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亞州:美國的「第三世界」(圖)

京港台:2019-9-13 05:03| 來源:法意 | 評論( 22 )  | 我來說幾句

加利福尼亞州:美國的「第三世界」(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圖片來源: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19/06/california-third-world-state-corruption-crime-infrastructure/

  加利福尼亞:美國的「第三世界」

  作者: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

  譯者:吳靈思

  法意導言

  中產階級消失,中世紀疾病肆虐,賦稅高、社會服務差、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落後、交通不便,以及大規模的移民。這些原本是第三世界國家的典型特徵,然而21世紀的加利福尼亞卻越來越符合這個定義。加利福尼亞所謂的「建造者」們自己過著舒適的精英生活,而不會理會普羅大眾是在怎樣的境況中掙扎。少數精英和大量下層階級之間的這種根本分歧,恰好是「第三世界」的最佳定義。本文從教育、醫療、稅收、基礎設施等多個方面將加利福尼亞與其他地區進行對比,作者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美國古典主義者、軍事歷史學家、專欄作家,曾擔任《國家評論》《華盛頓時報》和其他媒體的評論員,同時也是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名譽教授、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希爾斯達爾學院客座教授。

  

  圖為本文作者維克多·戴維斯·漢森

  圖片來源:http://victorhanson.com/wordpress/

  「第三世界」原本是一個過時的冷戰時期的地理術語。但是在198

  9年之後,「第三世界」從一個政治名詞變成了一個形容詞,不僅僅是指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與蘇聯集團。

  相反,現在的修飾語「第三世界」已經超越了地理、政治和種族的界限。它純粹代表了全球所有(不論種族和宗教)貧窮的失敗國家。

  第三世界的癥結表現為腐敗的政府

  、法律的不平等或法律的難以適用、中產階級的消失、中世紀疾病的肆虐。第三世界國家飽受賦稅高、社會服務差、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落後、交通落後、部落主義、幫派和缺乏安全保障的困擾。

  第三世界社會的另一個主要特徵是官方否認上述所有情況,並對任何揭露這些悲劇的人作出近乎歇斯底里的報復反應;或者是大規模的移民,居民傾向於選擇除自己國家外的其他任何國家,例如索馬利亞、委內瑞拉、古巴、利比亞或瓜地馬拉。

  21世紀的加利福尼亞是否越來越符合這個定義?——儘管加利福尼亞有著全美國最適宜的氣候和最美麗和多樣化的地貌、面向亞洲經濟體的充滿活力的天然港口,和豐富的天然木材、農業、礦業、能源,並且有幸繼承了上個世紀有效的地方政府和州政府的遺產。

  加利福尼亞莊園

  從許多標準來看,21世紀的加利福尼亞既是美國最貧窮的州,也是最富有的州。近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另外五分之一人口被歸類為接近貧困線。但20世紀後期,情況還不是這樣。美國三分之一的社會福利申請者現在居住在加利福尼亞。該州無家可歸的人數是全國最多的(13.5萬)。美國無家可歸的人口中大約有22%居住在這個州——而加利福尼亞本身是美國經濟體量最大的一個州,造就了美國為數最多的億萬富翁和高收入地區。

  但從另一些指標來看,加利福尼亞的中產階級正在萎縮——歸結於大規模的監管、高稅收、綠色城市規劃以及隨之而來的高房價。從加利福尼亞向外移民

  的現象很大程度上在中產階級和中上層階級中出現。在過去的30年裡,數以百萬計的人離開了加利福尼亞(這些人往往年輕、富裕且單身),取而代之的是來自外省的貧困、並且往往是非法的移民。

  如果有人在半個世紀前預測洛杉磯警察局或洛杉磯市政廳會有周期性、跳蚤傳播的傳染性斑疹傷寒爆發的危險,大眾可能會覺得他瘋了。畢竟,這座賦予我們現代高速公路系統的城市,不應該像六世紀查士丁尼的君士坦丁堡。然而當下,斑疹傷寒伴隨甲型肝炎的爆發成為加利福尼亞新聞的素材。該州主要城市的人行道上堆滿了用過的針頭、糞便和垃圾。衛生學家警告說,因為跳蚤、虱子和老鼠的數量激增,市政府

