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理大校內女生 內心獨白 求救遺書首次曝光

京港台:2019-11-23 08:20| 來源:DJY | 評論( 52 )  | 我來說幾句

港理大校內女生 內心獨白 求救遺書首次曝光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警方由17日起圍堵理大校園,圖為17日警方向理工大學發射水炮

  周五(22日),一位仍留守在香港理工大學的女生通過一段視頻傾訴了自己的心聲:政府如何將她這樣一個和理非變成勇武派;她這麼做的信念是不想辜負手足的真心;她當然也想出去。只是不想頂著「暴動」的罪名出去。

  有評論認為,她的肺腑之言也許可以幫助人們更好地理解:為什麼香港抗議者們會如此堅持,從而多給他們一些支持。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包括這位女生在內的這些抗議者們連遺書都寫好了,換句話說,他們為了自己的信念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但絕不會自殺),難道當權者不應該好好反思一下嗎?

  以下是這位女生內心獨白的全部錄音:

  我自己想平安回家的信念就是因為我不想坐十年牢。因為「暴動」就意味著十年的刑期。而一直支持我去做這件事和令我不後悔來理工幫忙的信念,就是不可以辜負手足的真心。我前面也談到,手足竟然為了陌生人去付出他們的性命或者是付出他們的前途,是一件很誇張(不可思議)的事。

  我是覺得不可以辜負了他們,要保護他們。而且我覺得我們的理念是非常正確,我們一直堅持的信念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覺得裡面的每一個訴求都是非常非常重要和正確,所以這也是支持我繼續撐下去的原因。

  現在的情況就是,警方會一直用不同的招數去嘗試逼示威者出來。例如,他們可能在橋上或者是不同的方位叫囂,還說你不出來就永世都出不來,或者是說你這樣你家人很擔心啊。又會播一些歌,但是歌是有特別的含意的。例如是《十面埋伏》啊、《四面楚歌》啊,或者是只有監獄裡面才會聽的歌。

  另外,他也會用不同的渠道形成一種壓迫感。例如,時不時就有一些傳言,說警方什麼時間就會攻入校園,其實很多示威者都想快點離開這個校園。

  加上我們學校甚少會有補給。例如,我們的食物呀、水呀,或者是一些基本的生活需求,我們沒能洗澡、沒能換衣服,種種的生活素質其實都低了很多。所以,示威者被困在理大裡面是辛苦的。但是如果你出來就會很擔心被警察拘捕。

  為什麼我們擔心被拘捕,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我們是不應該被拘捕的,但他就會用暴動罪來拘捕我們。所以我們處於這種在校園裡面生活得很辛苦,心理壓力很大。還有很多時候外邊的人也會勸我們投降,無論是校方人士,有些家人朋友啊,他們覺得如果你投降了,就可以保障你可能不會受傷,或者能儘快地逃離這個生活環境越來越差的校園。所以種種的壓力都會令在這裡的示威者很辛苦。

  對我的家人,因為我自己是有一個夜晚突然間看見理大被警察突然之間進攻,放催淚彈那些啊。接著我就覺得我要回去給他們幫忙。所以我就偷偷地出來。其實,我出來那晚我家人是不知道的。我家人一直都很擔心我。他(她)和很多家長的看法都一樣,就是只要你平安出來就好,所以就是為何會希望我儘快自首投降,或者是打電話給救護車,叫救護車來接我們出去。

  我很明白他們的關心和擔心,因為他們可能已經有很多天沒有見到我了。然後心想見到裡面的環境這麼惡劣,出來又可能會被警察防暴或者速龍拘捕,那拘捕的時候,你不會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的。可能他們不單是拘捕你那麼簡單,可能會打你,用警棍,或者是把你按到地上甚至是開槍。所以他們(家長)就想我們人沒事就可以了。有什麼罪名遲點再說。

  但是,我就不想這樣認輸,因為我自己不會選擇投降。大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自己沒有罪。我只是想守護這個校園,而且我想回來幫我的同學。因為我覺得越多人回來,他們就會越安全。不然你人數越少,其實對付警察就越危險。

  還有,雖然現在示威者也會有還擊,但其實示威者和警方從第一天開始他們的武力就不平等,所以我覺得我自己是無罪。

  我自己不覺得我是一個暴動的人士,我只是一個示威者。而且,我自己也是從很和平的那種,比如說遊行的那些示威者開始,接著因為一百萬、二百萬人沒有用,政府仍然漠視人民的訴求,接著這些行動才會升級。慢慢升級到可能會有一些衝突,然後去到今時今日(在)理大校園裡面。

