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男九腎虛」,中國男人真的不行嗎?(組圖)

京港台:2019-10-17 03:24| 來源:鳳凰weekly | 評論( 14 )  | 我來說幾句

「十男九腎虛」,中國男人真的不行嗎?(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對普通人來說,手裡的補腎葯有用沒用先不管,關鍵是這東西有毒沒毒,大多數人、包括醫生還都搞不太清楚。照這麼補下去,中國男人的腎再行,都給整不行了。

  這年頭,壯陽廣告之猖獗,如意算盤都打到了"戰狼"的頭上。

  前段時間,吳京雙手持槍,目光如炬的硬照被迫上了某男科小廣告,旁邊還配著宣傳語「做床上最猛的戰狼」。

  

  吳京一紙訴狀把這家醫院告上了法庭,強調「我從未接受過任何相關治療」,嚴厲斥責對方侵犯了名譽權和肖像權。

  這麼一告,一審獲賠12萬元。

  被騷擾的不止吳京,壯陽補腎廣告遍地開花,人們也早已煩不勝煩。

  中國男人的腎有這麼不行嗎,犯得著成天這樣狂轟濫炸?

  但對不起,從買葯數據來看,可能還真有。據中康CMH數據顯示,中國泌尿補腎類用藥市場規模已經過100億,據預測,2020年還將達到150億元。

  

  如果不是剛需,哪來的巨量消費?

  治腎虛,中國人有多狂熱?

  治病不能含糊,緊緊圍繞食療和葯補兩大手段,我國民間早已有一套系統豐富的補腎套路。

  食療方面,主要發力點符合人們熟悉的進補邏輯:堅決貫徹「吃啥補啥」和「以形補形」兩大原則。

  想要擁有好腎好人生,燒烤來幾串腰子是保留項目;沒錢的多吃幾根牛鞭,有錢的補補虎鞭、鹿鞭,這叫吃啥補啥;

  

  「以形補形」則是不拘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但凡與某物外形相似,就能達到食療補腎的效果,比如,韭菜、鹿茸、象拔蚌……

  葯補這邊更是能人志士,各顯神通。

  去藥店轉一圈,很快就能發現,傳統腎虛類的藥物起名遵循著「簡單大方,又含蓄隱晦」的規矩,六味地黃丸、桂附地黃丸、龜鹿補腎...

  

  有些後起之秀,根本不知道節操為何物,起名字比武俠小說里的江湖郎中還大膽直白:

  五子衍宗丸,直戳命根子傳宗接代的重大使命;

  鎖陽固金丸,讓人一聽就覺得「朕的江山這次肯定穩了」。

  除此以外,藉助異域文明的神秘力量補腎,也受到了眾多消費者的熱烈追捧。

  來自南美秘魯的瑪卡(實際上是南美人用來喂牲口的飼料)、英國出品的壯陽內褲、還有阿拉伯皇室同款血鑽野燕麥。

  

  這些都被譽為「上帝饋贈給男人的禮物

  」。在中國,做男人真的很幸福。

  當然,在我國最受歡迎的補腎神器,還要數馳名中外的腎寶片。

  這支腎寶廣告片,可能是中國廣告史上最成功的案例之一。廣告文案十大金句,它就貢獻了倆。

  

  一句「感覺身體被掏空」,後來在網際網路上,跟隨葛優躺和彩虹合唱團被帶到了大江南北;

  結尾意味深長的「他好,我也好」,知名度幾乎能達到「不懂不是中國人」的級別。

  

  後來在都市輕喜劇《愛情公寓》中,呂子喬也有過一段精彩的戲份。

  

  「男人要腎好,就要喝腎寶,喝了以後,比劉翔快,比姚明高,一瓶提神醒腦,兩瓶永不疲勞,三瓶長生不老,哦,耶,腎寶,味道好極了。」

  廣告不是白打的,該補腎藥品2015年賣出了8.8億片,據稱幫助了3億多男性「挺直了腰桿」。

  