  正在為可能爆發的鼠疫做準備——類似於中世紀的鼠疫,甚至可能疫情更嚴重。

  

  舊金山雇傭團隊清潔針頭注射器

  圖片來源:

  http://www.bayvoice.net/gb/news/bayarea/2018/04/24/860888.html

  高科技並沒有起到清潔街道的作用,而是開發了一款電子排便應用(類似於排雷),它可以通過電子方式提醒遊客和市民如何避免盲目地走到人行道成堆的糞便中。按照加利福尼亞的邏輯,公共場所堆積的糞便逐步進入人們的忍耐限度之內,因此不受法律約束。然而,舉反例來說,郊區居民在沒有許可證的情況下建造一座天井,卻會被大額罰款。事實上,一個沒有許可證的新庭院被認為比公共場所成堆的糞便對公眾健康造成的危害更為嚴重。

  因各種原因住院的加利福尼亞人中,有三分之一要麼患有糖尿病,要麼正處於糖尿病前期。西班牙裔居民區受到的疫情打擊尤其嚴重,但由於種種原因,它沒有帶動有效的公共衛生措施和足夠的宣傳。現在,國營透析診所遍布中央谷地(Central Valley)的城鎮和社區。這也是飲食文化、大量非法移民

  和糟糕的公共衛生教育所共同導致的悲劇性疾病癥狀。

  基礎設施是為未覺醒的人準備的

  老實說,加利福尼亞的交通系統仍然是一片廢墟。該州的燃油稅最高,也沒有一條主要的跨州高速公路是六車道(除了99號、I-5號和101號公路),這造成了危險的瓶頸路段,容易導致事故。在維塞利亞南部的99號公路、101號公路靠近帕索羅布爾斯的部分,以及5號公路的科靈加路段行駛,比電影《瘋狂的麥克斯2》(該影片在北美髮行后改名為《衝鋒飛車隊》)中還要危險。但這些都沒有在石化的兩車道支線上駕駛的危險大,比如通往吉爾羅伊的152

  號支線,或凱特爾曼市以西41號支線。傑里•布朗(Jerry Brown)擔任州長16年來,其交通信條顯然是「如果你不修建它,或許就沒人需要它。」

  與此同時,最近停建的耗資數十億美元的高速鐵路系統的混凝土殘骸,點綴在弗雷斯諾的地平線上。官員們現在堅持認為,必須投入更多的資金,以確保這條人流量最少的線路的一小段能夠完工,儘管他們顯然不希望在默塞德和貝克斯菲爾德之間建設一條新的旅遊或商業走廊。

  高鐵專家堅持要挽救一些毫無價值的東西,並不是因為他們有經濟上的理由來證明投入更多的資金是合理的——如果投資給高速公路、機場、鐵路,他們可以獲得更多的好處——很大程度上是出於驕傲和愧疚心理,需要象徵性地實現空想中的一部分。

  1973年,當我第一次在希臘訪問和居住時,那裡的道路還是中世紀的。舊的海萊尼孔國際機場「功能失調」,(如果不用「令人毛骨悚然」來形容的話)。高速公路的休息站很臟。自那以後的45年,包括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和歐盟僵局之後,我一直住在希臘。然而今天,相對貧窮的希臘的高速公路、主要機場和休息站的狀況比加利福尼亞要好得多。與現在的雅典機場相比,洛杉磯國際機場糟糕的道路交通、不幹凈的環境、擁擠的人群和混亂的環境似乎與現代格格不入。

  看到美國曾首屈一指的州,目前應當處於所謂的巔峰狀態,現在卻像半個世紀前的希臘,而2019年的希臘更像是一個運轉正常的1973年的加利福尼亞,這是一種可怕的經歷。雅典和塞薩洛尼基一些地方的環境仍然骯髒,還有無家可歸的人和非法移民。但人行道上看不到針頭和糞便,晚上走路是安全的。希臘的公共廁所曾經臭名昭著,但現在比弗雷斯諾、舊金山或洛杉磯的公共廁所要衛生得多。

