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重磅揭秘:德銀賄賂中國高官 涉江澤民溫家寶

京港台:2019-10-15 22:20| 來源:紐約時報 | 評論( 19 )  | 我來說幾句

紐時重磅揭秘:德銀賄賂中國高官 涉江澤民溫家寶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德意志銀行香港分行位於高聳的環球貿易廣場。機密文件詳細說明了這家銀行在中國通過雇傭手段接近政府的做法。 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這是一場肆無忌憚的行動,為贏取在中國的業務而討好、賄賂該國的政治權貴。

  這家銀行送給中國國家主席一隻水晶老虎和一套鉑傲(Bang & Olufsen)音響,兩項加起來價值1.8萬美元。一位總理收到了價值1.5萬美元的水晶馬,那是他的生肖屬相;而他的兒子通過高爾夫度假游得到1萬美元,還有一趟拉斯維加斯之旅。一個開國元勛之子、國家銀行的高級官員接受了一瓶價值4254美元的法國拉菲酒庄(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葡萄酒,酒的年份是1945年,也就是他出生的那一年。

  數百萬美元付給了中國的顧問,其中包括那位總理家族的一名商業夥伴和一家公司,後者促成了銀行首席執行官與國家主席的一場會面。一百多名共產黨主政權貴的親戚受雇於該銀行,儘管它認為其中許多人並不勝任。

  這一切都是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成為中國主要參與者戰略的一部分,該戰略始於近20年前,當時它在中國幾乎沒有業務。這個戰略奏效了。到2011年,這家德國企業被彭博社(Bloomberg)評為中國及亞洲其他地區(日本除外)頭號首次公開募股管理銀行。

  德國《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獲取了該銀行及其外部律師起草的機密文件,它們記錄了銀行通過違反規定的手段取得領先地位的過程。這些已經分享給《紐約時報》的文件以前從未公開,時間跨度達15年,包括電子表格、電子郵件、內部調查報告以及與高層管理人員的談話記錄。

  文件顯示,德意志銀行在中國令人不安的行為,已經遠遠超出了美國當局公開指稱的範圍。文件還表明該行最高領導層收到了有關行為的警告,但並未阻止。

  在該行擔任首席執行官至2012年的約瑟夫·阿克曼(Josef Ackermann)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以及回答書面提問時都表示,他對文件中的許多細節並不知情。但他為銀行的整體做法進行了辯護。

  「這是在這個國家做生意的一部分,」阿克曼說。「那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做的。」

  

  在該行擔任首席執行官至2012年的約瑟夫·阿克曼在接受採訪時稱,中國是個「關係國家」,並且「我們當然要培養這些人」。 THOMAS LOHNES/DDP,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多年來,德意志銀行已經成了金融業行為不端的典型代表。由於它在一系列醜聞中所扮演的角色,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和檢察官對其處以數十億美元的罰款。最近,該行因在俄羅斯等地幫助洗錢,一直在接受調查。

  該行20年來一直是特朗普總統的主要貸款提供行,目前還引起了兩個國會委員會以及正在調查特朗普財務狀況的紐約州檢察官的注意。

  今年8月,該銀行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達成和解,同意支付1600萬美元。之前它被控使用腐敗手段在中俄兩國贏得業務,違反了反賄賂法,儘管該行不承認存在不當行為。

  文件顯示,這筆罰金與其在中國所得收入相比微不足道,相關業務部分源於這些活動。銀行外部律師2017年曾警告高管,他們可能會因在中國的活動面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超過2.5億美元的罰金。根據文件內容,沒有證據表明,德國的監管機關調查了這家銀行在中國的活動,儘管他們收到了關於一些活動的警告。

  [以下是該調查的六大關鍵內容。]

  文件中隨處可見令人擔憂的內容,其中包括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採取行動期間,兩家律師事務所——吉布森、鄧恩和克拉徹律師事務所(Gibson, Dunn & Crutcher)及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Allen & Overy)——進行的內部調查。

  文件顯示,為促成高管與中國領導人的會面,德意志銀行斥資數十萬美元。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在收取了10萬美元后,在2002年安排阿克曼與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會面。

  文件顯示,德意志銀行總共向7名顧問支付了1400多萬美元,所涉事務包括幫助入股一家中國銀行,以及贏得國有企業的一些備受窺覦的業務。一些款項內部標記為存在問題,但還是得以通過。

  根據文件,德意志銀行曾多次試圖與2003年至2013年擔任中國總理的溫家寶的親屬合作,以獲取業務。《紐約時報》2012年的一項調查關注了溫家積聚的巨額財富,發現其親屬至少控制了價值27億美元的資產。

  

