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歧視?愛因斯坦日記稱中國人遲鈍骯髒

京港台:2019-10-21 03:43| 來源:紐約時報 | 評論( 48 )  | 我來說幾句

種族歧視?愛因斯坦日記稱中國人遲鈍骯髒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1922年至1923年的個人日記反映了他在面對從未體驗過的國家和文化時的思考。

  1922年,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同年,他與妻子艾爾莎(Elsa)開啟了長達五個半月的長途旅程,探索新的世界:遠東和中東。

  沿途,他得到了日本皇后的款待,謁見了西班牙國王。他還寫了一本旅行日記,使用了時有歧視的極端辭彙記下了他對停留香港、新加坡、中國、日本、印度和巴勒斯坦時所見之人的印象。

  根據出版了首部英文完整版的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這樣私人的文字不僅揭露了一個人的世界觀受到震撼時會如何思索應對,還暴露出了「愛因斯坦對不同國家民眾的成見,並讓人對他的種族態度產生質疑」。

  此前,他的作品只有德文版本。現在,在規劃的系列中已出版了第一冊題為《The Travel Diaries of Albert Einstein》(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的旅行日記)的英文版本。這位常被譽為現代最傑出物理學家的人物的形象,由此顯得複雜起來。

  愛因斯坦是一名出生於德國的猶太科學家,曾遭納粹迫害,后成為知名的人權倡導者。他曾在一次採訪中說,「黑人作為被歧視者的處境,我作為一名猶太人或許是可以理解的,並且感同身受。」

  但是在他的私人文字中,這段1922年10月至1923年3月的旅程「將他人描繪為生理上的劣等人,這是顯然是一種歧視的特徵」,本書編輯、加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愛因斯坦全書計劃(Einstein Papers Project)的助理主任澤埃夫·羅森克蘭茨(Ze』ev Rosenkranz)寫道。

  「我想,很多言論都會讓我們感到十分不快——尤其是他對中國人的評論,」他還告訴《衛報》(The Guardian)說。「這似乎與他作為偉大人道主義楷模的公眾形象形成了反差。將本書與他較公開的言論對比,我覺得是十分驚人的,」他補充說。

  愛因斯坦開始這段旅程時已經40多歲了,已經因為有關光電效應和相對論的著作聞名,此外,還在樹立他作為一名進步人士的另一種名聲。

  但是,這本旅行日記將這個非凡思想者的另外一面展現無餘。

  在香港

  • 他對「勞苦眾生——這些每天為了掙5分錢敲打、搬運石頭的男男女女」表達了同情。他還說,「中國人正因為他們的生育能力而受到無情經濟機器的嚴酷處罰。」

  • 他引用葡萄牙語老師的話說:「沒法兒培訓中國人進行邏輯思考,他們特別沒有數學天賦。」

  • 他還寫道:「我發現這裡的男人和女人幾乎沒什麼差別,我不明白中國女性有什麼致命吸引力,能讓中國男性如此著迷,以至於他們無力抵抗繁衍後代的強大力量。」

  在中國大陸各地

  • 他寫道,他看到了「勤勞、骯髒、遲鈍的人」。

  • 「中國人吃飯時不坐在長凳上,而是像歐洲人在茂密的樹林里大小便時那樣蹲著。一切都安靜、肅穆。連孩子也無精打采,看起來很遲鈍。」

  • 「如果中國人取代所有其他種族,那就太遺憾了。對我們這樣的人來說,光是這樣想想,就覺得特別沮喪。」

  在上海

  • 中國的葬禮「在我們看來很野蠻」,街上「擠滿了行人」。

  • 「空氣中永遠瀰漫著各種惡臭。」

  • 「就連那些淪落到像馬一樣工作的人似乎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痛苦。特別像畜群的民族,」他寫道,「他們往往更像機器人,而不像人。」

  在日本

  • 「日本人樸實、得體,總的來說很有吸引力,」愛因斯坦寫道。他採用了一種更欣賞的口吻,儘管在某些情況下,帶有人種改良的色彩。

  • 「這裡的人有著其他地方的人所沒有的純凈靈魂。這個國家值得喜愛和欽佩。」

  • 「這個國家對智識的需求似乎沒有對藝術的需求強烈——天生的性情?」

  羅森克蘭茨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表示,儘管許多人可能堅持認為,這些日記僅僅反映了那個時代的態度,但它們暴露的仇外情緒和偏見遠非普遍。「我得到的反應通常是這樣的:『我們必須明白,他是時代思潮的一部分,是那個時代的一部分,』」他說。「但我在想,我儘力四處尋找到了更廣闊的背景。當時還有其他更寬容的觀點。」

  不過,在中國,許多社交媒體用戶似乎更願意把愛因斯坦往好處想,甚至同意他的觀點。

  「那時的中國人,給世界就是這樣的印象,」一位微博(類似Twitter的社交網路)用戶寫道。「要是現在,愛因斯坦也不會說這樣的話。」

  「私人日記是個人思想的延伸,思想是無罪的,」一位微博用戶寫道,「無論他怎麼想的,只要沒有種族歧視的行為和言論,就不能推及有罪,更不要說當時的歷史環境和他年輕時的個人局限了。」

  也有些人進行了反駁。「你這麼說等於你已經承認愛因斯坦歧視了中國人,現在用別的理由找補呢,」有個人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

  愛因斯坦觀點的轉變可能最有力地反映在他利用自己的科學聲譽為美國的民權運動服務。據《史密森雜誌》(Smithsonian Magazine)稱,1931年,他加入了一個委員會,抗議亞拉巴馬州斯科茨伯勒男孩案(Scottsboro Boys)的不公正審判。在該案中,有九名非裔美國青年被錯誤地指控強姦了兩名白人女性。

  1946年,愛因斯坦在賓夕法尼亞州林肯大學(Lincoln University)的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時稱:「在美國,有色人種和白人是隔離的。這是白人的一種病。我不打算對此保持沉默。」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07: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