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對話:針鋒相對,香港局勢一觸即發?

京港台:2019-11-16 07:36| 來源:美國之音 | 評論( 13 )  | 我來說幾句

焦點對話:針鋒相對,香港局勢一觸即發?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反送中運動幾個月來,中共一直以來的口號是「止暴制亂」,將抗議者置於對立面。四中全會後,林鄭月娥得到北京背書,警方的鎮壓手段大大升級,這個星期更攻入大學校園,突破青年抗議者最後的和平避難所。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海接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2019年11月4日)

  過去幾天,警察暴力越來越囂張,港府實行宵禁的謠傳不斷,再加上習近平再度嚴厲表態,北京製造的「恐怖暴亂」敘事充斥媒體空間,種種因素讓很多人感到香港局勢到了一觸即發的臨界點。

  港警暴力大大升級,目的何在?北京將抗議者定義為「恐怖分子」,是否預示著強硬鎮壓即將發生?中共和習近平不顧香港民憤之深,硬要港人屈服,是否會引火燒身?

  主持:寧馨

  嘉賓:香港暢銷專欄作家陶傑;政論作家陳破空;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宋魯鄭

  香港暢銷專欄作家陶傑表示,所謂「周公吐哺,天下歸心」,這是中國兩千多年前儒家統治思想的理想,也是以士大夫為主的儒家文化致力推動的目標。但我不管你人心順不順,我膽敢焚書坑儒,我膽敢用商鞅的那一套十家連坐,用誅連告密的方法,要rule with fear,用恐懼來統治。那是法家的思想,是秦始皇以來韓非子、荀子甚至商鞅這個系統傳下來的。

  毛澤東在七十年代當權時,他非常沉迷中國歷史上所謂的「儒法鬥爭」。因為毛澤東自己就承認,他是不折不扣的秦始皇的繼承人,再加上馬克思、列寧、斯大林的那種共產主義專政。

  所以這個遺傳基因一直在今天中國政府領導人的腦子裡、血液中,他們第一不承認,第二不懂得,第三也不屑去跟人民大眾妥協。

  當然共產黨非常注重做好「人民群眾工作」,但這個「人民群眾工作」是以臣服為主,以管製為主。它不會管你人民群眾有什麼不滿的想法,如果有不滿的想法,那就如毛澤東說的,「掃帚不到,灰塵不會自己跑掉。」這個是整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系統,加上秦始皇、法家那種價值觀一路傳承的。

  對「港獨」等字眼進行「戰略性重複」,當局嚴密管控民眾思想

  陶傑表示,據他所知,現在中國基層很多年輕人都只顧著吃喝玩樂,所謂的「歲月靜好派」,只顧著看「小鮮肉」,看韓片、日本劇,淘寶上買些小東西。對於香港發生著什麼,他們根本不關心。中國每年有九百多萬大學生畢業,大學共四年,所以現在大概有三千多萬大學生,至少得讓有些有公信力的團體在這些大學生裡頭做民意調查。

  第二,中國現在所做的任何民意調查,如果顯示中國民眾對香港人反感,這樣的結果也不一定準確,不一定公平。比如我們在美國做個民意調查,問民眾是支持川普還是拜登,那美國有Fox也有CNN,有自由的媒體,常有對等、公開的辯論,所以民眾能自己看誰說得對,誰說得不對。但現在中國完全沒有香港一方的聲音,只有一面倒。這就是一種對思想的管理和操控。

  陶傑認為,就該讓黃之鋒這些人來中國說清楚,他們到底是不是港獨分子。因為這一次香港的抗爭跟港獨完全沒有關係 ,而大陸進行言論操控,對關鍵字眼進行「戰略性重複」,把這些字眼、概念、意識打進大陸普通民眾的腦海。其實當局自己也知道,確實存在大量腦殘,因為很多人都缺乏獨立的思考能力。

  胡錦濤曾速撤23條,周恩來知道「依靠當地人」,如今一切以北京為中心

  政論作家陳破空指出,香港民眾怒火的爆發是22年的積壓。今天北京方面指責香港人民在砸爛香港的時候,他們要知道,他們自己砸了香港22年。他們把香港變成他們的洗錢中心,貪腐了22年。同時搞跨境綁架,超越基本的界限。而且這一次抗爭的導火索,就是北京引發的;搞送中條例,沒事找事。而且整個過程中,中南海處置失當,一再延誤時機,沒有及時撤回「送中條例」。現在的習近平當局政治智商堪憂。近的不如胡錦濤,遠的不如周恩來。

