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榮枝人生歧途:以色謀財負7命 多地流竄被稱女神

京港台:2019-12-4 11:48| 來源:南方都市報 | 評論( 12 )  | 我來說幾句

勞榮枝人生歧途:以色謀財負7命 多地流竄被稱女神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逃亡23年後,涉及三地、7條人命的勞榮枝在廈門落網。

  11月28日,勞榮枝在廈門一家商場的某品牌手錶專櫃幫朋友照看生意。被警方抓獲時,她身穿卡其色外套,染成淺棕色的頭髮低扎著,與她被印在「在逃人員詳細信息」上的黑色捲髮形象相比,相差較大。

  

  23年來,勞榮枝隱姓埋名在多個城市裡逃竄,在酒吧、KTV等場所打短工、零工為生。2016年12月,身著抹胸短裙的勞榮枝,還曾登上廈門一家音樂酒吧的聖誕節宣傳海報。

  如今,距離她的同夥法子英被執行槍決已過去20年。法子英曾對其辯護人北京中銀(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俞晞所言,當初勞榮枝因為「特別佩服我這樣敢打打殺殺的人」,放棄穩定的教師工作,離開生長了20年的家鄉九江市。自1996年起,勞榮枝曾跟隨法子英先後在南昌、溫州、合肥等地犯下命案。

  出走:20歲時辭職離家,追隨「敢打打殺殺的人」

  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法子英作出的死刑判決書顯示,1964年10月,法子英出生在江西省九江市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只受過初中教育。1981年,尚未成年的法子英因搶劫、故意傷害被判有期徒刑8年。

  法子英出生10年後,勞榮枝也在九江呱呱墜地。1989年,勞榮枝考入了九江師範學校就讀幼師專業,畢業後進入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學校做小學教師。

  

  法子英的辯護律師俞晞表示,法子英因為在獄中表現良好,提前出獄了。據法子英對俞晞所稱,1994年,在一場朋友的婚禮上,他和勞榮枝相識了。婚禮聚會結束后,法子英騎著自己的摩托車送勞榮枝回家,從此開始追求勞榮枝,兩人很快就在一起了。

  當時年僅19歲的勞榮枝為什麼會被29歲的法子英吸引住?「可能是小女孩的英雄情結,她當時就特別佩服我這樣敢打打殺殺的人,把我當成英雄,所以願意追隨我。」法子英曾以一種得意的語氣對他的辯護律師俞晞說道。

  兩人相識的第二年,法子英因搶劫傷人逃離九江市,20歲的勞榮枝選擇放棄家庭和穩定的教師工作,跟隨法子英踏上了亡命之路。

  墮落:用假名在歌舞廳坐台,合夥「仙人跳」謀財害命

  法子英死刑判決書顯示,1996年5月,法子英與勞榮枝的足跡出現在南昌市。

  在南昌某歌舞廳坐台的勞榮枝使用了一個假名「陳佳」。當年7月底,「陳佳」將物色好的綁架對象熊某帶到了她和法子英居住的出租屋裡,法子英從熊某身上搶走首飾、手錶等物品,然後用鐵絲和繩子勒住熊某脖子,熊某窒息而死。隨後,法子英和勞榮枝來到熊家,將熊某的妻子及其3歲女兒殘忍殺害。

  當南昌警方來到出租屋后,勞榮枝和法子英早已不知所蹤。

  1997年10月,勞榮枝和法子英在溫州暴力入室搶劫后,為滅口又殺害了兩人。

  不久后,「陳佳」變為「沈凌秋」。1999年6月,法子英和「沈凌秋」流竄至安徽省合肥市。

  當年7月1日,兩人租下了雙崗虹橋小學恢復樓里的一間房屋。在出租屋裡,兩人為「新家」添上了一件特殊的傢具——鋼筋籠。據法子英死刑判決書披露,法子英在白水壩附近的一電焊門市部,以「關狗」為名定製了一個鋼筋籠,日後這個鐵籠子成了另一被害人殷某的死亡之籠。

  準備好綁架殺人的工具后,勞榮枝故技重施,在合肥某歌舞廳坐台,物色到了綁架對象殷某。

  

  當年7月22日,勞榮枝打電話約殷某到出租房見面。然而殷某一進門,迎接他的不是勞榮枝的熱情,而是冷冰冰的刀。法子英將刀抵在了殷某的脖子,勞榮枝則用鐵絲將其雙手捆住,並將他塞進鐵籠子里。

  為了使殷某相信其是綁匪並且逼迫殷某儘快交出財物,法子英謊稱自己家裡需要裝修,將小木匠陸某騙到出租房當場殺害。

  「去了進門一看被關在鐵籠里的殷某,陸某嚇得扭頭就跑,法子英就拽住他的頭髮,拽回來后就捅了他幾刀。之後,陸某又往陽台上跑,法子英又在他背後砍了十幾刀。」陸某家屬的代理律師劉靜潔向南都記者回憶案情。隨後,勞榮枝配合法子英將小木匠的屍首放入他當天購買的一台舊冰櫃存放。

