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殃民還是造福子孫?一個三峽移民家庭的40年

京港台:2019-10-19 00:45| 來源:在人間 | 評論( 34 )  | 我來說幾句

禍國殃民還是造福子孫?一個三峽移民家庭的40年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家是最小的國,國是千萬家。家庭命運與國家前途密切相關。恰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鳳凰網在人間工作室推出特別策劃《潮水與我》,以家庭相冊的方式,記錄大國小家的變遷史。以下為第7期內容:我的家鄉湖北省秭歸縣郭家壩鎮郭家壩村,位於長江三峽西陵峽畔一條小支流童庄河的河谷地帶。河谷上面是平坦的水田,山坡上是上世紀80年代種植的臍橙。上世紀90年代時,我們村的農戶大多每年有1萬多元的臍橙收入,在秭歸屬於比較富裕的地方,人們生活得很安逸。1994年12月14日,三峽工程正式開工。三峽大壩最終蓄水位是175米,而我所在的郭家壩村,海拔位置在90多米至130米之間,這就意味著我的故鄉將沉入水底。但郭家壩人,就像三峽庫區百萬移民一樣,「舍小家、顧大家」,依依不捨地走出峽江。我家也是移民家庭之一。

  

  我的祖輩世世代代都是農民,爺爺郭昌甲讀過私塾,寫得一手好字,逢年過節和紅白喜事幫村裡寫標語、對聯,被人尊稱為「甲先生」,是鄉親們眼中的「文化人」。新中國成立后不久,我的父親出生,爺爺為他取名 「啟慶」,寓意1949年是開啟新時代的喜慶之年。在爺爺的支持下,父親讀完了初中,在同齡人中,可稱得上是接受了較好的教育。圖為1979年,我的家族照片。前排左起:我、爺爺、奶奶、二弟;後排左起:姑姑、叔叔、父親、小姨、母親抱著三弟。

  

  父親1966年初中畢業,在生產隊務農三年,1970年被推薦到家鄉的小學當上了一名民辦老師。1970年,父親與母親結婚,他們後來有了三個兒子,我是長子。圖為1986年,父親(後排右二)與學校同事合影,照片左後是我家的老屋。

  

  改革開放后,我家鄉實行了家庭聯產承包制。我們家承包了5畝多水田,7畝多旱地和林地。水田種植稻穀,山上的旱地和林地種植柑橘,除滿足家庭食用外,還可以出售一部分稻穀和大部分柑橘,這成為我們家庭收入的主要來源。故鄉秭歸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發展臍橙產業,到90年代初,這裡的山地基本都種上了臍橙,父老鄉親的收入都不錯。我印象最深的是,由於我們三弟兄讀書,家裡欠了一些外債。1992年,我20歲,我們家臍橙收入了1萬多元,自此以後,家中再無欠賬,甚至開始有了積蓄。圖為1987年,我(右)初中時與同學合影。

  

  葛洲壩工程是長江上的第一座大壩,位於湖北省宜昌市境內的長江三峽末端河段上。葛洲壩工程的修建緣起於上世紀60年開始的「三線建設」。當時國際局勢日趨緊張,為加強戰備,中國作出戰略大調整,將生產力布局由東向西轉移。湖北宜昌及鄂西地區,十堰及鄂北地區都成為三線建設地區。一批國防軍工企業和科研單位落戶於宜昌山區,這些用電大戶造成湖北全省及鄰近省份電力短缺。於是葛洲壩工程建設提上日程,1970年開始修建,1988年全部完工。父親告訴兩個弟弟,未來的三峽大壩將比葛洲壩大得多。圖為1987年,父親帶兩個弟弟遊覽湖北宜昌葛洲壩工程。

  

  我的父母非常重視教育。父親經常對我們三兄弟說:以後國家要修三峽工程,我們生活的這個地方可能要被淹沒。這些良田被淹沒后,你們長大后就沒有田種了,只有通過刻苦讀書才能謀一條生路。圖為1989年我(中)初中畢業與老師合影。

  

