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驚心動魄的六次偷渡 有兩次差一點死在路上…

京港台:2019-11-23 04:40| 來源:丑故事 | 評論( 18 )  | 我來說幾句

我驚心動魄的六次偷渡 有兩次差一點死在路上…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講述 / 胡希茂 撰稿 / 醜醜

  01 我偷渡過六次

  前段時間,英國一輛貨車冷櫃里發現了39具越南偷渡者的屍體,大部分都是年輕人。

  媒體報道說,冷櫃內壁都是他們臨死前掙扎的血手印。

  沒有人比我更能體會這種恐懼了。

  二十年前,我也和他們一樣,差一點死在偷渡的路上。

  兩年時間偷渡了六次,每一次都命在旦夕。

  很多人都以為,只要偷渡成功,就可以踏上鋪滿黃金的土地,賺到大錢,衣錦還鄉。

  實際上,偷渡是一條生死不歸路,能僥倖活下來是萬幸。

  

  16歲的我

  很多人說,我的經歷很傳奇。只有我自己知道,經歷了多少恐懼和痛苦,流了多少血淚。

  2015年,我在義大利看中央電視台的春晚,演員朱亞文穿一套紅色的Gucci西裝走上舞台,演唱《中華好男兒》。我非常激動。

  這套服裝是我做的。春晚前一個月,它還掛在我公司里。

  

  這套服裝是我做的

  如今,在世界一線城市最高端的服裝奢侈品專櫃,和各種國際時裝周,都經常能看到我公司生產的服裝。雖然吊牌上寫的是「made in Italy「,事實上,是完完全全的中國人製造。

  

  2013年米蘭時裝周

  整整二十年了。我從一個偷渡者,奮鬥到在義大利擁有自己的工廠,成為LV(路易威登)、Gucci(古馳)、Burberry(巴寶莉)、Prada(普拉達)等國際大牌的生產廠家。

  一個沒有多少文化,來自溫州小村莊的人,卻掌握了世界高端服裝生產工藝技術。

  作為中國人,我很驕傲。

  如果不是因為偷渡,不是這二十年的漂泊生活,我對家國情懷也不會有這麼深的體會。

  

  這些衣服都是我公司生產的

  02 去貴州學裁縫

  我是溫州文成玉壺鎮人。我們村只有八十戶人家,周圍都是山,地很少,大部分人都很窮。

  

  我們村

  我是1976年生的,一年到頭只有番薯吃。我爸爸說他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可以吃到米飯,吃到肉。

  我有一位哥哥兩位姐姐。我爸爸媽媽個子都不高,但我爸爸很有思想,告訴我們只有讀書才有出路,辛辛苦苦砍柴供我們讀書。

  每周日下午,媽媽都會捆兩擔柴去賣,每擔30斤左右,一擔能賣7毛錢。我和哥哥一人7毛錢,就是我們在學校一個星期的生活費。

  我爸有個綽號叫「小個子」,周圍的小朋友經常用這個取笑我,我就揍他們,每個星期起碼打三次架。

  村裡人說,如果胡希茂這個孩子有出息的話,全村的孩子都有出息了。

  哥哥姐姐讀書都很好,考了中專和大學。

  我調皮,愛打架,家裡窮,又很好強,初二讀了半年就不讀了。

  

  我老家的房子,我在這裡出生長大

  有個遠方親戚在貴州做裁縫。過了春節,我知道同鄉要去貴州彈棉花,就偷偷跑到車站去等他們,求他們帶我走。

  學裁縫很苦,先站著學燙衣服七個月,然後再學手工半年,我腿都站腫了。

  人家學徒要三年,我一年就全部學會了,可以上手做衣服。

  但是三年的學徒還沒滿,師父不同意我走。

  過年的時候,師父給每個徒弟一點壓歲錢。拿到壓歲錢,我就偷偷跑了,跑回溫州。

  

