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93個她!FBI披露最冷血連環殺手自白細節(視)

京港台:2019-11-8 07:43| 來源:人物 | 我來說幾句

殺死93個她!FBI披露最冷血連環殺手自白細節(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從1970年到2005年,薩繆爾承認自己一共在14個州殺死了93名女性,手法大多類似,他和她們在汽車的後座上發生關係,然後勒死她們。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最近發布的聲明揭開了一系列駭人聽聞的案件,薩繆爾·利特爾被認為是美國史上目前已知殺人最多的連環殺手。

  文|

  張月

  編輯|

  蕭禱

  「我真愛她」

  「跟我描述一下那個女孩子吧。」鏡頭外有個男子的聲音說。

  「噢!我真愛她。」鏡頭前坐著一名79歲的黑人老者,穿著白T恤和藍色開衫,頭上戴著灰色絨線帽,臉上皺紋深鑿,鬍子和眉毛都已經灰白。

  他目光垂下,開始回憶那個叫露絲的女孩,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微笑。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他記不清到底是1992年還是1994年,那時他50出頭,開著一輛黃色的凱迪拉克經過阿肯色州,遇到了那個有著淺蜜色肌膚的24歲女孩。他清晰地記得,那天天氣很冷,有點要下雪的樣子,女孩留著紅色短髮,脖子上戴著一串紅色珠子串成的項鏈,身高大概170cm左右,身材豐滿,唯一的缺陷是有一顆齙牙。回憶起那顆齙牙的時候,他指著自己的牙齒,低頭笑了起來。但那並不影響他倆在一起廝混了三天。

  不明就裡的人看到這段視頻,大概會以為是垂暮的老人在思念年輕時的情人。拋開故事的結尾來看,那的確是真的。他們一起逛街,在女孩的家裡聊天,他開車帶她到處玩。只不過廝混的最後一天,在去往北部小鎮本頓維爾的漫長公路上,他將車停在了一處偏僻的小樹林,用手勒死了露絲,把屍體丟在公路旁邊的一塊玉米地里,然後開車離開了那裡。

  老人名叫薩繆爾·利特爾,1940年出生於美國俄亥俄州的洛雷恩,曾是一名拳手。他對著鏡頭平靜地回憶殺死露絲的過程,像是在談論天氣一般隨意。對他來說,殺死情人並不是一個特殊事件。在警方公布的資料里,有這樣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錄音。

  「你在多少個州殺過人?」

  「佛羅里達、喬治亞,沿著東海岸往上,俄亥俄、印第安納、伊利諾斯……一直到密西西比,走過這一路再倒回來,然後是加利福尼亞……」 「在哪個州殺的人最多?」 「噢,這很容易算,佛羅里達和加利福尼亞。」 「在哪個城市殺的人最多?」 「洛杉磯和邁阿密。」 「你在洛杉磯殺了多少人?」 「大概20個,我知道我當時失控了。」

  從1970年到2005年,薩繆爾承認自己一共在14個州殺死了93名女性,手法大多類似,他和她們在汽車的後座上發生關係,然後勒死她們。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最近發布的聲明揭開了一系列駭人聽聞的案件,薩繆爾·利特爾被認為是美國史上目前已知殺人最多的連環殺手。

  在薩繆爾供述出這些罪行之前,美國公認殺人最多的連環殺手是被稱作「綠河殺手」的加里·里奇韋,他在1980至2000年間殺死了49名女性。薩繆爾幾乎殺了兩倍的人,但沒有人知道這些事件的存在。幾十年裡,他被捕將近100次,罪名不外乎強姦、綁架、搶劫、吸食毒品等,加起來一共坐過不到10年的牢。他被捕,旋即被放出來,將近半個世紀里,他開著車在美國的大小城市遊盪,逃脫了自己最嚴重的罪行,沒和任何殺人案扯上關係,直到2012年。

