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南宋「鬼畫」陰森詭異 千百年來無人看懂(圖)

京港台:2019-9-18 02:31| 來源:蘇先說史 | 評論( 10 )  | 我來說幾句

一幅南宋「鬼畫」陰森詭異 千百年來無人看懂(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國有著古老的繪畫工藝,但如果要追溯中國繪畫的起源,中國繪畫開始於何時?何地?何人?這個謎團其實一直縈繞在歷代美術史研究者的思緒中,更不用說對繪畫沒有深究的普通老百姓了。而小編今天所說的是一幅珍藏在故宮博物館的南宋名畫,其畫面陰森詭異,背後含義卻令人悲痛!八百年了,這幅「鬼畫」至今令人不可琢磨。

  

  這幅「鬼畫」出自南宋畫家李嵩之手,一幅名為《骷髏幻戲圖》的絹本設色團扇畫,畫面的中心人物是一個席地而坐,戴著襆頭、穿著透明紗袍的大骷髏,大骷髏雖沒有眼睛,但看似炯炯有神;嘴巴一直張開著,彷彿在笑,但卻是一種令人害怕的笑;其坐姿看起來十分自然,左腿彎曲著地,一隻手很安詳地放在坐腿上,而右腳卻是弓起,膝蓋支撐著右肘,最令人詫異的是大骷髏的右手還提著一個小骷髏。

  看得出這個小骷髏是被大骷髏操控著的,小骷髏的看似左腳著地,右腳抬起,弓著身子,兩隻手揮舞著,似在招呼著誰。

  

  是的,小骷髏招呼的是對面一個小孩,小孩看樣子只有一歲左右,還不會站立,手腳並舉的在地上往小骷髏方向趴爬,一直昂著頭,小孩突然伸出右手,彷彿是想要抓住小骷髏,顯得十分的頑皮又好奇。

  而跟在小孩身後的是一個婦人,臉上看似微帶笑容,但實際上看得出她內心是十分焦慮的,其伸出的雙手,一直在召喚著小孩,想要阻止小孩再往前。

  

  在大骷髏背後,你會發現有一個懷抱著小孩正在餵乳的婦人,而這個婦人跟前面那個婦人的神態完全相反,兩者呈現出來的是一種靜與動、思與行的對立場面。

  縱觀整幅畫,無論是骷髏還是婦人、小孩,都被描繪得栩栩如生,生動細緻,尤其是骷髏,更是造型精準。若從構圖上看,畫家李嵩將骷髏放置於貨擔之前,增添了陰森、黑暗以及恐怖的氣氛,但將小孩放置在大片空白的大地背景上,則又表現出了晴朗、陽光以及欣喜的感覺,兩者反差之大,讓人為之驚嘆。

  

  整幅畫的重點是骷髏!如果把骷髏換成真人,那該畫只是一幅再平常不過的市井風俗之作罷了,或者只是定格了藝人走街串巷給小孩子做表演的瞬間。那畫家李嵩為何卻是用骷髏而不是真人呢?

  後來的元代畫家黃公望是這樣說的:

  

  以上題詩內容:沒半點皮和肉,有一擔苦和愁。傀儡兒還將絲線抽,弄一個小樣兒把冤家逗。識破個羞哪不羞?呆兀自五里已單堠。

  言外之意,這是一副傀儡戲藝人拖家帶口,四處奔波的艱辛生活寫照,畫中的骷髏就是傀儡,背後哺乳的婦人是其夫人。大骷髏牽動小骷髏,小骷髏引誘孩子,體現了人生來就處於一種瞬息萬變、生死寂滅,不由自己,被命運作弄的悲慘境地。

  

  而到了近代,許多學者認為「此圖生與死是那樣強烈地對照著,畫家李嵩的寓意十分的深刻」。畫面以中心為界對稱分佈,學者們把它的基調定為「生與死」,這就直接影響了後人對它的理解了。

  還有人根據畫名的「幻戲圖」猜測:給孩子餵奶的婦人才是整幅畫的主角,也許她太過思念已經去世的丈夫,所以畫面中丈夫搗鼓傀儡戲逗孩子,其實是該婦人自己幻想出來的場景,幻想著丈夫生前如平常一樣回到家中,孩子高興迎接。只可惜,時過境遷,物是人非,生活變幻無常!

  

  這幅沉睡了八百多年的「鬼畫」,畫家李嵩當時做此畫的初衷是什麼?我們已不得而知,但畫中所透露的點點滴滴,其背後的含義卻是令人悲痛的!在此真心希望每個人、每個家庭,所有的人民百姓都能安居樂業,國泰民安。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23: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