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許多內地人支持北京對新疆和香港的政策?

京港台:2019-12-1 07:16| 來源:ABC中文 | 評論( 124 )  | 我來說幾句

為什麼許多內地人支持北京對新疆和香港的政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據報道,北京在新疆設立大規模拘留營,許多新疆維族兒童被迫與父母分離。 (Reuters)

  上個月難得和幾位大學時期的好友在一家川菜館里重聚,幾個人卻為中國政府在新疆的大規模鎮壓和香港示威遊行而爭論了起來。

  在新疆土生土長的Adrian告訴我們,他一點都不同情被關押在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

  他若無其事地說完這句話,令在場的人都相當吃驚。

  「你們沒有在新疆生活過,大多數報道新疆的西方記者也沒有親自到過新疆,」Adrian說。

  後來,你當然能想象到其他幾位朋友對他的抨擊有多激烈,直到他最終決定先走一步。

  他不明白為什麼在場的每個人都覺得比他更了解新疆。

  作為一名記者,出生在中國的我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持續報道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人士的鎮壓,這期間,我每天都能聽到人們對北京在新疆採取再教育營方式的各種不同看法。

  但是,在那家川菜館里的局面卻是我第一次在工作以外的生活中遭遇類似的分歧。

  儘管許多中國內地人支持人權和民主,但仍有大批人支持中國政府通常言行不一的做法。這是為什麼呢?

  暴力與不安全

  近年來在新疆的暴力事件及其引發的社會不安全感,是許多內地人支持北京政策的主要原因。

  Adrian說,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漢族人過去在新疆和少數民族一直都相處密切。

  但他說,自從2009年在新疆烏魯木齊發生了七五事件后,一切都變了。

  那場逾1,000名維族人參加的遊行逐漸演變成暴亂,奪去了將近200人的生命,其中大多數死者為漢族人。

  最初,這起事件是維族抗議者為了兩名在中國東南地區一間玩具工廠被打死的同族人發起的遊行,但隨後,據稱警方過度使用武力驅散抗議者導致遊行升級為一場暴亂(然而,中國當局至今否認警方過度使用武力)。

  「漢族人覺得很恐懼和不安,我們對政府的不作為覺得很不滿,還遊行了幾次,」Adrian說。

  「後來,大量的武警從全國各地調度到新疆...... 他們來了以後,再加上現在的『學習班』,把新疆變成了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聽到我的轉述后,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NU)專門從事新疆歷史和政治研究的麥克爾·克拉克(Michael Clarke)副教授說,那幾場暴亂后,人們在烏魯木齊感到恐懼和不安全是毫無疑問的。

  但他認為,這種不安和恐懼感不僅籠罩著漢族人,還有維族人。

  「官員們開始挨家挨戶地搜查維族人家,拘捕或秘密抓走了那些被認為參與了任何暴力環節的人,」克拉克博士說。

  他說,漢族人也有暴徒,他們在暴亂后的幾天舉行集會並且也和警方發生了對峙,但當局並沒有像事後對待維族人一樣對待那些漢族人。

  主權與分裂勢力

  在數不清的中國官方聲明和官方媒體的報道中,北京將維族人和香港的抗議者都稱為「侵害中國主權」的「分裂勢力」。

  這在中國內地觸發了大規模的輿論,因為中國人對國家主權問題相當嚴肅。

  中國人權律師陳秋實曾在今年八月親自前往香港參加了幾場遊行,目的是為了辨別出中國內地新聞報道中關於這場亂局的真真假假。

  他在現場通過中國社交媒體微博和抖音向他一百多萬名粉絲直播了那幾場遊行,以引起中國網際網路防火牆內的民眾對這場親民主運動有更多的了解。

  「大多數人都在進行和平示威,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理解內地媒體偏頗的報道影響了內地人的理解,」陳秋實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

  很快,他的社交媒體帳號被永久封號,當局要求他立即返回內地。再後來,他的律師資格證被取消了。

  陳秋實說,他非常擔心社交媒體對內地人造成的影響,大量近期誕生的紅色公眾號和紅色抖音號,正在直接引導內地的輿論。

  「這會讓收看這種媒體報道的人更加拒絕接受別人和他們不同的身份,」他說。

  Adrian說,他認為一些維吾爾族人「有不好的思想」,他們「需要受教育」,他覺得,「教培中心」有助於各族人民在新疆實現民族團結。

  但國立大學的克拉克博士並不這麼認為。

  「這似乎是字對字地重複[中國共產黨]的說辭,」克拉克博士說。

  「當然,問題在於,中國民族團結的概念幾乎完全可以理解為一種單一的操作...... 非漢族的少數民族人士必須服從中國共產黨規定的民族團結路線。」

  不一樣的「精神財富」

  香港傳媒界大亨黎智英(Jimmy Lai)在年幼時逃離中國大陸,他搭著漁船以偷渡者的身份抵達當年的英治香港。

  黎智英12歲那年,他在一家服裝廠工作,月薪只有4.5澳元,但當他27歲時,他已經買下了自己的服裝廠。幾年後,30多歲的黎智英創立了自己的國際服裝品牌——佐丹奴。

  

  黎智英(左)說,他認為許多中國內地人並沒有完全理解自由是什麼。 (Reuters)

  他於1990年創辦了一份親民主的傳媒公司——《壹周刊》。此後,由於《壹周刊》發表了針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文章,中國當局威脅將關閉他在內地的多家佐丹奴連鎖店。

  因此,黎智英賣掉了他手中掌握的佐丹奴的股份,並於1995年成立了其第二家傳媒公司——《蘋果日報》。

  「許多在大陸的中國人從來沒有過自由,他不知道這個感受是什麼,」黎智英告訴ABC。

  自香港從今年六月爆發大規模「反送中」示威遊行以來,黎智英一直都在這場親民主運動的前線。

  「他們不明白香港人在抗爭什麼,他們可能都不明白,『為什麼我可以這樣過日子,你不可以呢?』」他說。

  「我們的精神財富是我們的法治、人權、自由市場、私人資產,和我們免於恐懼的生活方式。這是我們跟內地人不同的基本價值觀,」黎智英說。

  但是,正如許多身在新疆的維吾爾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中最重要的民主和自由,如今正隨著時間的推移受到北京的侵蝕。

  比方說,2012年,當香港政府試圖在學校推行支持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國民教育課程時,爆發了一場大規模的公眾抵制活動。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認同那場抵制——這就好似香港人感覺中央政府不理解他們的價值觀那樣,有些親北京陣營中的人士認為香港人同樣誤解了中央。

  中國港澳研究會的理事鄧飛是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Heung To Secondary School)的校長,他告訴ABC,這場親民主示威運動傳遞出的一個信號是,香港人接觸到的關於中國的正面報道太少了。

  在我個人的微信賬號上,我也和這種「缺乏正面報道」的指責有過一段淵源。

  上個月,我寫了一篇關於香港示威運動的報道,它所呈現出的與中國官媒的說法不同的事實。當我在微信上群發那篇文章時,微信提示我,有六個好友把我拉黑了。

  我決定打電話給其中一位。他說,他不屑於讀那些西方媒體的偏激報道,因為那些報道中選取的事實與中國官方的說法不同。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9 09: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