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駐歐盟大使聽證會「扔炸彈」 特朗普幾乎咆哮

京港台:2019-11-21 11:47| 來源:觀察者網 | 評論( 16 )  | 我來說幾句

美駐歐盟大使聽證會「扔炸彈」 特朗普幾乎咆哮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自從眾議院開始對特朗普進行彈劾調查,並風風火火地進行聽證會以來,「重磅證詞」這樣的詞似乎已經被用濫了。不過周三的那場聽證會,的確迎來一位「通烏門」關鍵人物,他的證詞不僅直擊特朗普,還把一眾高官拉下了水。

  綜合《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BBC等媒體當地時間周三(11月20日)報道,當天,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出席聽證會,他表示,自己施壓烏克蘭公開宣布調查特朗普的政治對手是應「總統的指示」,並且,美國政府高官如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時任國安顧問博爾頓都知情。

  另一邊,曾說太忙不看聽證會的特朗普,這次似乎在實時關注。聽證會還沒開完,特朗普就對著記者說自己和桑德蘭「不熟」,還近乎咆哮地重複多遍「我什麼都不要!」(I want nothing)說罷,才踏上專機離開。

  

  「I want nothing」

  20日的聽證會上,桑德蘭說:「我知道,委員會的成員經常想要用一個簡單的問題來框定這些複雜的問題:有沒有交換條件?就白宮的電話和會議來說,答案是肯定的。」

  證詞中,桑德蘭表示,公開宣布調查拜登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可以訪問白宮的「交換條件」,並且「所有人都知情,這不是秘密(Everyone was in the loop,It was no secret)。」

  桑德蘭說,自己、能源部長佩里和烏克蘭問題特使庫爾特·沃爾克都不情願地與朱利安尼合作,「在美國總統的明確指示下」開展了施壓行動(at the express direction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要求其公開宣布調查拜登及其兒子。

  「簡單地說,我們做了該做的事。我們都明白,如果我們拒絕與朱利安尼先生合作,我們將失去鞏固美烏關係的重要機會。所以我們遵從了總統的命令(So we followed the president』s orders)。」

  在解釋自己是如何理解美烏關係取決於是否宣布調查拜登時,桑德蘭說:「朱利安尼表達了美國總統的願望,我們知道這些調查對總統很重要。」

  飛來橫鍋,彭斯、蓬佩奧火速澄清

  這次,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甚至是已經離職的前國安顧問博爾頓,都被桑德蘭一舉拉下水。

  桑德蘭在證詞中稱,他開始覺得特朗普正在想要利用軍事援助,以換取烏克蘭公開承諾調查自己的政治對手。他說,9月1日在華沙舉行的會議上,他向彭斯表達了這種擔憂。

  對此,彭斯方面很快就回應了,聲明反駁稱,「9月1日的波蘭之行中,桑德蘭大使從未與彭斯單獨會面,大使回憶的這種所謂的討論從未發生過。」

  至於蓬佩奧,桑德蘭拿出了一些證據。他展示了一些此前從未見過的電子郵件和簡訊,以此證明他讓蓬佩奧和其他政府官員了解他對烏克蘭施壓的情況。

  文件顯示,桑德蘭告訴蓬佩奧,烏克蘭正在考慮發布一份聲明承諾調查拜登,並計劃讓澤連斯基直接與特朗普面談此事。

  桑德蘭在給蓬佩奧的電子郵件中寫道:「希望裡面的內容能讓老闆高興到批准見面邀請。」

  一個半星期之後,他又給蓬佩奧發了另一封郵件,問他是否需要在華沙安排特朗普與澤連斯基的會面,這樣澤連斯基就能「看著他(特朗普)的眼睛」向他承諾調查,這樣就能打破兩國關係的「僵局」。

