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為何入局?官媒:背後黑金利益網如圖

京港台:2019-11-13 23:30| 來源:中國日報網 | 評論( 28 )  | 我來說幾句

香港青年為何入局?官媒:背後黑金利益網如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500至5000塊——這是普通學生參與暴力活動的酬勞。錢多少,取決於參加遊行的規模、在隊伍中的位置、暴力程度、是否襲擊警察等,女性示威者高於男性。

  3萬——這是一個13歲小暴力分子參加幾次暴力活動后所獲酬勞。這些錢幫助他換了新款iPhone手機、遊戲機、名牌運動鞋等。他打算叫親弟弟一起做……

  

  1.5萬——這是《反蒙面法》出台以後,為避免勇武暴力分子可能出現退縮的情況,參加暴力活動者的酬勞大幅提高至每天1.5萬塊。

  500萬——這是 「勇武」核心成員收到資金以後,通過網路或街頭招募的形式,組織激進青年加入,將傭金的小部分給下面的「勇武」人士,自己獨佔「大頭」,兩個月凈賺超500萬。

  2000萬——這是在發動10月1日大遊行前,「招募死士」計劃所提供的「撫恤金」。「死士」需執行包括殺警、假扮警員殺人後嫁禍、縱火等一系列極端任務。

  

  實際上,持續四個月的 「修例風波」,參與暴力活動領薪酬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充足的資金保障,是暴力活動能夠持續如此長時間的重要原因!

  那麼,大量的香港青年「入局」是為了錢還是所謂的信仰追求?是誰在香港亂局的幕後持續「輸血」?「血」輸向哪裡?為何會出手闊綽一擲千金?讓我們帶著這些問題,來一點一點挖出,這個隱藏在黑暗中的「地下錢莊」。

  香港青年入局,為錢?為信仰?亦或其它?

  在參加「修例風波」暴力活動的人群里,香港青年群體是主力。

  

  沒有社會閱歷、年輕易衝動、長期被本土通識教育及黃媒黃師洗腦,加上近年香港民生問題突出、青年生活壓力加劇等各種現實因素,都是促成香港青年走上街頭參與暴力活動的重要原因。

  

  去年,香港遊樂場協會開展「香港青少年生活狀況」調查顯示,香港青少年的精神健康狀態非常不理想,有30%的受訪青少年的抑鬱指數屬中等至極度嚴重,亦有近40%的受訪者焦慮指數為中等至極度嚴重。

  不滿、迷惘、焦慮、憤怒……這一團團「火種」經人用力一扇,迅速成燎原之勢。那一隻只幕後黑手,正在用大量的資金加緊火上澆油。香港,快要被焚毀!

  「地下錢莊」的「老闆」都有誰?

  這個「地下錢莊」就是美西方反華勢力、香港本土反對派勢力禍港亂港的金庫,其股權關係複雜,具體講,主要有「一大四小」五個「股東」。

  「一大股東」即為美國的一些非政府組織(簡稱NGO)及金融資本集團。「大股東」在香港又物色具體的組織及合適的人選充當其「經理人」,構成了其龐大繁雜的「股權體系」。之所以雄踞「大股東」位置,那是因為「修例風波」暴力活動中一半以上的活動資金均來源於此。

  「四小股東」分別為專門成立的612人道支持基金會、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香港教會、小團體募捐。

  

  下面,容我細細道來。

  1、美國非政府組織及金融資本集團

  先說說美國非政府組織(簡稱NGO)。

  美國的一些NGO組織在「修例風波」暴力活動中扮演了操盤手的角色,還為沖在台前的「泛民」進行策劃、培訓、資金、物資供應、輿論造勢等一條龍服務。在眾多的NGO組織中,發揮核心作用的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簡稱NED)。

  

  NED這個美國顏色革命的發動機器,被稱為美國的「第二中情局」!NED採用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向其在港的「經理人」組織源源不斷輸送資金。其在港「經理人」組織主要有三個:香港職工會聯盟、民間人權陣線、香港人權監察。

