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車4.8萬人大罷工 「美國工廠」怎麼了(圖)

京港台:2019-9-17 04:37| 來源:北京商報 | 評論( 8 )  | 我來說幾句

通用汽車4.8萬人大罷工 「美國工廠」怎麼了(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19年9月15日,美國密歇根,美國通用汽車工人將舉行罷工,準備工作進行中。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北京商報 湯藝甜

  在紀錄片《美國工廠》的鏡頭裡,曹德旺成功瓦解了工會的努力,但在鏡頭之外,被美國製造業傳統裹挾的通用汽車,卻沒能倖免。4.8萬人大罷工,通用汽車時隔12年後再次感受到了被工會支配的恐懼。在福利和盈利之間,川普那句「讓美國製造業迴流」的口號小心翼翼地尋求著平衡。只不過,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川普再怎麼關緊大門,也難保住鐵鏽帶上的鐵飯碗。

  勞工談判破裂

  通用汽車和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AW)最終還是沒能談攏。當地時間15日,在底特律舉行的UAW會議上,約200名廠級工會領袖一致投票贊成罷工,意味著UAW將於當地時間16日凌晨起,組織通用汽車公司在全美的約4.8萬名員工罷工。

  CNN指出,這將是通用自2007年以來首次出現全國罷工,從規模來看,這也將是全美12年來最大的一次罷工。根據《今日美國》的報道,UAW在通用公司的全美各地擁有4.6萬名成員,4.8萬的數字意味著還有至少2000名非UAW成員加入了此次罷工。

  談不攏的原因還是在於雙方各執一詞,不肯讓步。根據UAW副主席特里·迪茨的說法,在經過數月的談判之後,在工資、醫療保險、臨時僱員、工作保障和利潤分享等問題上,UAW和通用汽車之間的分歧仍然很大,通用汽車幾乎做出沒有任何讓步,因此,「罷工是工會最後的手段,也是必要的」。

  不過,通用汽車方面則對此感到委屈,稱已給出了諸多實質性方案。增加70億美元的工廠投資,直接增加5400個新職位,提供更高的利潤分成,「全國領先」的健康福利以及每人8000美元的合同改簽補償,是通用汽車給出的誠意,並表示,「令人失望的是,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領導層仍選擇罷工」。

  通用汽車關閉工廠的選擇是導火索。在UAW看來,2009年通用汽車破產時,員工為助其度過難關做出了讓步,而如今,公司決定關閉美國國內的四家工廠,是對工人的「背叛」。通用汽車則表示,關閉國內工廠是為了應對市場轉移,而。未能與工人分享巨額利潤則是未雨綢繆,確保突然出現經濟下行時,員工能保住飯碗。

  事實上,近期以來,通用汽車一直在控制成本。《洛杉磯時報》稱,通用汽車正致力於削減成本,以應對美國汽車行業預期出現的放緩跡象。通用汽車8月公布的2019年二季度財報顯示,當期通用汽車的凈收入為361億美元,凈利潤為24億美元,同比增長1.6%。通用方面坦言,之所以在第二季度取得了較穩健的業績表現,主要憑藉通用在北美市場的銷量表現和卓有成效的成本控制。

  此次罷工的威力,有可能讓通用汽車為盈利作出的努力付之東流。密歇根智庫「汽車研究中心」負責工業、勞工與經濟的副主席克麗絲丁·齊切克認為,通用的存貨足以應對持續一到兩周的小型罷工,但之後會「感受到痛」。若因罷工導致北美生產線停產,通用汽車將面臨每天4億美元的損失。此外,由於供應鏈的整合,通用汽車在加拿大與墨西哥的工廠也會被波及。

  難纏的UAW

  通用汽車被UAW纏住了,對於同樣在美國開廠的曹德旺而言,UAW也曾令自己焦頭爛額。

  今年8月21日,由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出品、「玻璃大王」曹德旺出鏡的紀錄片《美國工廠》上映,主角正是2008年通用汽車關閉的俄亥俄州代頓工廠,而這座工廠后在6年後,正好由曹德旺的福耀玻璃接手。

  薪酬問題、工作條件、帶薪休假,曹德旺的福耀玻璃廠甫一進入,便遇到了UAW的種種阻礙。但曹德旺態度強硬。「如果工會成立的話,我就工廠關了,我就不做了。因為那個(工會)沒有希望,通用怎麼倒掉的?通用就是死在工會上面。」紀錄片上映后,曹德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直言。