  蓬佩奧回了「好的」。不過,這場會面並沒有成真。

  對此,蓬佩奧方面也趕緊發表聲明反駁:「桑德蘭從未告訴蓬佩奧,他覺得總統是在將援助與調查政治對手聯繫起來。」不過,這份聲明並沒有直接回應桑德蘭上述指控。

  另外,此前其他證人曾說博爾頓對桑德蘭的行為深感擔憂,並多次指示下屬向白宮律師報告。

  但桑德蘭的證詞給出了另一種說法,他說,「在訪問基輔之前,博爾頓辦公室想要朱利安尼先生的聯繫方式。」

  共和黨抓住證詞漏洞

  國務院一直試圖阻止桑德蘭作證,並拒絕讓他接觸某些文件。在被議員們追問時,桑德蘭說,由於無法接觸到這些文件,他根本無法完全重現那些談話和會議的細節。

  民主黨人指出,特朗普政府的阻撓行動,是在妨礙國會。

  而這次桑德蘭拋出的「重磅炸彈」,無疑對民主黨人來說十分有利。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在聽證會的短暫休息期間告訴記者:「它直指賄賂問題的核心,以及其他潛在的重罪和輕罪。」

  

  圖源:視覺中國

  不過,共和黨人則抓住了桑德蘭證詞的另一點,為特朗普辯護。

  桑德蘭在聽證會上表示,「特朗普總統從來沒有直接告訴我,軍事援助是以調查為條件的。軍援是我個人的猜測。」

  俄亥俄州共和黨籍眾議員邁克爾·特納(Michael R. Turner)就抓住這一點質問桑德蘭:「沒人告訴你?不只是總統,連朱利安尼都沒有告訴你?馬爾瓦尼(代理白宮幕僚長)沒有告訴你?蓬佩奧也沒有告訴你?」

  他接著反問:「整個星球都沒有人告訴你,特朗普總統要把軍援和調查作為交換,是嗎?」

  桑德蘭回答:「是的」

  共和黨人也一直試圖塑造桑德蘭「不可靠」的形象。畢竟,桑德蘭前不久剛因為該證詞而給自己的信譽留下污點。

  10月17日,桑德蘭在作證時告訴調查人員,他相信特朗普所說的,沒有在與澤連斯基的接觸中提「交換條件」。當時的公開聲明顯示,桑德蘭的證詞與其他至少兩名證人的證詞相矛盾。

  11月15日,桑德蘭在新提交的證詞中承認,自己曾經告知烏克蘭官員,要想得到美國的軍事援助,需要用調查特朗普競選對手交換。

  特朗普:我什麼都不要!我什麼都不要!

  而特朗普呢,在公開聽證會第一天全美直播時嘴硬說自己「太忙了沒空看」,最近則頻繁通過各種方式「參與」聽證。比如實時推特攻擊、對著記者澄清……

  20日,就在桑德蘭還站在那裡作證時,特朗普就試圖和他撇清關係:「我和他不熟,我沒有跟他說過多少話。」要知道,桑德蘭是特朗普任命的駐歐盟大使。

  當然,特朗普這話也很快傳到了聽證會上,一名議員問桑德蘭,總統這話是怎麼回事,他笑著說「來得容易去得也快。」(Easy come, easy go)

  此外,特朗普的憤怒也很明顯,除了在推特上瘋狂為自己辯護之外,他還親自在「線下戰鬥」。

  在出發去得克薩斯州前,特朗普除了撇清和桑德蘭的關係,還手握筆記,大聲朗讀了桑德蘭的一段證詞。特朗普的聲音很大,試圖蓋過邊上直升機的嗡嗡聲,從視頻上看,他近乎咆哮。

  桑德蘭在證詞中提到了自己與特朗普在9月9日的一段對話,他描述這段對話時引用了特朗普當時說的一句話,在20日面對記者時,特朗普表示自己說的那段話說明了一切。

  「大使問我『你想要從烏克蘭得到什麼?我總是聽到各種不同的想法和理論。你想要什麼?』……」

  「接下來,這是我當時的回應,他剛剛說了。」在朗讀之前,特朗普還問記者們「準備好了嗎?你們的攝像機就位了嗎?」

  「我什麼都不要!(I want nothing)這就是我想從烏克蘭得到的。我什麼都不要,我說了兩次。」

  特朗普強調了很多遍:「如果你們不是假新聞,那你們就如實報道。『我什麼都不要,我什麼都不要,我不要交換條件。告訴澤連斯基,做正確的事兒』,這就是我的回應,『我什麼都不要,我什麼都不要,我不要交換條件。告訴澤連斯基,做正確的事兒』

  

  「I want nothing」

  湊近一點看看特朗普的筆記,他把上述自己重複多遍的話寫了下來: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2 11: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