  我和工友

  03 我成了溫州最年輕的老闆

  回到溫州,去瑞安的發魚服飾廠打工。

  我只有16歲,個子矮,每次衣服沒做好,老闆娘都很溫和地摸摸我的頭,說:孩子,本來別人要返工的,你還小也很努力,就算了。

  

  我打工的發魚服飾

  那年夏天,我拿到了人生第一份工資,兩個月七百塊錢。

  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筆巨款。

  拿到錢,我馬上買了五毛錢的冰豆漿,為自己慶祝。那是我這輩子喝過的最好喝的豆漿。

  

  我一年會寄四五千塊錢回家,爸爸都悄悄給我攢起來。

  我不滿足,向老闆買了三套西裝去貴州跑業務。

  做生意並不像我想的那麼簡單,很多客戶看我還是個孩子根本就懶得理我。

  生意沒有做成,卻遇到了我的初戀。

  因為沒有錢,女朋友的爸爸看不起我。從小好強的我返回溫州,開始創業。

  18歲下半年,我在溫州楊虎山開了服裝廠,專門做西服。是當年溫州最年輕的老闆之一。

  

  我和父親

  工廠發展很快,很快就有了四十五個員工。

  我19歲就有大哥大了,花了四萬五千塊買的。虛榮心爆棚,人家bb機都沒有,我就有大哥大,覺得苦日子終於到頭了。

  沒想到好景不長,我21歲工廠就倒閉了。一個客戶騙走了我7000套西裝。

  他在北京雅寶大廈做生意,西裝賣給俄羅斯人。十五大以後,有了滿洲里市場,俄羅斯客戶都不來雅寶大廈了。

  我的西裝給了他,他不給我錢,跑了。

  7000套西裝,成本一套是65塊錢,一下就虧了四十多萬。

  04 我連夜逃往哈爾濱

  知道這件事後,我誰也沒告訴,叫工人繼續做工。我說我要出差一個星期。

  各地都還有些貨款沒有收回來。我打算一處處去討,能討到多少算多少。

  大冬天的,一個人出門討債,真的是從里冷到外。

  火車換汽車,吃速食麵,睡小旅館,在冰天雪地寒風呼嘯的隆冬里,一路輾轉要賬。

  先去煙台要到幾萬,再去北京找到那個人的哥哥,給了我幾萬,又到重慶要到幾萬,一共討回十二三萬。

  半個月後,我從重慶坐汽車回溫州,把要來的錢用一個斜挎包背在身上,不敢睡覺,也捨不得吃東西。

  窗外下著鵝毛大雪,我又冷又餓,心情沉重。

  到了休息站,司機停下車,讓大家下車上廁所。我一站起來,就暈倒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有人把我拉到座位上了。

  我感覺嘴裡都是沙子,很奇怪,嘴巴一吐,原來是門牙摔碎在嘴裡了。

  等我回到溫州,進到工廠,一說話,工人都笑死了,沒有門牙。

  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半個月我經歷了些什麼。

  當天晚上,我把工人的工資全部結算掉,連夜送他們離開,一個大巴開往文成、一個大巴開往青田。

  很凄涼。我覺得我在溫州再也沒有機會了。

  所有的廠房、做好的西裝,機器全都不要了,連夜去了哈爾濱。

  我大姐大姐夫在義大利,姐夫的爺爺晚清的時候就定居歐洲了。

  我聽說哈爾濱有蛇頭,打算偷渡出去投靠姐姐姐夫。

  05 大年三十在牢里過

  從1997年11月開始,我著了魔一樣,只要誰說能帶我出去,我就跟他走。

  在接下來的兩年裡,我連續偷渡了六次,差點丟了性命,還坐了很多次牢。

  2000年前,一個人偷渡到義大利的費用是13萬人民幣,英國是25萬,美國是35萬。成功再付錢給蛇頭。

  蛇頭會把人裝在各種各樣的工具里,包括小漁船、汽油桶、貨車櫃等。

  蛇頭是不會管你死活的,他們會選擇極端惡劣的天氣,危險的地形帶人上路。和我一起偷渡的,有的人凍死在路上,有的人悶死在油桶里,還有凍殘廢的。

  如果被抓住,罰款五千塊錢,還要坐牢。

  我一個人懵懵懂懂到了哈爾濱,住在小旅館里。

  零下二十多度,那種冷,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蛇頭給我用的是福建三明人的護照,打算帶我們從北京飛莫斯科。

