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崗房價調查:2萬就能買套房 廣告貼滿城無人駐足

京港台:2019-11-12 09:48| 來源:齊魯壹點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鶴崗房價調查:2萬就能買套房 廣告貼滿城無人駐足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前段時間一篇名為《流浪到鶴崗,五萬買套房》的文章在網路上爆火,房價高昂的大浪潮中,鶴崗的房價就如同一股「清流」。很多人也為文章作者李海應對人生的從容和理性點贊。

  可本地人似乎沒有李海那般的從容。近幾年,煤城轉型,就業機會少,人員不斷流出,房子難租難賣。鶴崗小城的居民,雖然沒有住房壓力,可他們為孩子為未來擔憂。

  這座老工業化城市也在大時代的背景下,在安然與孤獨中交替。

  

  2萬元就能買套房

  房價全國倒數第一

  11月7日下午,小城鶴崗的溫度已達到零下7攝氏度,街上行人寥落。賣房租房的廣告張貼得滿城都是,卻無一人駐足。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探訪李海購房的鶴崗市東山區某小區。東山區雖不是市中心,但離市中心驅車不到十分鐘的路程。

  「我們買房才花兩萬,裝修就花了三萬多。」去年三月份,李文山花了2萬塊錢在小區買了一套47平方米的房子,裝修花了3萬多。李文山和老伴都已經60多歲,從鄉下來到市裡打工。一開始租房子住,後來感覺不如買房划算,老兩口索性用兩年的積蓄買了一套房。李文山講述,他們買的頂樓,沒有電梯,一般沒人願意要,所以也屬於所有樓層中價格最低的。

  小區居民介紹,一般情況下,六樓七樓一套70多平米的房子,毛坯房花三萬就能到手,而簡裝房在四萬到五萬之間。最貴的是三樓和四樓,能賣到10萬元左右,一套裝修很好的面積70平方米的住房最高能賣到12萬元。

  「房子本身就便宜,好房子都賣不出去,更甭提頂層。」小區居民老錢說,小區屬於保障性住房,他入住近十年,頂層防水都不行了。

  在鶴崗,有很多類似的小區,主要是保障性房屋,多集中在南山區、興山區,東山區,興安區,市區基本沒有。像大陸南、濱河北、松鶴、九州等小區的情況都差不多。「去年是鶴崗房價最低的時候,我一個朋友五萬塊錢在大陸南買了兩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市民王先生說,兩套房子都在六樓,是對門,給兩個兒子結婚用。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探訪發現,鶴崗不是所有的房子價格都如此低廉,市中心的房子每平方米均價也在2000元左右。最貴的地段,均價能到3000元左右,像是永豐國際城和歐洲皇家花園,均價都在3000元以上甚至是4000元。

  根據中國房地產業協會2019年數據,在納入統計的341個城市中,鶴崗以均價2177元/平方米位列倒數第一。

  

  煤城的轉型之痛

  資源枯竭型城市都是一個路數,活的時候像團火,但是很快就滅成一堆灰,老錢感慨,任何東西都阻擋不了時代變遷的步伐。

  以前鶴崗分為兩大部分,礦區和城區,城區歸市政管,礦區歸國礦管。隨著煤礦的不斷開發,地表逐漸塌陷,礦區的房子成了塌陷區。

  不得已,當地政府只好在城郊多處建造棚改房轉移塌陷區居民。老錢一家就是從塌陷區興安轉移來。

  老錢家一共分了4套棚改房,當時每平米需要補差價,好的樓層每平補550元,不好的樓層,每平補350元。「我們家兩套,都在這個小區,父母家兩套,不過房子還沒下來。」老錢說。這個小區的業主最開始都是礦區以及拆遷戶居住,大家房子多得居住不過來就往外出租。

  2014年,老錢從小區租了一樓的商鋪經營飯館,小區人員密集,很多礦上上班的人都在此租房或者買房,人來人往,飯店的生意從一大早做到半夜。但是現在老錢家的生意卻大不如從前。「以前家裡雇了8個人當幫手,現在加上家人總共就四個人,煤礦關了很多,礦上幹活的人都走了,白天來吃飯的人少之又少。」老錢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從8月份到現在已經賠了一萬多塊錢。

  據了解,2011年,鶴崗被確定為資源枯竭型城市,2018年底,鶴崗關閉煤礦約30餘處。

  不僅是老錢所在的小區面臨這樣的情況,整個鶴崗市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因為人員流出大,很多店鋪的生意大打折扣。比優特時代廣場附近算是鶴崗的市中心,但中午飯點的時間,周圍的商鋪客流量卻不大,比起其他的地級市,商圈附近顯得有些冷清。「我朋友在市中心開店,店裡的人一半放假一半上班。」老錢說。

