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到失聯」的英駐港領館前僱員為何此時反水?

京港台:2019-11-22 09:18| 來源:環球網 | 評論( 16 )  | 我來說幾句

「嫖到失聯」的英駐港領館前僱員為何此時反水?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文/花叨叨

  ——鄭文傑,你到底嫖沒嫖?

  ——這不重要。

  

  「嫖到失聯」的英國駐港領館僱員鄭文傑突然「反水」了。

  今年8月,鄭文傑在深圳因嫖娼被關了15天,據稱他當時主動要求警方不要聯繫他的家人。事隔一段時間,他昨天突然接受BBC採訪,聲稱自己在牢里受到虐待。

  在訪問中,鄭文傑幾乎全程在渲染自己是怎樣被手銬銬住忍受酷刑,還有意扯上香港示威者。

  很明顯,他想暗示,自己是因為與香港示威活動有關才受到政治迫害的。

  然而對於「是否嫖娼」這個最核心的問題,面對鏡頭的鄭文傑始終沒敢說出這三個字:

  「我沒嫖。」

  1

  沉默了三個月之後,鄭文傑突然高調發聲了。

  他向BBC描述了自己遭到酷刑的細節,包括他被戴上手銬和鐐銬,並且被長時間吊起來,保持壓力姿態靠牆蹲下幾個小時,不許他睡覺並且逼他用唱國歌保持清醒等等。

  唯獨不談他究竟是怎麼吃上牢飯的。

  根據此前深圳警方的通報,鄭文傑是因為嫖娼被處以行政拘留15天。(具體情況詳見:英駐港領館僱員內地被抓,幹了什麼不光彩的事?)

  記者問他是否有過嫖娼,他閃爍其詞:

  

  然後含混地說,「沒有做任何對不起我所珍惜和愛的人的事情」。

  對這個最關鍵、最核心的事實,鄭文傑沒有膽量說,「我沒嫖」。

  我們且不論在正常情況下,對一個男人而言,一頂莫須有的「嫖客」帽子,和肉體受到的「數小時酷刑」,究竟哪一個更容易讓人感到憤怒和急於辯駁,我們先看已知的可以被驗證的事實。

  1、鄭文傑今年8月在深圳被抓了,受到的指控是涉嫌參與嫖娼。

  2、鄭文傑承認在深圳「接受了按摩」(I got a massage for relaxation after work hours)。

  3、鄭文傑在15天之後被釋放,恢復了人身自由。

  4、無論從他當時獲釋後港媒拍攝的照片,還是從他最近接受BBC採訪的視頻,外觀上都看不出鄭文傑有受到「酷刑」的痕迹。

  5、根據深圳警方最新公布的視頻,鄭文傑的確數次出入會所,並且嫖賣雙方都曾悔罪。

  

  也就是說,鄭文傑迴避了問題最核心的事實,那就是他有沒有違法,有沒有嫖娼,選擇顧左右而言他,撿起了外界看不到,也難以證實的所謂「國保虐待」的情節。

  這最符合誰的口味,不言而喻。

  2

  這一幕似曾相識。

  2004年8月13日凌晨,廣東省警方在一次掃黃行動中,在東莞一家酒店房間內拘捕了一個香港人和一名內地女子。

  當時,這名男子赤裸半身,女子穿有衣物。

  警方認定二人存在賣淫嫖娼的嫌疑,將二人帶走。

  此事隨即經港媒曝光,人們才知道這名男子原來是香港民主黨議員何偉途,他還是香港立法會選舉九龍東的候選人。

  

  事發后,民主黨一再指責內地方面搞「政治迫害」,何偉途在獲釋后也召開記者會,整整花了半個小時曆數東莞公安機關「罪狀」。

  他聲淚俱下地表示,那是自己「人生中最黑暗及難受的日子」,「精神上受到虐待」,不希望日後再提及這段「悲痛回憶」。

  他還說,自己凌晨3點在酒店房間里,只是與一名突然到訪的女性朋友「閑談」,沒有嫖妓,沒有性行為,也沒有婚外情。

  有記者問及兩人既然是「普通朋友」,為何凌晨3點會赤裸相對?

  何激動地說:「不是兩個人都沒穿衣服,那個女子穿著衣服。」

  「那你有沒有穿?還是警察脫了你的衣服?」

  何偉途拒絕回答這一問題。

  當有記者問及他與女性朋友「閑談」是在椅子上還是在床上,何偉途說:「我不想解釋那麼多……當晚沒有發生性行為,一個半鐘頭純粹閑談,在床上或在椅子上,同(嫖妓)事件沒有多大關係……」

  由於一些媒體和泛民議員反覆跟風炒作「迫害說」,儼然把何偉途包裝成一個受害者。東莞市警方不得不再次召開記者會,展示了更多證據。

  其中包括何偉途半身赤裸的照片、酒店房間里遺留的染血衛生巾和避孕套包裝袋等。

  

  此外,還有何偉途對於數次招嫖,以及在此前給那名「普通女性朋友」1000元等供述。

  有記者詢問東莞警方為何迴避記者所要求的細節描述,發言人說,警方已經一忍再忍、不予披露犯案細節。

  「要是公布細節,真是醜死,何偉途將來如何有臉見人?而且,他犯案過程的證據確鑿,毫不含糊。」

  之後,何偉途再也拿不出更多說辭,來證明東莞警方對他進行「政治迫害」。

  在這場鬧劇慢慢平息下去之後,何偉途突然宣布退黨,理由是:

  「在選舉期間,九龍東團隊因為我被人叫做『叫雞黨』、『叫雞議員』而覺得內疚。」

  3

  回到鄭文傑案,更有玄機的在於各種時間點的「巧合」。

  幾乎就在BBC播放鄭文傑採訪的同一時間,英國外交大臣就召見了中國駐英大使「表達憤怒」。

  

  這個速度是不是太著急了一點?它一點都不像是媒體報道引發了外交部門的反應,倒很像事先約定好的同時發力。

  這樣,倒是能最大限度地讓這條新聞「火」一把。

  在這個時間前後,還發生了一些跟香港有關的事情。

  一是美國國會火速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個法案的核心要義是反對香港特區政府止暴制亂,阻止在任何情況下中央政府出手挽救香港局勢。(刀哥昨天也詳細說過了:美國搞出的「香港法案」,到底陰毒在哪?)

  二是香港暴力分子氣焰正在式微,越來越多市民走上街頭,用清路障的實際行動表達對暴力破壞的抵制。

  第三,也是最為關鍵的,在鄭文傑再度發聲的四天之後,香港就要舉行區議會選舉。

  

  按照鄭文傑和西方媒體的說法,深圳警方願意冒著極大的法律和輿論風險,在這麼敏感的時間和環境中去「搞」一個英國領館里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這樣做的動機和邏輯令人困惑。

  而在事情本已平息的三個月之後,為什麼鄭文傑又在這個時間點突然又發聲了?

  暴力在香港的不得人心,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西方外部施壓的突然加大,以及鄭文傑在這個時間點的突然發聲,這一切,都撞到一起了。

  這是不是也太巧合了?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00: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