  香港職工會聯盟,成立於1990年,簡稱「職工盟」。自1994年以來就收受NED旗下的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每年5萬至10多萬美元資助。據了解,截至2019年,已接受多達近200萬美元(摺合約1600萬港元)的金援。

  

  「香港人權監察」,是1995年4月成立於香港的一個非政府組織,宣稱為了在香港立法和公眾日常生活方面更好地保護人權。其是此次支持「修例風波」運動的主要團體。自1995年起至今合計收受NED超1500萬港元。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成立於2002年9月13日。幾乎所有香港民主派成員都參與其中,「民陣」現任召集人為大家熟知的岑子傑。其活動資金大部分是NED通過NDI(國家民主國際事務研究所)間接提供。僅2018年,NED就通過NDI給「民陣」撥款20萬美元。

  

  再來說說美國金融資本集團。

  由於「捐贈」模式太過明顯,幕後「金主」必須用更為隱蔽的方式輸送亂港「黑金」。而通過金融及資本運作的方式正是美國所擅長的伎倆,那麼就需要有一位具備條件的「經理人」作為「馬前卒」,這個人,就是「叛國亂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

  美國金融資本集團在「修例風波」運動初期,通過買入黎智英壹傳媒集團股票,使黎智英控股的壹傳媒股票從6月5日至17日暴漲131.71%,再由壹傳媒高位拋售套現大量黑金。後由黎智英以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名義雇傭黑社會和勇武暴力分子深度參與「修例風波」運動。9月中旬,美國金融集團再次通過資金拉抬壹傳媒股票的手法,將股價從每股0.22港元拉升至0.34元,後進行套現,利用套現資金將「修例風波」暴力活動推向頂峰。

  

  

  實際上,美國「大股東」與其「經理人」黎智英之間的資金流轉早已駕輕就熟、配合默契。多年來,黎智英按照西方主子的意思多次以「捐款」名義向亂港組織及相關人士輸送「黑金」,通過政治獻金操控反對派政黨和亂港分子,輸出總金額早已過億。

  2、612人道支持基金會

  這個「612人道支持基金會」是專門為「修例風波」運動募集資金設立的。其成立於6月15日,主要是支持所有因參與「修例風波」運動所謂受傷、被捕的示威者。該基金會由何韻詩、吳藹儀、許寶強、何秀蘭擔任臨時信託人,這四人均是有一定影響力的「港獨分子」。該基金會募集援助資金達8000餘萬港幣,承諾將用於為受傷、被捕的勇武暴力分子提供人道主義救助。

  

  然而,目前612基金卻成為了大量勇武暴力分子抱怨攻擊的對象。他們指責「612基金」支出不合理、不透明,受理手續繁瑣,到手的援助更是寥寥無幾

  3、香港的大學學生會

  

  在 「修例風波」運動中,非法遊行集會示威活動不斷滲入的大學及大專院校學生會,組織參與學生的人數眾多,涉及資金龐大。

  

  這些學校中以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以及香港大學學生會最為突出。據不完全統計,以上四個大學學生會目前就已經投入300多萬港幣用以支持「修例風波」運動。

  

  學生會哪來的資金呢?原來,在香港上大學的所有本科生入校當天起就被強制繳納一定的年費自動成為學生會會員。新生入會費一次即可收幾百萬。同時,在香港的大學里,很多教授沒有什麼實質建樹,但總有反中亂港勢力贊助其研究基金。這是一種集團式的利益輸送,從幕後「黑金」金主到學校學生會再到政圈,他們是密不可分的關係。這些教授收錢辦事,在學校開展全方位的反中貶中洗腦。

  4、香港的有關教會

  

  香港有關教會在「修例風波」運動的參與程度較高,且與暴力活動的發展過程密不可分。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好鄰舍北區教會、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和傘城網上教會等,一直以慈善捐贈、資助籌款等方式所得資金用來支持「修例風波」運動。

  同時,在「修例風波」暴力活動中,教會不僅提供資金支持,其所屬教堂更成為了暴力人士的臨時休息站、庇護所以及物資存儲中心。香港的有關教會早已脫離宗教團體的屬性,成為披著宗教外衣、行亂港之實的政治組織。

