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害怕被捕、死去,他們寫下「遺書」…

京港台:2019-10-22 02:51| 來源:紐約時報 | 評論( 53 )  | 我來說幾句

香港:害怕被捕、死去,他們寫下「遺書」…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當你發現這封信的時候,我可能已經被捕或死了。」

  這是一名22歲的香港抗議者的家書開頭,他擔心這可能是自己給家人的最後一封信。他用的是「無名小卒」這個化名;像大多數在前線與警察對峙的年輕人一樣,他害怕被捕,害怕死去。

  我是在最近的一個周日遊行中遇到了「無名小卒」及其同伴的。在與警察進行了19周的街頭鬥爭之後,抗議者已經駕輕就熟:他們迅速行動,完成用暗語和手勢分派給他們的任務。他們在幾分鐘內就組裝好路障,然後在幾秒鐘內散去。

  但我開始留意到另外一種行為。隨著今夏暴力活動的加劇,我了解到,年輕的抗議者正在給親朋好友寫告別信,為被捕或被害做準備。他們稱之為「遺書」。有些人上街的時候,把手寫的信放在雙肩包或錢包里。還有人把它們藏在家中的某個抽屜里或者床墊下。有幾個人看著手機屏幕把遺書念給我聽。

  「無名小卒」告訴我,上個月在銅鑼灣參加抗議活動時,他親眼看到卧底警察向人群開火后,寫下了這封遺書。「就在我眼前,實彈。」他說, 「那一刻,我明白自己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

  抗議正變得越來越暴力。抗議者的行動越來越具有攻擊性,而警察則經常突查他們的住處。逮捕人數激增。

  在街頭,「無名小卒」和隊友融入身穿黑衣、手持汽油彈的蒙面人群中。但這些記錄了他們的生活、愛以及可能失去之物的信件,令他們與眾不同。

  「爸爸,我不孝,這麼早離開你,不能盡我身為人子的責任,去好好孝順你、陪著你,」「無名小卒」的隊友「明」寫道。「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另一位名叫「坦克」的人寫道:「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我們不可以放棄。」

  「無名小卒」是時裝設計師。他身材瘦長,一頭濃密的頭髮遮住了眼睛。他開了一家定製服裝和舞台演出服的小店。

  他現在和父母住在一起,但兒時是在大陸,由祖母帶大。他說,自參加抗議活動后,他遭到了人肉搜索,不得不多次換電話號碼。因為害怕被捕,他不會冒險過境。他可能再也見不到祖母了,這讓他感到難過。

  「其實我好擔心自己會死掉,見你們不到。」他在信中寫道,「我好擔心你知道我死了會喊到崩潰。但我沒辦法不出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2 21: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