  我在機場被抓牢,在北京關了一個星期後,遣送到福建常樂,又關了45天。

  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我爸爸帶著五千塊錢趕到福建。

  我看他瘦了好多,眼淚怎麼樣也忍不住,嘩嘩地淌,責怪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沒用,什麼時候才可以讓父母過上好日子?

  

  第二次偷渡,是春節前,我們一夥7人從北京坐火車到內蒙,想往外蒙走。

  又被抓牢了。

  大年三十讓我寫口供,把我罵得狗血淋頭,說我不愛國,不愛家。自己的國家不呆,老想去別人的國家。

  等他們罵完,我就講,我比你們還想家,你們過年還有餃子吃,我卻在監獄里過年。

  我給他們講我這些年的心酸。我很愛我的家,也很愛我的國家,不是為了躲債,誰願意背井離鄉啊。

  他們看我很真誠,後來態度就好了。第二天年初一,還特意給我們燒了一大盆羊肉。

  關了兩個星期,交了錢,可以回家了。他們把我送上車,說:小胡,我們在這裡把關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送上車的。以後不要再偷渡了,再經過我們職責所在還是要抓你。

  06 跳車逃生大難不死

  第三次偷渡,從廣西平陽往越南走。路上被抓,關了半個月。

  第四次被抓是在廣州,一共有三十多個人,在賓館里被警察逮住。

  七八個警察,用大巴車把我們從廣州押送到汕頭。

  兩個人拷一個手銬。和我拷一起的,是同村的堂哥。

  我很瘦,手很細,到了晚上,手銬脫下來了。

  堂哥說等警察睡著,我們逃走吧。

  廣州開往汕頭的高速上,我們一直等一直等,等到警察全部睡著。

  晚上十一點半,我先從大巴窗戶上跳下來。

  一跳下去,我就失去知覺了。

  秋天了,晚上很涼。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蒙蒙亮。

  我躺在離高速路有十來分鐘遠的,一座墳墓的前面。

  我完全失憶了。我想不起來自己是誰,叫什麼名字,是哪裡人,全想不起來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渾身是血,躺在這裡。

  但是我知道,我快死了。我右邊臉整塊肉都沒有了,只剩下骨頭。左手一直到後背的皮全部蹭沒了,一顆顆的血珠往外冒。從頭到腳都在疼。

  我動了動,發現自己還能走,張望了一下,看到不遠處有人家。

  我打算找一戶人家救命。

  我敲開一戶人家的門。那人一打開門,就像看見鬼一樣,哇一聲尖叫,砰地關上門就再也不肯開了。

  連續敲了三戶人家,都是打開門一看到我,就把門關上了。

  天還沒大亮,冷颼颼的。我邊走邊想,漸漸想起來了我是誰,為什麼會在這兒。

  晨霧中,遠遠看到有個人在水塘里摸,一邊摸一邊哭著叫:天啊!天啊!

  我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和我銬同一個手銬,一起跳車的堂哥。他比我大十二歲。

  他跳車的時候正好剎車,沒有我摔得這麼慘,但渾身也摔得稀巴爛,到處都有血。

  他看到我跳車后往下滾,下面正好有個水塘,以為我肯定掉在水塘里淹死了。

  他在水塘里摸了一個晚上,想把我的屍體摸上來,帶回去。

  手銬本來在他手上的,跳車的時候,不知怎麼手銬也滾沒了。

  真的很奇怪,我醒過來在離高速那麼遠的墳墓前,而他手上的手銬鎖得很緊的,怎麼會沒了。

  我們兩個說要把手銬找到,留個紀念,今天大難不死,是老天保佑。

  我們找了半天,找到天亮都沒找到手銬。

  