  電力管治是第三世界國家的特點。在加利福尼亞,有人建議我們提前做好準備,因為陳舊的電網顯然會在炎熱的日子引發灌木叢火災。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美國人,我不記得20世紀的時候我們的國有設施會以這種方式停止運營(他們現在已經慣常使用這種方式)。

  其他人的加利福尼亞

  最近三年的犯罪率增加,這在當地監獄已經很普遍了。在所有主要城市中,舊金山的人均財產犯罪率最高。加利福尼亞的監獄系統一團糟,庇護城確保了被控犯罪的非法外國人不會被驅逐出境。拿起一份McClatchy的報紙,你就會發現,即使經過了美化和剪輯,中央谷地地區這一天的犯罪行為也令人難以置信。

  加利福尼亞的濕潤年份和乾涸年份的周期仍在繼續,因為該州拒絕建造三到四個大型水庫,這已經計劃超過半個世紀之久,水庫建造將儲存足夠的水以使加利福尼亞在最嚴重的乾旱期間保持功能運轉。理由是要讓數百萬英畝英尺(譯者註:灌溉上的水量單位,1英畝英尺相當於164875升的水)的融雪更不容易匯入大海;或者最好建造從默塞德到貝克斯菲爾德的高鐵,而非額外的1000萬英畝英尺的儲水池;或者說,旱災通過定量配給和綠色社會政策補救措施確保了更多的國家控制。

  27%的加利福尼亞人不是在美國出生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非法居住在美國的。然而,加利福尼亞的大學和大眾文化處於文化大熔爐和身份政治政策的最前沿,這些政策阻礙了同化、融合和異族通婚——作為對多種族和多民族社會中產生的自然緊張

  局勢的歷史補救措施。在這場完美風暴里,此刻世界上最貧窮的公民從瓦哈卡市和中美洲湧入美國,移居地傳達給他們的信息是,他們應該對新住所的社會不公提出申訴,並美化他們原本為了進入美國而拋棄的文化。

  加利福尼亞的學校通常在全國排名中墊底。在交談中,出於禮貌,沒有人會問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該州的K-12學校(譯者註:K–12 ,是將幼稚園、小學和中學教育合在一起的統稱。這個名詞多用於美國、加拿大及澳大利亞的部分地區)曾經是美國競爭最激烈的學校之一。

  然而,再一次回到中世紀的水準,加利福尼亞頂尖研究型大學的專業學校和科學技術部門——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斯坦福大學、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南加利福尼亞大學——都是世界上排名最高的。想象一下,在13世紀的帕多瓦、牛津或巴黎,到處都是雜亂無章的綠洲。如果你想成為一名電氣工程師或癌症研究人員,加利福尼亞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地方;如果你想成為一名公立小學和高中的優秀的畢業生,加利福尼亞的大部分地區顯然不適合你。

  加利福尼亞機動車輛管理局可能是美國最糟糕的公共服務機構。進入任何一家分公司,都是在冒險進入但丁筆下的地獄,那裡排著長隊,混亂至極,衛生間凌亂不堪,還有粗魯、往往不稱職的工會員工。在加利福尼亞,唯一有效的車管所辦公室是位於薩克拉門托的一個沒有標記的秘密分支機構,專門保留給州議員和其他監督車管所的知名人士。收費后,私人汽車俱樂部和公司往往會複製一些車管所提供的服務,這實際上是承認在加利福尼亞需要支付額外費用來獲得基本服務。我曾經問過車管所的一位職員,(在排了很長時間的隊之後),穿一件服務業僱員國際工會(SEIU)的紫色T恤是否合適,她回答說:「你還想被服務嗎?」

  車管所的醜聞五花八門:成千上萬的汽車上牌登記發放錯誤,甚至被發放給包括被認為沒有資格預約的非法外國人;腐敗員工將商業卡車駕駛證賣給不合格人員;還有一些私人公司甚至個人在出售難以獲得的預訂和預約。

  加利福尼亞現在有全國最高的銷售稅、燃油稅和所得稅。由於州財政盈餘和經濟放緩,人們可能會認為,立法機構和州長在考慮增加稅收之前就會暫停。畢竟,新的聯邦稅法將州稅和地方稅的減記額限制在1萬美元以內,這大大