  劉靜潔向南都記者介紹,陸某平時在家鄉種田,因有一門木匠手藝,當年為了給孩子存學費才獨自外出務工做木匠。

  據法子英死刑判決書披露,在法子英的恐嚇下,殷某按法子英的意思寫了多張字條給其妻劉某,要劉某交錢贖人。但法子英還是用老虎鉗擰緊環繞在殷某脖子上的鐵絲將其勒死。之後,劉某以籌錢為由讓法子英和勞榮枝在家中等待,隨後向警方報案。

  落單:法子英堅稱勞榮枝未殺人,聽說她逃走後笑了

  1999年7月,合肥警方抓捕包圍法子英,法子英在出租屋裡持槍負隅頑抗,但最終被警方擊斷右腿后擒獲。

  當年7月27日,合肥警方在雙崗發現了失蹤五天的人質殷某,但勞榮枝已不知去向。《警探》雜誌1999年第9期曾披露一個細節,房主向合肥警方描述,與法子英同來的是一位「裝扮入時的年輕女子」,二人自稱是夫妻,浙江人。

  而據法子英的辯護律師俞晞所說,彼時法子英已在老家江西和另外一名女子成家,並育有一個女兒。

  1999年11月,法子英殺人案開庭審理。擔任法子英辯護人的律師俞晞向南都記者回憶,開庭前,他曾與法子英會見過四五次,「每次回來,我都感覺到一股陰森森的鬼氣,好像不是在和一個人在交流」。

  「他像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個子不高,比較瘦弱,看起來完全不像那麼凶慘的人。」俞晞見到法子英的時候,法子英的右腿被裝上了鋼架,不能行走。

  

  俞晞表示,當警方詢問勞榮枝的去向時,法子英一開始甚至不承認勞榮枝的存在。在證據面前,法子英仍然堅稱勞榮枝並未殺人。

  俞晞向南都記者表示,法子英很關心「女友勞榮枝」的情況,但從來沒有提過自己的家裡人。在得知勞榮枝仍未落網的消息后,俞晞認為法子英「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死刑複核前,法子英主動要求和俞晞見面,「人快死了,心裡憋著很多話想說出來」。那天,法子英再次回憶了和勞榮枝見面的過程。

  據法子英當年供述,1996年和勞榮枝在南昌殺害了一家三口,之後又在溫州殺死兩人,加上在合肥殺害的殷某和陸某,一共殺害了7名受害者。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執行槍決。

  逃亡:曾在酒吧里打工謀生,人稱「女神雪梨」

  彼時,法子英死前一直惦念的勞榮枝在哪裡?

  據廈門警方披露,法子英被抓捕后,獨自逃亡的勞榮枝先後在多個城市流竄,在酒吧、KTV等場所打零工、短工為生。

  2016年12月,聖誕節即將來臨。在廈門某音樂酒吧的聖誕節宣傳海報上,勞榮枝身著紅白配色的抹胸短裙,頭戴聖誕帽,低頭微笑著。在那家酒吧,她的新名字是Sherry(雪梨)。酒吧製作的一張平安夜活動邀請函上,她的個人照被放在中間,一旁寫著:「女神雪梨」。

  

  該酒吧負責人向南都記者透露,勞榮枝確實與酒吧的部分工作人員在酒吧里同期共事過,但大家對她了解不深。

  「女神雪梨」在該酒吧的工作並不長久,隨後她又輾轉更換了多個職業。直至2019年11月28日,勞榮枝在廈門某商場的手錶專櫃幫朋友照看生意時,被廈門警方抓獲。

  現場視頻顯示,落網時,勞榮枝沒有作出逃跑、掙扎的舉動,而是默默地跟著警方離開了。

  

  不過到案后,勞榮枝拒絕承認真實身份,自稱是南京籍「洪某嬌」。經DNA對比鑒定,廈門警方確認她就是命案逃犯勞榮枝。

  「他們(受害者家屬)都恨她恨得要命,希望勞榮枝快點被抓到。」劉靜潔告訴南都記者,每年小木匠陸某的妻子都會詢問勞榮枝有沒有被抓到。

  勞榮枝落網前,劉靜潔曾懷疑勞榮枝是否已整容,或是換了一個身份生活。得知勞榮枝是在廈門一家商場被抓獲時,劉靜潔感慨,沒想到她還敢在城市裡拋頭露面。

  法子英最後一次與俞晞會面時,曾交代了其他的案件線索。俞晞表示,會面的筆錄提交法院后,因為證據鏈不完整,且僅有法子英一人供述等原因,最終法院未對法子英交代的其他案件予以認定,「勞榮枝落網后,或許有更多的案件得以告破」。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9 11: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