  (爭取溫氏家族:在與中國政治精英的眾多聯繫中,德意志銀行在溫家寶任中國總理期間與其家族建立了深厚的關係。溫家寶本人從德意志銀行收到了價值超過15000美元的禮物。但這更關乎溫氏家族,涉及他的兒子、女兒和他們的配偶,以及與之親密的商業夥伴。)

  德意志銀行贏得了數億美元的中國交易,其中至少部分是依靠聘用有政治人脈的人。這樣的聘用可能構成違法,如果其目的是為了換取業務。據銀行外部律師的計算,在其所謂的關係聘用人員中,僅19人便幫助實現了1.89億美元的收入,其中包括2006年管理一家國有銀行上市的美差,那在當時是史上規模最大的IPO。

  捲入該銀行活動的大多數中國政府官員已經退休,包括江澤民和溫家寶。但是銀行雇傭的其中兩人的父母,如今是中國最高權力機關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成員。此外,中國副總理王岐山在此前擔任的北京市市長等職務期間,曾收受過該銀行的禮物。

  時報及《南德意志報》試圖聯繫江澤民、王岐山和溫家寶——以及文件中提及的其他中國官員、高管和親屬——均未果或未能得到答覆。幾名現任及前任德意志銀行僱員拒絕置評。

  銀行發言人蒂姆-奧利弗·安布羅休斯(Tim-Oliver Ambrosius)未回復關於文件的具體問題。在書面聲明中,他表示公司「已對某些過往行為進行徹查並知會當局,」並稱銀行「加強了政策和控制措施,並已就所發現的問題採取了行動。」

  「這些活動最早可追溯到2002年,並已經得到解決,」聲明稱。

  阿克曼稱他曾提醒銀行員工,「任何業務都不值得拿銀行的聲譽冒險。」雖然他曾催促員工增加收入和盈利,但表示「有壓力不能成為違反合規規定或當地法律的借口。」

  奮起直追

  2000年被任命為首席執行官時,阿克曼懷著讓德意志銀行成為舉世公認的全球領導者的大志。而且他想儘快達成目標。

  中國至關重要。它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並且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德意志銀行卻遠遠落在那裡的競爭對手後面。

  在幫助中國死氣沉沉的金融體系和國有企業網路實現現代化的過程中,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一直走在最前面。1995年,摩根士丹利幫助設立了中國首家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1997年,高盛獲得了通過香港IPO將電訊壟斷企業中國電信推向國際市場的權利。

  阿克曼必須奮起直追。

  銀行的第一步是挖來高盛北京辦事處負責人張紅力。此人熟悉中國和西方商界。他在中國長大,在加拿大讀書,后移居加州,他在那裡曾供職於惠普(Hewlett-Packard),並進修了企業管理。後來他去了香港,最終入職高盛。

  張紅力受命將德意志銀行轉變為中國的參與者。這需要贏得共產黨的支持。

  張紅力開始大舉招聘。他招募的很多員工——從銀行律師編製的電子表格來看有幾十人——均年輕、缺乏經驗但人脈廣泛。他們管他叫「張叔叔」。

  父母為國企高管的馬偉績(音)2007年面試了一份工作。面試不順利。一名德意志銀行高管在給張紅力的郵件中寫道,馬偉績「可能是最差的候選人之一」。

  他依然得到了工作。根據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的備忘錄,很快,馬偉績開始利用他的家庭關係爭取到銀行與他父母所在公司的會面。

  另一名應聘者是時任中宣部部長劉雲山之子。他「達不到我們的標準,」一名德意志銀行員工在關於公司股權資本市場集團的郵件中寫道。他照樣得到了一份工作。

  目前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靠前的栗戰書的小女兒,被認定不夠資格進入銀行的企業公關團隊。她也拿到了工作邀約。

  即便是符合條件的應聘者,政治人脈因素也會被考慮在內。

  2010年申請職位時,汪溪沙的父親還是廣東省的高官,她是競爭對手瑞銀(UBS)的資深員工,並曾在高盛實習。據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透露,在她的招聘過程中,一名銀行人士指出她將能「接觸到」一家國有汽車製造商。她的父親汪洋如今是政治局常委。

  2006年,德意志銀行開始進行其所謂的推薦招聘。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發現,其目的是通過向現有和潛在客戶提供個人好處,為銀行招攬業務。在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任要職的溫家寶女婿推薦了一名人選。溫家寶的女兒推薦了另一名人選。兩人均獲聘。

  一名中國國有鐵路高管推薦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的兒子。煉油企業中國石化(Sinopec)的總裁助理也推薦了一名人選。國有的中國工商銀行總經理同樣曾推薦人選。

