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內地女生接受港媒採訪 一句話引爆輿論圈(圖)

京港台:2019-11-14 23:27| 來源:補壹刀 | 評論( 24 )  | 我來說幾句

這個內地女生接受港媒採訪 一句話引爆輿論圈(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一名內地學生在香港電台上,公開且直接露臉接受採訪,說自己不覺得港中大有危險,根本沒有什麼「逃難」之說,「我只是和朋友出去玩了幾天,放鬆一下」。

  這如同一個炸雷,11月14日迅速在香港和內地輿論場上引起震蕩和爭議。

  1

  顯然,像香港電台這樣的媒體,在這次「修例風波」中的立場傾向,以及在暴徒禍亂香港時,他們只把鏡頭對準警察的表現,我們心裡就已經很清楚他們想借這種採訪表達什麼樣的聲音。

  

  在香港電台播出這段採訪視頻后,這名港中大內地生(據稱已經回到內地)很快遭到了網友的指責,以及很多同學在微信上對她的質問。

  也許是在這種壓力之下,她發出了道歉聲明。從這個道歉聲明中,我們可以了解到的是香港電台這家媒體惡劣的操作手法,以及由這名港中大內地生折射出,在港學習的內地生中少數人存在的共性問題。這些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這名內地生說,本來接受的是香港有線電台記者的採訪,面對她也只是有線電台的記者,香港電台的人是在沒有徵得她同意的情況下拍攝的。而且,後來她對記者說不能暴露她的臉部,對她的聲音也要進行處理。但是,看來香港記者只是答應了,並沒有這麼做。

  她說,自己不該相信香港記者。

  

  

  在接受完採訪時她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因為她其實不住在中大校園裡,而她住的地方沒有受到多大影響,超市和便利店還正常營業。她說,自己沒有考慮到其他香港內地學生的情況,太站在自己的立場上說話了。

  此外,這名內地生在道歉聲明中說,自己說錯話了,然後經過媒體放大,讓所有擔心內地學子的人幫助內地學子的人寒了心。最後,她也說在香港的日子自己也很痛恨廢青破壞中大的行為,佩服站出來和他們對質的同學。

  針對自己造成的不良影響,深表歉意。

  2

  實話說,這個道歉聲明的功利性比較明顯,但是刀哥覺得她也只能代表一個個體,或者她只代表了極少數在香港學習的內地生。她有權利說出自己的看法,也許正因為讓這些孩子在香港電台之類的媒體那吃過虧,才會讓他們認識到這種媒體的「惡」。

  對於她在採訪中說的那幾句所謂的「親身感受」,可能就是香港電台想要對外傳播的,即「雖然廢青們搞事,但是香港並沒有亂,生活沒有受到影響」。一定意義上說,這也是香港電台有意裁剪,選取出來的「事實」。這名內地生自己後來也說,她的感受不具有代表性。

  在今天的香港,可能100個人有100種不同的感受,哪種更具有代表性?其實看看哪種感受更多地被不同地點、不同人群所印證,就知道了。

  

  針對香港電台播出對這名內地女生的採訪,北京大學中文系張頤武教授在他的微博中發表了一些看法:

  「如果真是內地學生,那就是極可憐可悲。在香港扭曲畸形的環境,香港電台這樣要求為暴亂作證的採訪,真是卑賤,也是屈辱和被誘騙的結果。她為了在那個環境繼續苟且,自甘下賤,不惜出賣營救他們出險的愛國同胞。說明在香港奴化中國人的教育中,自認下等人,在屈辱中還要歌頌暴亂。真是悲哀!」

  「確實人品有問題,卑賤地為暴徒背書,取悅香港電台的為暴亂辯護的採訪,在重要時候全無人格。你周圍便利店開放,如何證明就平安無事?中大已經是流氓佔領的恐怖之地,難道沒聽說?對香港電台不滿居然是沒隱身,隱身就可以挺暴徒?非常惡劣無廉恥的行為,應該反思。」

  「這個同學人品的嚴重問題,是香港惡劣的對中國人奴化教育的後果。用為香港電台這樣極具惡意的媒體提供證言的方式說暴亂中一切都好,是對中大恐怖狀況的刻意粉飾。她想用討好來讓視她為下等人的暴徒接納她卑賤卻高於一般大陸人的地位,來驕傲於自己的同胞,非常惡劣。應該迷途知返。」

  「走偏了的極少數還是同胞。他們在那個扭曲畸形環境下也是受屈辱和被誘騙,被港獨暴徒當成另類下等人,看暴徒臉色討好,失掉自我意識。就像范農說的黑奴被白人高貴觀念誘騙,被侮辱損害還覺得雖自甘下賤但比同胞高一等。也是可悲可嘆,需要幫助他們堂堂正正做中國人。」

