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恐襲事件 曝光英政府一個不願公開的秘密項目

京港台:2019-12-3 03:17| 來源:環球時報 | 評論( 24 )  | 我來說幾句

倫敦恐襲事件 曝光英政府一個不願公開的秘密項目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近日的倫敦橋恐怖襲擊案引發了全球關注,最近披露的案件細節提到,兇手烏斯曼·汗曾被要求參加英國政府組織的「斷念與脫離」課程(Desistance and Disengagement Programme,DDP)。相關信息顯示,這一學習班是專門為涉及恐怖主義犯罪的人開設的。

  除了DDP課程,烏斯曼還參加了劍橋大學為服刑人員設計的課程,這次他殺害的2人,均為他所在學習班的工作人員。而英國政府的這些努力,都沒有讓烏斯曼放棄極端思想。

  

  今年4月5日,英國《衛報》曾報道過這個改造恐怖分子的DDP項目,並稱其為「政府秘密項目」。據這篇報道,DDP專門針對已犯案或涉嫌犯案的恐怖分子,目的是「阻止這些人危害社會」。

  英國內政部曾2次拒絕了《衛報》針對DDP一事發出的信息公開申請,但內務部對英國信息專員辦公室披露,在2016年10月至2018年9月之間,共有116人處於DDP項目的監管之下。

  英國當局稱,DDP項目是他們打擊恐怖主義的重要戰略手段,曾參與、涉嫌參與恐怖主義活動的罪犯離開監獄后,經相關機構下達禁令后,都需要參加DDP項目。

  那麼,這個英國政府諱莫如深的「秘密項目」,到底是怎麼開展的呢?

  據英國政府公布的反恐戰略,DDP將為嫌犯提供「職業輔導、心理輔導、神學及意識形態建議」。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不管是出生在海外或英國本土、持有「聖戰」思想還是極右翼立場,DDP都將針對個人情況,提供「有針對性的課程」。

  目前,已知參加過DDP的犯罪分子,就有曾為恐怖組織招募成員,而被指控教唆2017年倫敦橋恐襲兇手的安傑姆·喬杜里。

  在解釋為什麼DDP是強制性時,一位來自英國皇家聯合研究所的國際安全研究專家表示:「對於那些思想已經激進化、曾參與過恐怖主義活動的人,要想確保他們不再犯,將DDP設為強制性是有意義的。」

  他還表示,人們已經意識到,讓一個曾堅定信奉某種理念、專心投入其中的人放棄該思想,是極其困難的一件事。因此,DDP要做的,就是「用一些更好的事情填充他們的時間。」

  但對於衡量DDP這種學習班的效果,來自伯明翰城市大學犯罪學專業的教師瑪琳達·布朗卻認為,這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因為這是一個秘密項目」,瑪琳達說。

  但同時,瑪琳達卻認為「DDP是在做一件正確的事」。

  在這篇今年4月的報道中,瑪琳達還表示,目前還沒有足夠的例子能證明,靠這類「斷念」、「重塑」手段,能確保有效地改造極端思想。「我們怎麼知道,一個人是否已經真正地去除了犯罪念頭呢?」

  今年11月5日,英國內政部公開了DDP項目的部分信息,但和《衛報》4月份報道透露的相差無幾。對於具體的培訓內容、組織形式、效果反饋,均未做詳細說明。

  不過,從該項目的背景介紹看,似乎DDP設立的部分原因,是為了應對英國此前的一些法律變革。

  據英國多家媒體報道,烏斯曼·汗在2012年時被判處「公共保護監禁」(IPP),按照法律,除非他向假釋委員會證明自己不可能再威脅社會,否則永遠不得釋放。

  不過,IPP制度就在當年被廢除,而對烏斯曼·汗的刑罰也在2013年被改為「監禁16年,並且必須至少服刑8年」,按照新的法律規定,烏斯曼在2018年12月就獲得了假釋。

  可能正是考慮到這一變化,強制參加DDP項目往往是涉恐犯罪者被假釋的條件,不參加項目可能會導致假釋者被重新關押。

  雖然DDP看似對假釋恐怖分子可能導致的意外做出了部署,但現實是,依然出現了烏斯曼事件。

  除了被強制要求參加的DDP學習班,烏斯曼還參加了另一個課程,烏斯曼還曾經對這個課程寫信高度讚揚、表示過「衷心感謝」。

  烏斯曼參加的這個課程名為「共同學習」。據劍橋大學官網,該項目是由劍橋大學犯罪學專業主辦,旨在幫助正在服刑或刑滿釋放人員重新回歸社會。

  當地時間12月1日,英國BBC新聞在報道中提到,烏斯曼此次發動襲擊的場合,當時正在舉辦「共同學習」(Learning Together)項目5周年慶典。

  從谷歌地圖看,此處位於倫敦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段。雖然烏斯曼佩戴了追蹤器,但顯然,追蹤器並不能阻止他前往人群密集處發動襲擊。

  據《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本次襲擊案的2位受害者,均是「共同學習」項目的工作人員。其中,受害人傑克·梅里特是項目的統籌員,於2016年畢業於曼徹斯特大學法學院,隨後進入劍橋大學學習。受害人薩斯基亞·瓊斯同樣來自劍橋大學,是該項目的志願者。

  目前,新聞沒提到烏斯曼和兩位受害者是否相識,但卻提到,烏斯曼曾被該項目視為「典型案例」寫進相關檔案,並曾在該項目舉辦的籌款晚宴上發表講話。

  項目方還為烏斯曼提供過一台筆記本電腦,供其學習使用。收到電腦後,烏斯曼曾向項目方表達了感激之情:「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向『共同學習』項目團隊表示感謝,我感謝那些為這個了不起的項目繼續努力的人。」

  我們現在還無法得知,是什麼促使這個曾經的「典型」,向自己曾經感謝過的工作人員揮起了匕首?

  值得注意的是,從各種資料看,「共同學習」並沒有對烏斯曼這種曾經涉恐罪犯做出特殊安排。從兩位受害學習班工作者的生前履歷看,他們均不具備面對恐怖分子的經驗和知識。

  那麼,宣稱「為每個人提供高度針對性培訓」的DDP項目,是怎麼允許烏斯曼這種人,自由地參加「共同學習」這樣一般性的輔導課程?

  而「共同學習」這一機構,為什麼讓自己的工作人員,在缺乏相應保護和經驗的情況下,面對一個涉恐學員呢?

  英國整個制度設計,是以什麼依據允許烏斯曼自由前往人群密集處?對於肆意砍殺老百姓的結果,又準備了什麼預防措施?

  一定程度上,以上都反映了英國社會各界的對恐怖主義和恐怖分子的判斷。

  在過去,英國政界和媒體,曾多次就中國的新疆政策發難,指責中國開展「預防恐怖主義」的相關做法是「侵犯人權」。

  11月26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尖銳對話》欄目在對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的專訪中,主持人多次打斷劉曉明大使的話,質問中國「為什麼要監控民眾、壓制反對聲音」,並指責中國在「製造政治犯」。

  不管是對新疆、香港,還是內地其他問題,這種質疑已經成了BBC等西方媒體的固定套路。

  結果11月29日,被英國當局「改造」過的烏斯曼,還是手持尖刀製造了倫敦橋恐怖襲擊案。

  事實證明,英國在相關議題上,應當放棄一些固有的偏見,為了本國社會的團結和人民的安全,認真地學習所有有益的經驗,並思考出適合自己國家的針對極端思想的預防措施。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1 12: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