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界爆驚天醜聞!數位學術宗師或牽扯其中

京港台:2019-8-23 03:08| 來源:DeepTech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美國學界爆驚天醜聞!數位學術宗師或牽扯其中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根據多家外媒的報道,麻省理工學院公共媒體中心主任伊桑·扎克曼(Ethan Zuckerman)宣布其在 8 月 21 日辭職,以抗議之前傳出的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主任伊藤穰一(Joi Ito)與性愛販子、億萬富翁傑夫·愛潑斯坦(Jeff Epstein)之間的商業關係。

  

  圖 | 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圖片來源:DeepTech)

  而在早前,愛潑斯坦被控拐賣未成年女孩,強迫其發生性交易,並在曼哈頓的牢房裡自殺身亡。

  此後,事件繼續發酵。在愛潑斯生前,身邊圍繞著生物學家、數學家、物理學家和人工智慧研究人員,其中不乏宗師級的人物,現在,其中一些人已被爆出,捲入了愛潑斯坦鉤織的性與金錢的醜聞。

  一場學術界的地震正在發生。

  扎克曼憤而辭職

  扎克曼在他的博客中表示,他與愛潑斯坦沒有任何關係。

  「我的邏輯很簡單——我的團隊所做的工作關注的是社會公正,包括邊緣化的個人和觀點,」扎克曼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道。

  「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主任伊藤穰一與愛潑斯坦的合作被揭露並仍試圖掩飾的情況下,我很難心平氣和地繼續在這樣一個如此明顯違反自身價值觀的地方工作。」

  在上周,扎克曼最初的計劃是先搬離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可能會搬到學院的另一個地方,也可能搬到任何其他地方。

  他向麻省理工學院的相關管理者談到了他的計劃。

  但伊藤穰一在媒體上披露自己和愛潑斯坦之間的關係時的不坦誠,以及缺乏誠意的道歉,很可能讓扎克曼感到不滿,從而改變想法,做出立刻辭職的決定。

  扎克曼給《波士頓環球報》的一份報告中寫道:

  「我感到羞愧,我目前在努力地想辦法在照顧好我的學生和員工的同時離開實驗室。

  我認為我再也不會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旗幟下繼續致力於社會公正問題了。」

  扎克曼曾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年度「不服從獎(Disobedience Award)」的主要組織者之一,該獎項表彰敢於冒險的人和激進人士,並且,他還是去年「Me Too」活動的積極分子。扎克曼拒絕和媒體討論他辭職的決定,但他承認給往屆「不服從獎」的獲獎者們發送了郵件表示他將離開,並稱對該決定感到「心碎」。

  扎克曼在郵件中說:「作為該獎項的組織者之一,我認為有責任去表達我對伊藤揭露內容的失望之情,並解釋我因這些揭露的內容而採取的一些行動。」他也對媒體表示,伊藤穰一對愛潑斯坦為實驗室提供的資金,以及伊藤從愛潑斯坦處獲得的個人科技初創企業的投資資金的使用都是不透明的。

  上周,伊藤穰一就實驗室與愛潑斯坦的關係公開道歉。在公開信中,伊藤穰一首次承認,他邀請過愛潑斯坦到媒體實驗室來,並且他本人也去過這位億萬富翁的家裡,接受了愛潑斯坦提供給研究中心和伊藤穰一本人的科技創業投資資金。

  伊藤穰一說,他是在 2013 年認識愛潑斯坦的。而在五年前(2008 年),愛潑斯坦就承認曾以賣淫為由招攬未成年人,並在監獄服刑一年。該案件發生於 2005 年,一名 14 歲女孩的父母向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警察報案,表示愛潑斯坦曾對他們的女兒進行性騷擾,且該事件發生在愛潑斯坦的家中。

  警察在將此案提交給聯邦調查局之前,就已經確定了三十幾名潛在的受害者。通常來說,人證物證都很完備的情況下,該案件理應成為「鐵案」。佛羅里達州的檢察官準備了一份長達 53 頁的起訴書,指控愛潑斯坦是「性掠食者」。按照當時法律規定,愛潑斯坦會被起訴,很可能在監獄中度過下半生。

  但在 2008 年,案件發生了轉機,邁阿密的檢察官與愛潑斯坦達成了一項秘密協議,避免愛潑斯坦被聯邦當局起訴,並只將他註冊為「性犯罪者」減輕罪行。最終,他只在監獄里度過了大約一年的時間,並被允許每周工作六天。在最新的起訴書中,愛潑斯坦被控招募了數十名未成年(有些年僅 14 歲)的少女,在他在私人豪宅中進行裸體按摩,並與這些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結束之後,愛潑斯坦向這群少女支付數百美元的現金,並要求這些人再招攬其他未成年女孩參與進來。

