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通信界驚天騙局:初創公司女CEO瞞天過海

京港台:2019-10-21 05:23| 來源:DeepTech深科技 | 評論( 14 )  | 我來說幾句

美通信界驚天騙局:初創公司女CEO瞞天過海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這個 10 月,Elizabeth Pierce 的人生滑落谷底,開始了五年的服刑生涯。曾經的初創公司創始人、女 CEO 等光環,與她此刻的境遇形成強烈反差。那麼,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一切,要從極地光纜項目說起。

  海底光纜是一項聽起來非常誘人的商業項目。它帶有天然先發優勢,誰能率先打入尚未全面普及網路的偏遠地區,誰就能在該地區未來的發展中佔據主導地位,諸如華為、谷歌和 Facebook 等科技巨頭都已經或曾經涉足其中。

  隨著越來越多公司注意到這一點,人們也開始試著尋找捷徑。在這一過程中,距離並不是唯一需要考慮的因素,如何保證光纜不被人為破壞,如何避開漁業、航運和海洋動物等常見干擾物,都是決定鋪設方案的重要因素。

  當然,除了科技巨頭,其中也少不了初創公司的身影。成立於 2012 年的電信初創公司 Quintillion 就是其中之一,它的聯合創始人兼 CEO 名為 Elizabeth Pierce,直到她 2017 年中旬主動辭職。

  

  圖 | 2016 年,Elizabeth Pierce 和商業夥伴會面(來源:Laura Kraegel/KUCB)

  如果一切按照她辭職前的承諾進行,或許還不到 2017 年,公司的工程師就能完成第一部分跨越北極的海底光纜的鋪設工作,阿拉斯加的居民也不再苦於網速不佳,可以隨時觀看 YouTube 和 Netflix,光纜項目的投資者也有望拿到第一波分紅。

  似乎一切皆大歡喜,只不過她的承諾是彌天大謊編織的幻夢。

  2017 年 7 月,Elizabeth 選擇主動辭職,隨後 Quintillion 一面將她告上法庭,一面緊急修補她犯下的錯誤,最終不得不跟項目投資者和阿拉斯加居民一起,度過了一個格外寒冷的 2017 年冬天。

  2019 年 9 月,面對美國司法部的起訴,Elizabeth 選擇認罪,並且從 10 月初開始了為期五年的服刑生涯。

  這樣的結局難免讓人聯想到聲稱用一滴血檢查疾病的「壞血」Theranos,一樣是初創公司,一樣是女性 CEO,一樣都叫 Elizabeth,一樣的瞞天過海。儘管 Theranos 的故事更廣為流傳(得益於《壞血》這本書),故事的主角 Elizabeth Holmes 擁有更響亮的「女版喬布斯」名號,但相比之下,Quintillion 的故事更加讓人難以捉摸。

  「我認為 Elizabeth 太執著於讓 Quintillion 成為一家成功的公司了,以至於憑空編造出了這些謊話。但現在我最關心的並不是她這樣做的目的,而是她憑什麼認為自己可以做到在空手套白狼之後全身而退呢?」一名要求保持匿名的公司前高管如此評價。

  氣候變化帶來的商機

  Elizabeth 之所以選擇海底光纜作為創業項目,主要因為她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阿拉斯加人,深刻地體會過當地糟糕的網路狀況。

  早在 2012 年,阿拉斯加的網路只能依靠衛星傳輸數據,網速慢,費用高。相比美國另外 48 個州,阿拉斯加的網費是它們的兩倍,而網速甚至還不及它們的五分之一。上網看電影還不如買 CD 再快遞過去。

  糟糕的情況下看似蘊藏著巨大的商機,更令人興奮的是,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北極冰層正在不斷融化縮小,極大地方便了海底光纜的架設。理論上,工程師可以在夏季鋪設光纜,然後冬天就會有厚厚的冰層把光纜保護起來,免遭外界因素的破壞。

  

  圖 | 灰色是 1979 年海冰最小覆蓋面積,藍色是 2018 年海冰最小覆蓋面積(來源:Quintillion)

  在 Elizabeth 的計劃中,這些光纜和寬頻流量可以賣給阿拉斯加的網路運營商,自己賺錢的同時還能極大地改善網路狀況,提高居民生活質量,一舉多得。不過,如果這件事情很容易完成,早就有人捷足先登了。

  從整體來看,這是一個耗時數年,耗資百億美元,通過西北航道(Northwest Passage),跨越三個大洲的巨大工程。僅僅是項目的第一階段——在阿拉斯加鋪設光纖——就需要 14 艘工作船,275 個政府許可證,評估、調研和協調的時間長達一年,光是紙面上計算出的總花費就超過了數億美元。

