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被同學嘲笑 14歲河南籍上海初中生喝農藥自殺

京港台:2019-11-21 11:49| 來源:津雲 | 評論( 17 )  | 我來說幾句

經常被同學嘲笑 14歲河南籍上海初中生喝農藥自殺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1月14日晚上,年僅14歲、正在上海一中學上初二的傑傑,衝動地喝下了50毫升農藥。在經過24小時的搶救后,他因呼吸衰竭不幸身亡。

  

  搶救時的情況

  

  傑傑的死亡醫學證明

  

  昨天晚上九點,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發的情況通報

  傑傑的父親懷疑,學校中的兩名男生對兒子長達兩年的霸凌是導致傑傑自殺的直接原因。而區教育局負責人稱,經過調查,傑傑恰恰和這兩名學生玩得很好。津雲新聞記者今日走訪了傑傑家、傑傑所在的學校和區教育局,試圖還原這名男孩為何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真相。

  「我喝農藥了,趕快叫120」

  11月14日下午1:30,盧先生接到了兒子傑傑班主任的微信消息,稱傑傑在學校欺負同學,希望家長能來學校進行溝通。

  

  

  盧先生和傑傑班主任14日的聊天截屏

  11月20日上午,就傑傑一事區教育局與家長的溝通會上,區教育局分管安全穩定的趙局長詳細講述了經過調查,筆袋一事的具體情況。

  11月14號下午,第1節課前,也就是在12:45左右,傑傑和一位同學在玩耍的過程當中,將另一同學的筆袋扔到了樓下,撿上來之後發現筆袋裡的筆墨水滲透了出來,把筆袋全部弄髒了。被弄髒筆袋的同學選擇向班主任老師報告,班主任老師將兩位扔筆袋的同學叫到了辦公室進行了常規的教育,學生們也認識到了錯誤。將筆袋清洗乾淨後進入教室正常上課,「班主任老師在辦公室公開教育學生,用語平和,教育過程當中不存在老師有過激的教育行為,學生也接受了老師的教育。事情處理完成以後,傑傑同學表現正常,上課期間沒有異常的表現,下課後繼續和同學們玩耍,而且是有說有笑。」趙局長介紹。

  接到老師微信后,因盧先生當時因有事無法前往,與班主任商定11月19日下午再前往學校,溝通傑傑的學習和教育問題。14日下午六點,傑傑和平日一樣返回家中,據盧先生講述,當時感覺傑傑心情不好,「到家后就回屋寫作業了,我問了他老師跟我反饋的問題,他一直不說話。」盧先生說,因為自己和孩子母親離異,傑傑一直是爺爺奶奶在帶,盧先生在外打工,今年9月1日才回到上海找了一份保險公司的工作,「我帶的少,也沒管過,看他不說話我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

  隨後,盧先生離開房間,繼續去屋外修繕房屋,傑傑的爺爺在蔬菜大棚內勞作,奶奶在廚房摘菜。不一會兒,傑傑跑了出去,「我以為他去上廁所了,我家廁所在對面,我孫子』大號』時每次都要去個十到二十分鐘。」傑傑的奶奶告訴津雲新聞記者,傑傑跑出去二十多分鐘后,自己數次呼喚傑傑的名字都無人應答,這才意識到出事了。盧先生和傑傑的爺爺奶奶趕緊分頭去找。

  

  傑傑爺爺的蔬菜大棚

  

  傑傑家廚房

  14日晚上7:30,傑傑奶奶在離家100餘米的小河邊,發現了全身濕透,喝了半瓶農藥躺在地上的傑傑,「他一邊嘔吐一邊跟我說,『奶奶我喝農藥了,趕快叫120』。」

  

  傑傑爺爺面對的位置,傑傑在此服下了農藥

  在被告知120還需20分鐘才能到達后,盧先生自己找了一輛車,將兒子送到了上海市嘉定區南翔醫院,隨後轉院到上海市同濟醫院進行搶救。但是因為傑傑敵草快中毒,導致呼吸衰竭,在進行了洗胃、腎透析等一系列治療后,仍於15日晚9:33不幸離世。

  「爺爺,我想回老家上學」

  傑傑祖籍是河南省信陽市息縣長陵鄉,爺爺奶奶在20多年前從河南來到上海,在嘉定區承包土地種菜維持生計,將五個孩子養大,傑傑是老三盧先生的第二個孩子。

  

  

  

  傑傑家

  傑傑的姐姐15歲,與傑傑情況相同,在上海出生並讀書,由爺爺奶奶撫養長大,但是姐弟二人並不在同一個學校就讀。

  在家人眼裡,傑傑是一個內向但聽話的好孩子,「因為我老婆小兒麻痹手不能幹農活,倆孩子有時候寫完作業就幫我種地,姐姐沒一會兒就跑回家歇著了,但是傑傑每次都很認真,不嫌苦不嫌累。」傑傑的爺爺說。但是也許是性格使然,也許是爺孫二人之間的代溝太大,回家后的傑傑,從不說起學校的事情,「每天回家后什麼話都不說,不管我說什麼他就一個『好』字回答。」

