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要打911的特斯拉 7千人電池廠尷尬了一座城

京港台:2019-11-19 04:33| 來源:矽谷封面 | 評論( 6 )  | 我來說幾句

每天都要打911的特斯拉 7千人電池廠尷尬了一座城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划重點】

  1「內華達州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的檢查報告和911電話記錄,顯示特斯拉這座工廠的工傷是定期發生的:每月至少三次。

  22018年,這座工廠平均每天撥打的911電話超過了一次,原因包括工人打架鬥毆、自殺未遂、酒後駕車、盜竊和吸毒過量。

  3自2017年以來,工廠所在地斯托里縣已經損失了6500萬美元的稅收。換句話說,特斯拉並沒有為其使用的政府服務買單。

  

  (本文約5500字,閱讀全文大約需要8分鐘)

  【編者按】

  美國特斯拉公司是全球電動車行業的翹楚企業,在電動車和自動駕駛技術方面引發了一場行業顛覆,但是與此同時,特斯拉和掌門人馬斯克過去也引發了不少的爭議,許多爭議涉及工作環境、安全文化、員工工傷等,一些問題甚至引發了政府部門的干預、調查和罰款。

  近日,美國一家權威媒體再度曝光了特斯拉位於美國內華達州雷諾市的電池工廠(該廠也生產電動車零部件)的安全亂象,據稱甚至到了每天都要撥打911急救電話(包括消防、醫療等救援)的地步。

  外媒指出,五年前,內華達州通過一場激烈的競爭,迎來了特斯拉電池工廠項目的落地,但是如今,內華達州和雷諾這座城市正在面臨著完全沒有想到的後果。

  

  以下為文章正文:

  過去,萊恩·狄龍常常帶著一種不好的感覺醒來,然後去上班。他清楚地記得自己心裡在想:「哥們兒,我希望我今天不會有事。」

  早前,狄龍被特斯拉內華達州電池廠雇傭為一家分包商的臨時工,該分包商在這座位於內華達州雷諾市外的大型工廠安裝電池組。

  狄龍對這份工作很興奮。實際上,特斯拉在該地區建設運營工廠,讓當地許多人都十分高興。

  但他說,他所在的部門陸續有人受傷了。那天早上,狄龍帶著一種揮之不去的擔憂離開了家。

  輪班幾個小時后,狄龍正在幫助將一個電池架子安裝到位,這樣它就可以栓在工廠的地板上。架子太重了,需要四個人來操作。

  對狄龍來說不幸的是,他是那個拿著架子底部的人。當團隊放棄時,他仍在努力。

  「當它擊中我的手指,我拔出來的時候,我知道,我身體一部分已經不在那裡了。」

  他戴著手套,所以他不能馬上看到架子已經從他右手食指切掉了最上面一部分。

  

  狄龍在工傷中手指被切掉了一部分

  狄龍現在是喬治亞理工學院24歲的研究生。但是在2017年,他是特斯拉內華達州電池廠投入生產的三年中發生的一連串工傷中的受害者之一。

  現在無法判斷狄龍的受傷是否可以避免,因為該公司從未按照內華達州和美國聯邦法律的要求向工作場所安全檢查員提交相關的報告。

  特斯拉的電池廠也給內華達州當地帶來了一系列挑戰,比如從讓當地消防急救人員應接不暇,到加劇該地區嚴重的住房短缺、加劇道路破損。

  根據美國媒體深入調查,內華達州和地方政府對這些後果準備不足,而且由於減稅優惠措施,地方政府應對這些後果的財政資源有限。

  這一切都始於2014年,當時內華達州在特斯拉雄心勃勃的電池工廠項目上贏得了多個州參加的激烈競爭。

  特斯拉曾承諾將建造一座比世界上任何建築都要大的巨型工廠,雇傭數千名員工,並實施至少50億美元的資本投資項目。

  為了推進這個項目,當地官員承諾快速發放建築許可證,內華達州議會匆忙通過了該州歷史上最大的減稅計劃,價值13億美元。

  特斯拉和它的合作夥伴日本松下公司以極快的速度建造了這家工廠,甚至在一邊建設的時候就投入了生產。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向公司向股東們承諾,到2017年底,公司將每周生產5000輛Model 3轎車。內華達州電池工廠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

