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留學生日報你打自己臉可以,為何要拉上中國?

京港台:2019-8-22 23:44| 來源: 加拿大和美國必讀 | 評論( 20 )  | 我來說幾句

北美留學生日報你打自己臉可以,為何要拉上中國?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我想問大家,你們覺得,炮製假新聞、信口編故事拉流量這種事,和愛國會有什麼關係?正常人大概都會認為,沒什麼關係。不然,揮舞U形鎖打破別人腦袋的「愛國者」,也不應該被判刑了。

  但是,北美留學生日報(以下簡稱北留)和他們的一些忠粉,顯然認為這就是他們愛國的方式。

  

  近日,國外媒體《紐約客》發布長文,細述中國知名自媒體賬號「北美留學生日報」的歷史發展軌跡。本是一篇「有名有姓」的長篇採訪,中文版見此:《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全靠編故事。其中最嚴重的批評,是指出北留的一些文章作假,涉嫌編造。比如,北留寫過一個敘利亞人的故事,說這位國際友人看到中國春節放爆竹就想到了自己家鄉的戰火,故事十分的感人,其中還控訴了美國大兵的胡作非為。

  

  敘利亞打爛了,美國壞透了,就像當年出名的偽造文「郎平勸大家不要離開祖國「一樣,精準打中用戶情緒,不火都難。不幸的是,在《紐約客》的採訪中,這篇爆款文作者、北留的編輯十分坦誠,說這是奉林老闆之命,編造的。

  

  北留怒了,大概是編輯部加班一晚上寫了回復,開篇指出這又是一場不折不扣「陰謀論」,然後批判了採訪的斷章取義,接著再次質疑西方媒體的「用心良苦其心可誅」,還拿最近國內外的時事做文章。然而,我覺得很驚訝的是,通篇看下來,可能是太忙的原因,北留並沒有說,那個敘利亞友人的故事是真的。既然在紐約客採訪中,北留林老闆說這是他的的親身經歷,那提供出一些可以證明故事為真的細節,應該很容易。

  

  網傳北留創始人個人回應(來源:反吃瓜聯盟)但是,北留的回應,就是不明說這故事到底是不是真的。這都不回應,那北留寫了什麼呢?雖然長,但是簡單總結,我覺得,北留的回應也就是這麼一個意思:有西方媒體搞我,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恨中國,怎麼證明他們恨中國呢,因為他們搞我。

  這邏輯,不服氣不行,忠粉們一片叫好,激動啊。

  問題來了。

  什麼時候北留能代表中國了?為什麼北留造假的鍋,要由中國來背?國內外的形勢複雜,所以北留造假有理?當然,北留作為知名大號,也要強調一下自己的文章都是站得住腳的,所以其中大段說編輯部是如何核查新聞的,其認真程度,值得天下所有媒體人學習。

  然而,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大型車禍現場。不客氣的講,北留,是一邊滿地打滾一邊打自己臉,還高喊冤枉。

  弄錯抨擊對象,連句道歉都沒有

  小學老師就教育我們:與人爭論,最好對事不對人。北留想否認紐約客報道的真實性,心情可以理解,做法卻是反的:對人不對事。故事是真是假不說,而是打算「擒賊先擒王」,要對原文作者進行一番考證。

  

  他們聲稱,紐約客這篇文章的作者曾供職於21世紀經濟報道,在報紙出了事之後火速拿到美國綠卡,只是他們不是美國移民局,無法證實。但是,北留說:「還希望了解真相的讀者能給我們後台留言提供更多佐證。

  真是滑稽,就算是北留最忠實的粉,也不太可能認為他們是美國移民局啊,北留刻意提起某位記者是不是拿了綠卡,文里文外的,恐怕又是鼓動粉絲去人肉這位作者。

  

  可能正常人不理解說這個是什麼用意,沒關係,有些用戶就吃這一套,因為北留描述記者與此事毫不相干的人生經歷,可以讓北留粉們認為ta是「不完美記者」——南方系嘛,有些忠粉會心的一笑,我們懂!

  然而,北留聲稱無法核實的「以上信息」,有人核實了。原來北留撕錯人了,忠粉們會心的一笑,笑錯了,有心想去人肉的,還是算了吧。

  

  經曾任南方報業傳媒集團記者、美國《紐約時報》駐北京辦事處的研究員,美國哈佛大學尼曼獎學金獲得者趙靜先生的證實,本次紐約客文章的作者,並非21世紀經濟報道的記者,而是一名在南京出生,日本美國讀書的女孩。

  

  這下子暈菜了,北留只能在自己的文章下方,用置項評論的方式刊登了所謂的澄清,顯得非常嚴謹和官方,嚴謹到甚至不給那位被他們錯當成靶子的同名記者道個歉,這教養也真是一流的。

  

  可是,在反擊的文章中,編輯明明聲稱:「每一個『reference』(參考文獻)都會嚴格、仔細核對」。

  然而攻擊了半天紐約客作者,在身份這個這麼重要的reference上都搞錯了,北留到底在嚴格仔細的核對什麼呢。

  

  抨擊譯文標題黨,中文英文都不好?