  起初,這次逮捕和此前的無數次沒什麼區別,警方在路易斯維爾的一處收容所將薩繆爾逮捕,罪名是吸毒。他們獲取了他的DNA,資料庫顯示,他的DNA與1987年和1989年發生在洛杉磯的三起殺人案有關,那裡是他殺人最多的地方。2014年,他被判處三項無期徒刑,在加利福尼亞一處沙漠邊緣的監獄服刑。

  三起殺人案,那是當時人們對他的全部了解了。但FBI注意到一些奇怪的巧合,他們追溯薩繆爾的過往,發現他很多次被捕的地方,同期總是有女性失蹤。FBI開始懷疑,他殺過三個人,會不會有更多的人命殞其手?可陳年案件的線索很多已經湮滅,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能將薩繆爾和那些案件聯繫起來。

  

  薩繆爾·利特爾 圖源視覺中國

  寫著無數受害者姓名的旋轉木馬

  去年5月,得克薩斯州的一位騎警詹姆斯·哈羅德來到薩繆爾服刑的監獄。1994年,詹姆斯所在的敖德薩小鎮曾發生過一起懸案,一位名叫丹尼斯·布拉澤斯的妓女失蹤了,一個月後,在廢舊停車場的灌木叢里找到了她的屍體,她是被勒死的。他調查發現,幾乎同一時間,薩繆爾在此地因為一些微小的罪行被捕。

  在加利福尼亞監獄的一間小屋裡,詹姆斯懷抱著某種直覺,坐在了薩繆爾的對面。詹姆斯是一位很有經驗的談判者,此前的職業生涯里,在沒有強證據的情況下,他說服了數十名殺手主動認罪。薩繆爾能成為下一個嗎?他不知道。

  在訪談節目《60minutes》里,詹姆斯向主持人回憶了和薩繆爾的交談過程,一開始糟透了,前30分鐘他一無所獲,薩繆爾否認了一切指控。但詹姆斯注意到奇怪的一點,當他把薩繆爾稱作「強姦犯」的時候,對方表現出了異乎尋常的憤怒。

  騎警覺得自己也許抓到了什麼,他盯著薩繆爾的眼睛說:「我知道你不是個強姦犯,你心裡明白,我也明白,你是個殺手。」

  那一刻,薩繆爾突然安靜下來,killer那個詞似乎吸引了他,他盯著詹姆斯看了幾秒鐘,接著把頭扭向別處,低聲重複了一次,「killer」。

  「一個殺手,而不是一個強姦犯,那是他對自己的定義。」詹姆斯說。

  彷彿打開了某個開關,薩繆爾突然開始談論起那些從未和人談論起的罪行,他聊起得克薩斯州的三樁殺人案,其中一樁發生在敖德薩。聽到敖德薩那個詞的時候,詹姆斯迅速扭頭,看了另外一位警官一眼,「天哪,他在談論敖德薩。」他們迅速翻閱文件,找到了FBI關於丹尼斯·布拉澤斯的卷宗,他們詢問薩繆爾殺人現場的一些細節,薩繆爾提到丹尼斯戴著一顆假牙,那被證明是真的。

  薩繆爾的傾訴欲在那之後變得旺盛,他說:「這些事情我從來沒有告訴別人,除了上帝。」

  與他交談過的調查人員說,經過數十年的沉默之後,當薩繆爾開口回憶一個只有殺手本人才知道的細節時,他看上去很享受自己獲得的關注。

  為了方便供述,詹姆斯將薩繆爾轉移到了得克薩斯州的一處監獄,在那裡的一個小房間里,他們連續交談了48天,每天會聊幾個小時,為了讓薩繆爾感到放鬆,詹姆斯常常跟他一起一邊吃披薩,一邊聊那些死亡故事。

  回憶往事時,薩繆爾常常撫摸自己的臉,不時笑出聲來。開始描繪受害者的情狀時,他總是抬起頭來,盯著詹姆斯,語速加快,語氣也變得興奮。騎警常常會有一種錯覺,對面這個老人彷彿擁有一個寫著無數受害者姓名的旋轉木馬,它們轉啊轉啊,他等待它停止,停在那隻他將要談論的木馬上。

  48天里,薩繆爾供述出了幾乎全部的罪行,93起案件中,FBI已核實了50起謀殺案,很多都是塵封已久的懸案,他們相信:「他的所有供詞都是可信的。」

  

  薩繆爾·利特爾筆下的受害者 圖源視覺中國

  「我不會進入你們的世界」

  薩繆爾的案件被大眾知曉后,在美國引發強烈的輿論關注。人們最困惑的問題是:為什麼一個殺了93個人的罪犯可以一次又一次逃脫?