  除了這些國民級別的補腎葯之外,另一片巨大的補腎市場,是見縫插針的壯陽小廣告。

  套路說來也很簡單,不外乎普通銷售假扮老中醫,誘導消費三無產品,但中招的還是大有人在。

  廣東、浙江、湖北等多地警方都曾破獲壯陽補腎詐騙案件。

  

  

  

  騙子們除了愛用「你的身體內的毒素已經非常嚴重

  」這類的話術嚇唬病患之外,鼓勵、關心、引導思考人生真諦也是必不可少:

  「我還是放心不下你。我問你,你覺得愛情和婚姻值多少錢?跟這幾千塊相比,孰輕孰重?」

  

  在浙江紹興市柯橋區公安分局破獲的一起壯陽詐騙案中,犯罪團伙負責人還交代:

  低級會員收到的壯陽葯,主要成分其實是枸杞茶葉粉末;

  而尊貴的高級會員收到的枸杞茶葉粉中,則添加了一點「西地那非」葯末,也就是傳說中的「偉哥」。

  太陽底下無新事,自「蟻力神」起,歷來的補腎神葯,凡是見效奇快的,恐怕靠的都是「兌點偉哥

  」這個核心競爭力。

  

  2

  中國人為啥如此痴迷補腎?

  要揭開補腎的真相,還得先從中醫對「腎」的美好寄託說起。

  一提到那方面不行,絕大多數中國人腦子裡都會回蕩起這個念頭:怕不是「腎虛」了吧?

  但是學過初中生物的人都知道,腎臟屬於泌尿系統,主要功能是過濾血液,排出多餘水分、廢物還有毒素。

  

  至於那方面,自有生殖系統管理,跟腎臟沒啥直接關係。

  而且說是腎虛,真放到臨床上去檢查,就算你把腎小球挨個查一遍,也查不出什麼異常。

  自己表現欠佳,憑什麼讓腎來背鍋?

  這就跟古人的生殖、代謝觀念有關了。

  

  《難經.三十六難》說:「腎兩者,非皆腎也,其左者為腎,右者為命門。」

  在中醫的理念中,腎厲害就厲害在,它是儲藏「精」的總倉庫

  。

  《素問·上古天真論》謂「腎者主水,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

  那精又是什麼來頭呢?

  人體內有兩種精,一種是父母給的生殖之精,是人的生命源泉。

  《靈樞·決氣》:「兩神相搏,合而成形,常先身生,是謂精。」

  

  說起來玄之又玄,把「精」簡要理解為「生命力」也沒什麼大問題。

  《論衡·論死》「人之所以生者,精氣也。」

  不過,父母給的那點「精」明顯不夠用,要維持生命運轉,我們還需要第二種精,那就是靠吸收穀物營養得到的後天「精」。

  

  如此一來,人體就好比是個移動的煉精爐。

  一邊消耗精,另一邊先天精和後天精又互相調和,不斷釀造出新的「精」,儲藏在腎里。

  

  其中,由腎臟努力守護的「生殖之精」尤其重要。

  這東西雖然平時看不到摸不著,而一旦通過生殖器排出體外,就成了我們熟悉的精液。

  俗話說得好:「一滴精,十滴血」,精液可是男人的寶貝啊。

  

  21世紀的今天,百度戒色吧仍有500w人,在膜拜「腎精」

  人體得多努力,才能釀成「精」存儲在腎里,用一點少一點,肯定得勤儉節約。

  《子都經》: 「夫陰陽之道,精液為珍,即能愛之,性命可保」。

  養精如蓄水,水滿則溢。放水過多,就會「感覺身體被掏空」;這水要是枯竭了,那就等著瞧吧,離死不遠了。

  

  所以,我們總是在民間野史和小說里,看到腎虛到極致的惡果——精盡而亡。

  《紅樓夢》里的賈瑞、《金瓶梅》里的西門慶,迷戀趙飛燕的漢成帝……

  