  講真,我覺得紐約客這篇長文的中文翻譯算不上好,甚至有些不符合中國人日常表達的地方,推薦大家去看看英文原文。不過基本事實無誤,這個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然而,北留說稱這個中文翻譯是標題黨。

  

  《紐約客》英文標題為:The 「Post-Truth」 Publication Where Chinese Students in America Get Their News中文翻譯標題為:《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全靠編故事北留對編故事這個說法很不爽,他們覺得,中文版的標題,是歪曲了原意,刻意攻擊他們。然而真的是這樣的嗎?先看看「Post-Truth」的定義。Post-Truth,該詞首次出現在1992年美國劇作家史蒂夫·特西奇的文章中。維基百科將其定義為「后真相,超越或取代真理,用於修飾或說明真相不再重要的時代或其他情況,通常帶有貶義,不關心事實的準確性。」而在「后真相傳播或政治」的定義中,也有著明確的解釋,即「是指忽視真相、不顧事實的委婉說法。」

  「蓋過事實、弄假成真、忽視真相、不顧事實」,這些中文字眼比編故事好聽嗎?我倒覺得,編故事這種說法,實在是給北留很大面子了。著名媒體人魏武揮老師寫了個小文,《北留之恥 騰訊羞乎》(註:點擊可看),談及此事:

  

  「關鍵是Post-truth這個詞。這個詞字面上翻譯過來就是「后真相」,似乎字面上看不出什麼褒貶。其實不然。后真相是媒體業專業辭彙,為貶義詞,post本身帶有一種「反其道而行之」的意思。比如後現代社會,並不單單指現代之後,還有與現代性反其道而行之的意思。—— 順便插一句,簡體中文網語境里有時候有自己的用法,比如什麼后奧運時代,就是簡單表示是奧運之後。

  post-truth,乃是對truth「反其道而行之」,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好詞。和真相反其道而行之,當然就是編故事了。

  理解了post-truth,就能理解中譯本標題雖然對英文原稿標題有修改,但意思上是不差的。也不知道北留公號後來那篇文章大呼小叫什麼鬼,好歹你也是所謂做給留學生看的嘛,好歹還自詡媒體,英語和專業辭彙還是要多加學習喲!

  

  北美震驚日報?

  我覺得,恐怕北留編輯部要學習的不只是英文,中文學習和資料的查找能力,都要提上日程了。用假資料來支撐陰謀論

  在北留的回應中,還有一個專門的小標題,用來反駁別人稱他們玩陰謀論。問題是按紐約客報道,北留的問題並不只是陰謀論這麼簡單。我們再回來顧一下。

  

  美國大選后不久,北留髮表了一篇題為《美媒:大選期間我們不再是記者,都變成了希拉里的啦啦隊》的文章。其中標明引援了一個消息是在2016年美國大選之後,《華盛頓郵報》刊登的一篇文章,作者名為Arthur Sulzberger, Jr.,也是時任《時代周刊》的出版人。

  然而,在Arthur Sulzberger, Jr.的那篇文章里,並沒有任何與北留文中相似的地方。這一段,北留的回應文也沒有否認,那總結一下,北留是在用假資料來支撐陰謀論。

  

  有趣的是,在北留的文章中,他們「嚴重譴責西方無良媒體這種行為」,但是,《紐約客》也曾經是他們的心頭所愛呢。

  

  在北留的公眾號頁面中,只用輕輕打出「紐約客」這三個字檢索,就可以看到曾經的北美留學生日報,對紐約客的用情至深。為什麼我們更信紐約客雜誌,正如上圖中北留文章里所提到的那樣,紐約客的記者尤其擅長調查報道,而且很嚴謹。《紐約客》在調查性報道方面有著悠久的優秀傳統。自1970年以來,他們獲得了56個國家雜誌獎,其中很多都是表彰調查性報道,比如Daniel Lang的《戰爭的傷亡》和Seymour Hersh的《阿布格萊布監獄的酷刑》(2005)。

  和北留用戶想像的不一樣,這些調查報道,大部分都是批評美國的,按北留的說法,也許紐約客也很喜歡抹黑自己的祖國吧。

  北留「小黃文歷史」

  北留究竟是不是像他們自己說的那麼用心做新聞呢?往前看看也許更能說明問題。

  

  就在今年7月的一天早上,稍微誇張點說,北美留學生日報一篇關於劉強東涉嫌性侵案件的推文震驚了無數中國人。

  此前鬧得滿城風雨的「劉強東涉嫌性侵案」似乎有了實錘證據。在149頁美國警方的檔案公布了,內文竟然有「激吻、裸睡和鴛鴦浴」這種字眼,讓讀者們產生了一種「美國官方搞事情」的幻覺。