  增加了加利福尼亞高收入階層的聯邦稅收負擔。

  加利福尼亞的規定是在加重上層中產階級的負擔,同時迎合富人,將窮人的稅收理想化。因此,立法機構現在正在考慮徵收苛刻的新遺產稅,而它剛剛徵收了一項網際網路銷售稅。

  另外,如果加利福尼亞人能挺過最近13.3%的州所得稅最高稅率,並大幅提高他們的聯邦稅收負擔,那麼他們死後肯定會很容易受到進一步的壓迫,將其價值超過300萬美元的已納稅遺產的40%交出來。也就是說,這可能意味著在洛杉磯的一個地區性住宅或海灣地區和適度的401(k)退休福利計劃(譯者註:401(k)退休福利計劃,是美國於198

  1年創立的一種延後課稅的退休金賬戶計劃,只應用於私人公司的僱員。401(k)計劃由勞工僱主申請設立后,僱員每月提撥某一數額薪水至其退休金賬戶。當勞工離職時可以選擇將其中金額撥往一個金融機構的個人退休金賬戶(IRA)或是新公司的401(k)賬戶。)是證明你沒有自己創造財富的證據。所以州政府

  有第二次機會佔用你的死後資本,以確保你的孩子不會受益於你生前的節儉。

  加利福尼亞的災難現狀創造了另一個世界,一個良好的第三世界風格的付費服務。為了不進急診室(我最後一次使用急救室時,有兩伙人在候診室擺好架式,繼續為受傷的成員提供治療),聰明的加利福尼亞人經常向特約醫療和任何私人服務付費,以不惜一切代價避免使用任何州提供的服務。

  沿海地區的精英階層經常把孩子送進預備學校,這些學校要麼雨後春筍般冒出來,要麼規模大幅擴張,就像上世紀60年代旨在規避聯邦政府

  廢除種族隔離法令的南方白人學院(white Southern academies)那樣。精英進步主義者模仿上世紀60年代的老式種族隔離主義者,但他們認為,他們孩子的綠色和多元文化課程,足夠彌補他們因放棄加利福尼亞廣受讚譽的「多樣化」學校而產生的遺憾。

  我們的夢想,你的噩夢

  是什麼導致了這種瘋狂?

  從邊境以南輸入大量貧困人口的同時,迎合那些控制著矽谷、好萊塢、旅遊業和頂尖大學空前財富的人。大量的綠色法規和精品區、飆升的稅收、不斷增加的犯罪、身份政治和部落主義,以及激進的一黨進步政府

  ,這些因素之間彼此相互作用,導致了更加糟糕的結果。加利福尼亞共和黨人因為執政的失敗被譴責是很常見的,他們應為許多事情負責。但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加利福尼亞自身驅逐了保守派選民,引進了他們的左翼替代者。

  從還原論的角度來說,如果前州長傑里·布朗(Jerry Brown)知道他有朝一日退休後會去德拉諾,每天行駛在加利福尼亞99號州道上,而不是在格拉斯瓦利,同時銀行賬戶存有幾份國家養老金;或者如果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居住在東帕羅奧圖(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馬特奧縣下屬的一個城市)或紅木城住宅區(美國加利福尼亞舊金山灣區的一個城市),而不是在太平洋高地(譯者註:太平洋高地是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的一個社區,以居住在該地區的著名人士而聞名),或者南希·帕特里夏·佩洛西的所有孫子必須入讀國家公立學校,那麼,21世紀加利福尼亞的「建造師」們可能不得不忍受自己美夢的惡果,然後變得不那麼急於把自己的噩夢強加給另外4000萬加利福尼亞人。

  但是,少數內部精英和大量下層階級之間的這種根本分歧(幾乎沒有中產階級),或許才是第三世界的最佳定義。

  翻譯文章:

  Victor Davis Hanson , America』s First Third-World State, National Review, June 18, 2918

  網路鏈接: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19/06/california-third-world-state-corruption-crime-infrastructure/

  譯者介紹:

  

  吳靈思,武漢大學2018級國際公法碩士研究生,本科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

  法意編譯組成員。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00:0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