  特斯拉的電池工廠發展得很快。該工廠的員工人數從2015年的24人躍升至2017年底的3200人,到2018年底翻了一番。今天一共有7000多人在那裡工作。

  這個項目也讓內華達州北部以前進行的招商引資項目小巫見大巫。

  探訪工廠

  時至今日,馬斯克還沒有兌現他在內華達沙漠建造世界上最大工廠建築的承諾。但是在完成30%的產能建設時,電池工廠已經是一個龐然大物。

  

  這座工廠坐落在雷諾以東約30公里的塔霍-雷諾工業區的焦棕色山坡上,廠房的長度為800米,最寬的地方寬度為400米。

  進入這座神秘的工廠並不容易。如果沒有授權,入口處的保安會阻止任何人進入。

  隨著工廠建設的進行,特斯拉收購了工廠周圍大量土地,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了保護工廠建築免受洪水侵襲。

  儘管特斯拉在過去一年左右開始組織當地社區對工廠的參觀,但在美國媒體被批准進入之前,公司內部還進行了數周的討論。

  在工廠內部,場景非常壯觀:巨大的機器人手臂在空中擺動,無人駕駛叉車在工作場所嗡嗡作響,工人們奔向他們的崗位,以跟上要求的高目標。

  這座建築是如此之大,以至於帶隊者帶著記者四處參觀都迷路了。特斯拉負責運營的副總裁克里斯·李斯特說,他每天走10000多步。去一次衛生間可能需要20分鐘的往返步行。

  工廠的一切規模都十分龐大。承包商建造這座工廠投入了8000多名建築工人。如今在那裡工作的7000多名員工現在每周生產數百萬套電池。

  內華達工廠是特斯拉的第一家大型工廠。除了加州弗里蒙特市的電動車工廠之外,中國上海市的第三座工廠已經竣工投產。

  另外周二,馬斯克在德國正式宣布,將會在柏林地區建設海外第二座電動車工廠。

  對於特斯拉來說,內華達電池廠相當於一個提升其製造能力的實驗項目。

  「關於特斯拉內華達州電池廠,它真的是一個實驗,我們如何使事情儘可能高效?」李斯特說。「你知道,從我們不斷積累的所有經驗來看,比如說,第十座工廠肯定要比第一座工廠好十倍。」

  根據採訪信息和公開文件,所有這些實驗——例如,在生產線投入生產的同時設計生產線,並在工廠建成和運行的同時建造大樓——也造成了一個特別混亂的環境。

  急救電話

  目前外界很難全面了解內華達電池廠發生的工傷事故。美國聯邦法律不要求企業報告特定地點的傷害總數。

  美國媒體獲得的文件,包括「內華達州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和檢查報告和911電話記錄,顯示這座工廠的工傷是定期發生的:每月至少三次。

  特斯拉在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廠記錄了安全問題。「調查報告中心」透露,特斯拉少報了自己的工傷情況,沒有對員工進行適當培訓,甚至迴避了推薦的安全標誌,因為據報道馬斯克不喜歡黃色。

  福布斯網站還發現弗里蒙特工廠比其他汽車製造廠遭到了更多的監管罰款,發生了更多違反工作場所安全的行為。

  和弗里蒙特的情況一樣,特斯拉內華達電池廠為該州「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製造了大量的工作量。

  在特斯拉運營的頭三年,檢查員在現場調查了90多次。平均而言,該地區的其他工廠在同一時期只看到一次檢查員。

  自2017年以來,特斯拉因內華達電池廠違反工作場所安全被罰款26900美元,但幾乎所有罰款後來都得以減少或取消。四項罰款中有三項涉及受傷工人截肢。

  該州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也沒有完整的特斯拉工傷清單。例如,狄龍的受傷從未向該機構報告,儘管他截肢並住院治療。州和聯邦法律要求對所有需要住院治療的截肢和其他工傷進行報告。

  內華達電池廠也是911急救電話「洪流」的源頭。2018年,這座工廠平均每天撥打的911電話超過了一次,原因包括工人打架鬥毆、自殺未遂、酒後駕車、盜竊和吸毒過量。

  工廠撥打的911個電話中,有四分之一是醫療健康問題,如心臟問題、呼吸困難、癲癇發作和懷孕問題。這些電話還包括工作場所的工傷:像狄龍那樣的手指截肢、觸電、風暴中從屋頂吹下來的建築碎片造成工人頭部傷害、人們因為地板上的洞穴摔倒等。