  不過 Elizabeth 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加拿大初創公司 Arctic Fibre Inc.(北極光纖公司)也恰好對類似的項目感興趣,創始人是一對父子,Doug Cunningham 和 Mike Cunningham。

  兩家公司成為了合作夥伴,Cunningham 父子承諾,他們可以籌集到 6.4 億美元,負責從日本到英國 1.6 萬公里國際光纜的鋪設工程。而 Quintillion 要負責阿拉斯加和北極部分的鋪設,雖然距離沒有那麼長,但在氣候惡劣的北極工作,難度極大。

  

  圖 | 龐大的海底光纜項目,至少要分成三個階段完成(來源:Quintillion)

  難尋投資人

  在很長一段的時間裡,Elizabeth 的行為和其他初創公司 CEO 的行為沒什麼太大的區別,都是周旋於投資者和客戶之間,為了拿到更多資金和項目奔波。只是作為一家電信領域的初創公司,又從事海底光纜這樣昂貴的項目,Quintillion 比一般軟體類初創公司需要更多的啟動資金。

  在 Elizabeth 看來,這個項目雖然很艱巨,但很值得,因為能給阿拉斯加帶來更快的網速。可是在市場分析師和投資人看來,這個項目的難度和前期花費如此巨大,卻可能沒有辦法換來可靠的、有希望的前景。

  知名投行 Oppenheimer & Co. 的分析師認為,考慮到阿拉斯加社區的大小、人數和人口密度,從當地運營商獲得的合約可能僅有 3000 萬美元/年。這還只是營收,沒有計算人力、維護和運營成本,跟數億美元的前期投資完全不成比例。

  很多投資機構都得出了類似的結論,直到 2015 年,也沒有一家風投願意投資他們的項目。面對這個結果,Cunningham 父子提出了公司合併,Elizabeth 最開始同意了,但最終執行了收購方案,將北極光纖公司的資產納入旗下,並將 Cunningham 父子踢出了管理層。

  同時,面對投行 Oppenheimer 的分析師,她反駁了其 3000 萬美元/年的估算,聲稱一定會拿到 7500 萬美元/年的合約。

  在 Oppenheimer 的接洽下,Elizabeth 見到了紐約知名私募機構 Cooper Investment Partners(CIP),其創始人是華納音樂的 CEO Stephen Cooper。經過討論,CIP 合伙人 Adam Murphy 表達了有條件的投資意向,前提是 Elizabeth 拿到一份合同,並且保證一定數目的營收。

  

  圖 | CIP 合伙人 Adam Murphy(來源:Linkedin)

  Elizabeth 不是沒有嘗試過,但想在項目沒開始的時候就拿到大合同實在是太難了。但她還是設法說服了 Adam,終於在 2015 年初拿到了 CIP 投資的 1 千萬美元。

  錢不多,但至少情況有所好轉,可是也僅限於此。

  急於求成,鋌而走險

  拿到第一筆正式融資的 Elizabeth 開始思考,怎樣才能如約拿到網路運營商的合同?

  她嘗試繼續跟阿拉斯加當地運營商溝通,一家名為 Matanuska Telephone Association 的電信公司成為了首個目標。她與其 CEO Greg Berberich 溝通多次,始終沒有結果。Greg 對正式簽署合同仍然感到不安,不確定這個項目是否真的可行。

  在這樣的情況下,Elizabeth 想到了一個緩兵之計:先安撫紐約的投資者。她給投資人 Adam 發了一封郵件,稱「Greg(對於簽署合同)有點緊張,但態度很堅決」。

  可也就是在這之後,她決定鋌而走險。

  發完郵件的第二天,她給 Adam 分享了一份儲存在私人谷歌雲端硬碟上的合同文件,總價值數億美元,上面除了她的簽名,還有 Matanuska 公司 CEO Greg 的簽名,只不過 Greg 自己並不知情。

  不久之後,Elizabeth 故技重施,偽造了一份跟非營利機構 Arctic Slope Telephone Association Cooperative 的合同,上面也是她和對方 CEO 的簽名,放在了私人云盤裡,共享給了投資人。

  隨後她又如法炮製了至少六份合同,總價值超過十億美元。在偽造的合同中,有的是無中生有,憑空編造條款,有的則是篡改現有合同,讓其中的條款更偏向 Quintillion。比如一家公司「被同意」在未來 20 年內不斷增加寬頻購買量,另一家公司「被同意」在一段時間內購買固定的寬頻,無論市場情況如何。

