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閱兵陸軍方隊:日行21公里 首現端槍動作(圖)

京港台:2019-9-25 11:49| 來源:中國軍網 | 評論( 13 )  | 我來說幾句

探訪閱兵陸軍方隊:日行21公里 首現端槍動作(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探訪閱兵訓練場陸軍方隊:

  日均步行21公里,首次展示端槍動作

  中國軍網記者 毛志文 李響 通訊員 相甲奇 張桃桃

  如果不是那晚的失眠,馬瑞可能還真體會不到閱兵訓練場的夜到底有多深沉與漫長。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黑暗中只能聽到兩種聲響——自己的心跳聲和同屋戰友此起彼伏的鼾聲。又是一天高強度訓練,大夥兒確實累了,可平日里同樣倒頭便睡的馬瑞卻精神得很。

  那是所有徒步方隊進行單兵考核的前夜。

  

  隊員在訓練中。

  作為陸軍方隊的副主教練,馬瑞負責教練員隊伍的組訓和管理工作,與此同時還身兼方隊第一排面的排頭兵。面對進入閱兵訓練場后的首次「大考」,雙重壓力下,這位年輕的幹部多少有些忐忑不安,好像一閉眼就會夢到不好的結果。

  「自打那之後,每次考核之前我都會失眠,畢竟這是所有徒步方隊間硬碰硬的切磋。」說起這些,記者面前的馬瑞眉頭微微皺起,他是打心眼裡希望大家能出好成績。

  此時,距離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只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一場閱兵式是對軍隊戰鬥力和中國軍人精神的檢閱,更將成為全體國民的集體記憶。

  在舉國歡慶之日徒步走過天安門,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承載著百萬陸軍官兵的期盼,向世界展現新型陸軍的形象……對於這些,馬瑞和隊友們光想想就覺得興奮不已,與此同時,一種不可言說的力量也漸漸在心間升騰——為了這場盛大閱兵,他們必將全力以赴。

  

  來源自央視新聞視頻截圖

  於是,閱兵訓練場的一方場地上,綠色方陣猶如移動的鋼鐵長城,帶著利劍般的氣勢與家國情懷的精神涌流,日夜操練,披星戴月……

  (一)

  早6點,軍號驟然響起,熟悉的旋律瞬間劃破沉寂。

  樓道里霎時喧鬧了起來,幾分鐘的洗漱過後,隊員們疾走的腳步使制式皮鞋踩踏地面,發出陣陣有節奏的聲響。很快,樓道又歸於了平靜。

  這只是集中訓練以來,再平常不過的一個清晨。

  訓練場上,霞光初照。隊員們身姿挺拔,清亮的光線下,一個個堅毅的側臉被勾勒得十分立體好看。

  從穿上這身軍裝起每天都在重複的看似簡單的隊列動作,在這裡卻面臨著更長的訓練時間、更大的訓練強度以及更高的訓練標準。

  初到閱兵訓練場,記者就聽說了一個不完全統計數據:隊員們每人每天在訓練場大約行進29000步,相當於21公里。乍一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但想想,又覺得合乎情理。

  其實,走向天安門的每一步都是艱辛的。

  

  隊員磨壞的皮鞋。

  在方隊中穿行,目光會自然地被隊員們的右肩吸引——或是衣服被磨開了大口子,或是已經打上了一塊大補丁,有的人乾脆在內襯貼了塊膏藥,以填補衣服的破洞,顏色也恰好與膚色相近。今年的閱兵,陸軍方隊採用端槍的展示動作,這對手腳協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準星卡肩,槍托卡跨,槍要劈得響,更要穩准狠。無數次的捶打后,隊員們的右肩上都留下了「勳章」。

  一上午的訓練中間,隊員們會有半小時的休息調整時間。來到涼棚坐下,緊繃了數小時的腿腳會忽地散發出徹骨的酸痛味道。大家紛紛脫下大檐帽,早已被曬得黝黑的臉龐上,帽帶遮擋留下的代表勝利的「V」字印格外醒目。這是烈日酷暑的「饋贈」,在官兵們的臉上留下了特殊印記,看上去還有幾分帥氣。