  相關部門對這座工廠的急救響應很困難,因為工廠規模大,嚴重的通信問題阻礙了及時向調度員提供關鍵信息。

  例如,根據事故報告,在2017年的一次化學品泄漏事件中,消防員遭遇了特斯拉經理「相當大的阻力」。特斯拉監管人員無法立即提供泄漏的化學物質的名稱,也無法幫助消防隊員嚮應該從大樓疏散的人員進行解釋。工人們忽視了旨在讓他們遠離污染區域的警示帶。

  據報道,這座工廠共有12名工人接受治療並出院。他們曾接觸過碳酸,這是電池生產過程中的副產品,會導致呼吸問題以及皮膚和眼睛發炎。不過沒有人受重傷。

  查德·德恩在這座工廠工作了幾個月,監督檢查電池罐的臨時工團隊,上述的工傷事故對於他來說這一點都不奇怪。他在2018年的一次類似事件中也在場。

  當接到疏散電話時,德恩說工人立刻分散了。他說似乎沒有人負責確保每個人都安全離開。作為一名主管,那天他用自己自製的簽到表找到了所有值班的工人。

  「來看看有兩個人還在大樓里,」他說。「我進去了...他們在裡面工作!暴露在環境中。這些人說撤離大樓,然後就跑路。沒有一個人有責任進去確保每個工人都走了。」

  由於州議會批准減稅,特斯拉可以在內華達州免稅運營10年,並在接下來的10年裡大幅降低稅收。自2017年以來,工廠所在地斯托里縣(Storey)已經損失了6500萬美元的稅收。

  

  2014年,特斯拉和內華達州簽署投資協議后,馬斯克與時任州長布萊恩·桑多瓦握手

  換句話說,特斯拉並沒有為其使用的政府服務買單。

  以斯托里縣消防區為例,該區負責響應所有緊急服務的要求。去年,消防隊對「電氣大道1號」(特斯拉工廠所在地)做出了104次響應。

  該縣消防隊長不得不設立一個新的消防站並配備人員,以應對日益增長的救援需求。

  不過在接受採訪時,消防隊長傑夫·樂文淡化了特斯拉工廠的到來對他所在部門的影響。

  「也許有一天,特斯拉的救援電話是我們唯一的電話,」樂文說。「但是你知道,四天後,我們根本沒有救援電話,所以這是可以被平均的。」

  但隨後他承認,在沒有額外稅收收入的情況下,該縣正面臨著應對這些額外救援電話的壓力。

  「現在我們仍在應對需求,你知道,我們仍然面臨四五年前一樣的能力限制。」

  特斯拉工廠運營以來,儘管樂文所在地區的房地產估值飆升了74%,但消防部門的房產稅收入僅增長了7%。

  人生機會

  特斯拉認為美國媒體對內華達電池廠安全問題的關注是不公平的。該公司拒絕讓任何人接受採訪,但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一些孤立的事件...並不代表我們在內華達工廠的整體安全文化。」

  這份聲明稱:「特斯拉、我們的供應商和承包商在現場組成了一萬多人的隊伍,相當於一個小城市的規模。在過去的四年裡,個人和工作相關的醫療突發事件都讓特斯拉成為一個另類企業,這是不公平和誤導性的。」

  儘管特斯拉聲稱其工傷率低於其他企業,但它拒絕提供任何數據來支持這一說法。由於工傷總人數無法通過政府記錄獲得,因此無法通過與公開的行業平均值進行比較和驗證。

  迄今為止,特斯拉已經滿足了內華達州議會設定的所得稅優惠要求。工廠的大部分員工都是內華達州居民,該公司已經為內華達電池廠投資了49億美元——包括土地、建築和工廠內所有設備的價值。

  據悉,在內華達電池廠,特斯拉工人的平均工資是每小時30美元,是內華達州最低工資的四倍。那裡的許多工作都需要熟練的勞動力,特斯拉資助當地學校的科學和技術項目以及為一些工人支付大學培訓費用,從而幫助該州培養高素質勞動力。