  

  圖 | Quintillion 的工作船(來源:Quintillion)

  為了不讓事情敗露,Elizabeth 充分利用了自己創始人兼 CEO 的身份,對客戶聲稱自己是「唯一能夠決定或調整合同條款的人」,並且獨自掌管合同的訪問許可權,將紙質合同鎖在保險櫃中,還不告訴任何人谷歌雲盤的密碼。偶爾有不小心透露財務數據或合同信息的員工都會遭到痛斥。

  這些假合同誤導了投資人,使他們做出了錯誤的判斷。除了 CIP,還有另一家法國投行 Natixis SA 也參與了投資。在近兩年的時間裡,兩家機構向 Quintillion 投資了超過 2.7 億美元。

  當然,投資人也不是沒有嘗試了解更多信息。Adam 曾親自前往阿拉斯加會見客戶,也曾多次諮詢大合同的具體細節。在一次面對 Adam 追問時,Elizabeth 不得不承認一項價值 6 億美元的合同流產了,但又立即保證會有幾個新的合同填補營收(無非就是多偽造幾個簽名的事)。

  「我們的確看到過一些奇怪的現象,但更情願相信她正在做一件好事,有多少人願意在阿拉斯加投資數十億美元的項目呢?」一名投資者如是評價。

  光環加身一時,卻不能維持一世

  隨著這樣的聲音和想法越來越多,外界看待 Elizabeth 的目光也有所改變。

  2014 年左右,她去參加產業會議的時候,有人將她的北極光纖項目比喻成「科幻小說」,還有人直接稱她的項目是「騙局」。而 18 個月之後,她成為了電信會議的新星,一個以一己之力彌合阿拉斯加數字化網路鴻溝的人。

  2016 年是 Elizabeth 的高光時刻。阿拉斯加州長 Bill Walker 和她一同出席了媒體活動,時任美國聯邦電信交通委員會成員(現任主席)Ajit Pai 甚至飛到美國最北邊的阿拉斯加 Utqiagvik 市,親自會見 Elizabeth,隨後任命她為鄉村寬頻諮詢委員會的主席。

  

  圖 | 參加活動的 Elizabeth

  在這段時間裡,她的年收入平均為 14.6 萬美元,包括薪水和福利。她還和丈夫 Bill William 共同經營一個建造公司,辦公室就在自家車庫,離 Quintillion 總部不遠。事實上,Quintillion 最早就是在她家的車庫裡誕生的。

  同樣在 2016 年,Quintillion 正式與知名電信公司 Alcatel 的子公司 Alcatel Submarine Networks 合作,開始了海底光纜的鋪設工程。然而天不遂人願,海床的硬度遠超預期,經常將設備卡住,天氣狀況也不如人意,變糟糕的時間提早了許多。如果船隻不及時撤走,周邊海域很可能凍住,也就再也不能離開了。

  Elizabeth 只好暫停項目,延後近一年再開始。

  這讓投資者產生了動搖,項目延遲會不會導致與客戶簽署的合同違約?營收預算有沒有受到影響?Adam 帶領 CIP 的投資團隊找到了 Elizabeth,想要獲得有關客戶合同的更多信息,但 Elizabeth 表示,阿拉斯加人就是不信任外地人,因此最好讓她一個人管理相關事宜。

  

  圖 | Quintillion 工程師鋪設光纜(來源:Quintillion)

  2017 年初,Quintillion 財務打算向一個客戶寄出賬單,因為一旦光纜鋪好,客戶就需要按合同打款,購買寬頻。但 Elizabeth 知道客戶沒有簽過合同,因此是不可能打款的,一旦收到賬單,假合同的事情就會敗露,於是她謊稱客戶的購買計劃有變,強行擱置了賬單的郵寄。

  這讓 CIP 等投資者大為惱火,想要讓 Elizabeth 起訴這家公司,但她對投資者表示,自己在跟客戶斡旋,可能會拿到一個更大的合同,可以彌補損失,如果起訴客戶就會破壞自己的努力。憑藉這番說辭,她暫時打消了投資者的顧慮。

  就在這段時間裡,她還在不斷出席各種會議,發表演講,參與剪綵活動,試圖用風平浪靜的表面掩蓋公司的暗流涌動。

  不過再怎麼推遲下去,沒有簽訂的合同也不可能突然就簽好了,Elizabeth 的理由也總有用完的一天。

  真相大白,黯然辭職,鋃鐺入獄

  2017 年中旬,Quintillion 的多個「客戶」收到了莫名其妙的賬單。最早跟 Elizabeth 接觸的 Matanuska 公司的 CEO Greg 已經退休,他看到賬單之後表示,自己根本不可能向她承諾那麼多錢,這會讓自己的公司直接破產。

