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槍擊案背後:拉美裔移民正撕裂著美國社會

京港台:2019-8-22 06:02| 來源:福布斯 | 評論( 19 )  | 我來說幾句

德州槍擊案背後:拉美裔移民正撕裂著美國社會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這次襲擊是對拉美裔人入侵德克薩斯州的回應,拉美裔將會控制我所熱愛的德克薩斯州地方政府和州政府,他們會改變政策,以更好地滿足他們的需求。」

  在襲擊發生前19分鐘,出身底層的白人槍手克魯修斯在8chan論壇發布了如上宣言。在他策劃的德州槍擊案中,22人死亡,24人受傷,這是自2017年10月拉斯維加斯音樂會槍擊案以來傷亡最多的槍擊事件。

  克魯休斯在宣言中提及的拉美裔入侵德克薩斯州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白人群體會對拉美裔人產生仇恨情緒呢?這一切都得從拉美裔移民的「美國夢」說起。

  拉美裔移民的「美國夢」

  走啊走,一直走到兩腳原地不動了,走到身體不可能再支撐了,還要向著北方繼續前進。數千名婦女和男子,老人和兒童正結成長長的隊伍,穿越森林、河流、山脈、沙漠和警察的障礙,不斷向著與墨西哥接壤的德州、加州前進。

  這不是聖經中摩西帶領猶太人出埃及時的場景,這是拉美人民為了逃避貧困、動亂、暴力或自然災害而產生的移民潮。美國是他們的終點,在他們看來,美國代表著自由與平等,也象徵著幸福。

  22歲的馬丁尼茲,便在其中。自2018年10月以來,馬丁尼茲就隨著大篷車的移民潮北上。

  我想去邁阿密,因為在《狂野時速》電影中看起來非常吸引人。馬丁尼茲說,他想逃離自己的家園,是因為薩爾瓦多的幫派和治安問題非常嚴重,該國是世界上命案死亡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馬丁尼茲還說,薩爾瓦多幫派殺死他父親、叔叔和堂兄弟,並威脅不會放過他。經過好幾周的徒步和便車之旅,馬丁尼茲逃到了加州和墨西哥邊境的大城提華納。還期待能夠有機會在美國攻讀心理學,成為一名心理學家。

  我希望能在德州有更安全、美好的未來。馬丁尼茲如是說。

  馬丁尼茲的好朋友、22歲來自宏都拉斯的希雅穿著迷彩褲和運動T恤,因為這是她印象中在電影和新聞看見的美國人裝扮。她說最夢寐以求的事,就是到休斯敦街頭看看市區的街景和摩天大樓。可以在沒有安全顧慮的情況下走在街上,並做到我在宏都拉斯做不到的事情,像是找份穩定的工作、收入、租房子並擁有醫療保障。

  拉美裔移民似乎都有著一個信念:即使他們現在還進不去美國,但美國是天堂,沒有幫派槍殺與貧窮,他們也不會放棄追尋自己的美國夢。

  如果我這次(進入美國)失敗了,傷心失望是難免的;但我會在必要時,再回來嘗試。馬丁尼茲如是說。

  然而對美國而言,大規模的拉美裔移民卻未必是件好事。

  正影響美國社會的拉美裔移民

  最近,堪薩斯州一個名為尤利西斯的小鎮就出了個「大新聞」。不久之前,該小鎮一家餐廳的老闆決定增加一些不太傳統的菜品(比如芝士漢堡、薯條和炸雞排),以認同社會的多樣性。很多人可能會納悶,漢堡、薯條這不是美國傳統的食物嗎,為啥這也能變成新聞呢?更何況尤利西斯還是一個以白人為主的社區,漢堡薯條更應該是司空見慣的飲食選擇啊!

  這一切要從小鎮的人口變化說起。隨著製造業的衰退,小鎮陷入了經濟蕭條,白人工人階級為了生計搬的搬,遷的遷,留下的白人也不願意生孩子,進而導致出生率急劇下降:另一方面拉美裔的新移民卻越來越多。據悉,該鎮現在一半是拉美裔,飲食習慣也因此發生了變化。小鎮上的餐廳也隨之全部變成了拉美風味。

  這只是拉美移民影響美國社會的一個縮影。事實上,拉美裔移民也給美國社會帶來了更多的不安定因素。

  比如美國版章瑩穎案中的20歲的莫莉·蒂貝茨,是美國愛荷華州大學的一名大一女生,居住在美國愛荷華州的布魯克林小鎮上。7月18日當天傍晚,她如往常一般在戶外慢跑。但這天悲劇卻發生了,24歲的墨西哥非法移民里維拉殘忍的殺害了她並拋屍玉米地。