  此時的馬瑞一把端起身旁足足有3升的自製水壺,一口氣喝下去了三分之一。實際上,大部分隊員們一上午的時間就可以解決掉這一壺水。

  再次回到訓練場,臨近中午,太陽已變得毒辣起來,絲毫沒有因為大家的刻苦訓練而心慈手軟。汗水在臉龐、脖頸、後背肆意流淌,有的沿著帽檐嘀噠嘀噠地落下。

  

  隊員在訓練中。

  馬瑞不禁用餘光看了看自己左前方位置的兩位將軍領隊,汗水早已打濕衣服,但兩人依然器宇軒昂。隊員們都說,林向陽軍長與唐興華政委是整個方隊受閱官兵的標桿與榜樣。因為離得近,馬瑞就總以他們的訓練標準來標齊自己。

  站到隊伍里,兩位將軍覺得自己就是普通一兵。

  第一次領隊考核,林向陽就拿了個第一。剛開始,大家都覺得這是位「冷麵領隊」。「讓兄弟們喝喝水,休息休息吧。」林向陽會在訓練一段時間后,主動讓大家放鬆放鬆。休息間隙,他和唐興華總喜歡和隊員們聚在一起研究動作,而後坐到涼棚,揉一揉戴著護膝的膝蓋,再捶上兩下。

  「看看我這腿踢得怎麼樣,給我挑挑毛病!」唐興華因為工作衝突,參訓時間較短,為了精益求精,他總跑到隊員房間,向戰士們請教。也會抱來個大西瓜,和大家邊吃邊拉拉家常。漸漸地,對於兩位將軍領隊,隊員們的尊重與敬愛由內而發。

  站在第14排面的李航是隊伍里距離領隊最遠的隊員之一,林向陽時常會走到隊伍最後,幫他和其他戰士們扶一扶帽子,調一下軍姿。

  李航是名特種兵,還曾在全軍特種兵比武單項操作中拔得頭籌。在他看來,要想成為一名合格特種兵,就要經受住「百般折磨」。「閱兵的訓練課目雖然單一,但和特種兵一樣充滿挑戰。」光是壓腳尖,就曾讓李航疼到懷疑人生。

  踢腿最忌諱翹腳尖,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就要把腳前部韌帶徹底拉伸開。只要一有時間,李航就會跪在地上壓腳尖,還請來教練員幫忙踩腳後跟。「那感覺真是太酸爽了!」李航說,訓練前期身體還有反應,到了後來整個人變得心無旁念,只知道到點集合、訓練。

  

  訓練場上巡診。

  最讓隨隊軍醫張元難忘的,還是那次在訓練場上倒下的戰士。由於腿部半月板損傷,一個踢腿下去,那名戰士直接跌倒在地。在方隊旁隨時待命的張元,立馬飛奔了過去。撥開人群,張元發現躺在地上的戰士正放聲痛哭,淚水順著眼角簌簌落下。張元心裡一陣酸楚,他知道戰士根本不是因為疼痛,而是明白自己去不了天安門了。懊惱、惋惜、難過……那一刻,所有的情緒都在這淚水中得到釋放。

  隊伍里的每名成員都深知自己因何而來,因此堅持每日默默訓練,而靜默卻非無聲,軍旅滋味其實就含在這曲曲折折之中。

  (二)

  方隊長潘守勇喜歡站在方隊的不遠處看著大家訓練,在他眼裡,隊員們都還是一群質樸可愛的孩子。他經常和大家強調:如果說戰場是每一名熱血軍人的歸宿,那麼接受統帥的檢閱就是一名軍人的嚮往。