  即使是簽過合同的客戶也發現自己的條款被單方面修改過,他們的律師聯繫了 Quintillion 和 CIP 進行查證。當 CIP 員工登陸 Elizabeth 的谷歌雲盤后發現,裡面的合同都被刪除了,日誌顯示 Elizabeth 在兩天前移動了 78 個文件到垃圾箱里。

  在 CIP 律師找到 Elizabeth 質詢時,她已經雇傭了自己的律師,除了聲稱自己記不清簽名的細節,還指責 CIP 律師的問題莫名其妙,最後憤而離開,並取消了次日的會面。

  兩天後,Elizabeth 通過律師宣布辭職。

  作為最大的投資者,CIP 自然不能因為她辭職就放過她,只是 Quintillion 的海底光纜工程還在繼續,燃眉之急是趕快找到新的 CEO 主持大局。在成功招募 George Tronsrue 之後,CIP 於 2017 年 9 月向美國監管機構彙報了 Elizabeth 的造假行為。

  

  圖 | 火線上任的新 CEO George Tronsrue(來源:Quintillion)

  經過半年的調查取證,美國司法部在 2018 年 4 月宣布逮捕 Elizabeth。更多的受害者也隨著調查的進行浮出水面,包括她的兩個前同事 Julian 和 Blair。

  兩人分別在 2013 年和 2015 年以個人投資的名義給了 Elizabeth 32.5 萬和 4 萬美元,希望購買 Quintillion 的股份,但最後幾乎都被 Elizabeth 佔為己有(當時 Quintillion 還沒有找到投資機構)。

  在 2013 年拿到 Julian 給的第一筆 10 萬美元的時候,她先把支票存進了私人賬戶,並且在同一天建立了退休賬戶,轉入了 3.05 萬美元。剩下的錢有的被用於還信用卡、房貸和日常支出,有的被投資到自己的建造公司,還有的被「借給」Quintillion 公司並以她自己的名義購買股票。

  Blair 的情況也很相似,4 萬美元全部被存入退休賬戶,用於私人用途,完全沒有任何回報。

  「這些錢是家人一起積攢的,就這樣付之東流,我覺得像天塌了一樣,」Blair 表示,「阿拉斯加真的很需要這套網路設施,而我也曾經為 Elizabeth 那麼努力的工作過。」

  相比這兩個受害者,CIP 等投資機構的情況要好一些,雖然有所損失,但並非一無所獲。阿拉斯加的光纖網路終於在 2017 年底完工,整個北極海底光纜項目的第一階段算是告一段落,項目帶來的營收比 Elizabeth 承諾的少了 4.8 億美元,要到 2023 年才能達到承諾中 2018 年的營收水平。

  

  圖 | 項目第一階段(Phase 1)已經在 2017 年底完成(來源:Quintillion)

  在項目暫時完工後,Quintillion 的新 CEO George 也沒閑著,他在忙著彌補 Elizabeth 造成的損失,財務和名譽上的損失都有。隨著醜聞敗露,原本就不多的客戶又流失了一部分,好在項目確實大幅提升了網速,能帶來支持者,創造一部分營收。

  至於後續連接歐亞的洲際海底光纜計劃,George 堅持目標沒有變化,但這又是一筆 8 億美元的巨大支出,能帶來多少的收益?又要去哪找投資者呢?

  與此同時,更多人看到了北極附近鋪設海底光纜的可行性,Quintillion 面臨著巨大挑戰。Matanuska 電信公司決定自己嘗試鋪設光纜,一家芬蘭公司也正在建造價值 6 億美元的極地光纜。顯然,這些都是拜 Elizabeth 所賜,某種意義上講,她確實證明了此類項目的可行性。

  2019 年 9 月 30 日,Elizabeth 在紐約南區法院認罪,承認犯下一項電信欺詐罪和八項嚴重的身份盜竊罪,自 10 月 1 日開始為期五年的服刑生涯。在判決書中,法官在綜合考慮一系列證據之後,也無法準確判斷她的動機:「考慮到她成功的職業生涯(在創業之前就有很長的工作經驗)和無犯罪記錄,她的動機成謎。」

  在 2017 年 5 月,即將東窗事發時,Elizabeth 去阿拉斯加大學參加了一場會議,主持人這樣介紹她,「Elizabeth 是一個夢想家,一個創新者和一個就想把事情做成的人。」

  如此看來,她的動機或許是太想把事情做成,以至於過程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02: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