  相較於通用汽車與UAW多次周旋,曹德旺選擇直接將工會「扼殺」在搖籃里。2017年11月,美國勞資委組織了一場官方投票,試圖解決「福耀是否需要成立工會」的核心爭議。最終,444票贊成、868票反對的結果意味著「福耀完勝UAW」。

  誕生於1935年的UAW,曾被認為是「全球最具戰鬥力的工會」。伴隨著美國汽車業的飛速擴張,UAW在1936年到1950年間迅速發展,巔峰時期成員總數達到了150萬人,本質是為汽車工人們謀福利爭權益的組織,入會的工人要將工資的一部分作為會費上交,據悉,在2007年,會費比例為5%。

  UAW的確為美國的汽車工人爭取了諸多福利。以通用汽車為例,美國密歇根州汽車研究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通用汽車工人的時薪(包括福利在內)為70-78美元,比豐田和本田等日企美國工廠的人力成本高出近30美元。美國科爾尼管理諮詢公司的數據顯示,通用每輛車上分擔的員工醫療保險成本為1500美元,大眾為418美元,豐田為97美元。

  福利不是白來的,是UAW與汽車企業多次鬥爭的結果。通用汽車就曾飽受罷工威脅的折磨。通用汽車員工上一次舉行大罷工還是在2007年,彼時,參與人數達到73000人;再上一次罷工是在1998年,持續了54天,通用汽車損失了約20億美元。2015年,通用汽車曾妥協過一次。當年10月,通用汽車與UAW達成了四年期協議,避免了一次罷工。

  

  2018年11月26日,美國俄亥俄,通用汽車公司裝配廠。圖片來源:視覺中國製造業迴流難在哪

  為員工爭取福利是好事,但過於高昂的人力成本,導致了美國汽車業的成本高企、競爭力減退,也讓UAW成為眾矢之的,認為UAW是阻止美國製造業進一步發展的頭號威脅。

  「美國的工會制度已經不適合製造業發展了,可以說,美國製造業的衰敗就是這樣引起的,」曹德旺直言。

  9月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8月的製造業指數僅為49.1,不僅低於7月的51.2,並且低於經濟學家們此前的預測。其中,新訂單指數跌至7年多以來的低位,生產指數同樣創下2015年底以來的新低。投資組合經理唐納德·愛倫伯格表示,「指數一旦跌破50,就說明製造業開始萎縮」。

  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魏南枝認為,美國製造業的外移,跟工會沒有直接關係。

  「實際上,美國工人參加工會的比例要比歐洲低很多,並且美國工會的能力相對歐洲比較低。工會可能有自己的一些問題,比如個別工會存在一些工會『貴族』,利用身份獲得好處等,但其實話語權還是掌握在資本家手中,所以也有污名化工會形象的情況出現,導致工會在美國歷史上的形象不太好。」魏南枝說道。

  事實上,曾為美國工人爭取諸多福利的工會正在日漸式微。根據美國勞工部的數據,2018年,美國大約有10%的工作者是工會成員,這個比例比1983年降低了一半,甚至不到高峰期1945年時的三分之一。

  在魏南枝看來,美國製造業迴流的障礙不在於工會的強大,而是在於全球化的浪潮、產業鏈的轉移、科技生產力的進步等等。二戰後,美國的製造業轉移到歐洲,如今已經轉移到亞太地區。就像在美國政府要求蘋果回到國內設廠時蘋果的回應,要回來也回不來了。

  「我們將重新奪回我們作為製造業國家的傳統!」製造業的逐步衰弱是美國鐵鏽帶形成的主因,也是川普得以入主白宮的間接原因,在喊出這樣的口號后,川普的確提出了包括稅改在內的一系列措施。

  不過,魏南枝坦言,不是川普想讓製造業回去就能直接回去的,稅改背後,受益的還是資本家,現在稅收方面也沒有太多可以發揮的空間了。要想讓美國製造業再次崛起,需要足夠的設備、工人和工程師,但現在美國的問題在於缺乏人才基礎和製造業基礎。即使回移至美國,美國工廠也會逐步用機器代替人工。

  在《美國工廠》的結尾,投票勝過工會之後,工人們心滿意足地回家,而新總裁卻指著無人的生產線,說到「這裡很快就要全機械化生產,我們會把這些工人全都去掉。」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2: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