  從瑞典坐郵輪到西西里島

  每次上路前,我們都會縫一些美元在褲腰裡。這是救命錢,萬一途中出現狀況,走脫線,就拿出來救命。

  天亮了,我們走到一個鎮的街上,問醫院在哪裡。

  找到醫院,我們把褲腰裡藏的美金拿出來看病。因為沒有證件,醫院不給看。

  求了很久,醫生才給我們掛了鹽水,一人花了三十美金。

  掛完鹽水,我們走回高速去攔車,想回溫州。

  到了中午,被磨掉皮的地方全部干硬了,手都彎不過來。我們看到對方的樣子,都覺得好可怕。

  我們攔了一輛汕頭到溫州的大巴車,兩個人血淋淋地走上車,坐到後面。一坐下來,車上的人都嚇得逃到前面去了。

  

  我和二姐帶著父母,在大姐的餐廳

  回到家,我爸媽,還有二姐看到我就哭了。爸媽堅決不讓我走了,擔心我會死在路上。

  我說,那你們把我送監獄去。這輩子如果不能出人頭地,我寧可死。

  在家休息了一個月,結痂還沒硬,我又出去了。

  07 差點淹死在船上

  偷渡,是亡命天涯的一條不歸路。很多人被打死,打殘,死了就像丟垃圾一樣被丟掉。

  女的很慘,一路都要給蛇頭當洩慾工具,到了哪個蛇頭地界,蛇頭看上你,你就遭殃了。路上懷孕了,是誰的孩子都不知道。

  第五次偷渡,我換了條路線,從廣西走。

  那晚,傾盆大雨,我們躲在平陽的一個小村莊。

  天色將晚,來了三個農民,帶我們上路。

  不能打傘,全部穿黑色的衣服。大雨中一片漆黑,十幾個人一個緊跟一個,就像一串老鼠在夜色里穿行。

  路上我們不能發出如何聲音。雨越下越大,幾乎看不見路,我凍得牙齒打顫渾身發抖。

  走了大概3個小時,到了一條小河邊,領隊做手勢讓我們蹲下。

  我很害怕。就這樣安安靜靜地在大雨里蹲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直到河對岸有微弱的手電筒燈光亮起,兩個領隊一前一後護送我們過河。

  冰冷的河水一直漫到胸口,我緊張得幾乎窒息,淚水和著雨水在臉上無聲地淌。

  過了河,領隊讓我們一個拉一個串成一串,穿過雜草叢生的山野小路下山。

  我心裡全是恐懼,拉住前面的人,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走到感覺腿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我好想回家,想我爸媽。

  到了一個地方,蛇頭停下來,告訴我們這裡是地雷區,一定要跟著他的腳印走。如果踏錯一步,炸死了都沒人給你收屍。

  到了越南和中國的邊界已經凌晨十二點,我們躲在樹下草叢裡,大氣不敢出,等著凌晨兩點海關交接。

  那次,終於成功出境,到了越南。

  蛇頭計劃帶我們從越南到柬埔寨。

  為了躲避警察,我們乘小漁船往公海走。十幾個人,分兩艘船。

  把船板掀開,人橫著躺在船艙下面,再用木板釘死。我們這艘船,船板下面躺了七個人。

  大風大雨中,漁船開了兩個多小時,風浪太大,水打到船板上漏下來,一直漏一直漏,快把我們淹死了。

  我們手牽著手,說如果船被打翻的話,手也不能鬆開,否則連屍體都找不到。

  我想這次肯定凶多吉少,要命喪大海了,我的屍體會被鯊魚各種魚分食掉。

  船夫越開越害怕,擔心自己也葬身大海,掉頭把船開回來了。

  我堂哥在另外一條船上,他出去了,我回來了。

  船剛一停靠,警犬就過來聞。大難不死。

  在越南的監獄關了四個多月,遣送回來關在廣西平陽,兩個星期後才保釋出來。

  08 大姐待了里拉來贖人

  第六次偷渡,還是從越南走。一路提心弔膽,終於到了金邊。

  到了金邊,我才知道什麼叫黑社會。

  一個別墅里住上百人,圍牆上全是機關槍把守。

  金邊是亞洲的偷渡總部,也是送往全世界黑工的總部和樞紐。在那裡打死一個人就像打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你不聽話,蛇頭拉出去就槍斃了。