  記者通過電話聯繫到張紅力,他拒絕就本文接受採訪。他亦未回復通過生意夥伴發送的書面問題。

  「這是個關係國家,」阿克曼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當然得培養這些人。」

  羊絨大衣

  人員已經齊備。2003年10月德意志銀行在北京舉辦高爾夫邀請賽,前九組二對二比賽,自然混合了德國和中國的高管。

  第10組有些不同。其中包括新上任的總理之子溫雲松,以及與溫家過從甚密的生意夥伴黃旭懷(音)。和他們同在一組的還有國有石油公司中國石油(PetroChina)的一名高官。

  第四名選手是張紅力。根據為銀行內部調查編製的文件,此後的一個月,他、黃旭懷和溫雲松會去泰國繼續打高爾夫,然後再去德國。

  張紅力同這些高爾夫球手建立的關係,只是除戰略招聘外,德意志銀行如何在中國闖出名聲的一個縮影。他們收到大量禮物。他們被招募來,是為了將德意志銀行的高管介紹給中國的決策層。他們還被聘請為顧問,幫助銀行贏取業務。

  在送給政治領導人和國有企業負責人的幾十份禮物中,中國石油的高管獲得了高爾夫球杆和一個價值超過2500美元的包。

  吉布森、鄧恩和克拉徹律師事務所的一份備忘錄顯示,2003年選擇德意志銀行管理IPO的中國人壽的高管們收到了路易威登行李箱、羊絨大衣、高爾夫球棒,甚至還有一張沙發,總價值超過2.2萬美元。

  這家銀行禁止向政府官員贈送禮物,除非法律和合規部門簽字同意。吉布森-鄧恩發現,張紅力違反了這一政策,這方面的開支許多是他這裡產生的。

  該律所的研究顯示,從2002年到2008年,銀行官員向中國官員、他們的親屬和國有企業高管贈送了逾20萬美元的禮物。超過四分之一的資金流向了政治局委員或他們的親屬,包括江澤民主席和溫家寶總理。

  內部調查顯示,其中一些禮物是阿克曼「提供」的,比如送給江澤民的水晶老虎,江澤民的出生年份1926年是虎年。

  阿克曼說,雖然他不記得親自贈送過這些東西,但他知道銀行的工作人員認為這是個好主意。他沒有被指控在中國有不當行為。

  「他們說高盛和摩根大通正在這麼做,所以我們也應該這麼做,」阿克曼在接受採訪時說。「我不認為幾千美元的禮物會對溫家寶產生什麼影響。」

  2016年,摩根大通因在中國的雇傭行為而被美國司法部罰款2.644億美元。其他銀行也有類似的做法。瑞士的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去年支付了7700萬美元的刑事罰款和其他罰款。高盛在中國的業務沒有受到不當行為的指控。

  「警報」

  增加德意志銀行在中國影響力的計劃還包括收購北京一家中型銀行——華夏銀行的大量股份。

  收購計劃代號為「雄雞計劃」,其內容包括聘請張紅力的高爾夫球夥伴之一黃旭懷。據當時為該銀行做的背景調查顯示,黃旭懷沒有銀行業經驗,但曾在總理夫人經營的一家鑽石公司工作。他的薪酬相當於200多萬美元。

  銀行的合規部門沒有阻礙他獲得這個諮詢職位,但一些高管對此感到不安。

  「根據搜索公司提供的信息,如果這個人不為市場和行業所知,我們為什麼要為這項服務付費?我們付費是為了什麼?」該行駐香港的合規主管波莉·李(Polly Lee)在給區域主管蒂爾·施塔費爾特(Till Staffeldt)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我擔心的是,這個人是其他什麼人的幌子。」

  施塔費爾特現在是德意志銀行負責監管、合規和防範金融犯罪的全球首席運營官。

  德意志銀行對華夏銀行的收購成功了。2005年底,該銀行獲得9.9%的股份,後來增加到近20%。黃旭懷做了什麼以幫助這項交易獲得通過,目前尚不清楚,但吉布森-鄧恩後來發現,他的雇傭情況拉響了「警報」,可能違反《海外反腐敗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部分原因是黃旭懷和溫家寶總理家庭的關係。

  2006年,德意志銀行再次聘請黃旭懷擔任顧問。這一次,他的任務是「深入研究中國銀行業的金融安全」。他收到了300萬美元。

  在銀行內部,張紅力利用顧問贏得業務的做法引起了越來越多的擔憂。曾在2004年之前負責該行亞洲企業融資部門的弗蘭克·納什(Frank Nash)曾警告該行高管邁克爾·科爾斯(Michael Cohrs),使用有政治關係的諮詢顧問是有問題的。

  科爾斯向包括法務總監理查德·沃克(Richard Walker)在內的德意志銀行律師們提出了這項擔憂。三名知情人士告訴《紐約時報》,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張紅力是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行事。

