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人死磕幾十年 FBI放棄「史上最神秘劫機案

京港台:2019-10-23 05:10| 來源:《讀者報》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上千人死磕幾十年 FBI放棄「史上最神秘劫機案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971年,美國男子庫珀登上從俄勒岡州波特蘭飛往華盛頓州西雅圖的波音727客機,演繹了「史上最神秘」的劫機。40多年來,美國聯邦調查局調查了上千人,依然沒能找到他,只得宣布不再調查此案。庫珀因此成為美國唯一還沒有受到司法懲罰的劫機犯。

  

  ▲美國聯邦調查局根據機組人員描述製作的庫珀畫像。

  紳士劫機

  1971年11月24日,俄勒岡州的波特蘭機場。一名男子身穿深色雨衣,深色西裝,佩戴黑色領帶,手提公文包來到售票處。他的嘴唇很薄,前額寬廣,有些謝頂。他用「丹·庫珀」的名字買了一張西北航空公司飛往西雅圖的機票,航班號305。

  隨後,男子登上飛機,走到最後一排,坐在18-C座位上,叫了杯波旁威士忌和蘇打水。

  16:35,波音727客機起飛,飛機上共有6名機員、36位乘客。

  起飛后不久,庫珀遞給空姐弗洛朗絲·沙夫納一張紙條。23歲的沙夫納性感可愛,對男乘客遞紙條獻殷勤的事情早已習以為常。她接過紙條,看都沒看就把紙條塞進皮包。

  「小姐,你最好看看那張紙條。我有炸彈。」庫珀嚴肅且堅持。沙夫納打開紙條,上面寫著:「我的公文包里有顆炸彈,我想讓你坐在我身邊。」沙夫納坐下要求看看炸彈。庫珀拉開包,她看到一堆電線、電池等。

  接著,庫珀要求:「下午5點前給我準備20萬美元現金,把錢放在一個背包里;再給我兩個前身降落傘,兩個後身降落傘(事後分析他為了防止機組提供假降落傘);著陸時必須有輛加油車等候給飛機重新加油。我是認真的,沒開玩笑!」

  沙夫納離開后,庫珀戴上了墨鏡。在沙夫納看來,他彬彬有禮、措辭講究,更像一個紳士。

  指令專業

  庫珀拿出20美元為酒水付賬,並堅持讓空姐把剩下的18美元留作小費。他似乎是西雅圖本地人,降落前,庫珀瞟了一眼窗外說:「下面是塔科馬吧。」

  西雅圖的警方、聯邦調查局緊急張羅之下,於17:24通知機長準備妥當。

  17:39,飛機比原定時間晚了兩個小時降落在西雅圖塔科馬機場,因為美國聯邦調查局要準備贖金,還要安排狙擊手。

  在庫珀要求之下,飛機停在機坪的一個角落,客艙熄燈。除了3位前艙組員與一位空中小姐之外,其他的人全部順利走下飛機。西北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將兩套降落傘和20萬美元現金抬上飛機。這些錢都是20美元面值,重9公斤。同時,飛機按庫珀的要求加滿了油。

  19:46,庫珀命令機長重新起飛,目的地是墨西哥城。他向機長下達了十分專業的指令:保持在3048米以下高度飛行,翼瓣保持15度角,這樣可以將飛行速度控制在200節。飛行員表示這種狀況下無法飛到墨西哥市,於是他同意在雷諾市落地加油。當然,警方也都猜得到。他很可能會跳傘逃逸,而且說不定會挾持至少一位機員跟他一起跳機,所以沒人敢在降落傘上動手腳。但是空軍還是派出一架F-106戰鬥機,試圖標定他的跳傘位置。

  起飛后不久,庫珀就要空姐到前艙去,不準出來。此時他割下一個降落傘的傘繩,把錢袋綁在身上,身前和身後各背了一個降落傘包。

  20:00,儀錶板上的警告燈亮起,顯示機尾的登機門被打開。此時飛機正飛過橫貫華盛頓和俄勒岡兩個州的卡斯克德山。機長透過艙內電話問:「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沒有!」這是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20:24,飛機一陣抖動。機員們相信,機尾登機梯此時降了下去,庫珀跳出了飛機,當時的位置在波特蘭以北40公里之處。他們繼續等了5分鐘,然後試圖用電話叫他,沒有響應。於是機員打開駕駛艙門,果然不出所料:庫珀帶著所有隨身行李、錢袋子,跳傘離開了飛機,只留下一地煙頭。

