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高峰期返工有多難?四名BBC記者的親歷

京港台:2019-11-14 07:52| 來源:BBC | 評論( 17 )  | 我來說幾句

香港示威高峰期返工有多難?四名BBC記者的親歷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香港示威浪潮持續,示威者從本周一開始持續發動罷工,同時以雜物築成路障堵塞各個主要幹道、破壞地鐵車站。地鐵只能提供有限服務。多家公車公司同時宣佈因為道路情況差劣,暫停大部份服務。在這種情況下,「返工」(上班)成為每一位香港市民必須面對的挑戰。

  三天來,示威者不斷與嘗試拆除路障的警察發生衝突,警方在各衝突現場發射橡皮子彈、催淚彈等驅散示威者,示威者以磚頭和汽油彈還擊。單在周二(11月12日)的衝突中,就有142人被捕。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二批評示威者的行動「極為自私」,認為他們想癱瘓香港,造成一個「香港停擺」的現象。她強調說,如果香港政府因為示威活動停止一些正常活動,就會跌入示威者的「圈套」。然而,香港政府周三仍然宣佈,當地所有中學和小學周四(11月14日)停課,而大學早前已經各自宣佈不同安排。

  香港市民擁有車輛的比例並不高,大部份人都依靠當地的公共交通網路上班或出行,因此示威者堵塞道路和交通系統的行為,對上班族來說是個大問題。許多人需要尋找替代交通工具,擁有車子的人也需要面對沒完沒了的堵車。

  以下是四名BBC記者在道路上經歷的本周典型一天。

  「我要上班呀!」

  從荃灣到香港島,BBC中文記者雷展程上班的過程從一個簡單的地鐵旅程,變成一場結合鐵路和渡輪的旅程。

  荃灣地鐵站,車箱內塞滿了等待列車駛離月台的乘客。其中有一位帶上手術口罩的女士站在列車門旁。每當門要關上時,她都會用腳擋著,不讓門關上。

  列車閘門來來回回嘗試關閉了十數次,終於有人忍不住,叫那位女士停止阻擋閘門。「我要上班呀!」他說,並用手把女生從門拉走。車廂內立即傳來另一種聲音,一句在電視劇經常聽到的對白,「放開那個女的!」然後這兩位男士便吵起來,過了十分鐘才有職員把他們請到月台解決這一場衝突。

  我沒有跟上,因為這一類的衝突在香港的鐵路最近十分常見。示威者希望透過不合作運動,令港鐵停駛,癱瘓交通,從而達到全民罷工的景象。

  二十分鐘后,列車終於開了四個站。怎料列車車長突然宣佈列車停駛,所有乘客需要馬上離開車廂。與數百名乘客離開地鐵站,地面到處都是收費比平常貴兩倍的小型巴士。昨天10元一位,今天30元一位。在這個時候,大家還是搶著上車。

  我最後找到了前往尖沙咀的列車,乘坐橫過維多利亞港的渡輪。從碼頭走到公司,又花了另外的30分鐘。平常一小時的路程,最後花上3小時,幸好我在出門前去了廁所。

  對堵路意見兩極

  從大埔到香港島,BBC中文記者華安擁有電單車,但仍然受到很大影響。他住在位於香港東北的大埔郊區、距離位於香港島的辦公室約30公里。

  今天封閉的東鐵線火車和吐露港公路,是我們村民前往市區的主要方法和幹道,因此齣行大受影響。

  當我離開村口,平日車流不多的鄉間小道已經排滿長長車龍,我騎電單車在車流中穿插,只見許多司機在漫長的等待中打開車窗抽煙。

  我取道香港西邊的元朗區(平時我絶不會選這條線路),穿過深山的隧道前往市區,路途中是一段又一段的車龍。由於網上流傳,示威者在馬路放置鐵釘和其他雜物,以阻礙車輛行駛,不少司機都顯得比平常小心,即使在暢通的路段,亦未有行駛太快。

  示威活動為司機帶來不便,然而在我加入了的司機通訊群組,意見依然兩極:有人繼續支持堵路,有人則大肆批評。

  「極少數的幸運兒」

  從沙田到香港島,出人意料的是,BBC中文記者畢峰的上班耗時比平日短。

  我開車前拿出手機檢查一下交通情況:吐露港公路被堵塞,公路以北的交通癱瘓。我住在公路以南的沙田區,剛好避過堵塞,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開著車前往位於南部的香港島出發,也許是因為吐露港公路堵塞,把車輛都擋在北部,路上的車不多,平日上班時間會塞車的地方今天居然十分暢通。

  比平日多的,是路旁等候公車的人。許多地鐵站今天都關閉,市民都唯有尋找那些小量仍然運作的公車,或者看看自己的運氣如何,能否找到那些給乘客開出天價的計程車。

  我今天上班的時間比平日快,但我知道,我是那些極少數的幸運兒。

  不停開關的地鐵車廂門

  從香港島西側到東側,BBC中文記者山海通勤距離比較近,但仍然遇上不少麻煩。

  早上9點半鐘的地鐵港島線,因為已經過了早高峰,所以並不擁擠。從香港島西邊坐到東邊,先後要經過香港大學、西營盤(香港中聯辦所在地),中環和金鐘兩個中轉站,以及灣仔(政府總部所在)和銅鑼灣。

  每到一站,列車車門不斷關了又開,開了又關,重覆幾十次。於是平常需要20分鐘的路程,被延長到一個半小時。由於列車停滯幾十分鐘依然不出站,乘客漸漸累積,車廂開始變得異常擁擠。稍顯詫異的是,摩肩接踵的車廂里,卻沒人發出什麽聲音,只有廣播中不斷用廣東話、英文和普通話向乘客道歉。

  有乘客在廣播時拍了視頻發送出去,似乎想向僱主證明自己上班遲到的原因。在金鐘站,車門關閉的時間稍長了一會兒,似乎凖備開動,可惜隨後還是再次打開,一位身著襯衫的年輕上班族,無奈地甩頭,用英文罵出一句髒話,然而他只作出嘴型,沒有出聲。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06: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