  有的人要在那裡待好幾個月,學英語。像我們去義大利的,要學義大利語。

  訓練好,把你打扮起來,西裝筆挺地給你送出去。

  我們的身份變成柬埔寨人,出國旅遊。

  

  剛到義大利

  一次出去一個旅行團,導遊,其實是蛇頭,走完一個國家,人少一點。人越來越少,最後全跑光了。

  我們一行35個人,從金邊坐9個小時的飛機到瑞典,再從瑞典坐郵輪到義大利西西里島。

  

  從金邊飛到了瑞典,身上的新衣服是蛇頭買的

  到了西西里島,12個人留在義大利,剩下的人繼續跟著導遊,有的目的地是英國,有的是美國。

  在西西里島住了兩天賓館。第三天,把我們關到一個地下室的小房子里,讓家裡送錢過來,一個人13萬。

  錢送到,你就可以走人。沒有錢的,就做黑工,給蛇頭賣命。

  

  背紫包的,是蛇頭請來的導遊

  我是1999年9月17號到的。

  從21歲一直偷渡了23歲,整整兩年,不是在偷渡的路上,就是在牢里。

  就像做了一個長長的噩夢。

  我大姐帶了錢來贖人,用的里拉。

  我原本以為義大利很好,很多大牌不都是義大利生產的嗎?而且,我大姐在義大利開服裝廠,肯定很牛嘛。

  到了姐姐的工廠一看,上面四盞日光燈,只有五台機器。

  我驚呆了,怎麼會是這樣?我太失望了,這就叫工廠?我在溫州還有四五十個員工呢。

  後悔也沒用。第二天我就開始上工,每天只能睡五個小時,還包括洗臉刷牙。

  

  偷渡成功了,我卻不開心

  我的人生起起落落,苦難很多,幸運也很多。

  因為經歷過太多的苦難,稍微得到一點東西,你就很珍惜。懂得珍惜,你才有好的機遇。

  我不會義大利語,做工的時候,放幾個字母單詞在前面,一邊幹活一邊死記硬背,每天記兩三個。

  自從那次高速跳車摔了后,記性很不好。我只好更努力,別人一年時間學的,我用三年時間學,用勤快來彌補。

  好幾年我都睡不好,總是夢見自己被抓起來了,或者被蛇頭鞭打、丟棄在荒野。

  我在夢裡跑啊跑啊,大風大雨,巨浪滔天,無邊的黑夜裡,任憑我怎麼哭喊,都沒有人來救我。

  驚醒后,我總是滿頭大汗,恐懼到心悸。

  

  我畫一天能掙800千里拉

  每年六、七、八三個月是服裝的淡季。我看很多賣藝的人用手指畫的畫我也能畫,我就邊看邊自學。

  兩個月後,我就畫得很好了。我去過很多城市賣畫,為了省錢我睡過街邊,睡過火車站。

  到了夏天,老外喜歡去海灘度假,我就去海灘畫畫賣畫,一天能掙800千里拉,換成歐元是400塊。

  09 大鬍子送了我六萬歐元的機器

  25歲,我開始了第二段感情,現在已經是前妻了。

  前妻比我大四歲,麗水人,是我姐的工人。家裡給她訂了一門親,她不願意,偷渡到義大利逃婚。

  我們都是沒身份的人,每天像生活在陰溝里一樣。就像兩個互相取暖的人,明明不適合,還是將就在一起。

  