  陸軍方隊以第82集團軍「鐵軍旅」為主體,身為旅長,潘守勇看著眼前的年輕面孔,總會思緒萬千。如今有多麼靜謐安寧,曾經就有多麼血雨腥風。

  1925年11月,在廣東肇慶誕生了一支打著國民革命軍旗幟,卻由共產黨員葉挺領導的隊伍——國民革命軍第4軍獨立團,又稱「葉挺獨立團」,這是我黨最早掌握的革命武裝。一年後,擔任北伐先鋒的葉挺獨立團奇襲汀泗橋、血戰賀勝橋、攻克武昌城,人民群眾特鑄「鐵軍」盾牌相贈,「鐵軍」由此得名。在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中,鐵軍3000餘次浴血奮戰,功績彪炳史冊。

  

  訓練剪影。

  青山依舊,幾度春秋。訓練場上的訓練熱情一再感動著潘守勇。北京的夏天悶熱難耐,為了防止中暑,說好上午早些收操,但剛剛進行單排面踩樂訓練的隊員們很是興奮,彷彿身上有使不完的勁,遲遲不肯解散。

  進入閱兵訓練場后,要進行三次大考。第一次的單兵考核,陸軍方隊在所有徒步方隊中名列第三。一個月後的單排面考核,即摘得第一。最後的方隊考核,又一次位居榜首。

  「帶隊伍要掌握好火候」,成績不理想時潘守勇喜歡給隊員們深入淺出地做工作,「人是靠思想站立的,每個人要明確自己究竟應該幹什麼,標準是什麼」。成績上來后,他又告誡大家頭腦要保持清醒,一切只是階段性成果,我們的終極目標是順利通過天安門。

  在這個集體中,每個人都是靠實力「說話」的。

  

  隊員在訓練中。

  徒步方隊先進典型事迹報告會上,隊員馮維代表陸軍方隊做彙報,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不能在部隊平平淡淡地過,我要出來見世面。」9年軍旅生涯兩次入伍,兩次參加閱兵,兩次征戰國際軍事比賽,馮維的確兌現了自己的小目標。

  11年前那場8.0級地震把馮維的家變成了一片廢墟。由於公路全部被切斷,就在全村快要「彈盡糧絕」的時候,是前來救援的解放軍徒步15公里把食物和水送了進來,並為他們搭建起救災帳篷,而自己卻坐在地上背靠背地休息。

  那抹鮮艷的迷彩綠,帶來了生的希望,也成為馮維心中最刻骨銘心的色彩。

  2013年7月,某特種部隊到北川徵兵。馮維立即報名,順利二次入伍來到陸軍某特戰旅,之後的日子裡他打破了所在單位多項訓練紀錄。在成為特戰尖兵的同時,馮維還成為了特種裝備修理的行家裡手。出征國際軍事比賽單課目競技,最終奪得第一名。

  隊友王文選覺得馮維抗壓能力特彆強,是個非常有毅力的人,這種勁頭也感染著身邊人。在單排面考核中,馮維所在排面取得第一名,他也被方隊評為「訓練標兵」。

  日復一日的訓練,或許會讓人忽略這群官兵場外的精彩。但無論是比武場還是閱兵場,每個人都始終保持衝鋒姿態。

  (三)

  訓練場休息區,方隊主教練貟波用制式凳子當書桌,正俯身埋頭批改著,像這樣的「現場辦公」,對於他來說再平常不過了。遠處的隊員們依舊挺立如峰巒。

  記者走近,貟波從大腿上厚厚的文件里又抽出一打紙張,這是已經批改好的每名隊員手寫的訓練問題自我分析,每份上都有貟波用紅筆寫下的批語。

  作為方隊主教練,貟波和隊員一樣每天扎在訓練場。由於長時間的暴晒,他的皮膚比許多人都要黑,嗓子在一次次的嘶喊中變得沙啞,說起話來甚至還有些吃力。貟波和其他教練員們經常聚在一起開「諸葛亮」會,既從總體抓訓練,也注重點對點幫帶。