  

  傑傑平時睡覺的床

  從傑傑上小學開始,傑傑的爺爺每天早上四點鐘出門,將姐弟二人分別送到學校,同時將一車的蔬菜賣到四個地區的批發市場,下午四點鐘再出發將兩個孩子接回家中,繼續勞作。傑傑的父母離異后,父親長期在外打工,母親在江蘇重新組建了家庭,傑傑和姐姐二人,雖然生活的基本需求可以滿足,但正值青春期的煩惱卻無人可訴說。

  

  傑傑平日在家學習的桌子

  「以前傑傑跟我說過好多次,讓我別用三輪車把他送到學校門口,讓我停得遠一點,但是路上這麼亂,我的孫子我怎麼放得下心啊。有時候他下學我到的晚了,就看他躲在學校對面的大柱子後面,我叫他他也不應,直到同學都走的差不多了他才出來。」直到今年,爺爺才讓傑傑一個人坐公交車上下學,但是「你爺爺是騎三輪車的」的這一同學間的奚落,已經壓得青春期的傑傑抬不起頭來。

  

  傑傑躲在柱子後面,等待爺爺來接

  據傑傑家屬回憶,傑傑喝葯後送到醫院一直意識很清醒,不管腎透析等搶救治療有多疼,都咬著牙一聲不吭,「他最後走的時候給他搶救的醫生和護士都哭了,說這個孩子太堅強了。」傑傑的叔叔說,在病床上也曾問過傑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不說,問什麼都不說,但是學校一位書記和班主任來看他的時候他情緒特別激動,尤其是看到班主任的時候,雙手一直在掙扎。」

  傑傑的叔叔說,15日下午四點鐘左右,傑傑開始自言自語說起學校的事情,「他當時已經有些口齒不清楚了,大概能聽到是說在學校被歧視、被辱罵、被打,因為臉上的三顆痣,因為穿的鞋太破,因為爺爺騎三輪車。我們讓他別說了趕緊休息一會,他還是不停地說,說了快一個小時。」

  「都快不能說話了那時,他跟我說,爺爺咱們不在上海了,我想回老家上學。」傑傑的爺爺告訴記者。

  

  

  傑傑爺爺撿破爛撿回來的衣櫃內還存放著傑傑的衣物

  

  事發當天傑傑穿著的校服

  

  傑傑的書包和課本

  

  傑傑奶奶手指的就是發現傑傑全身濕透的位置

  是校園欺凌還是朋友間無意的玩笑?

  因為傑傑在彌留之際的「自言自語」,傑傑的家人開始懷疑,傑傑突然的自殺行為,是否背後存在著某種原因。傑傑的事情發生后,盧先生及其家人曾經找過其同學了解情況,他向津雲新聞記者提供了多段他和傑傑同學聊天時的視頻錄像和錄音。

  在錄音中,一名同學表示,班裡只有三名同學和傑傑走得近,但是並不是「好朋友」,其他人都和他不太熟。而這三名同學中,有兩名同學,是傑傑家人認為校園欺凌了傑傑的學生,「他們倆從7年級開始主動去找他,語言攻擊他,說他爺爺是開三輪車的,有時候傑傑急了就懟回去。不過這禮拜少了,因為這兩個人下課就被老師帶到辦公室補習。你們讓班主任去跟那兩個學生說一下,不要老讓他們去找傑傑,這樣下去傑傑肯定會輟學的。其實我也體驗過,就是語言上羞辱。」當傑傑的叔叔問起他們是瞧不起外地人嗎?該同學回答:「他們是瞧不起我們窮吧。」

  在視頻中,另一名同學回憶,有兩名同學經常開傑傑的玩笑,欺負他,「7年級開始的,8年級更嚴重了,主動找到他,看他好欺負就一直挑釁他,說他一大堆的話。」這名同學表示,傑傑的同學剛開始只不斷提及傑傑爺爺的名字加上綽號,後來知道了盧先生其他家人的名字,並給他們每個人都起了綽號。同時,因為傑傑臉上有三顆痣,也經常被同學嘲笑,「他們比較勢利,看他鞋穿的不好,看他窮,就說一些很侮辱的話。」

  那麼,面對同學的語言攻擊,傑傑的反應如何呢?「他就是不說話,一直坐著,那兩個同學就會說,你很拽啊,坐著不動啊,然後繼續說傑傑的家人,直到傑傑忍不了,雙方動手打架,跟其中一個同學打了七八次架,另一個打了1次架,雙方站著不動,掐著對方的脖子,兩人的臉都憋紅了。」視頻中的同學說,傑傑從來不告老師,其他被語言攻擊的同學告訴老師后,問題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決。