  5、小團體募捐

  

  除以上介紹的組織參與外,另有其他香港社會團體、台灣組織等藉助網際網路社交平台籌集資金、捐贈遊行裝備等。主要包括:連登網民組織募捐、香港邊城青年、台灣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和其他香港民間團體。

  其中,香港邊城青年是一個在台灣的香港人發起的團體,收受台灣民主基金會的資金支持,且在「修例風波」暴力活動中負責向香港地區運輸台灣地區募集到的物資;而以台灣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為代表的台灣有關工會及教會,同樣在台灣募集物資和資金提供給暴力分子。

  「地下錢莊」的「黑金」都花在哪了?

  

  四個多月來,「地下錢莊」的「黑金」都花在了哪裡呢?實際上,這些錢除了支付遊行人員和暴力分子的薪酬外,還要大量購買防毒面具、安全帽、身體護具、護目鏡、鐳射筆、照明電筒、攝影器材等一系列所用裝備物資。同時,策劃反動文宣、為暴力分子提供法律援助、醫療救助和心理輔導等等都需要源源不斷地支出大量費用。

  以法律援助為例,香港「民間人權陣線」、「人權觀察」、「星火同盟」等組織一直為被捕人士提供會見律師、陪錄口供、陪同搜查房屋的法律援助,且為自行聘請律師的求助人提供資金補貼,出借保釋金。同時,香港四家大學的學生會的撥款中,為被拘捕的學生提供法律援助也是其主要用途之一。例如,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在其Facebook社交平台公開宣傳該學校學生被抓捕后的法律支援情況。

  「股東們」為何出手闊綽、一擲千金?

  「股東們」的「輸血」,當然不是為了做慈善。在四個多月的「修例風波」暴力活動中,美西方反華勢力及香港本土的「禍港亂港」分子在香港亂局中都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他們心懷鬼胎,在不斷借所謂「自由、民主、人權」議題挑起事端的同時,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本質上,向香港「輸血」的最終目的,就是想在搞亂「香港」的過程中從香港身上吸走更多的血,實現自己的利益。

  香港本土的各個團體組織及「港獨」分子,他們從接受資金、募集資金到輸出資金,歸根結底都可以概括為兩個字——生意。各個團體組織為了不斷擴大影響力,需要人員和錢財作為基礎保障;反對派議員和「港獨」分子為了政治資本、選票及個人財富,需要藉助美西方的力量來謀求其個人利益最大化。

  例如,上面提到的 「612人道支持基金」資金使用情況已遭到暴力分子的質疑。其公開的資金使用明細也顯示,大部分開銷並非用於人道救援,而是雇傭客服、購置或租用各類器材,且很多支出明顯超出市場價格。更有內部人透露,「612基金」的很多資金已洗白並被主要成員瓜分侵佔,只有少部分用於被捕人員的法律救援和受傷人員的醫療費用。

  

  更加諷刺的是,近期「612人道支持基金」與同樣聲援「修例風波」的「星火同盟基金」因資金問題發生了「狗咬狗」的情況。內部人士透露,近日「星火同盟基金」賬戶因涉嫌貪腐問題可能被香港滙豐銀行關閉,而幕後策劃者正是「612人道支持基金」。因為 「星火同盟基金」賬戶被關后,其競爭者「612基金」會獲得更多捐款支持。

  再比如,黃之鋒利用「香港眾志」經常在網際網路的呼籲網友「眾籌」無償捐款,而賬戶卻都是以黃之鋒個人名義開戶,其個人就可以控制資金。根據「香港眾志」每次參與的活動情況統計,這些資金除了少部分用來組織亂港活動,其餘都等於進了黃之鋒等人的口袋。

  老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說到根上,「禍港亂港」分子所有的醜陋伎倆和表演,均暴露了一個共同的特點:為實現個人利益毫無底線和節操。只是他們私下裡拿著黑錢,嘴裡卻天天喊著為香港利益而戰,怕是喊得多了,都快相信自己的這些「鬼話」了……

  而沖在前線的香港青年暴力分子,還在美滋滋地領著酬勞,殊不知他們使用暴力對香港造成的傷害,最終買單的終歸是每一位香港人,更包括他們自己!現在收入的每一分錢,未來必定會付出數倍的金額還回來……

  

  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去則傾。假以時日,當香港止暴制亂恢復平靜,美西方反華勢力在香港的利器出窮,「地下錢莊」必將作鳥獸散,當亂港分子失去了靠山,等待他們的只會是一張長長的清算單……

  延伸閱讀

  勇武暴力分子已失控,反對派竟開始忙著「止暴」?!