  可能你不時在新聞里也會看到一些火的畫面,這就是示威者被政府教會了和平示威是沒用的。還有,因為如果我們沒有能力升級的話,政府不會去聆聽我們的聲音,同時警察也會用過分的武力去毆打,甚至是用不同的催淚彈、橡膠子彈,海綿彈甚至是真槍實彈去對我們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所以我們為了保護自己,為了去對抗警暴和這個完全不聆聽市民聲音的政府,我們就要行動升級。所以這可能就是我和家人矛盾的其中一點。

  至於朋友,其實知道我在這裡的朋友大部分每天每分每秒都在很努力地為我找逃生的路線。其實我也覺得他們會辛苦,可能他們在外面沒有可能被關押,可能要坐牢甚至是受傷被俘的憂慮,但他們也很擔心我在裡面。可能也會到周圍去找不同的一些逃脫路線,他們就會立刻傳給我看。或者他們很擔心我在裡面的身體狀況或精神狀態。

  其實,我覺得無論是家人、朋友或者示威者,在這次理大被警察圍攻這個事件中都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很多的示威者在去示威遊行之前都會寫好了遺書。其實我自己也寫了一份很簡略的遺書,因為你真的不知道你出去之後,你能不能平安地回到家。例如你可能被警察拘捕了,但是你不知48個小時之後你會不會被失蹤,你會不會遲一點再被自殺。

  所以很多人他們的遺書除了談到和朋友、家人、愛的人說的一些話以外,其實都會有一份不自殺聲明,就是說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自殺的。因為最近這幾個月是多了很多浮屍或跳樓的案件,很明顯,用以往的數據去看是不能置信的。所以很多市民都相信政府或者是警隊殺過人,接著用這些浮屍或跳樓的案件去毀屍滅跡。

  當然我們至今還沒有被自殺,或者是浮屍的很確切證據,所以他們才能這麼猖狂。但是,你看見總有跡象,或者是那些屍體出現的地方或者是出現的狀態,例如有些人可能是雙手被綁,做一個浮屍,全身赤裸這樣做一個海上的浮屍。總之就是有很多的跡象令很多市民認為警隊殺過人。

  所以很多示威者他們的遺書都會有不自殺聲明,就是和大家說,我絕對不會自殺。去證明、嘗試去提供證據,就是萬一很不幸他們真的失蹤了,那起碼有一份不自殺聲明。當有一天,他被發現(成為)海上浮屍或者被發現跳樓時,我們都可以嘗試去幫他找出死因,還他一個清白。

  另外,你也看到示威者其實是拿命來拼,寫好遺書的意思就是他真的覺得自己萬一沒了命,萬一不小心就沒了這條命,為了香港社會而有的一種決心。

  其實我的遺書就很簡略,因為我始終是,寫遺書就會很情緒化,所以我一直都提不起那支筆。我寫的遺書大概就是講了,例如我身後事如何安排,另外我是簽了器官捐贈卡的,所以我就提醒一下人們,其實有用的器官都可以幫我捐了吧,還有是叫朋友幫忙照顧家裡人。因為,很老實說,你死了,我自己覺得最受苦的是你身邊的人,例如家裡人、朋友、愛的人,所以希望他們可以幫忙照顧家裡人。這就是我的遺書大概的內容。

  我知道外面的手足一直都很希望可以救我們,接著他們嘗試了可能各地開花去分散警力,或者嘗試一直向我們理工大學的位置推進,希望可以裡應外合形成一個包圍網,接著可以成功地救到理大的手足。他們在救我們的同時,不少手足都在這個過程中被警察拘捕了。我因為在裡面,太久沒有追新聞了,但是可能我之前追到的數字是二百多個手足已經因為想拯救我們,所以就被警察拘捕了,有些被控暴動罪。

  所以其實我覺得整件事情很誇張,其實,真的,很老實說,你走上街頭,為了你不認識的人,去奉獻你自己的前途或者是奉獻自己的性命,我真的覺得整件事情是超級誇張(不可思議)。所以我是很感激他們這麼努力去想救我們。其實,除了這些勇武派的手足,可能和理非也有試過「和你塞」,這樣去救我們。還有外面的朋友也有嘗試很多的逃生路線,很多家長也會開車來接走我們。所以,我是感覺到外面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我們,一直都在嘗試努力地去拯救我們。