  在公布的錄音里,他解釋了原因,「我一直非常小心,不讓自己被抓。」他精心挑選下手的對象,「大部分都是妓女,我從來不碰女護士或者教師。」

  他開車經過那些收容所、貧民窟、毒品站、夜店、脫衣舞酒吧……那裡聚集著徘徊於社會邊緣的女性,他選擇那些看上去更脆弱的獵物。遇到露絲時,對方正在和其他六個女孩一起吸毒,他把車停了下來;1972年,他在邁阿密遇到一位叫瑪麗安的變性黑人,19歲,穿著奶油色的超短裙,在酒吧里跟朋友玩,她想搭他的便車回家,最後在公路附近的一片甘蔗田被勒死;1984年夏天,他在肯塔基州柯芬頓一處脫衣舞酒吧遇到了25歲的白人女孩,女孩一身嬉皮裝扮,有著頹廢的氣質,他帶著女孩上了路,穿越好幾個州,在一處偏僻的山頂殺了她;1996年,他在洛杉磯遇到24歲的梅麗莎·托馬斯,他開車載她去一處公墓吸毒,他們在車的後座上做愛,他一直撫摸她的脖子,梅麗莎問:「你為什麼總是觸摸我的脖子?難道你是連環殺手嗎?」這句話觸怒了薩繆爾,他掐死了她。

  他小心翼翼地遊盪在一個貧窮、暴力、充滿犯罪的世界,殺人然後離開,除了死者,很少有人記得他。「我進入自己的世界,做自己想做的事。」薩繆爾對一位調查人員說。「我不會進入你們的世界。」

  在詹姆斯看來,薩繆爾有近乎天才般的犯罪智慧。邊緣女性的生活動蕩而危險,死亡也尋常,警察通常不會花太多功夫調查這些案子,大部分案件變成了懸案,很多女性的屍體從未被找到。「在很多很多年裡,他相信自己不會被抓,因為他覺得沒有人會在乎他殺死的人。」一位FBI犯罪分析師說。

  關於那些女孩,他記得一些很奇怪的事情,一個黑人女孩,瘦小,友好,「我殺她時她在笑。」他把自己對女性的殺害解讀為某種成全,「她們中有很多人之前就想死了,如果她們活到現在,她們會成為我的朋友。他們並不是在對我的憤怒中死去的。她們是我的朋友。我不恨她們,她們也不恨我。」

  詹姆斯希望薩繆爾能畫下那些女孩的模樣,供警方尋找和辨認。老人用粉彩筆畫了50多幅畫像,掛滿了詹姆斯辦公室整整一面牆,她們表情冷漠地目視觀者,在其中一張畫里,薩繆爾寫了這樣的註腳:「Sammy(薩繆爾的昵稱)殺死了我,但我愛他。」

  死者已矣,沒人能證明他說的是事實,還是出於某種癲狂的想象。但死去的女孩們的確大都處在某種破碎的生活里,「她們無家可歸,才會走進我的蜘蛛網。」他說。

  對於那些無家可歸的女孩,薩繆爾的回憶充滿了令人驚訝的細節:女孩的身高體重、發色、耳朵上的黑色耳釘、脖子上的紅色項鏈、胸前的一顆紐扣……他甚至記得20年前殺害的那個女孩有個叫韋斯的男朋友,另一位女性有個20歲的兒子,在薩繆爾帶著他母親踏上死亡之路前,他們曾熱情地握手寒暄。他還記得,有個女孩被棄屍的地點有一座不規則形狀的拱橋,警方按圖索驥,找到了那座拱橋。還有一個女孩的屍體附近,有一座需要粉刷的老舊教堂。