  所以,伊藤穰一在其道歉聲明中說的,「在他與愛潑斯坦的所有交往過程中,從未參與過,也沒有聽他談論過,更從未見過他被指控犯下的恐怖行為的任何證據」是很難讓人信服的。

  

  圖|愛潑斯坦本人(來源:棕櫚灘警察局辦公室)

  伊藤穰一在道歉信中還表示,他將籌集和愛潑斯坦捐贈給媒體實驗室數額相當的資金,然後將其捐給與人口販運倖存者合作的非營利組織;同時還承諾歸還愛潑斯坦投資給他用於創業的錢。但麻省理工學院和伊藤穰一都沒有具體說明愛潑斯坦捐了多少錢,據極少的公開文件分析,金額至少在 20 萬美元以上。

  用「性」拉攏科學家,構建特殊關係網

  伊藤穰一隻是最近幾周試圖與愛潑斯坦保持距離的幾位學者之一。

  本月早些時候,前麻省理工學院教授、人工智慧先驅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與一名愛潑斯坦事件中的性交易受害者牽連。

  值得注意的是,愛潑斯坦曾讓其「名義上」的夫人,57 歲的英國出版商羅伯特·馬克斯韋爾(Robert Maxwell)之女吉斯萊恩·馬克斯韋爾(Ghislaine Maxwell)進行合謀,引誘美國重要人物參與性交易,為愛潑斯坦構建與科學家們的「特殊關係網路」提供了許多關鍵消息。

  「通過這種方式,愛潑斯坦創造了一個龐大的未成年受害者網路,讓他在包括紐約和棕櫚灘在內的地方進行性剝削,」起訴書這樣說道。

  根據紐約時報的說法,

  在警方搜查愛潑斯坦在曼哈頓上東區 71 街聯排別墅時,查獲了數百甚至數千張裸體或部分裸體的年輕女性和女孩「性暗示」照片。照片的緩存是在一個鎖定的保險箱中被發現的,其中還包含帶有「女孩照片裸照」等標籤的視頻 CD。

  受害者在 2016 年的一份證詞中表示,她曾被迫在位於美屬維爾京群島地區的愛潑斯坦私人島嶼上與馬文·明斯基發生了性關係。與此同時,她還說曾與英國的安德魯王子(Andrew Albert Christian Edward)和前新墨西哥州州長比爾·理查森(Bill Richardson)等人進行過性交易。

  簡單來說, 17 歲的受害者認識當時的馬克斯韋爾,被後者誘導到愛潑斯坦的豪宅中,並與當時 73 歲的明斯基發生性關係。

  互握把柄,愛潑斯坦與明斯基隨即進行深度合作,甚至可以說是一同齷齪合謀做著性交易。

  

  圖|2016 年受害者的一份證詞(來源:The Verge)

  要知道,明斯基不僅是前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同時也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創始人之一。明斯基開創了早期的自我訓練演演算法,奠定了人工神經網路的研究基礎。最著名的是他在 1969 年出版的《Perceptrons》一書,同時因他在人工智慧領域做出的貢獻獲得了 1969 年的「圖靈獎」。此外,他還曾開發出第一款頭戴式 VR 顯示器,是現代 VR 和增強現實系統的先驅性人物。

  儘管明斯基於 2016 年因腦內出血病逝,但如今,他被指控為愛潑斯坦的同夥,參與性交易,可以說是其一生的「污點」。

  另一位關鍵性人物愛潑斯坦,於 8 月 10 日在紐約大都會懲教中心被發現死亡。首席醫學檢查官芭芭拉·桑普森博士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她「在仔細審查了所有調查信息,包括完整的屍檢結果后」做出了其自殺的決定。

  桑普森的公告發布之際,司法部官員告訴美聯社,這件自殺的事情與調查人員和監獄人員沒有任何關係。

  但愛潑斯坦的律師表示,他們對桑普森的結論「不滿意」,認為其可能是被謀殺,有部分媒體也表示紐約大都會懲教中心存在「嚴重違規行為」,愛潑斯坦的律師稱,他們會進行自己的調查,包括尋求獲取愛潑斯坦去世前周圍區域的「天眼」視頻。

  目前,相關的死亡調查仍在進行當中。

  

  而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標題稱,「愛潑斯坦死了,但受害者仍需司法公正。」

  燙手的錢也敢接?