  1989年,我初中畢業后要填報志願,可以讀中專,也可以讀高中。10多歲的我,根本不知道志願是什麼,也不可能想那麼遠。中考成績公布后,我的成績不錯,父親動員我報考師範學校,一是因為當時師範學校包分配,考取師範就可以由農業戶口轉為非農業戶口,也就有了一個「鐵」飯碗;二是父親要供我們兄弟三人讀書,負擔比較重,我早點兒參加工作,可以減輕家庭負擔。於是我考取了湖北當陽師範學校。圖為我們兄弟三人1989年與親戚家小孩的合影,當年我考取了師範學校。

  

  我1992年畢業后,成為一名教師。我們兄弟三人年齡差為三歲,我師範畢業參加工作,剛好二弟初中畢業,三弟小學畢業。二弟中考成績也不錯,但在填報志願的問題上與父親發生了分歧,二弟想讀秭歸縣一中,父親卻希望他跟我一樣讀師範學校。為此,父親專門開了一次家庭會議,最後我說,我已經參加工作,可以幫著減輕家庭負擔,既然弟弟想讀一中,就讓他讀吧。沒有想到的是,二弟1995年高考成績不理想,最終沒能考上大學,只好回家務農。圖為1992年,我讀師範期間二弟到學校看我的合影。

  

  三弟1995年初中畢業,父親吸取二弟的教訓,直接讓他報考師範學校。三弟沒有提出異議,於是考取了當陽師範學校音樂專業,後來又考取了湖北武漢音樂學院,畢業后成為了一名音樂老師。圖為1992年三弟讀師範前在老家油菜地留影。

  

  現在已經退休在家的父親,想起二弟的經歷,經常說:要是當時堅持讓二弟讀師範,我們一家就是「教師之家」了。後來我才明白:當了一輩子教師的父親想讓他的兒子們都能繼承他的衣缽。圖為1994年,父親轉為公辦教師后在秭歸師範學校與同事留影。

  

  1992年4月3日,我通過電視新聞看到,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以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了關於興建三峽工程的議案。關於三峽工程建設的討論和論證由來已久。早在1919年,孫中山先生就在《建國方略》中提出建設三峽工程的設想,上世紀40年代,國民政府曾與美國墾務局正式簽訂合約,由該局代為進行三峽大壩的設計。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提出希望在三峽修建大壩,並寫下了「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的著名詩句。1957年,周恩來總理為全國電力會議題詞:「為充分利用中國五億四千萬千瓦的水力資源和建設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的遠大目標而奮鬥。」在那以後,關於修建三峽工程的論證和爭論不斷。 到了1992年,塵埃落定,興建三峽工程的議案通過,此時距離我畢業還有2個月時間。我知道,父老鄉親一直關心的三峽大移民馬上就要開始了。不久后,我在學校收到父親的來信。他在信中說,三峽工程馬上修建,我們這裡不準再起新房屋,不準遷入人口,房子、土地等淹沒區實物指標調查已經開始。圖為1992年湖北秭歸郭家壩鎮郭家壩村全貌。

  

  1992年,我畢業的那個暑假,回到家鄉后,很多人問我:三峽大壩修起來后,水真的會淹到我們這裡來嗎?人們一直都隱約地知道國家要修三峽,但當《關於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通過後,故鄉的人們卻對未來的三峽工程表現出極大的陌生。人們開始不安起來,未來到底會發生什麼,誰都不清楚,也有人不相信三峽工程蓄水會真的淹沒到175米。隨著家鄉樹起很多135米和175米水位標牌,我們才意識到家園真的會沉入水底。直到三峽移民正式開始,是走是留,父老鄉親一直處在艱難的選擇之中。圖為1997年,我兄弟三人在家鄉小河留影。

  

  1994年12月14日,舉世矚目的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正式開工。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在大會上發表了《功在當代利千秋》的講話。他說,三峽水利樞紐工程經過長達40年的論證,七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批准,又進行了近兩年的施工準備,現在已經具備了開工的條件。中央決定三峽工程正式開工。圖為1994年,三峽工程舉行開工典禮后,我(後排左一)與水田壩鄉教育工會同事參觀三峽工程。

  

