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人販子「梅姨」:同居對象從沒見過其身份證

京港台:2019-11-19 18:49| 來源:剝洋蔥 | 評論( 1 )  | 我來說幾句

神秘人販子「梅姨」:同居對象從沒見過其身份證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張強印象中,他們交往的兩年中,梅姨每次在他家住一陣就走了,說是去做生意,過一陣又回來。而且從來不讓人看她的身份證。那時,張強並不知道,梅姨說的「生意」是拐賣兒童。

  

  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台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網路上流傳的「梅姨」的第二張畫像非官方公布信息,山東畫像專家林宇輝稱畫像是其應廣東增城警方邀請所作,但目前增城警方暫未回應是否曾邀請專家畫像。左圖為林宇輝所作畫像,右圖為彩色版電腦畫像。受訪者供圖

  在申軍良的印象中,11月9日開始,「梅姨」的彩色畫像在網上被大量轉發。配文——「梅姨」涉嫌拐賣九名兒童,是一個人販子。

  在此之前,申軍良已經找了「梅姨」三年。14年前,他剛滿一歲的兒子申聰丟了。經人販子張維平、梅姨之手賣出,賣了13000元。2016年3月,人販子張維平落網。據他交代,除了申聰,他還拐賣了另外八個孩子。這些孩子都是通過「梅姨」銷贓。

  11月初,「梅姨」涉嫌拐賣的兩名兒童被增城警方尋回。「梅姨」案再次引發關注。

  「人販子」、「拐賣」,這些關鍵詞不斷挑動著網友的神經,全民尋找「梅姨」。11月17日,有群眾報警,在湖南郴州一所學校附近發現了疑似「梅姨」的人,但經過警方核查,女子並不是「梅姨」。幾天之內,在全國多地都有網友稱找到了梅姨,但最後均證實為傳言。

  但這並沒有影響大家尋找「梅姨」的熱情,轉發還在繼續。直到11月18日上午,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台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網路上流傳的廣東增城被拐9名兒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張畫像非官方公布消息,梅姨是否存在,長像如何,暫無其他證據印證。廣東省公安廳未邀請專家對梅姨二次畫像。

  

  來源:公安部刑事偵查局

  但山東畫像專家林宇輝向新京報記者證實,引發爭議的第二張畫像確實出自他手。今年3月,他收到廣東增城警方的邀請,見到了梅姨曾經的男朋友,根據他的描述,畫出了畫像。

  「梅姨是真實存在的。」申軍良對此堅信不疑。「這麼多人都見過她,只有找到她,孩子們才能早日回家。」

  人販子落網供出「梅姨」

  

  2017年,廣州增城警方第一次從人販子張維平口中聽到了「梅姨」的名字。

  他涉嫌拐賣申軍良一歲的兒子申聰,2016年在貴州落網。起初,他說偷走孩子之後,他在廣州市增城區一個菜市場附近的麻將館,認識了一個過來買菜的阿姨,並把申聰賣給了她。

  根據張維平的說法,申軍良把附近所有人家都找遍了,也沒找到那個「買菜的阿姨」。

  直到2017年6月,張維平才向增城警方供述,孩子是通過「梅姨」出手的。而且除了申聰,他還拐賣了另外八個孩子。

  根據張維平對警方的描述,梅姨當年50歲左右,2003年至2005年間,長期居住在增城客運站附近的城豐村雞公山街,平時以做紅娘為生。每次張維平拐到孩子,就和梅姨在增城汽車站附近的斜坡見面。梅姨還曾帶他在附近的快餐店裡吃過快餐。

  2017年,張維平涉嫌拐賣案一審庭審時,他回憶了和梅姨的相識過程。

  1999年7月,張維平因拐賣兒童罪被東莞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6年——他在1998年,幫一個性工作者賣掉了孩子。女人告訴他,孩子是老鄉生的,不想要了。買家給了他們9000多元,張維平分到了500元。

  2003年減刑出獄后,他去了廣州市增城區石灘鎮,租住在石灘舊車站附近的一間臨時房裡,一晚上只要十塊八塊。

  白天沒事做,他就到崗貝村路口的小店裡坐著,買東西吃。店裡有兩個七八十歲的老人聽說他曾因拐賣小孩坐過牢,就給他介紹了一個專門收購小孩的阿姨。「相當於中介一樣。」張維平稱,因為阿姨的名字中有個「梅」字,大家都稱呼她「梅姨」。

  後來,申軍良從警方處獲悉,警方曾按照張維平的供述去尋找兩位老人,但因為已經過去十幾年,其中一人去世了,另一人也因為年紀太大無法回憶起當年的事。並沒能追蹤到梅姨的信息。

