爾瓦多。但沒有明顯的理由表明,第二次冷戰應該以核邊緣政策或代理人戰爭為特徵。

  

  9月在上海舉行的華為年度全聯結大會上的監控攝像頭

  首先,中國在核武器方面遠遠落後於美國,任何對抗更有可能發生在網路空間,或者發生在太空,而不是洲際彈道導彈的較量。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全球擴張方面的做法也不同於蘇聯。中國的錢進了基礎設施項目和政客的口袋,而不是給了外國游擊戰士。「一帶一路」倡議,即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代表性海外投資計劃,並不是為了世界革命。

  如果第二次冷戰把衝突局限在民主與非民主兩種制度之間的經濟和技術競爭上,其好處可能遠遠超出其代價。畢竟,第一次冷戰時期的研發活動引出的經濟副產品,是美國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增長如此強勁的部分原因。

  那時還有一個政治上的好處。麥卡錫主義的發作過去之後,隨著美國人對他們面臨一個共同敵人達成共識,國內的分歧明顯減少。冷戰時期政治和社會衝突的最大根源之一,是一場美國沒能打贏的反共戰爭——對手是越南。這很說明問題。

  如果美國人現在意識到一個新的外部敵人,這會不會減少近期聲名狼藉的內部兩極分化呢?我們能從國會裡兩黨合作的減少、以及社交媒體上的激烈討論中看到這種兩級分化。我覺得有可能。

  也許外部敵人的概念能夠說服美國的政客們把大量資源投入到開發新技術中去,比如量子計算。中國在美國學術界和矽谷的間諜和施加影響活動的證據,已促使政府在研發活動中重新把國家安全放的優先位置。如果中國贏得了量子霸權的競賽,那將是一場災難,它將淘汰所有傳統的計算機加密技術。

  第二次冷戰的一大風險是自信地認為美國一定會贏得這場戰爭。這是對第一次冷戰和當前局勢的誤讀。在1969年,美國能戰勝共產主義敵人這件事看起來遠非必然。蘇聯的最終解體會在沒有流血的情況下發生,這也不是預料之中的結論。

  此外,今天的中國所帶來的經濟挑戰要比蘇聯大得多,蘇聯從未在經濟上對美國構成挑戰。對國內生產總值的歷史估計顯示,在冷戰期間,蘇聯的經濟規模從未超過美國經濟的44%。根據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GDP這種演演算法,中國經濟自2014年起就已超過了美國,它把中國生活成本較低這一事實考慮了進來。蘇聯永遠無法從充滿活力的私營經濟獲取資源。但中國可以。在一些市場,特別是金融技術方面,中國已經領先於美國。

  簡言之,2019年不是1949年。70年前簽署的北大西洋公約是為了對抗蘇聯的野心;沒有人將採取類似措施來遏制中國的野心。我不認為明年會爆發第二次朝鮮戰爭。然而,我的確預計這場新冷戰會變得更冷,即使川普試圖通過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形式來解凍。這位美國總統可能是製造這場大寒潮的催化劑,但冷戰不是他可以想停就停的事情。

  2007年,我和經濟學家莫里茨·舒拉里克(Moritz Schularick)造了「中美共同體」(Chimerica)一詞,來描述中國與美國之間的共生經濟關係。如今,這種夥伴關係已不復存在。第二次冷戰已經開始。而且,如果歷史可以作為參考的話,目睹這場冷戰開始的總統退位后,它還將持續長得多的一段時間。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09: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