  對一些人來說,工廠提供了一條前所未有的職業道路。

  伊莎貝爾·韋斯特是一個迷人的19歲女孩,她把頭髮染成了粉紅色。韋斯特在拉斯維加斯長大。她艱難讀完高中,後來沒有辦法上大學,但是通過她所在學校的一個針對貧困學生的項目,獲得了特斯拉公司的面試機會。

  

  韋斯特

  韋斯特說:「我花了兩周時間,但是當那個電話打來時,我媽媽就在我身邊。我說,『我得到了這份工作!』」

  韋斯特最初是一名生產助理,每小時掙14.5美元,現在正在當地社區學院接受培訓,成為一名技術員。她的學費由特斯拉公司支付。她希望有一天成為一名工程師,她說這是以前從未想過的。

  「特斯拉在某種程度上幫助我了解了自己,」她說。

  住房危機

  當韋斯特抵達雷諾市,準備到電池廠上班時,她遇到了一個大障礙:她找不到房子。

  「我父母給了我一個畢業禮物,一個小房車式的東西,我可以住在裡面,」她說。「他們說,『哦,你可以去找個房車營地,呆在那裡,這樣對你來說會更便宜。』」

  但是她在特斯拉電池廠附近找不到一個開業的房車營地。一些特斯拉工人住在停在城市街道或沃爾瑪停車場的房車裡,房車後視鏡上掛著黑白的特斯拉停車證。

  隨後,韋斯特和她的父母去分類信息網站Craigslist尋找合租機會或比較便宜的公寓。但是她們沒有找到。

  最終,幫助韋斯特在特斯拉找到工作的援助計劃也幫助她找到了住所。她和同一計劃中的其他特斯拉員工住在雷諾市內華達大學附近的學生公寓里。

  但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幸運。

  唐納德·托馬斯是一位來自密歇根州的50歲電工,如今住在雷諾市中心火車軌道旁的帳篷里。早前,他搬到這裡目的是為了在特斯拉電池廠工作。當他過去在特斯拉上班的時候,他住在由特斯拉支付費用的旅館房間里。

  「我喜歡這項工作,」他談到自己當電工的時候說道。「我喜歡看看設備出了什麼問題,在設備工作之後,我站在那裡說,『還不錯,這是我乾的。』」

  但是在與上司發生爭執后,他說他失去了電池廠的工作和住房。他在無家可歸者收容所呆了一段時間,但說他的電工工具在那裡被偷了。沒有工具,他找不到工作。

  雷諾正處於嚴重的住房短缺之中。這座城市唯一的無家可歸者收容所長期人滿為患。曾經能夠容納4000人的一些汽車旅館正在被拆除。住房援助的等待名單太長,新申請者的名字不再被添加。

  

  雷諾市一個位於河邊的無家可歸者營地

  在雷諾市,公寓空置率接近零。房價中位數已飆升至40萬美元。沒有原因的訪客驅逐現象增加了300%,一些房東變賣了房產,新房東反過來提高現有住戶的租金。

  就連特斯拉掌門人馬斯克也哀嘆當地住房短缺,稱這是內華達電池廠增加產能的最大制約因素。

  他在2018年的一次科技峰會上說:「我們正考慮在電池工廠附近建設一個住宅區,使用高質量的移動房屋,我認為這將是非常好的,因為那樣人們實際上就可以步行上班。」

  到目前為止,這個工廠旁邊的住宅區還沒有建成,工人們只能通勤上班。

  當地高速公路上的車流量呈指數級增長,在過去三年內從每天5100輛增加到了19000輛,高速公路穿過了電池廠所在的工業園區。在工業區和雷諾市之間的高速公路上,車流量增加了50%。

  雷諾市政廳一直在想辦法應對住房危機,比如擴大無家可歸者收容所、建造宿舍式工人住房和規劃一個以小型房屋為主的生活區。但是這些項目並沒有在特斯拉工廠投產之後得到落實。

  「我們本可以做得更好,在地方分區規劃和其他鼓勵低價位房地產和公寓方面,我們本來可以做得更好,現在是補短板的時候了。」西內華達經濟發展協會的負責人邁克·卡茲米爾斯基如此表示。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11: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