  最近今年,鶴崗市民有一個很直觀的感受,「走到哪兒都在建房子」。「房子太多了,租不出賣不出,房價就下來了。」市民嚴女士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據了解,鶴崗市從2008年開始建設保障房,到現在建設了10.5萬套,一共拆了9.7萬戶,目前的保障房,基本上能滿足拆遷的需要,也就是2019年以後沒有再建設的計劃。

  中國社科院金融市場研究室研究員尹中立曾表示,政府的保障性住房有整體錯位的跡象,人口向大城市集中,而棚戶區改造的實施主要集中在中小城市,這些人口流出城市的決策機構沒有調整城市規劃,反而不斷增加城市開發的規模,那麼供求關係在某一個時間就會出現逆轉。中國已經出現總人口增長速度緩慢,勞動人口每年遞減的情況,收縮型城市其實就是針對鶴崗的這種現象,一定會越來越多,那就要適應人口減少的情況,如何做到合理的定位,就是根據新的情況做出調整。

  

  公開的暗箱交易

  在鶴崗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是賣房廣告,但想發現一家中介公司卻很難。

  一名中介人員向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透露,這幾年安置房太多,對二手房交易量的飽和度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很多中介公司都干不下去,紛紛倒閉。「

  按照黑龍江省棚戶區改造安置房的規定,入住不滿五年的,不得上市直接交易。「有便宜的房子為何買貴的」,即使有人買房更多的會傾向於棚改房,因此很多中介也將房源目標轉成了棚改房。有中介人員告訴記者,有的棚改房已經符合交易規定,但多數棚改房還不符合規定,儘管如此,前幾年棚改房的地下交易還是開展的如火如荼,「棚改房的下證時間不一,有的是三年,有的是五年,很多房子在交易時都沒有房產證。」

  這在鶴崗都是公開的事,很多人都是這樣操作,多個市民向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透露。鶴崗的白菜房價全國知名,市民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有一段時間政府規定不讓再貼白菜房價的房子。

  在工農區一家商鋪門口,大招牌寫著億嘉房產,只有一名女子坐在屋內。女子很警覺,反覆確定是想買房子的顧客后才願意聊。「沒辦法之前曝光白菜房價后,棚改房的交易現在查得很嚴,還有很多暗訪的媒體。」女子講述,鶴崗房價低吸引了很多外地人,有些人直接看完房當場微信轉賬,「但現在只要是外地人,我們都很警覺。」

  在推銷房子的過程中,女子表示他們手裡有不少棚改房的房源,雖然還沒有到交易年限,但是他們在棚改辦內部有人,可以交易。「在辦入戶通知和購房合同時,直接在上面改成買主的名字,這種房源屬於一手。」女子表示,鶴崗很多這樣交易的,房子買到手不會出問題。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看到,在保障性住房交易大廳的服務窗口,擺著一個違紀監督公示牌,對於勾結違規黑中介的問題歡迎舉報。落款是鶴崗市保障性住房服務中心監督檢查組。在鶴崗市保障性住房服務中心,工作人員拒絕了記者的採訪。

  小城的安然與憂愁

  「四套房子都給你,你願意嫁到這裡嗎?」當問及擁有四套房子的感受時,老錢反問記者,鶴崗不缺的就是房子,好幾套房子的普通市民比比皆是。

  一套房子頂不過大城市的一平米、四套房子比不上哈爾濱的一個衛生間,每當問及鶴崗市民沒有購房壓力是否更具幸福感時,得到的回答往往都是這些。

  老錢的兒子今年剛上大一,就已經做好不回鶴崗的打算。老錢和妻子支持孩子的決定,「我們自己都沒打算留在這,等兒子大學畢業就把店鋪盤出去外出打工。「

  市民徐寧幾個孩子都不在身邊,自己和妻子經營一家小賣鋪,閑的時候也會區礦上打點零工,日子平靜又孤獨。「人老人誰不想孩子在身邊,但讓孩子回來幹什麼。」徐寧說,鶴崗沒什麼大企業,除了公務員,年輕人似乎沒有什麼好的出路。

  鶴崗統計局2017年數據,鶴崗總人口100.9萬,35歲人口約佔百分之七十,8歲至34歲約佔百分之二十,17歲以下約佔百分之十。據鶴崗統計局歷年公報,2007年至2017年間,中小學減少121所,在校生減少百分之六十。中高等學校在校生減少百分之十六。

  2017年,鶴崗第二產業GDP佔比較十年前減少約百分之十。同年黑龍江13個地級市中,鶴崗市GDP位列倒數第三。

  不到五點,夜幕就已經籠罩了這座小城,老錢所在的小區燈光亮起了不到四成,三個客人一同走進來,老錢挽挽袖子親自下廚。

  下午六點半,一場酒局散場。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8 22: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