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歲博導為88歲老母跳舞:母親眼裡我仍是孩子(圖)

京港台:2019-8-25 19:48| 來源:揚子晚報 | 評論( 19 )  | 我來說幾句

58歲博導為88歲老母跳舞:母親眼裡我仍是孩子(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鄧學東(右)和哥哥與母親合影。

  

  

  

  鄧學東為母親跳舞。視頻截圖

  「東東,給我跳個舞吧!」

  58歲的鄧學東聽了母親的話后,原地起舞,旋轉、搖擺、揚手……伴著《時間都去哪兒了》的背景音樂,一舉一動都透露著溫情。跳完,他還上前抱著88歲老母親的頭撫摸了一圈。此刻,超聲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等等頭銜都在腦後,站在老母親病床前,他只有「兒子」這一個身份。近日,這段題為《我為媽媽跳舞》的視頻刷爆了蘇州醫學界的朋友圈……

  紫牛新聞記者 於蘇雲 見習記者 江珂 受訪者供圖

  溫情視頻

  「東東,你跳個舞給我看看」

  溫柔的音樂響起,一個中年男人原地起舞,旋轉、跳躍、抬手……動作緩慢而輕柔,雖無章法,卻有溢出屏幕的溫情。視頻中,一個溫柔的女聲說:「60歲的兒子,跳舞給90歲的媽媽看,好像回到小時候的年代。」

  坐在病床上的女性佝僂著瘦小的身體,顧不上吃面前的飯菜了,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跳舞的男子,甚至激動地往前探了探身子。這時,跳舞的男子跳得更加賣力,舞蹈動作的幅度更大了些,連拍視頻的女子都忍不住提醒:「當心了啊,老骨頭一把了啊。」

  眼看著男子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女子便又溫柔地提醒:「好了啊,可以了啊。」聽到提醒,男子才意猶未盡地放慢舞蹈,借著舞蹈動作上前一步,雙手輕輕抱上了病床上老人的頭,並輕柔地順著頭髮撫摸到臉龐。這時,《時間都去哪兒了》的音樂聲緩緩響起,直直擊中了很多網友的心。視頻中,病床上年邁的老人臉上隱隱有笑意……

  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視頻拍攝於8月15日。翩然起舞的男子是南京醫科大學附屬蘇州醫院超聲中心主任鄧學東,病床上的老人就是鄧學東的母親,拍攝者是鄧學東的妻子。當天鄧學東下了門診,和妻子趕到母親所在的護理院。鄧媽媽突然說想看鄧學東跳舞,鄧學東告訴記者:「事實上,我不太會跳舞,但是,想起自己小時候也給母親跳過,我就說『行吧』。」於是,就有了這個視頻中這樣溫馨的一幕。

  視頻最先是由鄧學東發布在一個短視頻平台,並分享到自己的朋友圈,還配了段文字:「『東東,你跳個舞給我看看。』媽媽躺在病床上。於是,我隨著音樂起舞,腦海里浮現出的是媽媽教我走路,送我上學的情景……」

  這段視頻在朋友圈短短15分鐘便獲得了上千個點贊,而在短視頻平台上也獲得了近萬的點擊率。看到該視頻的好友們紛紛評論,「太感動了!」

  那個跳舞的兒子

  「在母親眼裡,我永遠只是兒子」

  昨天,鄧學東參加了「蘇州市健康『531』系列行動計劃——基層超聲規培和競賽」。紫牛新聞記者來到活動現場時,鄧學東正在為各醫院的超聲專家及基層醫療超聲檢查醫師講授「婦產科超聲檢查的規範及要領知識」,會議廳內座無虛席。一位來自吳江的與會人員表示:「鄧教授的課,很值得一聽的!」

  鄧學東,1961年生,今年58周歲。1984年,鄧學東從南京醫學院畢業,從事外科醫生工作。但因為超聲科醫生的短缺,1990年,鄧學東開始從事超聲科工作。目前,鄧學東不單單是超聲中心的主任,也是南京醫科大學醫學影像專業博士生導師,擔任國家衛健委產前診斷專家組成員,ISUOG中國分會專家組成員。

