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駐歐大使證詞投下重磅炸彈 彈劾特朗普轉折點?

京港台:2019-11-22 00:19| 來源:澎湃新聞 | 評論( 20 )  | 我來說幾句

美駐歐大使證詞投下重磅炸彈 彈劾特朗普轉折點?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1月20日,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在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眾議院情報常設特別委員會作證。 IC 圖

  11月20日,在美國國會眾議院舉行的針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公開聽證中,特朗普親自任命的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Gordon Sondland)作出了迄今為止對白宮最具破壞性的證詞。他在證詞中確認,特朗普與烏克蘭之間存在「利益交換」,而且包括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等在內的許多政府高官早就對此心知肚明。

  今年8月,有人舉報特朗普在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一次通話中要求後者調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和他兒子亨特·拜登在烏克蘭的商業活動,在這次通話之前特朗普還凍結了一項3.91億美元的對烏軍事援助。民主黨認為此舉存在利益交換行為,隨即展開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指出,與此前幾名出席聽證會的證人不同,桑德蘭是目前為止唯一一位政治任命的官員。此前出席聽證會的幾名官員都是事務官員而非政治任命官員,他們的證詞容易被共和黨和特朗普的支持者視為是對特朗普有偏見的建制派對特朗普的反對。

  「但是桑德蘭顯然不是建制派,他是政治任命。」刁大明說,「他的證詞可能會被民主黨視為一個圈外人的看法,具有更高的價值。」

  刁大明認為,桑德蘭周三在國會的證詞整體上對特朗普不利,可能會加強民主黨人對繼續彈劾特朗普的信心。不過,這種不利是否具有顛覆性,目前還不易判斷。

  詳述「交易」過程

  在擔任美國駐歐盟大使之前,桑德蘭是一名經營酒店的商人,一直是共和黨的重要捐款人。在2016年大選中,桑德蘭利用他在波特蘭的政治資源為特朗普籌集競選資金,還通過自己控制的4家酒店為特朗普的就職典禮捐款100萬美元。特朗普就任總統之後,他就被任命為了駐歐盟大使。

  不過,在20日當天的聽證會上,桑德蘭並沒有站在特朗普一邊。在事先準備好的長達23頁的書面聲明中,他全面憶述了自其出任駐歐盟大使以來參與烏克蘭事務的情況,聲稱他及多名烏克蘭事務官員被迫配合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以軍事援助和訪美邀請為條件,施壓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對拜登父子進行調查。

  桑德蘭在聲明中強調,他和其他官員與朱利安尼配合處理烏克蘭事務,是受到總統特朗普的直接指示。桑德蘭表示,他和其他外交官員其實並不情願讓朱利安尼干涉烏克蘭事務,但是他們如果他們不與朱利安尼合作,他們就會喪失鞏固美烏關係的重要機會。

  和桑德蘭在此前閉門聽證中的說法一致,桑德蘭說,今年5月23日他與其他官員在參加完澤連斯基的就職典禮后回到華盛頓面見特朗普。他們建議,為了加強與烏克蘭的戰略關係,特朗普應首先與澤連斯基通電話再邀請他訪問白宮。但是,特朗普對此表示懷疑,並指示他們「與魯迪(朱利安尼)談談」。

  在特朗普的這一指示下,桑德蘭等官員開始和朱利安尼接觸。朱利安尼強調,特朗普希望澤連斯基作出公開聲明承諾調查腐敗問題。桑德蘭說,當時朱利安尼具體提到,2016年大選是否關聯烏克蘭、雇傭亨特·拜登的烏克蘭布瑞斯瑪天然氣公司的問題,對特朗普而言是兩個重要議題——在7月25日的通話中,特朗普要求澤連斯基對兩件事情進行調查。

  桑德蘭在20日的聽證中聲稱,當時在配合朱利安尼處理烏克蘭事務的時候,並不認為朱利安尼在其中發揮作用是不妥當的。他表示,他和其他官員盡一切努力,一直確保國務院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了解他們所有的外交工作和努力。