  到義大利的第一年

  2001年,義大利政府大赦,我們辦了居留證,才有了正常的生活。

  當初以為國外遍地是黃金,到了才發現,這裡比溫州還不如,太難了。

  我拚命幹活、休息天畫畫,攢錢,攢了兩年,陸續把國內欠的債都還了,還剩7000千里拉。

  

  當年,我和前妻帶孩子回家看望父母

  26歲,我和前妻離開了姐姐的工廠,用7000千里拉在米蘭租了七八十個平方的房子,買了兩台平車,一台打邊機,一個熨斗,開了自己的服裝廠。

  開了工廠,沒有客戶,就去我姐那裡拿一點點做做。

  有一天,有家公司的經理到機器行打聽,想找一個技術好的工廠做西裝。

  機器行的人把他帶到姐姐那裡,但姐姐不會做西裝。姐姐向他推薦了我。

  過了兩三個月,這個經理打電話過來問,你可以幫我做嗎?

  我說好的。

  他說你幫我做一件。我說好的。

  第二天,他帶了一張非常精美的設計圖紙來,讓我一個星期之內做出這件衣服。

  他是一家美國公司在義大利的分公司經理,紫色的標牌。我對大牌不了解,後來才知道,它是美國第一大品牌「拉夫勞倫」的高端定製。

  他們在義大利做了好幾件樣衣都不滿意,沒辦法才讓我試試。

  我想反正就一件嘛,非常認真地做。

  樣衣拿走後就沒有音訊了。過了兩個多月,他又拿了另外一張衣服的圖紙來,要我做。

  前妻說,這人肯定是個騙子,他這次來取衣服,要把上次的衣服錢一起討回來。

  我說算了,被人騙也就兩件衣服。讓他拿去。

  

  訂單越來越多

  過了半個月,突然來了另外一個人,留著大鬍子,拎著個包,進門就東看看西看看,問:你們還缺什麼?

  我說什麼都缺啊,打孔機、縫紉機、紐扣機……啥都缺。

  他說,你登記下來,我給你買。

  我想,神經病啊,怎麼可能。

  第二天,真的就有人來登記。他走的時候,我們站在窗戶看他上了一輛法拉利。

  過了一個星期,機器就運來了,十多台機器,價值六萬多歐元,真的是白送給我。

  我姐也覺得太神奇了,她開了十多年的廠都沒遇到這樣的好事。

  之前我做的兩件樣衣是Cucci(古馳)的,在美國時裝周引起了品牌商的注意。

  接下來,拉夫勞倫、Gucci、Prada……都發單子給我做,LV(路易威登)的單也來了。

  後來我才知道,中國人做LV的,我是第一個,以前只讓中國人做一些低端產品。

  

  2003年,給LV加工女裝

  我每天工作十個小時以上。三年時間,我的工廠從2個人,發展到35個工人,在義大利算是大工廠了。

  

  和合作方在一起

  10 我關閉公司,重返義大利

  我整整七年沒有回國。第八年,也就是2008年,我的資產快要有2000萬人民幣的時候,我想回國了,想回溫州。不管在哪裡,還是覺得家最好。

  我把義大利的工廠關掉,帶著錢回到溫州,想東山再起。

  在香港訂貨會的時候,遇到發魚服飾。我說我小時候在你那裡打過工,也在這裡獲得了第一份工資。

  老闆想去做房地產,但公司沒人接手,有五百多個員工。

  

  回國投資發魚服飾,中為董事長

  我很感恩小時候老闆對我的善待,沒有考慮太多就入股49%。他是法人,我是總經理。

  我信心滿滿地想回報曾經善待過我的企業,沒想到卻成了最後一任老闆。

  這是一家二十多年的老企業,吃回扣現象很嚴重。

  我發現了這些問題,但是沒有辦法處理,只要我動某個人,車間員工就會集體罷工。

  我終於明白了,管理一家企業沒有想象的這麼簡單。

  