  國務院原總理李鵬曾經指出:三峽工程的成敗,關鍵在移民。1993年8月,國務院發布《長江三峽工程建設移民條例》,規定:國家在三峽工程建設中實行開發性移民方針,使移民的生活水平達到或者超過原有水平,並為三峽庫區長遠的經濟發展和移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創造條件;移民安置工作實行中央統一領導、分省負責、縣為基礎的管理體制。 在移民政策的引導下,三峽移民安置有三種方式:一是在海拔175米水位線以上還有生產資料(土地)的,國家鼓勵進行開發,種植柑橘,后靠安置;二是沒有生產資料的實行移民外遷安置;三是有能力有條件的可以選擇自謀職業和其他方式安置。圖為1997年,我與叔叔的兒子在郭家壩村口小河合影,當年我叔叔全家搬遷至宜昌市點軍區聯棚鄉落戶。

  

  從 1992年7月到2001年9月,我當了九年人民教師,2001年以後我又改行成了秭歸縣電視台的記者,親眼見證了父老鄉親的移民過程。1992年10月,秭歸縣楊貴店村的老黨員譚德訓和老伴付承秀說服4個兒子,全家老少拆掉4間大瓦房、砍掉了200多棵柑橘樹、400多株松樹、6畝多竹林,一家人搬進在野外臨時搭起的簡易窩棚,一住就是半年。這是三峽百萬移民搬遷第一戶。三峽工程的第一鏟土就開挖在老人家祖屋的宅基地上。圖為三峽移民第一戶譚德訓(右)和家人照片。

  

  1995年,三峽庫區一期移民搬遷安置工作全面啟動。4月10日,首批移民大搬遷在秭歸縣歸州鎮向家店村拉開序幕。4月24日,向家店村121戶434位老少移民齊刷刷地跪倒在王家祠堂祖先靈前,向祖宗作最後的告別。拜畢,移民們與前來送行的眾鄉親在雨中抱頭痛哭,然後擦乾淚水,上車出發。圖為2002年古城歸州大爆破,千年古鎮、屈原故里沉入江底。

  

  將我身邊這樣的父老鄉親外遷到其他地方安置,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除了傳統的故土難離等情感因素,主要的原因還在於三峽移民適應了三峽地區靠水吃水、靠山吃山的峽江生活,生產生活方式的轉變讓他們很難做出外遷的決定。我的叔叔一輩子生活在郭家壩村,靠種植柑橘和稻田為生,他不想外遷,房子拆到一半時,停了幾天,情緒穩定后,才繼續拆完房子,外遷到宜昌市點軍區。圖為三峽移民拆除老屋。

  

  雖然父老鄉親都想留在家鄉繼續生活,但他們都清楚,國家要興建三峽工程,這是中華民族的百年夢想,在國家和民族的利益面前,他們義無反顧地選擇了犧牲和奉獻。再者,自己的土地淹沒以後,不外遷,以後靠什麼生活呢?圖為三峽移民外遷車隊。

  

  我家的鄰居郭從新,在湖北當陽考察后,覺得那裡土肥地廣,1996年決定外遷到當陽。搬遷的時候,中央電視台《大三峽》攝製組採訪時問他願不願意離開,郭從新說:「實際上,我捨不得這個家。我的小家庭,一年可以收入一萬七八到二萬斤柑橘。現在走了,我確實捨不得這個地方,要下去建設新家,還是有些困難。但國家搞這麼大的建設,我們也應該付出一點點兒小小的奉獻。」在三峽移民大搬遷中,聽到最多的就是這樣的樸實的話。我的父老鄉親儘管走得非常不情願,但他們最終義不容辭的走了,有的離開家鄉的時候帶走一把土,有的帶走一桶水,有的帶走一棵樹……自1992年從2006年,湖北省三峽工程庫區28900多人舍小家為大家,依依不捨地走出了峽江。圖為三峽移民回望故土。

  

  我老家郭家壩鎮的移民站站長袁文,為了組織父老鄉親早日外遷,首先動員自己的岳父岳母外遷,他家33位親屬外遷了31位。圖為外遷移民將家當裝車。

  

  外遷移民揮淚遠赴異地他鄉,重建家園。留在本地的移民,他們艱苦奮鬥,在陡峭的山坡上建設一個個新的家園。秭歸是中國臍橙之鄉,臍橙是我們家鄉的特產,也是父老鄉親的主要經濟來源,我的父老鄉親把臍橙樹親切地成為「啞巴兒子」、「搖錢樹」。在即將被淹沒之前,他們將這些樹一棵棵搬遷到175米以上,重建家園。圖為三峽移民將被淹沒的柑橘搬遷到175米水位線以上。

  