  

  隊員在訓練中。

  在教練員隊伍中,有一位有四次閱兵經歷的老兵,他就是負責第9排面的宋乃龍。閱兵雖苦,但在宋乃龍看來,付出的同時也會收穫無上榮光,但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才真讓人覺得心裡苦。

  新兵下連不到3個月,宋乃龍就參加了汶川抗震救災任務。地震第二天,他與戰友飛進震區。由於物資進不來,一周時間裡,宋乃龍和其他救災官兵靠隨身帶的一些乾糧維持,到最後只能吃著榨菜就涼水。白天從山裡把傷病員抬出,晚上就直接躺在路邊休息。

  那天,他們從集結地趕赴其他任務區時,道路兩旁聚滿了當地群眾,有的伸出大拇指不停地朝官兵們比劃,有的雙手合十頻頻表示感謝,好多人都熱淚盈眶。此時坐在車裡的宋乃龍渾身熱血沸騰,好像有種上了戰場又載譽歸來的感覺,作為新兵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是身為軍人的責任感。

  新兵第二年,聽說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閱兵要選人,宋乃龍毫不猶豫地報了名。經過層層選拔,他如願成為了裝備方隊的一員。

  經受四次洗禮后,如今的宋乃龍習慣左手拿著喇叭,右手持DV跟著隊列小跑,一會兒爬上梯子看整體,一會兒又蹲坐在地上一遍遍細摳隊員們的動作。用宋乃龍自己的話說就是,要把自己所有的經驗都傳授給兄弟們。

  今年是宋乃龍當兵的第12個年頭。離開軍營之後打算做什麼?記者把問題拋向這位即將滿服役期的老兵。宋乃龍先是一怔,隨即莞爾一笑,彷彿自己從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可能會當一名教師吧,為國防教育出一分力」,說這話時他撇過頭,目及遠方,在燈光的映射下,記者看見他的眼底在閃光。當然,在離開前,帶領隊員圓滿完成任務必定是宋乃龍為軍旅生涯畫上的最後一筆。

  閱兵后同樣準備離開的,還有方隊最老一兵翟向選。

  

  訓練剪影。

  訓練場上的翟向選目光如炬,專註而穩健,彷彿周遭空無一人,只有他一個人在和自己較勁。翟向選說,動作成熟之後尤其要防止偷懶,千萬不能自廢武功。

  在翟向選的訓練問題個人分析中,出現了多個十分精確的數據。他愛琢磨,對於每日訓練那些事兒,早就翻來覆去思考了不知道有多少遍。

  隊伍剛集中的時候,翟向選覺得自己基礎較弱,學東西也比較慢。單兵考核時,他的分數很低,排名倒數。為了不給隊伍拖後腿,他幾乎向隊里的所有人都請教過。最後練到腳後跟磨掉了一大塊皮,動一動就鑽心地疼。在翟向選的字典里,老兵,是絕不能服輸的。

  其實,接受檢閱的有時並不僅僅是方隊官兵。

  得知閱兵消息時,妻子正帶著兩個孩子來隊看望翟向選。為了不影響參加選拔,家屬只在部隊待了6天就回去了。平日里聚少離多,尚年幼的孩子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的爸爸是名軍人。

  明年是翟向選當兵整16年,他說退伍之時一定會向孩子「坦白」,告訴他們爸爸曾經是一名光榮的共和國軍人。

  (四)

  洪國慶最大的願望就是合練時在夜色中從天安門前走過,畢竟在這之前,他還從沒有到過天安門。

  8月20日晚,腹部一陣劇痛襲來,吃過葯后沒有絲毫好轉,洪國慶被送進了部隊醫院,並被診斷為急性闌尾炎。打了兩針止痛針后,依舊疼痛難忍,醫生為他做了緊急手術。為了不耽誤訓練,傷口拆線后,洪國慶第一時間歸隊。