  這還不是特例,拉美裔移民還給美國帶來了臭名昭著的黑幫。跨國犯罪組織MS-13就是由拉美裔移民在美國成立的。據統計,MS-13現有超過7萬名成員活躍於世界各地,僅僅是在小小的紐約長島,就有超過1千名幫派成員。「殺戮、強姦、控制」這樣驚悚的派訓被MS-13「一絲不苟」地認真實行著。販毒、殺人、兒童色情、綁架、人口販賣、洗錢…但凡是想得到的黑色勾當,都是MS-13的「經營」範圍。

  在美國製造業繁榮期,一直過著藍領式的中產階級生活的底層白人可能還能忍受拉美裔移民帶來的影響。但是 2008 年的金融危機讓底層白人體面的生活方式一去不復返了,他們便認為移民搶走了他們的飯碗,整個美國社會也因此進一步撕裂。

  失落的白人工產階級

  阿普里爾·紐曼是肯塔基州貝蒂維爾鎮的居民。她自嘲地講著過去曾被困在福利系統的經歷,「在她孩子1歲到4歲期間,一家人都是靠福利過的。你當然會覺得充滿怨氣,連我自己都討厭我自己,別人也看不起我。」

  「這裡過去有紡織廠,我曾經在那工作,但是後來行情不好裁員,我就失業了。」她說,「靠那一點點補助生活是很困難的,我必須學會精打細算。我不是沒想過找工作,但是我的受教育水平不高,只能從事一些底層的工作,而現在的底層工作都被拉美裔移民佔了,就算是一個每小時6美元的工作我也找不到。」

  「我不會再在這裡住很久了,我正在努力搬出去,你不能讓孩子在這種地方長大。」她說。但是搬出去就意味著要交房租,而紐曼能找到全職工作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實上像紐曼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近年來美國製造業的衰弱讓曾經風光無限的產業工人淪為窮人,很多美國底層白人的生活變得窘迫,他們開著破舊的二手汽車,穿著樸素的衣服,不少人家裡窘迫得拿不出二百美金。而外來移民的湧入更是惡化了他們的生活情況。而外來移民和底層白人一樣,大部分都沒受過好的教育,從事的也都是不需要很高技能的工作。但不同的是,外來移民相比美國底層白人來說更受人力市場歡迎,一方面是因為比底層白人更勤快,工作更認真努力,另一方面他們的薪酬更低,所以用工方就會從成本角度考慮更願意雇傭非白人群體。

  白人本是美國大陸的征服者,最開始是作為統治者的身份出現的,結果現在連外來移民都競爭不過,這種心理落差是非常大的。再加上這些底層白人受教育程度不高,所以他們會認為是移民搶走了他們的飯碗,他們也就非常討厭各種移民,並攻擊他們。

  而討厭、攻擊在一些人的煽動和鼓勵下會進一步升級。

  愈加嚴重的種族歧視現象

  27歲的古茲曼是一位全職的軟體工程師,在周末會打一些零工來補貼家用。但在6月23日,他卻在加州街頭被一名白人女子當街辱罵為「強姦犯、畜生、毒販」,而原因僅是古茲曼墨西哥裔美國人的身份。事發時,他和他的母親正在幫一戶人家打掃衛生。

  「她對我母親大吼大叫,並讓她滾回墨西哥。」 古茲曼說,「那個女人還說我們是非法移民,我告訴她我是一名合法的美國公民,但是她顯然不相信我。」

  古茲曼還表示,一直以來他都深受種族歧視的困擾,但自特朗普上台以後,這些現象變得越來越頻繁。在他看來,特朗普在公開場合發表的一些言論煽動和助長了一些底層白人的種族主義,進而對他們惡言相向甚至進行身體攻擊。

  值得一提的是,辱罵古茲曼的女子惡語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前發表的言論可謂是遙相呼應。2015年,特朗普曾在他宣布參選的演講中提到,「當墨西哥把他們的人輸送到美國來時,沒有送來他們最優秀的人口。他們丟給我們的都是有問題的人,他們在把這些問題轉嫁到美國身上。這些墨西哥人帶來了毒品,帶來了犯罪。他們是強姦犯。他們當中的一些人也許是好的……」

  細思極恐的是,本次德州槍擊事件中的嫌犯曾在推特上,對用槍支拼出的Trump(特朗普)字樣的照片點贊。照片中,9把不同型號的槍支排列在地毯上,組合排出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名字。除此之外,嫌犯此前還支持特朗普在美國南部邊境建牆的推文:建牆是迄今為止總統保護我們國家最好的方法!

  很難說此次槍擊案的兇手受到特朗普此前言論的影響有多大,但特朗普上台後,美國民粹主義泛濫,政治對抗日益加劇,針對移民群體槍支的暴力行為日益頻繁倒是實情。僅在今年,美國聯邦調查局就逮捕了大約100名與白人至上主義有關的人,這一數字已然創下了紀錄。

  總之,拉美裔移民的問題正不斷撕扯著美國的肌理,如何彌補越來越撕裂的美國社會已然成為特朗普政府要解決的重大問題。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10:02

返回頂部