  刀哥就這個問題請教了一位學者,其實類似這名港中大內地生代表的只是少數,為什麼會在是非觀和價值觀上出現這麼大的問題,有些原因我們必須要總結。

  形成的原因可能主要有兩個:第一,是受香港社會的大氛圍和學校小氛圍的影響;第二,是香港教育中存在的問題,讓少數一些去到香港學習的內地生受到了浸染。

  也許有些人還記得,2017年曾經被曝光的那個港中大內地生——唐立培(見補壹刀馬蓉說她仍愛著王寶強,唐立培說他很愛國 & 罵同胞「支蛆」的唐立培,在他面前是小兒科)。

  

  2017年9月,在香港中文大學就讀的唐立培被曝用侮辱性的「支蛆」一詞辱罵網友,並在微博中多次稱呼中國為「他國」。有人扒出,唐立培曾是2012年四川瀘州的高考狀元。當時張頤武教授也感慨稱「無盡的悲哀」。

  後來,瀘州天立國際學校的官網移除了唐立培的名字。

  從唐立培,到今天這名接受採訪的港中大內地生,都證明了,在真正的國民教育不能於香港施行的情況下,奴化教育和毒化教育卻大行其道。

  在大的社會氛圍,不少人對白皮膚、黃頭髮、藍眼睛的西方人是一種仰視的心態。西方人在香港受到特殊待遇已經被多次印證;而對說普通話的內地人,一些人則冷臉相對。發展到現在,黑衣暴徒甚至會拳腳相加。

  社會這個大染缸讓學校小的氛圍也未能倖免,少數內地生過去在高中時只是拚命苦讀書,對政治觀、人生觀、價值觀還沒有深入的思考,高考時憑藉成績優異進入香港的高校,本身可能就有一種比內地高校「高出一等」的錯誤想法。

  再加上,進入香港的高校學習生活后,少數內地生還未建立起來的政治觀、人生觀、價值觀,一下子被香港學校里那種西方毒化思想衝擊的連渣都不剩了,在香港一些所謂「民主自由」的理念下,形成了一種「香港人比內地人更高一層」錯誤認知。

  3

  「世事險惡」,希望這句話能讓一些內地孩子深有感受。

  一是香港電台這類媒體,希望表達自己的觀點,拿這些內地孩子的話作為一個例證。而且,過去香港電台這類媒體不拍暴徒們的大頭照,只拍警察。現在,故意讓接受採訪的內地孩子露臉,可見用心之險惡。

  二是在採訪前,香港媒體人是否對這名內地生做了一些「引導」,也未可知。最重要的是,暴力分子已經佔領港中大,學校已經不能正常上課,連台灣學生都已經撤出了,社會各界對「亂」的程度已經達成了共識。香港電台還能刻意用一個內地生「超市開著」的膚淺看法作為例證,這個是極不正常的。

  

  三是對於香港高校內一些「有毒」的思想,以及對內地學生的歧視,對國家的詆毀,大多數學生都是能夠抵禦的,他們與港獨分子論戰,在校園和社交媒體上現身說法。但是,少數學生沒有形成自己的「抵抗力」,在那個氛圍里容易隨大流,甚至被洗腦。

  香港社會和香港校園裡暴露出來的問題是複雜的,多數內地學生在香港媒體面前就這種事態發表看法,就容易掉到已經挖好的「陷阱」里。

  在對那位接受採訪的港中大內地生感到悲哀和擔憂之後,我們也有必要思考如何打破香港社會年輕人中和香港高校里那種封閉的小氛圍。比如學生會控制著香港高校里巨大的資源,如果你表達愛國立場,就區隔你,就為難你。

  這顯然是不正常的。既然香港是民主與法治的社會,每個人都應該有公開表達自己立場的權利,表達愛國愛港的聲音更應如此。

  

  正如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先生在微博中所說:

  「這名女生講述的香港局勢即使是錯的,她也有權利說出來。我們的社會應當有這樣的包容度,不能因為一個個人的言行與我們主流的期待不一致,就對他口誅筆伐,即使他那樣做並沒有違反法律。」

  「同樣,有人指出那個女生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有權利做出這樣的批評。但是對該女生進行「人肉」,對她形成某種網路暴力,是不應該的。我們的網際網路應當有這樣的集體克制意識。」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在今天,中國開放、包容的步子走的越來越穩。愛國愛港人士更應該有自信,因為時與勢都在我們這邊。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02: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