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彈琴: 大變局開始 這次西方的撕裂徹底公開化了

京港台:2019-11-8 12:14| 來源:牛彈琴 | 評論( 42 )  | 我來說幾句

牛彈琴: 大變局開始 這次西方的撕裂徹底公開化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一)

  大變局開始,這次西方的撕裂徹底公開化了。

  因為剛剛結束訪華,馬克龍最讓人震驚的一番話公布了。

  仔細看了一下時間,這番話是馬克龍10月21日接受英國《經濟學人》採訪時說的,但因為出刊的關係,11月7日正式公諸於世。

  但一公布,就全世界震動。

  因為馬克龍毫不客氣,大膽斷言:北約已經腦死亡。

  要知道,這個美國主導的軍事同盟,在戰勝蘇聯30年後,還在積極擴張中,而且,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剛在德國斷言:在人類歷史上,北約可能是最具有關鍵戰略意義的聯盟之一。

  真是這樣嗎?

  身為美國盟友、歐洲大國總統的馬克龍,卻啪啪打臉了。

  他是這樣說的:

  我們目前正經歷北約腦死。美國和北約盟國之間,在戰略決策上毫無任何方式的協調合作。完全沒有。

  另個北約盟國土耳其,卻在一個攸關我們利益的地區,採取未經協調的侵略行動。

  一種憤懣,撲面而來。

  因此,當他被問到,是否對北約第五條「共同防衛」條款還有信心時,馬克龍直截了當地回答:我不知道。

  根據這個條款,當北約任何一個盟國遭到攻擊,會被認為是北約整體的攻擊。

  馬克龍連這一點都懷疑,北約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還不僅於此,馬克龍還警告,歐洲已經無法再仰賴美國捍衛北約盟國。美國正表現出「背棄我們」的跡象,最新的一個明證,美國根本沒有徵詢盟國的同意,就徑自從敘利亞北部撤軍了。

  坦率地說,這是馬克龍上台迄今最讓人震驚的一番話,因為這是對美國最激烈的一次批評,對北約最強烈的一次質疑。

  但他的意思,也是非常明確的:

  1,北約已經腦死亡,形體還在,但實際早就拉倒了。

  2,原因,最主要是美國在背棄我們;還有,土耳其也自顧自侵略。

  3,歐洲怎麼辦?美國根本靠不住,歐洲人必須掌握自己的命運了。

  一句話,歐洲必須跟美國分道揚鑣了。

  

  (二)

  在西方大國領導人中,1977年出生的馬克龍是最年輕的一個。

  但坦率地說,敢這樣公開對美國發難,在西方國家中也只能是馬克龍。

  他年輕,但也老辣,他更有自己的思考。

  如果沒猜錯的話,馬克龍正效仿當年的戴高樂,努力在走一條獨立的中堅道路了。

  不再唯美國馬首是瞻,努力將歐洲打造成獨立的一極,可以與美國平起平坐的一極。

  為什麼會這樣?

  很大程度是看透了美國,看透了美國的自私。

  在這次採訪中,馬克龍就坦言:歐洲正站在「懸崖邊上」,首先需要做的是,要從戰略上把自己視為地緣政治大國;否則,歐洲將「不再掌握自己的命運」。

  他的原話是:「從長遠來看,我們將在地緣政治上消失,或者至少我們將不再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對此深信不疑。