  在微信嚴厲管控標題黨和低俗內容的今天,居然北留大號還能推出這樣一篇被稱為準情色文學的文章。自然,點擊量以秒速激增,輕鬆逾越10萬加,甚至成為了一些中文媒體的直接信源。

  

  然而,大新聞並不能這樣搞,因為早晚會被人揭穿。

  

  就當天稍晚的時候,這篇疑似小黃文的報道就開始被各大媒體批評。原來,核查過美國警方材料英文全文的讀者發現,北美留學生日報這篇文章,簡直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捏造和污衊。當地警方公布的全案調查中,完全沒有北留所用的煽動性字眼。

  

  來源:新浪新聞 首當其衝的就是「標題黨」,北留將劉強東一方在美國警察那裡的單方陳述,變成了美國警方公布。這個主語的變換,不可謂不巧妙,既歧義又誤導。 其次,明明警方檔案中記錄了性侵案里的雙方的證詞,北留卻直接忽視了女方的口述。全文對劉強東單方口述進行大肆描寫。彷彿男方的精彩證詞就是整個案件的真相,美國警方都不敢這麼寫。如果不是從頭到尾跟進此案的讀者看到此文,又將被再次誤導。 第三,即使細細研究劉強東的單方證詞,也根本找不到「激吻」、「鴛鴦浴」等字眼。劉強東本人聲稱的「She cleaned her bed, and she suggested me to go to take a shower. She said she can help me. I said ok fine.」「她說可以幫我洗澡,我說好」(編者注,這是劉強東的單人證詞,並不是事件真相)在北留那裡一瞬間就變成「鴛鴦浴」。

  

  實在是高,這翻譯水平真是令人望塵莫及。果不其然,事發后沒過多久,北留的頁面就變成了這樣:

  

  當時北留的致歉聲明是這樣的:「萬事要有度,昨天就是這個度,沒有把握好」。一如既往地,不在乎真相。「度」?對性侵案當事人莫大的傷害,三俗一樣不缺的胡編文章,只是一個「度」......北留真正的忠粉又要會心的笑了:我懂,等你下一篇。

  身在北美,心在中國?別開玩笑了

  其實關於北留,除了近期的紐約客和劉強東,其實還有更多值得人們打上問號的地方。此前有一個名叫武楷斯的公眾號說過一件事,在中國用戶對國外留學生十分不滿的時候,北美留學生日報就曾應運而生一篇檄文,警告出國的女留學生們,也要遠離某些國外渣男。而那次,他們的文章同樣丟人丟到了國外。

  

  在那篇文章中,他們不顧侵犯肖像權直接引用了一張在中國學漢語的英國男生照片,註解並未標清任何無關聲明,僅稱圖片來自網路。甚至還在下文中配以相關的文案:

  

  「這些外國渣男」、「還能用幾句學的透爛的中文和你套近乎」、「隨著幾句俏皮中國話,也能讓你(女學生)失去所有的戒備」,但凡是稍不注意的讀者,都可能會誤把下面的文字當作圖上對男子的描述。結果又弄錯了。作為一名來自英國的青年,圖上男主文傑以過人天賦多次獲得中國對外舉辦的漢語比賽,並且得到了很多國內媒體的表彰。

  

  在得知自己的照片被北留這樣使用之後,當事人不僅發聲表態,還委託人進行後續的法律處理。可惜,據作者對溝通結果的全盤迴顧,我們再次見識到了,北美留學生日報是如何認真作新聞的,基本上和這次的回應,沒有本質差別:錯不錯是小事,但是道歉是沒可能的。(文傑事件全文連接:https://mp.weixin.qq.com/s/CA2D7L5Ped9QeRKBIHDngw)

  

  「數字訂閱時代,真相比以往都顯得更加重要」

  我知道,自媒體是個生意,沒人要求北留像真正的媒體一樣做新聞。拉流量這事,作為生意,也沒有什麼可恥的。但是誠實和善良,並不是這個社會對媒體的要求,是對每個中國人每個華人的要求,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從來沒有說過謊言是一種美德。

  

  也許沒有人能做到絕對誠實,但是我們至少應該知道,謊言是不好的,更不可能用謊言為祖國爭光。中國展示給世界的形象,不只是富強,而且還有文明。所以,北美留學生日報,不管你承認不承認造謠,請你就自己的事說自己,不要再扯上中國了。低俗庸俗惡俗的「小黃文」,自己都無法給出證明的「新聞」,這種和文明毫無關係的行為,是你們自己所為,不是中國所為。批評你,也不是批評中國,14億人,出現幾個不講文明的人很正常,你非把自己的行為和祖國扯上關係,不就是你自己嘴裡天天喊的辱華嗎?所以,北美留學生日報,搞清楚,你沒資格代表中國,沒資格代表中國媒體,連代表北美留學生的資格也沒有,你只能代表你自己。謝謝。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0 01: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