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雲翔性侵案進展:律師稱女方和王晶一直在調情

京港台:2019-11-7 10:31| 來源:網易娛樂 | 評論( 14 )  | 我來說幾句

高雲翔性侵案進展:律師稱女方和王晶一直在調情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高雲翔和王晶

  

  左一黃色衣服女士為王晶律師(澳洲新快網拍攝)

  來源:澳洲新快網

  11月6日是高雲翔和王晶涉嫌去年3月在悉尼香格里拉酒店強姦1名華裔女子一案庭審的第8天。早上不到9點,高雲翔穿著黑色西裝,系藍色領帶,戴黑色墨鏡,神情嚴肅,與女助手和律師一起向唐寧中心法院走去。

   王晶律師稱女子只怕丈夫

  今天早上仍是王晶的律師對這位因法律原因不得透露姓名的女子進行盤問。

  王晶的律師引述女子早前接受高雲翔的律師盤問時,曾在事件過程中對王晶表示「我能不能明天再來」。女子承認雙方有此對話,但「這個對話的發生過程是我求說他想離開,我說我可不可以明天再來,是在強姦過程中。」

  王晶的律師再三追問這句話女子是否說了「我明天再來行嗎?」女子回應:「我說過了這是在他對我性侵的時候,我想請求離開,那會兒很疼很難受,非常不舒服,因為我想用任何方式可以離開那裡。」

  在被追問她當時為什麼不說「很難受,你最好停止,不然我要報警了」,女子稱:「不知道,當時很亂很害怕,我沒有說這個。」

  王晶律師接著聲稱:「當晚你唯一害怕的人只是你的丈夫,是嗎?」女子則回應「你的問題不對。」

    女子老公做主報案細節曝光

  法庭聆悉,女子事後回到家,她的老公曾表示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應該報警,但她當時因為身心疲憊只想睡覺。

  王晶的律師問:「然後你發現警察在早上6點出現在了你家?」女子表示自己不記得是幾點,但確實家裡來了警察。

  女子還表示不是她本人報的警。當王晶的律師追問「你老公並沒有徵求你同意,就報警了對吧?」女子回應:「當時我快要暈倒了,他說如果有任何事情不對,就應該報警。」

  「但你並沒有叫他叫警察,也不同意叫警察對吧?」女子回答:「我當時沒有讓她報警是因為,我並不知道遇上這樣的事情應該做什麼。」

  法庭聆悉,警察上門時女子在睡覺。王晶的律師問她:「你叫警察離開,你一會兒回去警察局,對嗎?」她表示:「我不記得當時是不是警察說讓我們一會去警局寫證詞。」

  據悉,在警察離開后,女子過了幾小時、等孩子上學之後才去的警察局。

   女子稱精神創傷事業創傷都是傷害

  王晶律師今天再次就證詞的不一致向女子發問。女子表示自己已講過很多次,「當時給第一份證詞的時候極度恐懼,我一直哭沒有辦法完整說出一個句子。」

  當被追問到底在害怕什麼時,女子稱:「因為當時沒有決定要不要報警,因為有很多後果。他們在中國是有錢有勢的人,這種案子就算爆出來,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王晶的律師追問:「 你並不害怕誰會傷害你或者殺了你對嗎?你在警察局有警察保護你,對嗎?」

  但女子則回答:「你這個說法並不成立。害怕並不是身體受傷才會害怕,還有精神上的創傷,今後事業上的創傷都是創傷。」

  在今天的盤問過程中,王晶的律師還多次提到他們影視項目製作有關錢財的話題,還問女子「你是否曾叫王晶給你買法拉利?」

  女子回答:「我不記得我說過。即便說過也是玩笑。」

   王晶律師指出女子和王晶一直是在調情

  王晶律師圍繞著女子與王晶從2017年10月經介紹認識到事發前所有的微信記錄對女子進行盤問,包括互相發送的文字信息,語音信息和表情符號的意義等等,女子回應「只有聽了語音信息才能確認內容」,王晶律師還盤問女子是否曾叫王晶給她買法拉利,稱女子在片場與拍攝使用的法拉利合照后,在很多人面前,跟王晶說「你能給我買法拉利作為禮物嗎?」王晶說「如果你是我女朋友,我就給你買法拉利。」女子回答:「我不記得我說過,即便說過也是玩笑。」針對後面的問題,女子回答「我不記得有這個對話。」王晶律師繼續問女子提出,其曾在其他人面前跟王晶說,「如果有法拉利,誰還要老公啊?」女子回答:「我不記得,someone made it up。」

  在盤問了一系列問題以後,王晶律師總結提出,「從你和王開始從微信交流以來,到遇到製作上的問題,到你們見面,到一起完成工作,你和他是以調情的方式,並且程度越來越重,你同意嗎?」女子回答:「我不同意。」

    事發清晨女子電話曾兩次撥打王晶電話

  王晶律師盤問女子為何在事發清晨的2點25分和2點27分撥打王晶電話,稱當時他們都應該在酒店。女子回答「我不記得我有打電話給他,我不知道電話為什麼打出去。」「那你是否打了,還是王晶用你的手機打的?」女子回應不記得了。在2點27分,女子和王晶走出電梯,王晶律師問女子為何在同一時間再次撥打了王的手機,女子回答「我不知道我的電話為什麼有這個通話記錄。」王晶律師指出,「你打王晶電話,所以他可以找出自己的手機,然後給高打電話,讓他過來加入,對嗎?」女子回答:「首先我回答,我不知道為什麼打兩個電話給王。後面是你的猜想我不懂。」而王晶律師回應是試圖給女子提出一個理由為什麼她在和王在一起的時候會給他打電話。如果是違背意願的跟王上樓,女子應該打給老公或者000,對嗎?女子回答:「我只記得當時他把我帶到他的房間,他拉著我的手腕,我不知道怎麼打出去電話。」

    女方證詞記錄曾與丈夫argue

  王晶律師指出,在女方的第三份證詞中,曾記錄當女子回到家后,與丈夫持續爭論,「他想知道我去哪裡了」。女子回答:「那不正確,我不知道怎麼用詞,所以我用了argue(譯為爭論、爭吵、爭辯)。但是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精準的表述。」「你沒有隻說argue,你說你和丈夫continue argue,對嗎?」 「對啊,因為我說不出來他一直問我,所以是continue。」「他對你動手了嗎?」「沒有。」「那他提高音量了嗎?」「我不記得他聲音多大。但是我女兒在睡覺,我不記得她有沒有被吵醒。」女子回答道。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娛樂八卦 文章    >>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6 00: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