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宣布新國安顧問,奧布萊恩是什麼來頭?

京港台:2019-9-19 11:17| 來源:新京報 | 我來說幾句

特朗普宣布新國安顧問,奧布萊恩是什麼來頭?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繼上周宣布博爾頓卸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之後,特朗普火速宣布了五個不算知名的繼任者候選人。而就在9月18日,特朗普迫不及待地宣布了最終贏得這一職位的人選——羅伯特·奧布萊恩。奧布萊恩也將成為特朗普任內的第四位國家安全顧問。

  多數人還不知道奧布萊恩是什麼來頭。奧布萊恩律師出身,卻並非政壇新手。早在2005年,他就成為小布希任內美國在聯合國大會的副代表。2007年,他又在時任國務卿賴斯的手下處理與阿富汗相關的事務。奧布萊恩在2017年進入特朗普的視野,當時特朗普考慮讓他出任海軍部部長。次年5月,特朗普任命奧布萊恩為國務院負責人質事務的總統特使。

  奧布萊恩的任命,標誌著特朗普基本把國家安全委員會這一白宮決策中樞束之高閣。

  從本質上看,國家安全顧問一職的任命無需參議院聽證,國安會幕僚應為總統最信賴的決策協調班子。

  然而,1947年國安會成立的初衷絕非只講求忠於總統,而是著眼於應對冷戰時期美國面臨的國家安全挑戰,解決內部各部門決策協調不暢的弊病。可奧布萊恩缺乏足夠的政治歷練,尤其缺乏在白宮關鍵職位摸爬滾打的經歷,對一些關鍵決策部門並不熟悉。

  從角色職能上看,國家安全顧問的定位不應只是將各部門文件匯總遞交總統的「中立斡旋人」,而應當發揮「坦誠斡旋人」的作用,幫助總統協調各部門意見,避免各方陷入久議不決的局面。此外,國家安全顧問應該作為總統的全權代表主管國安會協調事務,也必須得到其他部門負責人的認可。

  很顯然,來自國務院系統的奧布萊恩難擔此任。作為國務卿蓬佩奧曾經的「下屬」,能否擺脫「小跟班」角色,將自己擺在與蓬佩奧平起平坐的位置協調政策,將成為奧布萊恩要面臨的巨大考驗。

  這有些類似於福特執政時期國務卿基辛格與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特之間的微妙關係,只不過,當時的基辛格從身兼國務卿和國家安全顧問兩職中「急流勇退」,並通過與曾經的副手斯考克羅夫特的密切關係繼續影響國安會運作。

  可以預料,奧布萊恩的走馬上任,將無力阻擋國務院在對外決策中的一家獨大,這必將引發其他部門的不滿。而國安會作為頂層協調機制缺乏公信、無從協調,最終將影響白宮決策的全面性與高效性。

  美國國安會七十餘年的演變還證明,只有在總統的個人領導下,才有可能實現全球事務上的政策協調。總統個人的行事作風、管理風格以及對國安會的重視程度,決定了這一決策中樞所能發揮的作用。

  從執政風格看,特朗普更願意讓下屬競爭,更喜歡開放、競爭、隨意但自己必須居於中心的決策體系,更願意以命令的方式治理官僚體系,而不喜歡融入決策流程或參與其中。特朗普還會混淆下屬的職責領域,把同一個任務交辦給不同官員,常常把某些超出職責範圍以外的任務交給特定官員去處理,引發決策體系的混亂與無序。

  從決策模式看,特朗普往往受到非正式流程的影響,削弱國安會這一正式機制的決策影響力。

  本月初,美國政府秘密籌劃與塔利班及阿富汗政府在戴維營會晤前,特朗普直接繞過國安會的正式決策機制,只邀請了蓬佩奧、博爾頓等極少數幕僚參與前期商討,最終導致美國對阿富汗的政策出現重大失誤。

  奧布萊恩的履新無法解決上述提及的任何一個問題,國安會在特朗普政府決策體系中的地位將步步跌落,甚至有淪為辦事機構的危險。

  作為曾經處理人質事務的總統特使,躋身核心決策圈后的奧布萊恩,或許更應該思考,究竟如何才能把自己和國安會從白宮的爛攤子中解救出來。

  □孫成昊(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07: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