  儘管擁有諸多頭銜和成就,鄧學東卻表示,「在母親眼裡,我永遠只是兒子;在工作中,我只是最普通的白衣戰士。」

  「媽媽是個堅強女性,她開心我就開心」

  鄧學東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的母親今年88周歲了。「媽媽是一個很堅強的女性,28歲的時候,她切掉肺的右葉,後來做了膽囊手術,還中過風……在她一個人身上,就開了六七刀,但是,我的媽媽真的很堅強。」

  鄧學東的父親於去年過世,如今母親身體欠佳,意識時而清醒時而迷糊,生活難以自理,主要生活在護理院。一有空,鄧學東就會和妻子一塊兒去看望母親,給她唱唱歌、跳跳舞。鄧學東說:「她開心,我就開心。」

  鄧學東還有個哥哥,比他大4歲,目前定居美國。鄧學東說,哥哥對母親非常牽掛,打電話的頻率非常高。兄弟倆最大的心愿,就是媽媽能過完90周歲的生日,如果能長命百歲那就更好了。「我感覺,一個家庭要穩定和幸福,母親在,是非常重要的。」

  鄧學東說:「你叫一聲『媽』,她回一聲『誒,東東,你來啦!』我就很開心了。但是,如果你叫了一聲『媽』,卻沒有人回應,那就太令人難受了。」

  「父母的堅持,給了我兩次生命」

  鄧學東表示,如果沒有父母對自己的愛,那53年前,自己就已經不在了。

  原來,在鄧學東5歲那年,他曾與死神擦肩而過。那年他突然高燒40.5度,一直不退。焦急的父母只能一遍一遍地將鄧學東送至醫院,「送去第一次,燒退了好了,回來又開始發高燒,第二次、第三次,直至第四次。」

  第四次送至醫院,醫院意識到了嚴重性。「睡冰枕、全身擦酒精來降體溫。」鄧學東說,當時醫院懷疑有可能是腦膜炎,需要抽腦脊液來驗證,「起先有幾個醫生,怎麼抽都抽不出來,直到一個姓唐的女醫生來,一下子就抽出來了。」幸運的是,腦脊液很清,排除了腦膜炎的可能性,這讓鄧學東父母心中懸著的大石終於落了地。而當年唐醫生精湛的醫術,也在鄧學東心中埋下了一顆學醫的種子。

  鄧學東說:「如果沒有父母當年的堅持,一天時間送了4次醫院,那就沒有現在的自己,父母給了我兩次生命。所以,現在當母親生病的時候,我也要給予她同樣的愛。」

  「我時常會和母親有些親昵的小動作,摸摸她的頭,揉揉她的臉,她會十分開心。」採訪中,鄧學東屢次提到:「希望天底下所有的母親都能幸福!」

  同事眼中

  他是實力派+偶像派,為人真性情

  認識鄧學東的人都對他讚不絕口,業務能力自不必多說,生活中也非常有情趣、有情懷、溫暖,是「偶像派」和「實力派」兼具的醫生。

  蘇州市立醫院綜合辦公室副主任張蔚曾跟鄧學東一起共事,張蔚評價他:「人非常好,很熱情、溫柔。」很多人都願意去約鄧學東的超聲檢查,張蔚解釋:「生病的人心中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忐忑,鄧學東給病人做超聲的時候會非常詳細,『這個沒有問題,那個沒有問題,你放心啊』,病人聽了就會覺得特別舒心和放心,焦慮的情緒也會逐步減少,這對病人來說其實是很重要的。」

  蘇州市立醫院北區超聲科副主任袁志宏對鄧學東也是敬仰已久,她說:「他是性情中人,熱愛生活,不單單是個好醫生,還會唱歌、跳舞、攝影,病人和同事都很喜歡他。」

  讓袁志宏記憶尤為深刻的還有一件事。2014年,有一個來自常熟的孕婦,在當地檢查時,醫生表示肚子里的寶寶有些問題,建議打掉。孕婦不放心,找到鄧學東。鄧學東看了片子說,這個寶寶有一些小問題,但不影響出生后的健康。孕婦還是不放心,一定要問個準話,於是,鄧學東就告訴她:「如果我是你爸爸,我就一定會讓你生下來。」沒想到,孕婦當時就哭了,說:「爸爸,我聽你的。」

  後來,孩子生了下來,很健康。兩年後,這位媽媽帶著孩子來看鄧學東,孩子叫他「鄧爺爺!」老鄧聽了特別開心。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3 04: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