  張紅力的行動還在繼續。2006年,他求助於另一位黃姓顧問,幫助該行在中國工商銀行的IPO中獲得一個角色。此次股票發行計劃成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IPO。處理這一交易的銀行不僅可以獲得巨額費用,還可以獲得炫耀的資本。

  這名男子名叫黃祥輝(音),他沒有銀行工作經驗,經背景調查后發現,他聲稱為之工作的那家北京公司,與他名片上提供的地址似乎不符。但根據該銀行文件,他的確有與國有石油公司中石油的合作關係。張紅力僱用了他。

  黃祥輝最初的合同稱,他將獲得300萬美元,換取「專註於能源行業」的服務。在一份草案中,有人劃掉了「能源行業」,寫上了「ICBC」,即工商銀行。最後德意志銀行在這場IPO中扮演了一個引人注目的角色。

  這一成功令張紅力得到了上司歡心,尤其是阿克曼。他說張紅力會陪同他與包括主席和總理在內的中國高層領導人會面,並與文化和學術專家會面。在德意志銀行任職期間,張紅力被任命為一個政府最高顧問機構的成員,顯示出他的內部人士地位。

  「他把我介紹給各種各樣的人,」阿克曼在採訪中說。「他一直是個誠實的人,有良好的道德標準。」

  但文件顯示,身為投行業務負責人的科爾斯警告該公司的律師,他「害怕張紅力做生意的方式,以及他是否私下行賄」。

  擔憂是有道理的。

  一項和解,沒有不當行為

  據阿克曼說,2010年,中國工商銀行的負責人找到阿克曼,說他想聘用張紅力,理由是他在德意志銀行的出色工作。張紅力後來當上了這家中國大型銀行的副行長。

  兩年後,阿克曼辭去了首席執行官一職。據一位直接了解情況的人士透露,一位高管警告阿克曼的繼任者安舒·賈恩(Anshu Jain),該行已變得過於依賴從國有企業贏得業務,而這一領域腐敗風險很大。

  2013年,當美國開始調查摩根大通在中國的招聘行為時,德意志銀行啟動了一項內部審查。調查發現了與政治有關的、令人不安的招聘模式,並將結果報告給了SEC和司法部。

  2014年4月,SEC傳喚了這家銀行。幾個月後,德意志銀行起訴張紅力,指控他從自己聘請的一家諮詢公司中獲利,因為這家公司的所有者是他的一個親屬。張紅力在訴訟中否認自己有不當行為。

  時報和《南德意志報》還發現了德意志銀行使用的另外兩家諮詢公司,它們的所有者似乎是張紅力的妻子。

  德意志銀行今年同意支付1600萬美元,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達成和解,部分原因是該行在中國的業務。

  德意志銀行今年同意支付1600萬美元,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達成和解,部分原因是該行在中國的業務。 TEH ENG KOO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巴拿馬文件中發現的文件顯示,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的Amazing Channel Holdings和Speedy Link Holdings公司都將紀正榮(音)列為所有者。張紅力的妻子也是這個名字,在香港法庭記錄中,她的出生日期與這兩家離岸公司記錄中的出生日期相符。

  據德意志銀行的文件顯示,2003年,在德意志銀行尋求管理中國人壽保險公司IPO的競標中,該行向Speedy Link支付了365萬美元以獲得幫助。Amazing Channel Holdings公司獲得了10萬美元。

  當時,德意志銀行的首席律師是沃克,他曾得到警告,高管們擔心在中國有政治人脈的顧問。

  在加入德意志銀行之前,沃克曾是SEC的執法部門主管。現在,隨著該機構調查的展開,銀行官員們感到樂觀。

  德意志銀行的律師前往SEC在鹽湖城的辦公室,就該公司的內部調查做了彙報。據一名了解會議情況的人士稱,他們辯稱,與其它銀行相比,該行聘用中國「太子黨」的規模和系統性要小得多。

  上述知情人士說,律師們後來告訴沃克,SEC似乎與該行的觀點一致。該機構調查人員得出的結論是,當該銀行聘用有政治關係的員工時,他們基本上都是合格的——該行的內部審查曾經懷疑這一點。

  今年8月,SEC宣布將結束調查,並已與德意志銀行達成和解,同時不要求後者承認存在不當行為。在被問及此前未披露的德意志銀行文件時,SEC發言人錢德勒·科斯特洛(Chandler Costello)說,「SEC不對任何調查的細節發表評論,但與以往一樣,它致力於追究違反聯邦證券法的行為,無論這些行為是由誰進行,或在何處發生。」

  今年早些時候,德意志銀行披露,它仍在接受美國司法部的調查,原因是其在外國的招聘做法和顧問使用情況。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中國政壇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7 15: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