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城大德籍教授:已無和平之解 示威者背水一戰

京港台:2019-11-18 06:48| 來源:德國之聲 | 評論( 72 )  | 我來說幾句

香港城大德籍教授:已無和平之解 示威者背水一戰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香港街頭的溷亂已經擴大到大學校區內。任教於香港城市大學的德國政治學家奧特曼已不認為能通過和平的方式解決這場衝突。

  

  德國之聲:本周,抗議活動轉移到了大學里。在幾所大學校園內,示威者和警察之間發生了暴力衝突。您所任教的香港城市大學情況如何?

  斯蒂芬·奧特曼(Stephan Ortmann):星期一上午曾發生衝突。通過一個由抗議者開發的應用程序可以看到當時發生的事情,以及哪裡有警察。那天早上,我看到程序上顯示有" TG"字母。我估計指的是催淚彈。後來,我從朋友那裡得知,警方當天上午多次使用了催淚瓦斯。

  部分衝突直接發生在大學生宿舍和大學建築之間的橋樑上。令我尤其感到吃驚的是,校方對此竟然沒有發出任何消息或警告。後來才發出警告,告誡人們遠離衝突地帶,我也這樣做了。整個星期都沒有上課,這個學期現在就結束了。(編者:比原定學期結束時間提前兩周。)在其他大學應該是還在繼續在線授課。

  昨天我看了一下城市大學的狀況。街道上堆滿了磚塊,大巴車橫停在路中間,大學建築塗滿了塗鴉。一處食堂和一家書店被毀。示威者現在將學生宿舍封堵了。校區的其它地點都還可以正常前往,沒有發生事情。

  德國之聲:大學生們並不是本周才開始參加抗議活動。此前大學校園內並沒有發生騷亂場面。但是自從22歲的大學生Alex Chow死亡后,情況便發生了變化。您認為大學校園被佔領還有哪些原因?

  奧特曼:我認為原因是因為政府想更強勢地採取措施。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警察越來越迅速地採取壓制行動,因此往往更快的導致衝突升級。抗議者原本計劃周一舉行全面大罷工。但是,香港的工會組織很鬆散,如果不盡全力推動,大罷工就無法實現。所以抗議者,尤其是大學生們一大早就在主要高速公路和街道上設置障礙,並試圖阻止列車通行。因此遭到警察的清場。

  德國之聲:據報道,有些大學已成為名副其實的戰場。學生們囤積武器和燃燒裝置,並射箭攻擊警察。而警方則使用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進行反擊。一些來自大陸的學生已返回中國大陸。一所丹麥大學也建議丹麥留學生撤離香港。大學生的抗議活動是否有一大部分已成為暴力活動?是哪一方暴力升級了呢?

  奧特曼:當然是相互的暴力升級。我想說的是,這是在為戰鬥或類似的情況做準備,但這並不意味著示威者正在計劃發動進攻。到目前為止,政府根本就沒有去考慮引起整個抗議活動的最重要原因。他們不了解這裡的人們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感受,因此也就不能理解為什麼人們要為其自由而奮鬥。

  我認為示威者現在已經到了一種背水一戰的境地。他們已經相當的絕望。他們現在的行為是要表明:我們必須戰鬥到最後一刻。而他們也做好了這樣的打算。因此,他們收集武器,準備在激進抗議者的領導下進行戰鬥。但是大多數人並非暴力示威者。有很多學生支持他們,但並不打算參加任何方式的戰鬥。實際上參加軍事訓練的人數量很少。

  德國之聲:在這場鬥爭中大學如何給自己定位?

  奧特曼:政府早就希望大學對抗議者採取更多的制止行動。但是抗議者則希望校方聲援學生。我們的校長幾乎是不出面。據我的了解,他實際上是支持政府的,但他不想就此表態。他是台灣人,但非常親中國,這也是為什麼他幾乎不見人影。

  在這個學期里,我們不被允許組織任何政治活動。校方也從沒有嘗試進行任何形式的調解,而是一味地採取袖手旁觀的態度。我認為這是行不通的。現在必須嘗試開展雙向對話。但由於我來自西方國家,基本上只能做個局外人。

  德國之聲:除了撤銷有爭議的引渡法外,香港政府沒有對示威者作出任何讓步。這場抗議運動還要求釋放數千被關押者,以及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的暴力行為。您認為,雙方之間是否還有達成妥協的可能性?

  奧特曼:簡單的答案是:沒有。讓林鄭月娥不再擔任特首,應該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第一步。下一屆港府特首必須更關注香港人民,而不是裝作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使用暴力,為什麼憤怒,而是確實在中國政府面前公開捍衛香港的權益。

  但是實際上幾乎沒有人要求林鄭月娥下台。因為人們認為她下不下台作用不大,誰上台都是一個樣。我認為,如果早些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就能稍微平緩緊張局勢。政府期待示威者逐漸放棄其訴求,但卻有足夠的大學生願意戰鬥到底。所以我認為,如果政府想要以武力結束這一切,最後結局很可能是暴力鎮壓。

  德國之聲:您認為中國進行軍事干預的可能性大嗎?

  奧特曼:可能性相對來說較小,否則他們早就這樣做了。此外,這樣做的代價非常高。此舉甚至或多或少會立即導致經濟特區的結束,至少從美國方面來說如此。這個威脅已經存在。

  從經濟的角度來說,中國需要香港,利用特別行政區這個手法,許多對內地的投資實際上都是通過香港進行的。如果香港的經濟突然陷入危機,誰都無法預料將會對中國經濟產生什麼影響。所以我相信他們會謹慎行事。即便他們進行干預,也是間接的,例如協助香港警方。

  斯蒂芬·奧特曼(Stephan Ortmann)是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及國際學系(AIS)的政治學者,過去曾在香港參加示威活動。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6 15: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