  在香港參加訂貨會

  兩年後,我關閉公司,重返義大利。

  這次,不需要偷渡了。

  巴寶莉聽說我回來了,馬上來找我。

  經過這些年的努力,我的服裝製造公司成了BURBERRY、GUCCI、BERLUTI、TOMFORD、LOEWE……等品牌的長期供應商。

  

  米蘭時裝周

  做服裝,必須踏踏實實做好產品,才能贏得尊重。衣服的每一針每一線,每一道工藝,都不能有一絲一毫馬虎。

  我一個溫州農村出來的人,沒文化沒背景,能被世界頂級大牌的圈子認可,被尊重。我非常知足。

  

  2005年,我的公司發展很好

  這些大牌對我這麼好。並不是他們人特別好,而是他們需要像我這麼認真努力的人。

  我雖然讀書少,但我很好學,我願意拿出百分之兩百的誠心和努力去做事。只要是交代我的事情,我就一定完成好。

  打工的時候,老闆都很喜歡我。我總是把別人做不完的活,別人不願意做的,最難做的活,拿過來做。

  

  合作方都和我成了好朋友

  11 把「made in china」做成世界頂級水平

  我這半生的經歷,就像一部奇幻小說,我的生命力也因這些經歷變得強大。

  如果哪天生意不好做了,我可以做餐廳服務員,也可以做環衛工人。如果哪天真讓我去掃大街,我負責的地段一定是這個城市最乾淨的。

  我有三個孩子,大女兒考進了米蘭最好的音樂學校;兒子比我帥多了,很聽話,現在米蘭私立學校學習各國語言;小女兒在米蘭英國貴族學校。

  我的孩子們再也不需要像我一樣,為了活命,九死一生,四處漂泊。

  我把這些經歷記下來,是想告訴孩子們:

  1、人不一定要有多大的本事,但對長輩要尊敬,為人要真誠善良,要懂得付出,踏踏實實做人。

  2、不要怕吃苦。當你吃苦到麻木,你就不知道辛苦是什麼了。

  3、只要心地好,老天一定待你不薄。只要有幫別人的心態,老天就會幫你。

  4、最辛苦的事是躺在家裡玩,有活干就是最幸福最幸運的事情。

  

  2017年,帶孩子去紐約

  那麼多人都死在偷渡的路上,而我不僅僥倖活下來了,還有了一份事業,有幸福的家庭。

  我很感恩老天給我的一切。

  如果當年不偷渡,留在國內,付出相同的執著和努力,我也一定會有所成就。

  

  這些年,太太為我付出很多

  國外並非遍地是黃金,太陽更圓,人更友好。

  以前,我們華人在國外再怎麼努力,還是沒有地位,被排擠。

  現在,我們的國家強大了,中國人成了富裕的代名詞,走到哪裡都很受尊重。我們拿著中國護照,可以全世界自由自在行走,再也沒有人願意偷渡了。

  走遍全世界,還是覺得祖國最好,這份感情國內的人是體會不到的。現在,全世界都動蕩不安,只有中國是最安全的,只有回到國內,才敢夜晚大搖大擺走在路上。看到誰,都覺得親切得像親人。

  

  第一次回國考察

  杭州是我最喜歡的城市,也是我小時候父親很嚮往的地方。我在杭州買了房,終有一天,還是要回到中國定居。

  我要求我的三個孩子,絕對不允許找老外結婚,永遠都要做中國人。

  

  我引以為傲的三個孩子

  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絕對不會去偷渡。我一定老老實實,努力打拚。

  中國的機會,其實遠遠多過國外。

  以前,我一直待在溫州,不了解外面的真實情況。現在資訊發達,大家都能看到,歐洲不是天堂,最好的天堂,就是生我養我的地方。

  希望有生之年,我能把多年摸索出來的高端成衣工藝和標準,帶到國內和同行們共享,我們中國的企業完全有能力把「made in china」做成世界頂級水平。

  

  全家福,前排是我父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6 07: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