  「修例風波」以來,反對派一直煽動蠱惑年輕人上街參加暴力示威,將這些青年變為政治炮灰。之前,我們時常可以看到反對派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林卓廷、楊岳橋等人與暴力分子一起上街,並多次以所謂的「議員身份」阻撓警察執法,為暴力分子提供庇護。

  然而,如果你留意,會發現近期這樣的畫面很難看到了……至於原因,區議會選舉日益臨近,反對派為了防止暴力過度發生民意逆轉的情況,已多次與勇武派溝通,希望其降低暴力程度,以避免特區政府以暴力活動持續為由取消或推遲區議會選舉。

  不過,反對派遠遠低估了「學運」的威力。目前,這些以年輕學生為主的勇武暴力分子已完全處於癲狂失控的狀態,具有明顯的青年「新納粹」傾向。反對派的議員已不敢再與他們站在一起,否則市民將認定「反對派完全等同於暴力分子」。

  前不久,勇武暴力分子發起「黎明行動」,通過癱瘓交通實現所謂的「強制罷工」,在全港幾十個地點發起「快閃」堵路行動,用隔離欄、垃圾桶、錐形桶和各種雜物堵塞多條主要道路,從高處向路上投擲雜物、汽油彈,在港鐵和隧道縱火,並無差別瘋狂攻擊無辜市民。有網友評論「昨日的香港,猶如人間地獄!」

  

  

  

  

  更讓人無比氣憤的是,在香港馬鞍山廣場附近,有一名57歲的老伯被暴力分子潑易燃液體點火,致其嚴重燒傷,情況危殆。

  

  

  香港特區政府12日零時44分發布新聞公報,稱警方正調查這宗企圖謀殺案。

  

  勇武派暴力分子的這一系列暴行,已經讓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感到極其痛恨和反感!可見反對派與勇武派的溝通完全未見成效。這樣下去,反對派費力如此之久才獲得的所謂「民意支持」,很可能因為過度暴力而付諸東流……

  之前一直自認「盡在我手」的反對派,現在開始坐立不安,並緊急謀划對策……

  《蘋果日報》秘設區選專門工作小組..........................................

  據內部人士透露,《蘋果日報》近日通過內部的大數據分析,發現香港中產階層集中的選區民意已由「支持反對派」轉變為「痛恨暴力」,認為「支持反對派就是支持暴力」的中產人士越來越多。如果暴力活動持續,反對派及勇武派參選人的選票將大幅減少!

  據悉,面對這樣的不利情況,《蘋果日報》秘密設立了區選專門工作小組,將以「警察暴行」、「特區政府制度暴力」、「獨裁統治」為主攻點,加大反動文宣煽動力度,繼續裹挾民意,繼而全面壓制建制派參選人的選情。

  將再次祭出「民調」

  為了避免特區政府以社會充斥著過度暴力、社會秩序尚未恢復為由取消或推遲區議會選舉,反對派可謂煞費苦心、用盡招數。既然勇武派已經失控,他們又找到了自己的「老熟人」——鍾庭耀。鍾庭耀利用其掌控的「民意研究所」,一直與「反對派」勾連,「修例風波」以來已經炮製了多個利於反對派和暴力分子、反對警隊及特區政府的所謂「民調」。

  據悉,「民意研究所」近期正在炮製新的民調,將公布「七成以上受訪者反對延後區議會選舉」的結果,並利用這樣的「偽民意」,呼籲示威者停止暴力抗爭,集中精力通過選舉及一切非暴力方法表達訴求。

  呵呵!一直煽動青年暴力抗爭的反對派,如今卻不敢正大光明的與勇武派割席,想要借「鍾庭耀」之口呼籲停止暴力,真是滑稽至極!