  幾十年來,愛潑斯坦給自己樹立起一個「科學慈善家」的牌坊,他身邊圍繞著生物學家、數學家、物理學家和人工智慧研究人員。

  據《紐約時報》報道,他身邊科學家的部分名單就包括了理論物理學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古生物學家和進化生物學家史蒂芬·傑伊·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神經學家奧利弗·薩克斯(Oliver Sacks),著名的分子工程師、致力於識別可以改變的基因,從而創造出更優秀人類的喬治·丘奇(George M Church),以及麻省理工學院理論物理學家、諾貝爾獎得主弗蘭克·

  威爾切克(Frank Wilczek)。

  愛潑斯坦用來拉攏這些知名學者的手段也很直接,如果不感「性」趣,那就砸錢。

  喬治·丘奇是第一個通過媒體向公眾道歉的與愛潑斯坦有聯繫的科學家,他表示「為他糟糕的意識和判斷道歉」,因為即便在愛潑斯坦於 2008 年就他要求未成年少女賣淫認罪之後,丘奇仍為愛潑斯坦做了電話辯護。早在愛潑斯坦認罪之前,丘奇和愛潑斯坦就曾多次在學術會議上見面,2003 年,丘奇在基於CRISPR技術的基因驅動進化項目的起步階段,就接受過愛潑斯坦 650 萬美元的捐助。

  同時,丘奇對其他科學家與愛潑斯坦打交道時的同樣不謹慎感到遺憾。「這可能是受書獃子狹隘的視野限制,」 他說。「我之前並不很清楚,也沒有意識到存在這樣一個嚴重的問題。科學家其實也和普通人一樣容易受到知名人士的奉承和關注而感到高興,如果有錢人來詢問科學家的研究,這是很酷的事情。」

  愛潑斯坦的目標不局限於科學家個人,如能有機構為其「善舉」背書,自然更好。

  實際上,早在 2015 年愛潑斯坦對媒體實驗室的貢獻就備受社會爭議。當時,有關愛潑斯坦強迫一名未成年女孩與英國安德魯王子(Prince Andrew)發生性關係的指控浮出水面,一些組織就表示將停止接受他的錢。

  愛潑斯坦曾在新聞發布會上和他的網站上吹噓自己為麻省理工學院提供了資金,包括為一家教授幼兒編程的媒體實驗室提供風險投資。然而,據路透社報道,麻省理工學院當時表示,愛潑斯坦在資助兒童科技方面的表述是「完全錯誤」的。

  麻省理工學院的相關官員沒有對外透露愛潑斯坦的捐款具體資助了哪些項目。

  儘管曾經就有醜聞傳出,但愛潑斯坦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仍然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捐贈者。2017 年,媒體實驗室曾贈送給愛潑斯坦和其他投資人一份精挑細選的禮物——正是與「不服從獎」的獎盃類似。但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名官員表示,送給愛潑斯坦的禮物不是「不服從獎」的獎盃,也不是它的複製品,但他拒絕解釋其中的區別。

  去年的諾貝爾獎得主之一雪莉·馬茨(Sherry Marts)說,媒體實驗室與愛潑斯坦的關係,以及扎克曼的辭職令人失望。她表示她很難理解伊藤是如何與愛潑斯坦交往的。與此同時,她也幫助設立了一個獎項,授予了那些努力與騷擾和虐待作鬥爭的女性活動家。

  「這件事令人毛骨悚然,」馬茨說,「對此我的心情一直很糾結。」

  阿拉伯的作家、女權活動家——莫娜·艾爾塔霍伊(Mona Eltahawy)表示,伊藤穰一應該辭職。同時她也指出,有多人從愛潑斯坦那裡接受資金是合乎理由的,因為他們之前從未看到過他的不良行為。

  她也表示,雖然合乎理由,但愛潑斯坦以犧牲年輕女孩為代價,用這些捐款來提升自己的聲譽和地位,那麼每個與其相關的人都要承擔責任。

  對於承擔責任的方式,扎克曼與伊藤穰一的態度並不相同,這也可能是讓扎克曼決定離開的重要原因。

  扎克曼對媒體表示,他和伊藤穰一在上星期往來了多封電子郵件,就愛潑斯坦事件和伊藤穰一的道歉聲明進行溝通。但溝通結果並沒有讓他滿意,伊藤穰一可能並沒有達到扎克曼預期的,作為媒體實驗室負責人應該承擔起的責任。他說:「我相信伊藤穰一在試圖彌補並挽回事件的影響。」

  在其中一封郵件中,伊藤穰一如此對他說道:「他(愛潑斯坦)從不向別人顯露他的掠食者本性,而我居然會選擇相信他。」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9 02: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