  所以,我們看到馬克龍最近的一系列非同尋常的舉動。

  今年8月,在主持完七國峰會後,馬克龍說,世界正在經歷西方領導權的終結。

  此前一周,他特意邀請普京到訪法國,並公開表示,歐洲必須重新思考與俄羅斯的關係,否則歐洲將會淪為美俄戰略博弈的舞台。

  不久前,他又作為重量級嘉賓,來上海參加了進博會,同時對中國進行了國事訪問,中法關係又上了一個新台階

  此前,他還公開表示,歐洲必須建立自己的軍隊。並因此和特朗普發生激烈衝突。

  現在,他又公開唱衰北約,說北約腦死亡。

  已經再明顯不過,法國正在努力「去美國化」了。

  而且,不僅僅法國「去美國化」,歐洲也要「去美國化」。

  當然,這麼措辭激烈的表達,德國人看了也有點心驚肉跳。

  默克爾趕緊出來打圓場:馬克龍使用激烈言詞,不符我對於北約內部合作的看法。我不認為這種以偏概全的判斷是有必要的,即使我們出現問題且需要振作。

  嗯,馬克龍畢竟年輕,措辭激烈了些。但別忘了,默克爾畢竟也承認,北約確實出了問題。

  而且,就在北約問題上,默克爾和特朗普也發生過多次爭吵。甚至有一次默克爾也公開表示:美國現在已經靠不住了,歐洲必須依靠歐洲人自己了。

  所以,我們看到,在撕毀伊朗核協議上,在退出《巴黎協定》上,在從敘利亞撤軍上,美國和歐洲國家都發生了激烈衝突。

  還有,在英國脫歐題上,美國還不斷拆台,甚至鼓吹英國賴皮式脫歐,更讓歐洲人寒心,這還是大哥嗎?

  這種撕裂,或者說撕破臉,如果沒判斷錯誤的話,這是二戰結束以來前所未有的!

  真的前所未有!

  所以,也就有了去年七國峰會後,默克爾默默地發了那張著名的「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的照片。

  一圖勝千言啊!

  

  (三)

  怎麼看?三點粗淺看法吧:

  第一,歐美之間的矛盾,要比我們想象的大。

  我們總認為,歐美畢竟是盟國,價值觀相同,打斷胳膊連著筋,吵完還得收拾過日子。這不假,我們也不必有太多幻想。

  但從目前來看,美國的一些自私自利的做法,確實傷了歐洲人的心;歐美的矛盾,應該也比我們想象得要更嚴重。

  不然,默克爾也不會說,歐洲未來只能靠自己了。馬克龍也不會說,北約已經腦死亡。歐洲軍隊建設,也不會美國那麼反對,照樣提到議事日程。

  俄羅斯也看到了這一點。所以,馬克龍話音剛落,俄羅斯立刻回應:這是金句啊,這不就是北約當前的現狀嗎?

  第二,歐洲開始思考,努力走中間道路。

  歐洲,不包括俄羅斯在內,有三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但在過去大半個世紀,歐洲卻一直夾在美國和蘇聯(俄羅斯)之間,長期是戰爭最前線,受盡各種夾板氣。

  但現在的俄羅斯,畢竟已經不是蘇聯;現在的美國,似乎也不像以前的老大;而且,中國和印度等國也在崛起。歐洲確實在思考,該何去何從了!

  法國在努力發出自己的聲音,德國也在提高自己影響力。所以,儘管美國默許土耳其出兵敘利亞,儘管土耳其還算是北約盟國,但英法德公開譴責土耳其侵略。

  還有,儘管美國各種壓力,各種花樣理由,要求歐洲國家對華為說不;但我們也看到,歐洲大國基本都明確了,不會以這種莫須有的罪名,就對某一家公司進行歧視。

  歐洲人有歐洲人的想法,歐洲人也有歐洲人的利益,和氣生財,左右逢源,歐洲人還想做「一帶一路」的大生意呢。

  

  第三,世界在裂變,確實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真不是隨口說說的。

  反正,天上掉下來個特朗普,西方世界的面目已經煥然一新。馬克龍也罷,默克爾也罷,甚至以前的梅姨,都跟特朗普有過衝突。其實也不僅僅和歐洲,幾乎所有重要國家,特朗普都挨個吵過一架了。加拿大被他罵了個狗血噴頭。墨西哥人更是哀嘆:墨西哥最大的悲哀,就是離美國太近,離上帝太遠。

  這是個人的原因嗎?似乎也不完全是。

  但西方世界確實正在發生深刻而深遠的變化。按照法國財長勒梅爾的說法,現在的G7也不是G7了,而是G6+1。一端是西方六國,一端是孤家寡人的美國……

  所以,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去年曾公開向特朗普喊話:

  特朗普總統長期以來,幾乎天天批評歐洲,我要直接告訴他:美國現在沒有、未來也不會有比歐洲更好的盟友。親愛的美國,珍視你的盟友吧,畢竟你們的盟友不是那麼多……

  美國,畢竟你的盟友也不是那麼多!

  感覺圖斯克真是語重心長、痛心疾首。圖斯克快要下台了,接替他的是馬克龍推薦的比利時人米歇爾。而馬克龍還公開表示:北約已經腦死亡。

  北約的形體還在,但腦袋已經死亡了。

  西方依然是西方,但西方也不再是原來的西方。

  這個世界,確實變了。這個世界,也確實應該變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18: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