  初次與梅姨合作時,張維平十分謹慎。偷孩子前,他告訴梅姨,自己和女朋友生了個孩子。因為家中還有妻兒,這個一歲左右的男孩無法帶回家撫養。他希望梅姨介紹一個人家收養孩子,收養者只需付一筆「撫養費」。

  在張維平的供述中,那是他第一次親手偷走別人的孩子。收養孩子的夫婦給了他12000元。他給了梅姨1000元當做介紹費。

  後來他發現,梅姨並不關心孩子的來歷。她承諾,只要有孩子她就收。而孩子賣到什麼地方,梅姨也從不和張維平提起。

  兩年間,每隔數月張維平就偷個孩子經梅姨之手賣掉。每次下手前,張維平會事先和梅姨聯繫好,梅姨找好買家談好價格,轉告張維平。張維平得手后,雙方約定地點交易。

  最初的「梅姨」信息均為張維平供述而來。申軍良相信「梅姨」真實存在,「他(張維平)已經主動交代了另外八起拐賣案件,交易的時間地點也說的不含糊,我相信不會是假的。」

  2018年12月,法院對張維平、周容平等人涉嫌拐賣兒童案一審公開宣判,張維平、周容平被判死刑。

  

  2018年12月,人販子張維平、周容平一審被判處死刑,申軍良在法院門口拿著判決書。受訪者供圖

  同居老漢稱沒見過「梅姨」身份證

  

  但張維平對「梅姨」的了解極其有限。僅根據這些信息,警方並未能找到「梅姨」。

  據張維平猜測,梅姨的家應該在韶關新豐縣。因為有一次,梅姨接了一個電話,說家裡出了點事要回去處理一下,之後去了韶關新豐。

  他還記得,梅姨曾帶他到河源市紫金縣水墩鎮黃砂村一戶人家,那裡住著一個老漢和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張維平在他家待了一會兒就走了,但梅姨沒走。張維平判斷,老漢和梅姨是男女朋友關係。

  張維平還知道,他可能並不是梅姨唯一的「貨源」。他回憶,2005年左右,「梅姨」曾告訴他,他的貴州老鄉,一個叫「阿華」的人,也通過她賣掉了一個小孩。

  兩人最後一次聯絡是2006年初。當時電視里多次報道東莞警方的打拐行動,張維平想金盆洗手。他換掉手機卡,主動切斷了與梅姨的聯繫。

  警方根據張維平的供述,找到了老漢張強(化名),今年六十多歲,曾和梅姨斷斷續續同居過兩三年。根據他和張維平的描述,2017年6月,增城警方初步勾勒出梅姨的特徵及活動範圍,並公布了第一幅素描畫像。

  在這第一幅畫像中,梅姨留著短髮,偏瘦,眼睛不大,單眼皮,顴骨突出,大鼻孔、大嘴。根據警方公開的信息顯示,她會說粵語和客家話,曾長期在增城、紫金、韶關新豐等地區活動。

  

  此前,警方根據描述繪製的「梅姨」畫像。

  申軍良從張維平一審庭審得知了這些信息。2017年11月2日,開庭的當天下午,申軍良就去了黃砂村。剛進村時,申軍良拿著梅姨的畫像打聽,但村裡的人都不理他。他在村裡貼滿了尋人啟事,見人就塞一張傳單,聲稱找到人就給錢。斷斷續續找了將近三個月,才有個老漢悄悄問申軍良,能給多少錢?申軍良說,找到梅姨至少給5萬,如果找到孩子,可以給10萬。在他的幫助下,申軍良找到了張強。

  申軍良去過張強家好幾次,張強告訴申軍良,他確實認識梅姨,多年前,他們通過親戚介紹相識,二人處過朋友。梅姨曾說自己名叫番冬梅。但後來,警方並未查詢到符合條件的「番冬梅」。

  除此之外,張強對她也不是很了解,沒去過梅姨家,也沒見過她的家人。「她只是偶爾過來一下。」張強說。

  張強印象中,他們交往的兩年中,梅姨每次在他家住一陣就走了,說是去做生意,過一陣又回來。而且從來不讓人看她的身份證。那時,張強並不知道,梅姨說的「生意」是拐賣兒童。

  「她不是紫金人,我們交流很困難。」張強告訴申軍良,梅姨說自己是廣州人。張維平也說過,他記得,老漢和梅姨用兩種不同的方言交流。

  申軍良拿著警方公布的梅姨畫像給張強看,但張強表示已經忘了梅姨的樣子。申軍良想讓他幫忙聯繫梅姨,張強也拒絕了。

  「我知道梅姨在哪。」後來,還有個村民給申軍良提供了一條線索,稱梅姨在隔壁縣裡給別人算姻緣,還肯定地說:「就是她,你們見面直接抓!」申軍良馬上找人雇車,一批人趕到紫金,專門找了本地人假裝問姻緣,偷偷給「梅姨」拍了照片。還有一批人守在張強的鄰居家,鄰居看了照片,也肯定地說是梅姨。

