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帖:「我喜歡你,因為你是亞洲臉…」(組圖)

京港台:2019-10-21 05:50| 來源:青杏 | 評論( 21 )  | 我來說幾句

熱帖:「我喜歡你,因為你是亞洲臉…」(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我第一次聽到「Asian fetish」是在幾年前。當時,將要出國的我經人介紹了一個房子,房東是一位老年學者。他告訴我,他正在和一位日本女性交往,所以經常會去亞洲住。他的前妻似乎也是一位亞洲人。

  當我無意中向朋友提起這件事時,她提醒我,該不會是Asian fetish吧。當我把這個詞輸入搜索引擎,我才吃了一驚。

  隨後,我請教了一位在當地留學生活過多年的朋友。她告訴我,在歐洲,事業有成的中年男子太容易成為一些欠發達地區女性的捕獵對象。

  而當他們外派到一些亞洲國家,如泰國、越南、菲律賓等時,利用這些女性對他們的崇拜而獲得一些露水情緣也絕非罕見。我沒有試圖去找出這位房東是否是Asian fetish,但謹慎起見,我沒有租那個房間。

  

  Asian fetish,又稱yellow fetish,或者更有貶義的說法yellowfever(黃熱病),大意是指對於「亞洲」女性的迷戀。狹義地說,它是一種性癖好。廣義地說,它則是一種審美的癖好。

  迷戀的點可能千差萬別:亞洲的容貌,亞洲的妝扮風格,亞洲的文化,甚至亞洲的烹飪。但是,必須指出,對於亞洲的這種粗暴的概括本身就十分可疑。

  我曾在旅行中和一個歐洲男生一起hang out(閑逛)。他好像有無窮無盡的精力,滔滔不絕地說話,給我介紹每一所路過的建築,就這樣暴走了一下午。

  在吃飯時,他含情脈脈地告訴我,「you look most adorable.」 我大吃一驚,這個詞對於初次見面的寒暄和恭維來說是否有些不合適?

  隨後他告訴我,他一直偏愛亞洲女生:歐洲女生喜歡曬太陽美黑,顏值垮得快,亞洲女生重保養,看起來總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歐洲女生多人高馬大,令身材不高的他有壓迫感,亞洲女生相對小巧可愛;歐洲女生喜歡party和狂歡,亞洲女生相對安靜等等。

  這當然都是很籠統的說法,但也讓我意識到,我的亞洲臉也許喚起了他的某種亢奮狀態。我感到不舒服——彷彿他Asian fetish的目光宰制了我,使我成為他凝視的客體。

  

  此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對Asian fetish都有一種巨大的警惕。當一個歐洲男生對我示好時,我的第一反應是,他是喜歡我的「亞洲」特質,還是我這個人?當他溫柔地望向我,他望見的是作為獨特個體的我,還是黑長發、黑眼睛、溫和五官、好脾氣等的集合體呢?

  我試圖不預設立場地去理解Asian fetish,即先不把它視為一種怪癖,而是一種偏好,並試圖去了解這種偏好的源頭。比如,那些更喜歡亞洲人的歐洲男生,是不是在歐洲女生那裡不太受歡迎,甚至受挫,所以從亞洲女性這裡尋求心理安慰呢?

  對一部分人來說,這個假設似乎是成立的。我的一個歐洲朋友,極其內向,甚至自閉,不招身邊女孩子喜歡。在大量獨居的時間裡,他成為了一個二次元宅,迷戀上日本文化,並且和日本女孩開展漫長的網戀。雙方都沒有迫切的見面的願望,而是享受二次元世界的陪伴。

  但我也見過性格開朗,受本地女生歡迎,但因為迷戀中國文化,進而在擇偶中只找中國女孩的例子。亞洲文化的含蓄、善解人意,「有朋自遠方來」的友好,甚至「打人不打臉」的包容,都成為一種吸引力。

  世界的另一端,遙遠的文化,東方的古老的文明…….這些東西交織成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其實,對於遙遠的、陌生的人和事,我們不也抱有同樣的好奇心嗎?

  另一方面 「亞洲控」和「蘿莉控」、「大叔控」的差異是本質性的嗎?當我們厭倦了本文化中的相處模式時,我們不是也會對另一種文化的相處模式產生嚮往嗎?

  

  但問題在於,這種對亞洲的想象本身包含了一種偏見。如果一個女孩受夠了大男子主義,轉而尋找小奶狗,我們會默認她在尋找某種類型的人。

  但是,如果一個歐洲男生欣賞溫柔體貼顧家持家的特徵,而從亞洲女生中尋找。即使這看似一種對「亞洲」的褒獎,我們依然感到不舒服,因為這是一種標籤化。

  有一部分Asian fetish在我看來是基於一種優越感。可嘆的是,這種優越感並無根基,反而很大程度上是被「慣壞」的。一些歐洲朋友跟我分享過告訴我他們在亞洲國家受到的追捧。

  在歐洲,他們是普通男孩,也會絞盡腦汁去解讀喜歡女孩子的信息有無深意,也會因為自己沒有肌肉,不夠健談等問題苦惱。但是到了亞洲,僅僅憑著一雙藍眼睛,一頭金髮,他們便彷彿自帶鼓風機和追光燈,成為被爭搶的小王子。

  於是,一些人逐漸習慣甚至迷戀上這種僅僅基於種族的「特權」,而亞洲女性則成為免費床伴、玩伴和導遊,甚至保姆和提款機。

  一次,我認識了一個剛剛外派到中國不足一月的歐洲男生。在我們的互動中,我隱約感到一種雞賊——他有意無意地享受著作為一個歐洲男生的便利。比如,他的中文水平可以應付普通買賣對話,但付款時,他則是一副語言不通而等待別人付款的樣子。我決心找出這到底是錯覺還是事實。

  某次,當他提起自己有一任女友是台灣人時,我問,所以她是你唯一交往過的亞洲女性嗎?他說,不,還有一任大陸女生,還有……他承認,對他來說,得到一個亞洲女友遠比得到一個歐洲女友容易。最後,當他談到在印度時,女生瘋狂貼上去的經歷,並隱約表示期待在中國有相似的待遇時,我打斷了他,離開,並不再進行任何私人聯繫。

  

  Asian fetish是一個太大的話題,遠非這篇小文所能討論。我想,也許這種偏好本身是中性的,而關鍵在於分辨出一種視角。如果對方懷有平等的態度,那麼這種偏好,這種對東方文化和美的好奇與嚮往,可能成為一段有趣旅程的起點。

  畢竟,電視機里看到的東方和真正的東方之間,大概有十萬八千里那麼遠。如果對方懷有優越感,甚至試圖牟利,那麼必須警惕並且遠離。開放心態和安全意識必須共存。

  因為,無論如何,我們想要尋找的,永遠是那個在茫茫人海中嗅到彼此進而同行的獨特靈魂,而不是某個種族,某種口音或某個發色。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02: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