  「每個人都知情,沒有秘密。」桑德蘭在聲明中反覆強調這一點。在23頁的聲明中,桑德蘭提供了部分他和其他外交官員同國務院、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涉及烏克蘭事務的手機簡訊和電子郵件。

  桑德蘭在20日的聽證中也再次明確表示,朱利安尼提出的要求,就是作為安排澤連斯基訪問白宮的一項「利益交換」。朱利安尼要求烏克蘭做出公開聲明,宣布調查2016年大選的問題以及布瑞斯瑪天然氣公司。桑德蘭說,「朱利安尼在表達美國總統的願望,我們知道這些調查對總統很重要。」

  桑德蘭說,在他和其他官員得知白宮暫停了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后,他試圖詢問原因,但沒有得到明確的答覆。桑德蘭表示,由於沒有任何可信的解釋,他後來開始相信,除非烏克蘭像朱利安尼要求的那樣公開聲明宣布調查,軍事援助就不會放行。

  多名高官恐被拖下水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桑德蘭20日的國會證詞顯示,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等都牽涉其中,對於軍事援助與調查拜登之間的關係心知肚明。

  這些人都因為桑德蘭的證詞而被置於彈劾的風暴眼中。《華盛頓郵報》指出,現在眾議院完全有權要求彭斯、蓬佩奧等人到國會作證。

  今年9月1日,彭斯在波蘭首都華沙出席二戰紀念活動時與澤連斯基舉行了短暫的會談。按照最初的計劃,應該是特朗普親自與澤連斯基舉行會談,但當時由於美國國內颶風問題,特朗普取消了這一行程,遂由彭斯代替。

  按照桑德蘭的證詞,在9月1日會談前,他向彭斯提到他擔心援助推遲與調查問題有關。在會談過程中,澤連斯基向彭斯直接提出了援助凍結的問題,彭斯表示會與特朗普談這個問題。

  針對桑德蘭的證詞,彭斯辦公室迅速做出回應予以否認。彭斯的幕僚長馬克·肖特(Marc Short)在一份聲明中說:「副總統從來沒有和戈登·桑德蘭進行過有關調查拜登父子、布瑞斯瑪公司或者基於潛在調查有條件地放行對烏克蘭的財政援助的談話。」

  桑德蘭出席聽證會前一天,11月19日,彭斯的外交政策助理詹妮弗·威廉姆斯也在眾議院參加了公開聽證。在這場聽證會上,詹妮弗·威廉姆斯倒戈一擊,稱特朗普與澤連斯基在7月25日的通話「不同尋常」,因為電話中「似乎涉及(美國)國內政治事務」。

  在詹妮弗·威廉姆斯做出上述證詞之後,彭斯辦公室也發表聲明,與她「劃清界限」。聲明稱,她的主要工作是為彭斯搜集有關烏克蘭的材料,她的頂頭上司是彭斯的下級,並不直接向彭斯彙報,她與彭斯「幾乎不互動」。

  相比彭斯,根據桑德蘭的證詞,國務卿蓬佩奧似乎捲入得更深。桑德蘭曾多次直接向蓬佩奧彙報有關烏克蘭事務的問題,蓬佩奧對有關調查的問題非常清楚。

  根據證詞,就在籌備原計劃的特朗普與澤連斯基9月1日在波蘭的會談時,桑德蘭曾直接問蓬佩奧「一個特朗普與澤連斯基的面對面的會談是否有助於打破僵局」,以放行對烏援助。

  桑德蘭在給蓬佩奧的郵件中說:「我會當面要求澤連斯基,告訴他一旦烏克蘭的司法人員就位……澤連斯基應該能夠在對美國總統和美國重要的議題上公開且有信心地向前推進。希望這能打破僵局。」蓬佩奧回復桑德蘭說「好的」。

  正在比利時訪問的蓬佩奧在被問及此事時稱,自己一直在工作,沒有看聽證會。11月20日(周三)下午,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古斯(Morgan Ortagus)發表了一份聲明稱,桑德蘭「從未告訴蓬佩奧他認為特朗普總統將援助與對政治對手的調查關聯在一起」。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9 12: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