  87版《紅樓夢》中可憐的賈瑞

  在一些神秘領域,例如修仙、房中術,「精」還可以通過生殖器,在個體與個體之間流通。

  男女互相鬥爭,目的就是竊取對方的「精」,為己所用。

  聊齋里狐狸精勾引書生,吸走他們的精氣,修仙練功,永葆青春;

  書生則喪失精氣萎靡不振,未老先衰,甚至精盡而亡。

  

  有時候,還真是不得不讚歎古人的想象力之豐富。

  現代醫學研究表明,精液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精漿,占精液90%的比例,被儲存在盆腔的精囊中;

  

  真正的「有效成分」精子,則由睾丸產生,儲藏在位於睾丸表面的附睾里。

  因此,無論精液的哪一部分,產生和存儲都和遠在天邊的腎臟沒啥關係。

  不過呢,由於我國傳統觀念里的腎和「精」這種象徵著生命力的東西搭上了關係,「腎」便擴張成了一個無比重要的「超級器官」,在任何人體功能上都能插上一杠子。

  這就是所謂的「腎虛生百病

  」。

  腎陽虛

  :腰膝酸軟、四肢發冷、容易疲勞、頭暈耳鳴、尿少浮腫、舌質淡胖、脈沉而弱、陽痿不孕;

  腎陰虛

  :眩暈、耳鳴耳聾、失眠多夢、潮熱盜汗、腰膝酸軟、舌紅苔干、男子遺精、女子月經不調。

  有任何的衰老跡象、力不從心?反正最後繞到「腎虛」上,這個診斷就八九不離十了。

  

  所以就連撒尿的力度及遠近,都能被我國民間視為判斷腎虛的方法。

  八旬老翁撒尿淅淅瀝瀝滴到褲腿上,小孩尿尿卻可以一瀉千里,中氣十足。這說明什麼?精氣不夠用了啊,趕緊吃藥補一補。

  只可惜這套「腎虛」理論,跟「亞健康」狀態一樣,癥狀是有了,但是在臨床上卻查不出器質性病變。

  這就難壞了外國專家,「咱們指導全球的臨床醫生診斷病情的時候該怎麼搞?」

  沒辦法,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心理學會在製作疾病分類手冊時,一度只好把腎虛歸類

  為:

  一種與

  中國文化有關的精神障礙

  。

  

  世界衛生組織頒布的《疾病和有關健康問題的國際統計分類》ICD-10第五章附件二 - 文化特有的疾病(culture-specific disorders)這樣描述腎虛:

  急性焦慮和軀體癥狀,如疲勞,肌肉疼痛,與男性和女性對精液損失的恐懼有關,據稱先兆包括過多的性交,排尿障礙,不平衡的身體體液和飲食,主要癥狀為患者會排泄出白色的尿液,被解釋為精液流失。傳統治療方式是:服用草藥以恢復精子或體液平衡。

  簡單地說,他們認為,咱們天天嚷嚷的「腎虛」「腎透支」,實際上是在中醫文化強調「精」的觀念下,由於對「精液流失」的過度焦慮,引發了軀體不適。

  是一種心理障礙的「軀體化」現象。

  當然,對於這種定義,咱們肯定是拒絕的,「你才精神障礙,你全家都精神障礙」。

  

  薩義德《東方主義》,一部抗議西方人居高臨下審視東方文化的經典

  不過也可以理解,外國人有文化隔膜,根本領會不到「腎虛」的真正奧義。

  僅憑著對中國文化的一知半解,加上自己拍腦瓜子的西方中心主義想象,對我們博大精深的「腎虛」進行了獵奇式觀測。

  但是本著兼容並包的精神,我覺得這種分類還是有部分參考價值的,至少它證明了一點:

  一方水土,養一種病。沒有中醫,就沒有腎虛。

  被忽視的補腎風險

  愛惜身體,關心腎臟,肯定不是壞事。但是亂吃補腎葯,尤其是吃「天然無害」的中草藥,就很大概率是在自己坑自己了。

  許多人認為,中草藥成分天然,相對西藥而言,副作用比較小,更適合治療「腎虛」這種慢性病。

  我國廣東地區,更是沒事兒就煲點湯、喝個涼茶,加點藥材補補更健康;台灣人也格外遵循傳統的生活方式,愛好食補藥膳。

  

