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的少年玩伴「閏土」生活凄苦,其後代如何

京港台:2019-11-23 03:05| 來源:史海觀復 | 評論( 6 )  | 我來說幾句

魯迅的少年玩伴「閏土」生活凄苦,其後代如何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在時代變更的潮流中,總有人麻木地隨波逐流。而有的人則清醒著,大聲吶喊試圖喚醒裝睡的愚民。在近代中國面臨困境時,無數先進的知識分子奮起救國,魯迅先生便是其中典型的一位。在他的筆下,一切醜惡的現象都無處躲藏,時刻在抨擊著封建社會的弊端。

  直到如今再翻看魯迅的文章,仍會為其思想所震撼。這個將筆當作武器的作家,寫下了無數驚醒「夢中人」的愛國言論。他是國人心目中的「民族魂」,也是心術不正者最害怕的人物。畢竟在魯迅的筆下,抨擊的力度依然是令人心驚的。

  倘若要論誰能讓魯迅的文字變得溫情的話,恐怕只有他筆下的閏土了。魯迅的作品大多晦澀難懂,而在描寫閏土時,卻是用盡了最平實感人的語言。這個幫工家的兒子,也是魯迅童年時最好的玩伴。在《少年閏土》中,魯迅對於這個童年好友的描述極盡詳細,似乎要把一個鮮活的少年真正帶到人們眼前來。那個戴著銀項圈的鄉村少年,未曾真正面對生活的不易與心酸,還是一副單純樂觀的模樣。即便和魯迅之間有著一定的等級關係,在年幼的孩子看來,所謂的隔閡也是根本不存在的。

  

  世上本無閏土,有的只是魯迅兒時的玩伴章運水,也就是這個少年的原型。魯迅出生於封建社會的士大夫家族中,早年家族境況良好時,他也是一個公子哥。而無論是閏土或是章運水,都是實實在在的下層勞動人民。封建社會中的等級觀念確實存在,但在少年時期,雙方都沒有感覺到其存在。等到少年閏土成了悲切的中年男子,他們之間的關係才真正有了微妙的變化。美好的童年時光結束之後,閏土的真實境況令人心酸,晚年還因沒錢治病而絕望去世了。閏土生前一共養育了五個子女,他們如今的生活處境又是如何呢?

  在不幸的家庭中,苦難幾乎會一代代延續下去,閏土一家的命運也逃不過這樣的定律。在魯迅的作品記載中,閏土出生於一個貧苦的農村家庭,他的父親為一大家子的生計忙活。而成年後的閏土,自然也延續了和他父親一樣的生活。

  

  身處於封建社會的底層,閏土一家始終無法逃離生活的漩渦。到了中年時期,魯迅再與閏土相見時,已從「迅哥兒」變成了「老爺」,幼年時不計較的等級差別,到了兩人步入中年時,已成了不可忽視的壁壘。「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已經隔了一層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說不出話。」從瓜田刺猹的小小少年英雄,再到一個悲悲戚戚的苦相男子,閏土的晚景太過凄涼。家貧且多子,更是讓他身上的擔子壓得人喘不過氣。

  當時身處「吃人」的社會,生活於底層的閏土一家活得渺小。在閏土晚年得病去世之後,其子女的生活更是艱難。長子章啟生,也就是書中「水生」的原型,幾乎是延續了閏土的悲劇命運,最終也因病而早早離開了人世。他的二兒子與三兒子依然沒有擺脫生活的困境,依然是靠天吃飯的普通農民。其他子女同樣是默默無聞的普通人,沒有在家族命運的基礎上做出大的變動。在所有的子孫後代中,能做出一番大成就的,就當屬水生的兒子章貴了。水生早早去世,而他留下來的兒子卻有了大出息。而章貴最終的歸屬,竟還和自己的爺爺閏土有一定的聯繫。

  

  作為閏土後人中過得最好的一個,章貴其實也經歷過很痛苦的日子。在他年僅三歲時,父親水生去世,再加上遇上嚴重的水災,一家人都生活也難以為繼。母親被迫外出打工,在長大一些之後,章貴也被送往有錢人家中當起了長工。倘若一切正常發展的話,章貴的命運與祖父閏土,甚至是曾祖父也沒有多大區別。

  但他恰好趕上了好時機,1949年之後,他也迎來了人生的轉機。作為一個從農村裡走出來的文盲,章貴一開始無所適從。在魯迅兒子周海嬰的幫助之下,他進入魯迅紀念館工作。在努力學習文化知識之後,他還當上了副館長,負責管理紀念館中的事務。時隔多年之後,閏土的後代竟又與魯迅有了聯繫。從祖輩時開始的情分一直延續下來,最終也幫助了閏土的孫子。

  

  在《故鄉》中,魯迅對於閏土的感情一直是複雜的。他一直惦記著少年時期的好朋友,哪怕時隔三十年後再相見時,仍想與他談論當年的趣事。然而階級之間的鴻溝難以跨越,閏土被封建社會剝削得沒了靈魂。而家道中落的魯迅,為彼此的人生同樣感到無力。在「可悲的隔膜」面前,魯迅與閏土再沒有了聯繫。

  至於當年為何沒有援助困境中的閏土,魯迅想必也有著難處。在所有的後人中,章貴幸運地改變了自己的命運。魯迅與閏土在同一年去世,而他的兒子周海嬰依然記得閏土一家,才會將其帶入魯迅紀念館工作。由閏土的孫子來為魯迅守館,這種隔代的緣分依然令人動容。

  

  章貴晚年回憶周海嬰時,也彷彿是在訴說著少年閏土與魯迅的關係。「當時因為他年紀比我大,他好像是個大哥哥一樣照顧小弟弟,有時候過馬路的時候他拉著我走,怕我撞到車上去了。」魯迅與閏土這對昔日好友早已離世,而章家人依然受到了魯迅後人的厚待。以章貴早年文盲的身份,斷然不可能進入紀念館工作。

  念及雙方之間特殊的情誼,再加上有意幫扶,農民閏土的後代,才有機會成為了一個文化人,甚至是一個知名的副館長。同樣是為魯迅工作,但相隔祖孫三代,章貴的工作意義已有了明顯的區別。兜兜轉轉幾十年,閏土的後人還是沒有切斷與魯迅家的關係,想必也能令雙方感到欣慰了。

  由此看來,以前所謂階級鬥爭的說法顯得是多麼的荒誕!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5 03: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