  不過,視頻中的同學介紹,傑傑在學校算是愛笑的學生,「如果很內向的,老師會鼓勵去學校的心理疏導室,但是傑傑挺能說的,也挺愛笑的。」兩位學生均表示,學校老師應該不知道這些情況,「他們一般都在體育課或者下課時間找到傑傑,班主任老師不知道。我們老師處理這些問題處理的挺好的,如果知道了會說那些學生,說的挺嚴重的。」

  同時,傑傑家人質疑,南翔中學的老師看不起孩子,存在退勸回老家讀書的情況,「我們老家的村支書讓我發個傑傑在上海的就讀證明回去,我曾打電話給班主任,班主任卻說『煩死了,你們快回老家上學吧』。」傑傑的爺爺告訴津雲新聞記者。

  盧先生認為,南翔中學的學生大部分都是上海本地人,根據規定,外來務工人員的子女只能借讀到初中畢業,高中就得回老家上學。學校很注重升學率,像傑傑一樣的外地學生學習一般不怎麼好,因此學校一般也不怎麼重視。

  

  上海市嘉定區南翔中學

  

  傑傑的學生證

  區教育局回應:上升不到校園欺凌的情況

  11月20日上午,傑傑家人和教育局領導、律師進行了溝通。針對家長懷疑的是否存在校園欺凌的情況,趙局長進行了回應:「經過調查,傑傑同學在南翔中學和一部分男同學關係很不錯,這些同學當中有本地的,也有外省市的同學。在相互的交往過程當中,確實有兩位學生有時會講一些難聽的話,主要是涉及到給傑傑同學及家長起綽號,也曾經說過爺爺騎三輪車的事情,在課間傑傑與這些同學有時也會有淘氣打鬧的情況。但根據班級多位同學證實,傑傑恰恰與這些同學玩得特別的好。所以這些打鬧起綽號,純粹是同學之間大家嬉鬧,上升不到校園欺凌的情況。就像傑傑扔同學筆袋的事情,也是同學之間的吵鬧,洗乾淨了,還給學生,這件事就結束了,大家又在一起玩。你們反映的是否有欺凌的現象,公安昨天下午已經去介入調查了。昨天我們專門到檢察院去進行了諮詢,起綽號,學生之間的這種打打鬧鬧,是否屬於校園欺凌,今天我們律師也在,會對這個問題做一些分析。因為實際上作為校園欺凌,從它的定義上很明確的,必須是蓄意的或者惡意的,而且要造成對方身體傷害或精神損失的。」

  

  11月20日上午,傑傑家人和區教育局在此就傑傑一事進行了溝通

  隨後,一起前來的律師也針對校園欺凌一事進行了回應:「第一,校園欺凌,法律上規定,首先它發生的場所就是學生之間、校園之內。第二,欺凌的孩子要有蓄意和故意的行為,主觀上可能是暴力和語言,但是結果一定要造成他人的人身和財產的一個損害,但是我們這案子是沒有的。孩子之間也許會起綽號,但是他是屬於一種嬉戲打鬧的,像我們小時候上學的時候也會有,但是我覺得上升不到校園欺凌的。第二,家長如果想訴諸法律,孩子喝農藥的行為,需要和老師的教育方式方法造成因果關係,法院才能支持你們的訴求。目前是不存在因果關係的。」

  隨後,趙局長又就傑傑家長反映的老師看不起孩子,存在退勸回老家讀書的情況進行了解答:「我們上海市有一個中考政策,凡是不符合條件的,隨遷子女原則上回戶籍所在地繼續參加中考。當然留在這邊,可以參加中職校的招生考試。這些政策因為傑傑爸爸管的比較少,爺爺年紀比較大,可能不是很了解。我們通過調查得知,班主任老師確實跟傑傑同學談過回老家就讀的情況,其初衷是給學生講清楚中考的政策,進行政策的引導,回老家就讀可能更有利於學生的發展前途。留在上海,只能考中職校,而且成績差的話也不一定能夠考上。這個情況,對於班級內所有的外省市學生或者家長,都是這樣引導。當然最終我們的隨遷子女是否選擇回老家就讀,還是留在上海考中職校,最終還是由學生自己來決定。學校是不做強求的。」

  「另外一個就是反映對學生存在教育差異的問題。我們通過對老師和學生的調查,這個班級有28個是本地的學生,還有5個是外省市的學生。班級內部不存在老師區別對待外省市學生的現象。老師對所有的學生都是一視同仁的,也不存在本地同學看不起外省市同學的現象。」趙局長說。

  但是,面對區教育局給出的調查結果,傑傑的家人表示不能接受,盧先生出示了自己與傑傑班級內同學的聊天視頻,視頻內提到了傑傑近兩年來受到語言攻擊的種種情況,教育局領導表示,將把視頻拷貝給警方,繼續讓警方進行調查。

  至記者截稿時,因為傑傑的家人在學校門口不願離開,傑傑的爺爺奶奶等五人已被當地警方帶走。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6 13: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