  但正是這種認知,恰恰讓許多人深受其害。

  廣東省內,20歲以上的成年人,每10個人當中就有1個患上慢性腎病。

  

  我國台灣地區,更被稱為「洗腎之都」,腎透析人口密度世界第一,尿道癌發病率也是全球最高,為西方國家的4倍。

  

  醫學界認為,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正是濫用具有腎毒性的中草藥

  。

  腎臟藏精是不可能了,但腎容易被毒素攻擊是真的。

  我們的腎臟每天過濾清潔約200升的血液,相當於10桶飲用水,作為人體毒素的主要排出途徑,它是藥物毒性攻擊的主要靶器官之一。

  

  然而,關於中草藥毒副作用的系統研究,不過才開始短短20幾年。

  1993年,一位比利時醫生髮現,當地一家診所開出的減肥藥中藥引起了多人急性腎衰竭。

  研究發現,這劑減肥藥中添加了「廣防己」,其中含有的馬兜鈴酸可以對腎臟造成不可逆的損傷。

  

  圖片來源:中藥大全

  這個發現很快引起了學界的重視,在日本、歐洲其他地方也發現了類似病例,他們開始管這種病叫「中國草藥腎病」(Chinese herb nephropathy,CHN)。

  英國和美國分別於1999年和2000年禁止進口含馬兜鈴酸中草藥。

  

  馬兜鈴酸分子式,來源:維基百科

  2003年,新華社曝出多起「龍膽瀉肝丸」導致尿毒症病例,震驚全國。

  龍膽瀉肝丸所用中藥「關木通」同樣含有馬兜鈴酸。

  

  關木通,來源:百度百科

  報道中提到,連很多中醫也不了解關木通的毒性。崇文門一個中醫世家,三代人常年依靠「龍膽瀉肝丸」敗火,全部罹患尿毒症。

  自此,葯監局才做出反應,修改了關木通等含有馬兜鈴酸藥品的用藥標準。

  不只是馬兜鈴酸,還有許多其他中藥的腎毒性成分,都在等待進一步研究當中。

  《美國腎病協會臨床雜誌》2018年發布了一份具有腎毒性的中草藥名單:

  

  圖源:葯明康德傳媒網站

  名單中赫然在列的「澤瀉」,正是補腎靈藥「六味地黃丸」中的一味。

  它已被驗證具有明確的腎毒性。

  

  以至於「六味地黃丸」明明號稱補腎,說明書卻只得扭扭捏捏告訴腎病患者:「謹慎服用」。

  除此以外,還有被《本草綱目》奉為補腎大殺器「苦補腎,溫補肝,澀能收斂精氣,所以能養血益肝,固精益腎」的何首烏,也已經妥妥上了黑名單。

  只不過不是因為傷腎,而是傷肝。

  

  2014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發布通知,提示口服何首烏的肝損傷風險。

  

  通知規定:

  2014年9月1日後生產的含何首烏保健食品,標籤標識中不適宜人群增加「肝功能不全者、肝病家族史者」,注意事項增加「本品含何首烏,不宜長期超量服用,避免與肝毒性藥物同時使用,注意監測肝功能」。

  這腎補得,風險也太大了點。

  天然不等於無毒

  ,老祖宗一直沿用的經驗也不能保證安全。我國市場上許多中藥只要符合「古方」標準,不經臨床測試即可上架銷售,不良反應和禁忌一切未知。

  何況,中國人的腎到底需不需要這麼大補特補都是個問題。

  對普通人來說,手裡的補腎葯有用沒用先不管,關鍵是這東西有毒沒毒,大多數人、包括醫生還都搞不太清楚。

  照這麼補下去,中國男人的腎再行,都給整不行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7 19: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