  反對派緊急研究應對策略

  針對勇武暴力分子失控的情況,反對派已多次召開會議研究應對策略。據內部人士透露,近日,公民黨就特區政府可能會引用《緊急規例條例》取消區議會選舉開始謀划策略。

  公民黨評估認為,如果未來兩周暴力仍持續,必然嚴重衝擊反對派選情,引發市民反感情緒和民意逆轉,如果特區政府取消或延遲選舉,反對派無法收穫「修例風波」的「政治果實」。同時,連公民黨的部分人士自己都認可,建制派參選人的確受到了嚴重的暴力干擾和影響,確實存在選舉不公的情況……

  他們知道,這樣下去,市民也會認為區議會選舉不公平不公正,這樣只會對反對派更加不利。反對派沒有料到,這個昔日被自己視為政治工具的勇武派,如今卻成了卡在自己喉嚨里的那根魚刺!

  所以,公民黨研究了幾點策略應對「失控」情況。但這些策略已經明顯慌不擇路,我們一起來看看:

  第一招:祭出尚在「吃牢飯」的勇武派代表人物「梁天琦」

  為了確保區選前暴力降溫,公民黨想要協調「民主動力」、「民陣」及反對派的參選人一起聯名呼籲「停戰」一周。同時,公民黨還欲派人勸說尚在蹲監獄的勇武派代表人物「梁天琦」,想要借他的口呼籲勇武派停戰,並通過「民間記者招待會」的形式配合開展「停戰」宣傳。

  這個「梁天琦」是「大名鼎鼎」的勇武派暴力分子頭目,曾在「旺角暴動」期間積極參與暴力活動,並多次襲擊警員。其一直主張推動「香港獨立」,現今暴力分子高喊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港獨」口號就是他提出的。2018年6月,香港高等法院裁決梁天琦襲警罪與參與暴力活動罪成立,判處6年有期徒刑,至今仍在「吃牢飯」。

  

  連「吃牢飯」的梁天琦都想要用上,可以看出來,反對派想要「臨時止暴」的意願特彆強烈。

  第二招:態度180度大轉折 呼籲營造正常選舉秩序

  下一步,公民黨還想要號召和理非與勇武派在區議會選舉前兩日「停戰」,保證投票能夠正常開展,並安排反對派的參選人在投票當日發起「全民守護票站」、「儘早投票」等活動。

  之前煽動勇武暴力分子對建制派製造黑色恐怖破壞區選公平的是反對派,如今為了自己的選情呼籲停止暴力營造所謂正常選舉秩序的還是反對派,這180度的大轉折著實令人驚愕。

  第三招:祭出黃之鋒

  公民黨已經意識到,憑藉自己的力量很難駕馭勇武派這頭「失控的怪獸」。所以,需要一個合適的人從中斡旋,而黃之鋒就是最中意的人選。一方面,可以利用黃之鋒在勇武派暴力分子中的地位和威望,指揮暴力分子暫時「停戰」;另一方面,利用其美西方反華勢力「提線木偶」的角色,動員黃之鋒聯繫美國反華議員對特區政府施壓,以保證區選能夠正常進行。

  同時,反對派也為自己留好了後路,如果反對派輸掉區議會選舉,他們還想要反咬一口開展所謂的「選舉監察」,舉報選舉不公的情況。

  我們可以看到,目前反對派與勇武派的「暫時割席」已是板上釘釘。面對這樣的情況,特區政府盡可以選擇無視,因為反對派的歪路是自己走出來的,無需助推已然自食惡果。而特區政府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受其任何影響,全力止暴制亂還香港安寧,讓所有市民看到,只有特區政府才是實實在在關心民眾安危、心繫香港未來的那一個,用為民眾服務的真心爭取更多市民的支持和擁護。

  讓反對派看一看、學一學,什麼才是人間正道。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02: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