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評:趙忠祥賣字,我們有什麼資格嘲諷他?

京港台:2019-10-22 00:16| 來源:金小貝 | 評論( 26 )  | 我來說幾句

熱評:趙忠祥賣字,我們有什麼資格嘲諷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

  這幾天,一則新聞把趙忠祥推向輿論的漩渦。有一個記者在網上說,他進趙忠祥的家,見面、合影、送字,一套下來開價7000元。討價還價后,降為4000元成交。

  僅僅這些好像還不足以證明趙忠祥的「貪婪」和「卑鄙」,還不至於讓廣大受眾產生強烈的鄙視情緒。接下來的一幕讓很多人大跌眼鏡。

  當記者要求趙忠祥老師給自己的媽說幾句話時,趙忠祥說:「說幾句話可以,這要錢的,不是白說的,這是我們的職業,對不起。你不能當我賣油餅的,拿油餅就走了。」之後指著中介說:「你找他,你把錢給他。」

  這番作為和言論讓很多網友破口大罵,覺得他「掉到錢眼裡了」,「為老不尊」,「這個年齡,不是應該放鬆一點或者多做一點公益事業嗎」,「就他那字,白送我都不要」。

  

  2

  其實,這樣的「老年生意」並不是趙忠祥一人在做。

  趙雅芝、《東北一家人》中的李琦、演員侯耀華、「大衣哥」等中老年人追捧的明星,都有將合影、見面、題字、錄視頻等活動「明碼標價」的行為。

  除了演員,部分作家也有改文從書的做法。著名作家賈平凹,每個斗方按平方論價,童叟無欺,買定離手。

  近幾年,越老越多的明星「自降身價」,利用「抖音」、「快手」這類被稱為「適合三線以下城市口味」的平台撈金。比如「春晚小品常駐人口」郭冬臨,王祖藍等。

  有網友嘲諷他們是在「乞討」,可是靠勞動吃飯,怎麼算是乞討呢

  就像針對網上的批判,趙忠祥的回應:「寫字又沒招惹誰,何況還有人要,我寫固我在,我寫自得趣······會繼續寫下去。」

  

  趙忠祥的字,看起來不怎麼樣,也沒有大的升值價值,為什麼能夠賣錢呢?

  說白了,人們不是買書法,而是買名氣,買虛榮。

  你願意用金錢去換取虛榮,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怪誰呢?

  買完之後又對人家大加鞭撻,這和之前那個出紅包請醫生千里過來看病過後又揭發醫生的人有什麼兩樣?

  3

  姑且不論趙忠祥的個人道德如何,今天我們就來討論一下「賣字」的這種行為是否值得嘲諷。

  先從那些日進斗金的明星說起。

  總有人在網上討伐明星一首歌出場費多少萬,可是大家有沒有想過,全中國那麼多唱歌的,有幾個脫穎而出,又有幾個能終身保持熱度?

  我們在羨慕嫉妒恨的時候,都忘了這些一夜成名的明星,背地裡不知承受過多少年的默默無聞,有的甚至一輩子也無出頭之日。

  藝術的道路都是用金錢堆積起來的。

  錢江晚報最近登了一則新聞:「為培養女兒當藝術生,張某和妻子顧某賣掉三套房,妻子在京陪讀,后二人離婚,張某每月付2000元撫養費。高考前顧某花20萬為女兒報了衝刺班,女兒藝考失利后,顧某要前夫出一半撫養費。」

  我們耳熟能詳的演員黃渤,成名前跑了十幾年的龍套;周星馳在成名前坐了八年的冷板凳;梁家輝曾在路邊擺小攤。

  我們只看到他們今天的輝煌,卻沒有看到他們昔日的不堪。

  沒有誰能夠隨隨便便成功,沒有誰能夠輕而易舉讓自己值錢。

  再說說那些動輒一副字幾萬塊的藝術家。

  在書法繪畫等領域取得一定成就的人,無不是經歷過「涼桌子熱板凳」的煎熬,才能有後來的成就。

  我有一個愛好書法的朋友,三十歲時,把工作辭掉,專心練字,僅靠妻子在超市2500元的月工資度日。他拒絕了書畫院的助理工作,一門心思「閉門修鍊」,長達八年不見客,后終於在當地小有名氣,在網上也吸引一大批粉絲,如今他靠賣字已經年入幾十萬,在小縣城過上了「中產」生活。

  有人羨慕他幾分鐘就能寫一副字,賣幾百上千元。

  他說,你錯了,我的每幅字都寫了幾十年

  趙忠祥的字的價值一定程度上並不來源於他的書法成就,而是來自於他的名氣,可是他的「名氣」難道又是輕而易舉就能得來的嗎?

  與其說你買的是他的字,不如說你買的是他的名氣,而他的名氣遠遠不止幾千塊。

  你嘲笑他一副字賣幾千塊,你怎麼不嘲笑喬丹一個簽名買幾千塊,趙本山一頂帽子賣幾萬塊,王菲一張演唱票買幾萬塊呢?

  人家能賣這麼多錢,這是人家的本事,你有什麼好嘲笑的?

  就像前段時間李小璐開網店,兩天賣出18萬,被網友嘲諷「自降身價」,「不務正業」一樣,這些評論簡直讓人覺得可笑。

  明星都在開拓自己的副業搞創收,月入幾千塊的你卻看不到生活背後的殘酷,還以為生活永遠可以一帆風順,還在嘲諷努力拚搏的人,真不知道誰給你這麼大的自信?

  趙忠祥幾十歲的人了,還可以放下面子出來掙錢,這不是應該讓我們佩服的嗎?

  要知道,生活中寧願要面子也不願放下身段的普通人都大把的存在,更何況像他這樣有些名氣的人?

  4

  歸根結底,我們大多數人還是習慣於「知識免費」,習慣於無償得到別人的勞動成果。

  趙忠祥的字即使沒有下過「鐵杵磨成針」的功夫,也必定花費了很多精力和時間,你想買他的字,又不想花錢,這和「白嫖」有什麼分別?

  另外,你讓他給你媽媽說幾句話,假如他不收費,今天這個來讓他給媽媽說幾句,明天那個讓他給奶奶說幾句,他得多忙啊,他還有自己的生活嗎?

  就拿我來說,我曾經接到過無數次「幫幫忙」的要求:給我女兒修改一下作文吧;幫我寫一篇演講稿吧;能給我這篇論文潤潤筆嗎?

  沒有一個人說,小貝,需要多少錢?好像我的時間都是免費的。

  所以這些年,我很多次自掏腰包請別人代筆,為這些「親友」幫忙,因為我實在沒時間寫,又無法拒絕他們的請求。

  但我自己知道,所有的知識都是「有價」的。

  別人可以無視我的知識價值,我不能無視別人的知識價值。所以我在購買朋友的字畫時,哪怕他本人要無償送給我,我也堅持付錢。

  付費,是對知識最好的尊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00: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