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俐演郎平,這個細節就讓所有人服(組圖)

京港台:2019-10-12 04:58| 來源:COSMO | 評論( 19 )  | 我來說幾句

鞏俐演郎平,這個細節就讓所有人服(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鞏俐不愧是鞏俐。

  陳可辛執導的《中國女排》開拍中,成龍特意過去探班,但吸引所有人眼球的都不是他們,而是穿行在人群里的「郎平」。

  鞏俐扮演的郎平。

  紅白色隊服,短頭髮,一副眼鏡,服化道就這麼簡單卻神似。

  

  亮點在手中夾的筆,這是郎平的經典動作之一。

  鞏俐幾乎復刻了郎平的「態」,脖子前傾,背微傴僂,高個子的通病;整個人身體后傾,郎平的身體習慣。

  

  加之行動時的聳肩,譬如轉身時肩膀不動,抓取了184的郎平顫顫巍巍的高個感。鞏俐把這些肢體語言融於日常,自然里沒有一絲匠氣。

  這就是鞏俐的水準,張藝謀用八個字評價:爐火純青,收放自如。

  

  鞏俐塑造角色,神態往往是她表演的第一關。

  《歸來》里的馮婉瑜,一個被時代捉弄的女人。丈夫被抓去勞改一走17年,她和女兒丹丹活得戰戰兢兢,陸焉識回來了,她卻患上了失憶症。

  鞏俐要演的「態」就有兩種,一個是老態,另一個是「病態」。

  低頭看信的時候看不清字,佝著背離紙越來越近;行動總是慢一幀般的遲緩,但拿起擀麵杖又熟練和有勁。這是正常的老態。

  

  老,還老在眼神,丹丹的眼是20歲的火把,冒著火星,鞏俐眼裡和臉上卻添有許多的灰暗和苦澀,也是馮婉瑜本應有的表情。

  

  另一個是病態,是她明明坐在椅子上,也依然讓人看出了身體的虛浮。

  失憶症說白了就是在某些片刻的痴傻。與陸焉識相見不相識,每月5號舉著板子去接人的痴;

  

  被夢魘里的方師傅折磨,大叫著把人全轟走的瘋;

  以及丹丹特意借了主角「吳清華」的舞蹈服,要圓當年禮堂里她不來的缺憾,她卻看不懂舞也看不懂女兒的傻。說,「(跳)戰士也挺好。」

  

  

  這個笑是全片最淳樸、最明亮卻也最病態的一個。她眼光近在咫尺,就在你眼前,你卻不知道她把自己丟到哪去了,而且她好像永遠回不來了。

  到了《藝妓回憶錄》里,鞏俐又像浮世繪里走出來的人。

  

  高傲、華麗、風塵。

  藝伎的儀態並不好修習,初桃更是最當紅的藝伎,風情是頂級的。她眼花繚亂的扇子手法,鞏俐連續5個月,每天扔2000下練習。

  

  與小百合出道之日對上,初桃出手教訓時的扔扇子,其實最妙的是收扇的細節。利落地收在身側配上我天下第一的臉,真是「神采啊」。

  

  謀女郎比之各家女郎,臉上的故事感是無人能及的。所以謀女郎好似戲路寬廣,續航能力更強。

  像鞏俐,演村婦、名媛、貴妃、老人、教練,幾乎百無禁忌。這其中通用的是她的眼神戲。

  好演員的眼睛一定是會說話的。

  《藝妓回憶錄》里,初桃被和田夫人發現跟男人偷情,在雨中命令她不許再跟那人見面,而且永遠也不會。初桃雨中落淚的情緒,能撕開好幾種層次。

  

  羞憤、無力、被愛辜負、自我裁決、憎惡........都和那顆將落未落的淚珠交纏在一起。一場哭戲展現的人物性格,抵得上5集電視劇啰嗦的鋪墊。

  

  而往往這時,台詞戲以精為美。

  《歸來》里開頭,陳道明和鞏俐隔門不相見,不是想見,是不敢。開了門,就犯了政治錯誤,女兒跳不了吳清華;不開門,這17年沒見的人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見。馮婉瑜內心做著劇烈的鬥爭,從聽到敲門聲的第一刻,就心慌了。

  這慌的直接表現是,她的眼神和門外的動靜嚴絲合縫地牽動。

  聽到聲音,轉身,是久旱逢甘霖。但聽到第二次敲門,偏背過了身。

  

  

  陸焉識嘗試轉動門把,她立馬轉身,眼睛死死盯著門口。沒有聲音了,終於走過去卻看到了門腳下遞進來的小紙條,神情里已經有懊悔了。

  

  

  看完誰能不說一句,鞏俐太會了。

  這樣的故事感,是鞏俐出道之初在張藝謀電影敘事里打磨的,也是後來的她主動挑選的。

  好萊塢曾有橄欖枝遞給鞏俐,讓她演一個戲份頗多的女角色,她看過劇本卻只有四個字:太簡單了。

  身為演員,鞏俐太知道這「故事感」多珍貴。

  張藝謀在《歸來》的採訪很驕傲地說,電影里馮婉瑜要在牌子上寫「陸焉識」的點子是鞏俐提的,這是編輯水平的提案!看過電影的知道它有多關鍵,幾乎串聯了後半段的劇情。

  

  毛筆字,有中國味道,還能始終讓馮婉瑜曾是高級知識分子的身份高亮,主角被年代打壓下的心酸感一下變直觀。

  

  這一點跟陳道明有對應,他去為馮婉瑜求醫問葯,結果「déjà vu(似曾相識)」這個法國辭彙,他比醫生讀得標準。

  最後雪地陸焉識手著舉著自己的牌子,陪馮婉瑜一起來接陸焉識,這牌子完成了一個完整的悲劇的閉環。

  

  鞏俐這樣的編劇意識,翻過來就是對於角色理解的透徹和刻骨,也是頂級女演員的格局。這格局讓張藝謀為之驕傲,他們這一代人太知道講好一個故事多重要。

  

  在千萬的特效製作費里,在百億膨脹的票房數據里,在美輪美奐用錢留住的畫面里,一個好故事好像越來越貶值了。

  鞏俐在人群之中,一定時常被前呼後擁,身上卻很少有喧囂感。

  

  在《中國女排》的拍攝前期,她跟著女排在前線觀摩,坐下台下一邊看一邊記筆記,充滿對角色的敬畏心。

  

  這是在督促與進取之間的敬畏,也是繁華與簡樸之間的靜守吧。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21: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