  胡錦濤2003年想在香港推「23條」國安法,50萬人上街和平抗爭,聲勢浩大,於是胡錦濤他們迅速通過特區政府撤回這「23條」。這換得了胡錦濤任期的10年內中港兩地的大體平和,香港保持了繁榮穩定,發揮經濟火車頭的作用,中國經濟也保持高速增長。胡溫十年被稱為黃金十年。當然他們一黨專制下的罪惡暫先不提。

  再一個,周恩來當年處理問題都知道「依靠當地人」。周恩來曾在延安時期派莊田去海南島,莊田走前,周恩來還囑咐他要聽當地人的,聽當地的大隊長,你中央代表不要下錯意思。而現在習近平和韓正等人,並不是聽林鄭的意見,而是見了林鄭就髮指示。

  《紐約時報》說得好,現在就是以北京為中心,以中南海為中心,符合我的就是對的,不符合我的就鎮壓。這樣的政策就跨越了一國兩制的界限,到了香港根本不適合。

  持續高壓必然帶來持續反抗

  陳破空表示,這次猛攻香港中文大學,當時有個外籍的學生或者教師在場,人家問,你看這些是不是暴徒,是不是暴力?他說,我們看到了一兩百萬香港民眾的和平抗爭,但沒有得到回應。

  釀成今天的結果,說穿了就是政府、警方或北京方面固步自封、死不讓步造成的。我們看到,法國黃馬甲運動中,馬克龍親自出面,走入民間去對話,連保鏢都不帶,為了取信於人。另外,他最後通過八項改革措施,大部分呼應了抗議者的訴求。

  2018年12月2日黃色背心抗議油價上漲和生活成本上后,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巴黎街頭與消防員握手

  2018年12月2日黃色背心抗議油價上漲和生活成本上后,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巴黎街頭與消防員握手

  另外,黃馬甲的抗議非常嚴重,晚間都去打砸搶燒,把商店打開,拿出(商品)來燒。還有智利,取消了APEC峰會,並用各種平息、滿足民怨。

  再一個,玻利維亞總統宣布辭職,甚至走避他國。所以,這些國家的抗爭很快就平息了。黃馬甲運動最後持續了4個多月。

  但香港的運動現在進入第6個月還未平息抗爭,關鍵原因在於北京中央政府沒有採取任何妥協懷柔,沒有讓任何官員負責,沒有自我反思反省的態度。因此,持續的高壓必然帶來香港人民持續的反抗。

  暴力換來的只會是暴力,而非運動發起者的理想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宋魯鄭表示,他個人覺得,這件事情不管最終結果如何,它肯定會在《基本法》框架內,由特區政府一線處理的方式去解決。中央政府只會給大力的支持,包括輿論的支持,包括提供製止暴力事件發生的相關物資,但它不會站在第一線。

  宋魯鄭表示,他研究過社會轉型這個問題,任何社會要想和平轉型有兩個條件。

  第一,必須是運動各方由願意妥協、願意協商的溫和派主導,一旦是激進派主導,這場運動必然失敗。

  第二,一定要和警察這些國家機器維持關係,至少爭取他們的支持或中立,你如果和警察去對抗,這場運動也會必然失敗。

  而且中國和世界歷史上有很多這樣的教訓:暴力換來的只能是暴力,而不會是運動發起者所追求的理想。宋魯鄭說,這是他現在特別想對香港這些示威者想說的話。

  暴力現象是社會運動的規律使然

  宋魯鄭指出,暴力事件並不是某一方製造出來的,它是一場社會運動中的一些規律使然的。

  第一,我們看本世紀英國的騷亂也好,瑞典的騷亂也好,包括法國的黃馬甲運動也好,還有智利,都走向了暴力。一場運動起來之後,暴力化成了社會運動的趨勢。黃馬甲運動現已死了11個人,智利的抗議運動幾天就死了20個人,在香港,能夠得到證明的、直接因衝突發生的死亡還沒有,那個墜樓學生的調查結果還沒出來,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運動而死亡。

  第二,政治力量必然會介入任何一場社會運動。就像法國反對黨支持黃馬甲運動,認為是政府故意抹黑反對力量,故意抹黑這些人,或者就認為是政府製造暴力。這些說法其實和白潔明對香港的說法是一樣的。政治力量的介入會推動暴力的發生。

  第三,社會運動一旦發生,其訴求會不斷升級。像黃馬甲運動一開始只是要求取消燃油稅,後來又要求馬克龍取消他一年多來的改革措施,到後來又要求馬克龍辭職。

  香港也一樣,一開始反對修例,到後來開始不斷提升訴求,到現在成了「五大訴求」,包括政改以及讓林鄭月娥下台。這都是政府沒法接受的。由於沒法接受,就會導致矛盾更加激烈,所以暴力事件也會出現。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9 23: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