  申軍良找人拖住老婦人,然後做了嚴密的部署。他們商量著,如果一會兒梅姨要逃跑,就由同行的最身強力壯的人把她抓住,直接塞進麵包車,拉到派出所。但行動之前,警方傳來消息,老婦人的行動軌跡和梅姨不符,她不是梅姨。

  廣州警方邀請畫像專家繪出第二幅畫像

  

  2017年底至2018年初,申軍良在黃砂村待了三四個月,每天在村裡轉。和村民混熟了,才有村民告訴他,梅姨的畫像和她本人不太像。後來張強也跟申軍良透露,你拿這個東西不行,不像梅姨。

  申軍良馬上把這個信息反饋給警方,「一定得給她重新畫像,現在這個不像她,怎麼找呢?」申軍良和警方說。

  

  被拐兒童父親申軍良在貼尋人啟事。受訪者供圖

  2017年,申軍良認識了林宇輝,當時他正因為章瑩穎案備受關注。林宇輝是山東省公安廳首席模擬畫像專家,章瑩穎失蹤后,他通過一段模糊的視頻,畫出了嫌犯的樣子,後來被證實相似度極高。

  申軍良私下找過林宇輝,希望他幫忙畫梅姨的畫像,但被拒絕了。「如果要畫犯罪嫌疑人,必須警方找我才行,因為這是刑事案件。」林宇輝解釋。

  林宇輝稱,直到今年3月,廣州增城刑警隊給他打電話,發出了畫像邀請,並為他購買了濟南到廣州的往返機票。 「我一般畫像先看有沒有條件,所謂條件就是有沒有照片、視頻,或者證人能不能描述清楚。」增城警方告訴他,梅姨比較神秘,從不照相,沒有照片。

  3月6日,林宇輝跟隨增城刑警隊來到紫金縣黃砂村,見到了張強和他的女兒。他首先對梅姨的體貌特徵進行詢問,張強清晰地說出梅姨的特徵:一米五幾的個子,體態比較胖,臉比較大,脖子短、大鼻頭、大嘴、有點三角眼,梳一個農村婦女的短髮。

  「一聽就是個南方人的形象。」林宇輝說,張強也點頭,說:「對,她說話就是粵語和客家話。」

  那次畫像從起稿到收尾用了將近四個小時。林宇輝一邊畫一邊修改,中間調整了五、六次。「因為描述者和畫像者的理解有差距,但只要把臉部特徵抓住,也能做到比較像。」林宇輝解釋,「素描畫好之後,張強和女兒都說非常像,達到了百分之八九十。」

  

  申軍良製作的新版尋人啟事。受訪者供圖

  林宇輝稱,網上流傳的彩色版是一個擅長人物電腦畫像的好心人做的,他看到梅姨的模擬畫像,就在素描的基礎上做了電腦上色,為的是讓畫像看起來更真實,像照片一樣,方便大家辨認。

  11月初,梅姨涉嫌拐賣的兩名兒童被增城警方尋回,並組織了認親。但兩個孩子的買家並未能提供更多有關梅姨的信息。11月9日,林宇輝把彩色圖片發給了申軍良,隨後由申軍良向外發布了照片。

  「人販子」、「拐賣」,這些關鍵詞不斷挑動著網友的神經,「梅姨」的彩色畫像迅速在網上傳播。幾天之內,全國多地都有網友發帖稱找到了梅姨,還有消息稱,梅姨已經落網。後來,這些消息均被證實是謠傳。

  11月18日上午,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台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網路上流傳的廣東增城被拐9名兒童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張畫像非官方公布消息,梅姨是否存在,長像如何,暫無其他證據印證。廣東省公安廳未邀請專家對梅姨二次畫像。

  隨後,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向新京報記者稱,增城警方於2017年公布了「梅姨」畫像,后未發布更新畫像。暫未回應是否曾邀請專家畫新畫像。廣東省公安廳的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稱:「現在沒有任何要回應的內容,新的進展將會在官方微博公布。」

  「梅姨是真實存在的,她曾經居住過的地方,很多村民都表示見過這個女人,怎麼會質疑她的存在?」申軍良急了。他的電話從早響到晚,都是問梅姨和畫像的事。「我們還在努力找她,只有儘快找到她,才能找回另外七個孩子。」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8 19: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