  「他幾乎擁有攝像機一般的記憶力,就好像離開那些屍體時他在腦海中拍了一張照片。」詹姆斯說。

  他一度懷疑78歲的老人記憶力會不會出錯,他問他:「你有沒有可能忘記某一次謀殺?或許你殺了更多的人。」薩繆爾非常確定:「不,我一個也沒有忘記。」

  在監獄的小房間里,人們等待這個垂垂老矣的殺人犯畫出更多的畫像。

  

  薩繆爾·利特爾自1966年到1995年在多地被拘捕時的樣子 圖源視覺中國

  純粹的惡

  很多調查人員問過薩繆爾同一個問題:為什麼會如此喪心病狂地殺人?你覺得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聽到詹姆斯提到這個問題時,薩繆爾沉默了幾秒鐘。他開始回憶童年時光,他的母親和他殺死的女性身份類似,是一位夜晚出動的女子。調查人員猜測他可能是在母親被捕期間出生的,由祖母撫養長大。「我一直回想,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起,我被女性的喉嚨吸引了?」說到「喉嚨」這個詞時,他用了很重的語氣。

  那是他四五歲時,還在洛雷恩上學,女老師站在前面,偶爾用手撫摸自己的喉嚨,薩繆爾一直盯著她的喉嚨看。「她喚醒了我,我感到下身變硬。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這個畫面會吸引我?」

  那個老師教了他很多年,他一直想象一個畫面: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喉嚨上。「我只是想象這件事情,我不認為我會將它變成事實。我那時還沒有發瘋。」說到這裡時,他笑了兩聲。

  直到1970年,他30歲,「突然有一天,我想要更多。」

  他還記得自己殺死的第一個女孩,他終於如願以償地把手放在了一位女性的喉嚨上,然後用力掐死了她,他甚至覺得,「她看上去很希望這一切發生。」兩個月之後,他做了第二起,他親吻那個女孩,問她:「如果我要掐死你,你能做什麼呢?」錄音里他模仿那個女孩絕望的聲音,「我做不了什麼。」然後平靜地說:「上帝保佑她。」

  他愛上了殺戮,愛看女孩在自己的手掌下掙扎,「她為自己的生命而奮鬥,而我為自己的快樂而奮鬥。」洛杉磯縣檢察官貝絲·西爾弗曼認為,薩繆爾殺人很大程度是出於性動機,「他得到性滿足的方式是在絞殺期間。」

  一些調查人員認為,薩繆爾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在錄音里,他說:「我愛所有的女人。當她們死了,她們都是你最喜愛的,她們都屬於我了。上帝,我變得瘋狂,我想要更多。」

  他的坦白令對犯罪司空見慣的警察也感到不安,「你的職業生涯中只會看到幾次邪惡。」洛杉磯一位調查人員蒂姆·馬西婭說。「看著他的眼睛,我會說那是純粹的邪惡。」

  薩繆爾唯一的信仰是上帝,在《60 minutes》對他的採訪里,主持人問他為什麼選擇現在坦承罪惡,他說:「可能有許多人被定罪,並代替我被送往監獄。如果我能幫助某人出獄,你會知道,上帝可能會對我微笑一下。」

  但他依然不曾對自己的罪惡懺悔,一位女性調查人員問他,是否曾良心不安,他說:「上帝把我帶到這個地球上,讓我去做我所做的事。他知道一切,為什麼我要尋求他的原諒?」但是錄音里,他說自己也曾掙扎過,問上帝,「為什麼是我?」(Why me?)那個「me」語氣很重,幾乎像是咬著牙說出來。

  他已經79歲,被糖尿病和心臟病折磨,年歲無多,也許不久的將來就會死在監獄里。《60 minutes》的結尾,主持人在電話這端問他如何看待自己犯下的罪惡,他沉默了兩秒,然後說:「沒有其他人做過我做的事,我認為我是世界上唯一的人。那不是一種榮譽。那是個詛咒。」

  

  圖源網路

  (部分資料來源於 FBI網站、《紐約時報》、BBC、CNN公開報道)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7: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