  校方的意見一直都是希望我們可以自首投降出去。有些手足可能是因為他們的身體或者是精神狀態,所以選擇了這條道路,我是完全理解和明白他們的。始終,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負責,所以他們做出不同的選擇是一件很合理以及可以理解的事。但是,我覺得,站在我的立場,我是理工大學的學生,我覺得大學校方是完全沒有保護學生。

  現在談到我們的校園被警察進攻,警察用各式各樣的武力嘗試迫害我們,除了大家開始習慣的催淚彈、橡膠子彈那些之外,他還派了很多水炮車和銳武去進攻一所大學,而且他們用的警力是超級誇張,而警方(註:她可能在這裡想說的是校方,口誤說成警方)竟然沒有任何的譴責聲明發出去譴責警察的過度武力。而且他們也沒有嘗試去理解為何同學要這麼努力去保護這個校園。所以,我對校方的態度是覺得失望的。

  我是想離開的。因為,我覺得我自己的心理素質是不錯的,但是從那兩天開始,我也覺得自己比平時開始暴躁了,而且我就像和這個世界脫軌了一樣。因為你每天要思考的就是今天要不要出去呢,如果出去的話,要如何出去呢。接著你就要做很多的部署,或者你要嘗試去數一下物資,看看自己的糧、水足不足夠,或者是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我自己最大的信念,手足之間整天都說「齊上齊下」,所以我一直都很希望我們全部人都很平安,而且是以自由的身份,就是不被警方拘捕的前提之下回到家。當然,這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很老實說,我自己想平安回家的信念就是因為我不想坐十年牢。因為暴動就是意味著十年的刑期。而一直支持我去做這件事和令我不後悔當日來理工幫忙的信念,就是不可以辜負手足的真心。

  我前面也談到,手足竟然為了陌生人去付出他們的性命或者是付出他們的前途,是一件很誇張(不可思議)的事。我覺得不可以辜負了他們,要保護他們。而且我覺得我們的理念是非常正確,我們一直堅持的信念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覺得裡面的每一個訴求都是非常非常重要和正確,所以這也是支持我繼續撐下去的原因。

  很老實說,你是越留得久,希望越少。因為每一天走(的抗爭者)無論他是成功還是被拘捕了,每天都有離開校園的人,所以是校園裡面的人是越來越少。而且就越來越有空城的感覺,你就會覺得很孤獨或者很無助。並且,如果選擇留守校園的話,你一直都有一種很擔心警方突然之間攻進來的那種恐懼感。

  我從來都沒想過香港會搞成這個地步,而且,我以前也覺得政治離我很遠很遠。我也沒有想過一條「反送中」會促成這麼多個月的運動。我希望你們可以理解我們。例如,有時候我們從一個很和平的示威可能遍地開花,接著有更加勇武的行為出現的時候,我希望你們不要一味地去責怪。

  你可以反對我們或者你可以不同意我們,因為這就是民主自由的核心價值。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嘗試聽完我們發聲之後,你才去責備,而不是一直以自己的頑固去拒絕聽我們這種聲音。

  因為我在這裡真是完全與社會脫節,所以我就沒有聽到林鄭月娥的一番言詞。我自己的看法就是,其實很多市民會覺得我們一幫示威者在搞亂香港的經濟,又可能(說)我們會對某些店鋪做所謂的裝修,可能是貼文宣或者是對一些可能有紅色背景的或者是曾經譴責過示威者的商鋪,會造成相當程度上的破壞,很多市民就會很不理解我們的行為。

  但是在很多示威者的眼中,其實自由是比性命更加重要,自由當然也比經濟民主更加重要,所以我覺得這是大家價值觀不同(的原因)。我經常會想起馬斯洛的那個金字塔理論,就是當你滿足了physiological need(生理需求)之後,你就會開始追求精神狀態的東西了。

  所以我也有點明白,不同人對他們的生活,還有成長背景都不同,我們這一代、年輕一代的確是比較富裕的,所以這也某種程度上引起了我們這個年代就是老一輩和小一輩之間的矛盾。但是,都是和之前說的一樣,我希望他們不要一直被自己的價值觀擋住了,希望他們可以嘗試聆聽到我們的聲音,聆聽到我們去做的背後的原因,然後才選擇究竟是支持、中立或是去批評我們。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02: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