  山坡上土地貧瘠,政府在庫區開展「移土培肥」工程,鼓勵庫區人民群眾將淹沒區的肥沃土壤搬遷上山,改造良田。在移民中發展,在發展中移民。移民大搬遷結束后,國家投入大量資金在庫區發展工業、服務業和農業。我的家鄉在相關政策扶持下,臍橙產業得到長足發展,一年四季花果飄香。 圖為三峽蓄水175米前,庫區移民將175米水位線下肥土搬遷到175米以上良田。

  

  離郭家壩村不遠的郭家壩鎮桐樹灣村,從1985年開始進行三峽開發式移民的試點。這個位於西陵峽南岸的村莊,當時共有9個村民小組,389戶、1446人,幅員面積2.27平方公里,耕地面積901畝,其中柑橘園600畝。當三峽庫區175米水位線確定下來時,村民們才驚奇地發現,全村2/3以上的土地要淹沒,而且全部是肥沃的「當家田」。在移民政策引導下,桐樹灣村成功地創造了「線上一條路、沿路一排房、房后一片園」的農業后靠安置模式。也就是,在海拔175米以上,修通一條公路,讓當地群眾沿路建設自己的住房,在175米水位以上,將1000多畝荒地開發出來種植優良柑橘,成為庫區后靠移民的典範。

  

  我的家庭也隨著移民大形勢而改變,我的母親和二弟是農業戶口,因為175米以上沒有生產資料,我的母親與二弟也要外遷移民。母親起初極不情願,移民幹部上門做工作,她都不與移民幹部說話,村裡開移民會議她也不去。但最終,母親還是同意移民外遷安置。圖為2001年母親外遷時參觀三峽工程。

  

  母親的移民搬遷證。

  

  二弟選擇自謀職業安置,成為了秭歸縣屈原輪船公司的一名職工。政府對家裡的房屋、附屬屋、水池、果木等實物進行了補償,共計3萬多元。2000年,二弟從企業下崗后,抱著剛出生的女兒在他第一個創業點——百貨批發部留影。

  

  喝著長江水長大的我與三峽結下了不解之緣。自2001年從事記者工作后,我一直用鏡頭記錄著三峽工程建設和三峽大移民進程,將父老鄉親遠走他鄉、在山坡上建設新家園的壯舉定格、留存。圖為2005年7月1日,三峽工程首次對外開放接待,縣委組織部組織當年新發展的部分黨員在三峽大壩上舉行入黨宣誓后,我的一位朋友給我拍下這張照片。

  

  我參與報道了長江三峽兵書寶劍峽懸棺、牛肝馬肺峽的搬遷,見證135米、156米蓄水、175米實驗性蓄水的壯觀……圖為2003年三峽工程135米蓄水,秭歸搶救性搬遷長江三峽著名景觀——牛肝馬肺峽。

  

  父親在蓄水之前,也找了點兒土地將過去與爺爺一起種植的柑橘樹搬遷到175米水位以上。退休后他堅持待在老家廝守著一小片柑橘樹,廝守著沉澱在水下的那段歷史記憶。圖為2002年老家拆遷前,我給父母在老屋前留影。

  

  1994年,故鄉郭家壩村移民人口1612人,至2006年,外遷安置740人,后靠搬遷安置872人。郭家壩村原址2003年底完成135米蓄水,2006年底完成全部外遷和清庫工作,2007年,三峽工程175米蓄水后全部淹沒。幾十年滄海桑田,我已將到知天命的年齡。每每回到如今海拔175米以上的郭家壩,總會想起淹沒在水下的故鄉:想起那肥沃的土地,想起那難忘的童年,想起那給予我知識的小學、中學……圖為2006年,母親60周歲生日,我的家族成員在老家郭家壩合影。

  

  千秋功績,歷史銘記。2003年2月14日,在電視台工作的我專程趕回老家,與父老鄉親一起收看《感動中國》節目,當主持人宣布特別獎授予舍小家、為大家的「三峽移民」時,我們都熱淚盈眶。如今,高峽出平湖,回望家鄉,故土已在平湖之下,鄉愁留在記憶之中。圖為三峽大壩全景。感謝湖北宜昌市移民局周立榮、秭歸縣委宣傳部鄭家裕、三峽日報李風提供部分圖片資料。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23: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