  重新走上訓練場,傷口在踢正步時還會隱隱作痛,換氣也愈發困難,這無疑會影響動作的標準度。最終,在閱兵前的最後檔口,洪國慶成為了預備隊員。

  「我要堅持到最後一刻」,面對記者他滿臉淡定。這位年輕戰士仍然在等待著最後的機會。

  與洪國慶相比,來自新疆邊防的黃宣航則要幸運得多。

  

  訓練剪影。

  在新疆,黃宣航領略過邊關的絕美風景,也體驗過邊疆的殘酷與寂寥。到北京參加閱兵,這是他之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初來乍到,黃宣航需要從調整時差做起。知道自己基礎差,他甚至利用方隊組織看電影的時間,溜出來找教練員給自己糾正動作。

  方隊一輪又一輪的淘汰后,黃宣航掉到了危險邊緣,並最終被淘汰。買好回原單位的車票后,黃宣航在方隊的時間進入了倒計時。他不甘心,自己偷偷跑去沒人的地方練習踢腿,沒成想被教練員撞了個正著。或許是覺得動作還有可塑性,或許是被他不拋棄不放棄的精神打動,在教練員的引導下,黃宣航竟然成功留隊了。

  難得的休息時間裡,黃宣航喜歡聽聽音樂、翻翻書,尤其是那本《閱兵手記》。

  訓練間隙,方隊的「靈魂歌手」高源不經意間「走紅」了。自帶喜感的他一直對外「宣稱」,自己的夢想是當演員,而理想則是參加閱兵在天安門前走一遭。

  高源入伍時,正趕上「9·3」閱兵剛剛結束,單位受閱歸來的戰友們到新兵連給大家做隊列示範,惹得高源好生羨慕。朱日和沙場閱兵,因單位移防,高源錯過了。而今年為了成功報名,他都沒敢休假。這個苗族小夥子訓練時敢於吃苦、努力勤奮,平時還發揮文藝特長,給大家帶去歡樂。

  7月,高源的家鄉遭遇了特大洪災,家裡的農田都被淹了,可父母為了讓他安心訓練,一直對他隱瞞,直到他從新聞聯播中得知消息后詢問家人才了解到了情況。而彼時方隊早已和家中取得聯繫,了解到了受損情況,並聯繫原單位對高源家中進行了救濟。

  訓練場上的熱火朝天和場下精細化的保障是分不開的。

  

  方隊保障人員利用休息時間組織活動。

  婉轉動聽的「地表之聲」廣播,隨隊軍醫演示關節放鬆操,妙趣橫生的吃西瓜比賽和小遊戲,炊事班精心調配、送到訓練場的各種間餐,溫馨的集體生日……方隊保障人員變著法地利用休息時間讓隊員們真正放鬆下來。

  

  炊事班精心準備。

  晚飯後短暫的空閑,閱兵訓練場的大片電話亭就會被隊員們佔據。結束一天的訓練,他們需要一個情感的宣洩渠道。

  由於不能與家人實時聯繫,隊員鄭坤連兒子的降生都不知道。方隊了解到情況后,主動聯繫到他的家人。那天晚飯前,飯堂的大屏幕突然播放起視頻來,畫面中鄭坤的老婆抱著剛出生的兒子正向爸爸打招呼呢。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驚喜」,鄭坤喜極而泣……

  

  隊員鄭坤喜得貴子。

  離開前,記者再次走進訓練場,綠色方陣不躁不驚,如堅固的城垛,在等待著最後的檢閱。此刻,已真正進入到了閱兵倒計時。

  閱兵過後,有的人可能會再去天安門好好看看,驕傲地和同伴說國慶當天我從這裡踢正步走過;有的人可能會休個長假去到大好河山,感受70歲祖國母親的豁達與壯懷;而有的人則會脫下軍裝、離開軍營,從此開啟第二人生……

  但無論如何,未來,他們中的每一個都會創造屬於自己的英雄史詩。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07: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