  當時位於華盛頓西南方向,至少有5級大風,地面被無盡的松樹、雲杉和芹葉林覆蓋,峽谷里藏著獅子、熊和急速奔向太平洋的湍流。

  傳奇消失

  庫珀降落時至少有5級大風,而且其降落地區的地形十分複雜:森林中遍布著松樹和雲杉,溪谷中湖泊和急流隨處可見,時常會有美洲獅和黑熊出沒。

  次日,聯邦調查局在庫珀可能降落的地區展開地毯式搜索。此後幾天,森林中濃霧瀰漫,他們希望能找到降落傘的碎片、一具屍體或者哪怕一張面值20美元的鈔票,但一無所獲。

  他還活著嗎?沒有人知道。

  5個月後,一名叫理查德·麥考伊的越戰直升機飛行員劫持了一架客機,拿到50萬美元贖金后在猶他州上空跳下。幾天後,聯邦調查局抓住了麥考伊,但他否認自己就是庫珀。後來,麥考伊被法庭判處45年監禁。

  關於庫珀的生死,有兩派意見。有人堅持當時在3000米高空,寒冷的風雨,溫度零下7攝氏度,庫珀很可能一跳出去就被凍昏,無法拉開降落傘而摔死;也有人主張以庫珀計劃之周密,不可能沒考慮到這一點,何況在他之後連續有3起效尤之作,劫機者都安全落地。

  聯邦調查局在籌集贖金時,將這些20美元的鈔票編號都登記了下來。但直到1980年,一部分庫珀帶走的贖金才終於「現身」。一個男孩在哥倫比亞河邊發現了一個埋在土裡的袋子,袋子里裝滿了面值20美元的鈔票,共計5800美元。儘管鈔票已經腐爛,但上面的序列號顯示它們正是庫珀帶走的部分贖金。聯邦調查局立刻在這一地區展開搜索,卻沒有進一步發現。

  檔案里的記錄

  在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檔案上,關於庫珀的描述,有這麼一句話:「坦白說,這是一宗謎案。我們出動一切客觀允許的設備和人力來調查都無功而返。」

  然而,他們還是認為案件是可以破獲的。原因有二:其一,來自西雅圖分局幹探LarryCarr提供的合理推測;其二,DNA技術。

  幹探LarryCarr的推測:首先,庫珀並非專業飛機駕駛員。「我們起先以為庫珀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跳傘人員,甚至是一名空降兵。經過我們的反覆推敲,排除了這個可能性:第一,一名合格的傘兵是不會選擇在下雨、風速高達每小時320千米的夜晚跳傘;第二,他要求警方提供了後身降落傘,但是這並不實用,因為這後身降落傘僅適用於傘兵培訓;第三,庫珀選擇飛機飛向墨西哥,也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因為當時的天氣狀況決定了飛往墨西哥途中,雲層很厚,視線惡劣,根本不適宜選擇跳傘降落。」

  至於那些形形色色自稱是庫珀的人們,通通逃不過DNA的法眼。2001年,案件發生30年之後,在華盛頓州東南安波易城附近鄉村,一群在公路邊玩耍的孩子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已經斷裂、糾纏在一起的降落傘。這個降落傘沒有任何明顯記號,與當年庫珀使用的降落傘幾乎一樣。還有一條庫帕當年劫機時佩戴的黑色領帶,聯邦調查局正是憑藉這條領帶,獲得了庫珀的DNA樣本。正是有了庫珀的DNA樣本存在。警方一一證實所有自稱為當年的劫機大盜都是贗品。

  如今,庫珀案的卷宗正靜靜地躺在聯邦調查局西雅圖分局的地下室里。負責此案的特工大多認為庫珀跳傘時就已經送了命,因為當時的天氣惡劣,那些錢大部分很可能已被大風吹走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9 10: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